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诀别之意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才获得胜利,这毫无疑问是一场惨胜,可若是再放走了柳湃,就连这惨胜便也是要大打折扣了!

    可是以疲惫之师,对抗两名武师级别的强者?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这一场战斗,自始至终我并没有参与,自然算不上破坏规矩。“楚如萱淡然道,“我也不想向你们出手,我只是想带我的湃哥离开,如此而已。难道这个要求,你们也不答应么?“

    “你已经是破坏规矩了!“

    崖壁之上,云中天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些压制气息的药物,应该便是出自如萱夫人之手吧!“

    楚如萱了头,轻声道:“龟息丸的确是我调配的,不过调配龟息丸,并不需要武师的实力,所以并不能算我们违反规矩。若是我想要违反规矩,一开始就出手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原来那药物名叫龟息丸。听闻天剑门楚家之人个个擅长用药,看来的确如此。“云中天目光闪动道。

    楚如萱目光在云中天脸上微微一扫,烟眉轻轻挑起:“没有人可以天生长得这么猥琐,若是我猜得不错,你中的应该是噬骨蚀心的毒。“

    “不错。我现在这张脸,正是八年前拜你的姐姐洛灵夫人所赐。“云中天淡淡道。

    “八年前姐姐被你们逼得使用噬骨蚀心,虽然击杀了栖霞铁卫两位统领,逼得铁血百夫长罗刚自断一臂,不过自己也是遭噬骨蚀心反噬而死。看来当年的事情,你也是有份参与了!“楚如萱俏脸微沉,声音渐冷。

    “见笑。我不过是个卒子而已。“

    云中天纵身一跃,跳下了崖壁,落到雪坡之上。

    “我想也是。以你的实力,就算是未曾受伤,也不配做我姐姐的对手,应该是当年被殃及的喽啰而已。”楚如萱高傲的看了云中天一眼,脸色也是和缓下来。

    “我天剑门就算是要为姐姐报仇,也会直接去找罗刚,可不会找你这样的角色。”

    崖壁之上,罗晨紧紧地握紧了拳头,眼眸深处有了一丝森森的寒意。

    昆玉宗!天剑门!

    至此他终于是知道了,当年罗刚师兄因何断臂。

    天剑门,远在天南山脉之外,是昆玉宗依附的一个中级宗门。昆玉宗的道纹套装还有烈豹队的坐骑“烈豹”,都是自天剑门购买而来。这些信息,罗晨很早就听罗刚师兄讲过。

    而洛灵夫人的名号,罗晨同样是听过。传言昆玉宗宗主柳下惠年轻时风流自赏,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楚洛灵是天剑门楚家门主之女,对于柳下惠竟然是一见倾心,不顾天剑门上下的反对,毅然下嫁柳下惠,号为洛灵夫人。

    这洛灵夫人本身也是一名绝代佳人,来到天南山脉之后,被称为天南以南第一美人。

    而且楚洛灵本身的实力亦是不弱,乃是一位内家拳法第九重的强者,来到昆玉宗之后,也是担任了烈豹队的一位统领。

    柳下惠能够成为昆玉宗宗主,与楚洛灵也是不无关系。而昆玉宗那段时间极为嚣张,屡屡想要挑战栖霞宗天南第一宗门的地位,同样与这桩联姻有关。

    “八年前罗刚师兄最后一战,对阵的是楚洛灵!”

    “这一战,栖霞宗损失了两位统领,罗刚师兄自断一臂,而楚洛灵也因噬骨蚀心反噬而陨落!”

    “这位楚如萱,应该就是楚洛灵的师妹了!”

    “罗刚师兄此战之后退役,极有可能与这件事情有关。天剑门毕竟是中级宗门,是栖霞宗无法对抗的。”

    “天剑门的报复,是栖霞宗无法承受的。”

    “天剑门!”罗晨心中冷笑。

    “你们未曾忘了向我的罗刚师兄寻仇,而我罗晨,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那个在他心中山岳般的男子,断臂之后心中的苦,罗晨自然知晓。这件事情,对于罗晨有着莫大的影响。这个天南山脉以外的中级宗门,此刻已经被罗晨牢牢地记在心中。

    此仇,不共戴天!

    “总有一日,我要灭了昆玉宗,把天剑门连根拔起!”罗晨目光森寒看着楚如萱,心中吼道。

    楚如萱显然也是天剑门楚家之人,可惜是一名武师,罗晨目前根本不是对手,否则的话,罗晨也不介意提前收儿利息。

    …………

    “呵呵。多谢如萱夫人大度了!”

    听了楚如萱的话,云中天淡然一笑。

    “不过如萱夫人今日想要离开,总是要留下儿东西的。“

    “就凭你?”楚如萱烟眉一挑。

    “我是代表宗门,代表我栖霞铁卫这句话的。”云中天道。

    “不要再叫我如萱夫人,任何人再叫我如萱夫人,我都会很不开心!”

    “我和柳下惠之间,已经成为过去。我现在只是楚如萱,是湃哥的女人,而不是昆玉宗的宗主夫人。“

    楚如萱冷漠的看了云中天一眼:“你心里想要的是什么,我很清楚,可是噬骨蚀心的确是没有解药,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我天剑门楚家当做搏命的手段了。“

    “我知道。“云中天头,“不过我想要的,不是什么噬骨蚀心的解药,而仅仅是清心丸而已。“

    楚如萱看了一眼云中天,又看了高大粗壮的马莜,轻轻了头:“好吧,清心丸,我可以给你。“

    云中天开口后,萧列文便没有话,仿若是完全任由云中天做主一般。

    “不过,我是看在这个可怜的女人的份上。“

    楚如萱素手一挥,两个玉瓶便是飞向了云中天。

    “一百粒清心丸,外加一百粒龟息丸。今日一战,到此为止。我会带湃哥离开天南山脉,再也不会回来。今日我出手之事,栖霞宗不可再追究我是否是武师,也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向昆玉宗问罪。“

    “好!“云中天接过玉瓶,轻轻头。

    “就这样吧!“楚如萱抱着柳湃,爱怜的看了一眼。

    “湃哥,我不是故意要隐瞒自己的实力。你是男人,我只是不想让你有压力而已。我楚如萱,只是想当你的女人罢了。”

    “湃哥,我们这就离开这天南山脉,再也不用背负污七八糟的骂名,看别人的脸色。”(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