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压制毒性
    “就这样吧!“楚如萱抱着柳湃,爱怜的看了一眼。

    “湃哥,我不是故意要隐瞒自己的实力。你是男人,我只是不想让你有压力而已。我楚如萱,只是想当你的女人罢了。”

    “湃哥,我们这就离开这天南山脉,再也不用背负污七八糟的骂名,看别人的脸色。”

    “红,我们回去吧!“

    楚如萱的低语并没有任何人听见。那荒兽烈豹“红“威胁般的一声低吼,带着楚如萱二人窜入雪林。

    片刻之后,那风华绝代的女人消失在远处的雪岭之巅,这片天地也仿佛是失去了颜色。

    …………

    楚如萱的身影已经不见,萧列文收回目光,又是看向了雪坡底部。

    在那里,还有着近二十名低级的烈豹队骑手。原本以为楚如萱会带他们走的,没想到楚如萱根本就没有理他们,这也是令得他们极为的茫然。

    萧列文面色渐渐冰寒,右臂缓缓举起,然后重重的落下。

    “杀光他们!”

    除了依旧在为杨刚疗伤的马莜之外,所有的强者同时大吼一声,策马如闪电般冲向了雪坡底部。还未到达底部,一根根长箭便是射了过去。

    这可是武者七层、第八重强者射出的箭矢,那些低级强者根本无法抵挡!

    而在此之前,崖壁上的岩穴之中,云岚队也是射出了一根根淬毒的巨型弩箭。

    两面夹击之下,这些最后的烈豹队骑手如何能够抵挡?很快便是被斩杀殆尽,不留一人!

    这一场雪坡上的惨战,终于是画上了句号。

    云岚队的成员跃下山壁,与萧列文等人一起,把袍泽身上和铁背马身上的毒箭一根根拔了出来,然后搬到了雪坡端的雪林中。

    雪林之中,出现了一个个崭新的坟墓。墓前的石碑之上,用战枪刻下了他们的名字。

    一百栖霞铁卫,如今活着的便只有十七人!

    其余的人连同他们的坐骑,都是长眠在了这片雪林之中。

    虽然是胜了,但没有人脸上露出笑容。这样的胜利…………代价实在是太惨重了!

    所有人都是沉默,而钟蕊和方诗诗更是默然流下了泪水。

    …………

    雪林之中,坟墓之前。

    “拿着吧!“云中天一挥手,装着清心丸的瓶子飞向了马莜,而装着龟息丸的瓶子则是飞向了萧列文。

    “老云,谢谢。”

    马莜接过瓶子,胖脸上的线条也是缓和下来。

    “玛德老云,还是你精明!“萧列文拿着玉瓶苦笑道,“这个楚如萱的实力,居然隐藏这么深,我栖霞宗的情报系统之前毫不知情。他娘的,两个武师等级的强者啊,老子还以为真要全军覆没了。见她不准备出手,老子已经决定让她走了,没想到你还能让这娘们儿出儿血。”

    云中天沉默不语,走到杨刚跟前,关切道:“怎么样?要不要紧?”

    “放心吧,队长,死不了的。”杨刚苦笑道。

    这次杨刚受伤极重,可是既然没有立即死去,那自然是死不了了。

    “没事就好。”云中天宽慰一笑。

    “楚如萱与她姐姐楚洛灵一样,都是天剑门楚家的嫡系族人。所以我猜她的身上应该有着可以压制噬骨蚀心毒性的清心丸。没想到她的身上还真的有。”云中天站起身来,看着萧列文道。

    “既然楚如萱之前没有出手帮助烈豹队,显然她对于武师禁止参与边界战争的这条潜在的规则还是极为忌惮的。天剑门虽然不会惧怕我们栖霞宗,可是昆玉宗却是无法承受我们栖霞宗武师的报复,而柳湃,这个她喜欢的男人,又是昆玉宗宗主的儿子,因为她在乎柳湃,所以没法不忌惮我们栖霞宗的报复。”

    “当然,我们若是想要靠着这条规则留下柳湃,那就是不知好歹了。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她肯定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萧列文了头道:“楚如萱不仅送出清心丸,还额外送了一百枚什么‘龟息丸’,看来的确是对我栖霞宗的强者心存忌惮。当年你和老马伤在楚洛灵的噬骨蚀心之下,想起来我便恼怒异常。可惜这娘们儿是武师,要不然,哼哼!”

    “冤有头,债有主,洛灵夫人做的事情,和楚如萱有什么关系。”云中天摇头道,“而且洛灵夫人已经死了。”

    “罗刚大人能够把洛灵夫人逼到那个地步,还真是威风。那毕竟是武者九层的强者,只差一步就是武师的存在。做百夫长做到这个份上,才真的是英雄啊!”萧列文也是赞道。

    罗晨听了,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什么是英雄?

    以武者八层的实力,逼得武者九层的楚洛灵拼命,罗刚师兄这样的,才是真正的英雄。

    而自己现在,还差得远呢!

    …………

    “咳咳!”马莜大手离开杨刚的后背,咳了两声站起身来道,“老云,你这清心丸是专门为老娘要的了?”

    “你呢?”云中天淡淡道,“难道老子还自己用不成!”

    “老娘的状况,你早就知道了?”马莜尴尬道。

    “想要骗一个人八年,哪里有那么容易,除非那个人是猪!”云中天道,“你去毒医那里是为了什么,我怎么可能不清楚!”

    “咳咳!”马莜胖脸上现出喜悦的笑意,拭去嘴角的一丝鲜血,摇头道,“老娘谢你了!可惜这清心丸虽好,老娘现在也用不上了!”

    着马莜大声的咳了起来,一口鲜血喷到了雪地之上,立马凝结出了一块蓝色的冰块,看上去极为诡异。

    暗蓝色的冰晶,在白雪之上闪耀璀璨的光芒,宛若是一块巨大的宝石。周围又有万千细的冰晶,似迎风盛开的蓝色梅花。

    马莜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嘴角的血迹也化作了蓝色的冰屑。刚才还在拼杀酣战的她,似乎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高大的身躯倚在一颗雪树之上,慢慢的坐了下去。

    噬骨蚀心的毒性早已侵入她的肺腑,全靠每日一次纪正雅用银针强行压制。(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