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不完整的男人
    “能够死在你的怀里,莜真的很开心。”马莜凄艳一笑,“在离开之前,莜还有一个心愿。”

    “云师兄,莜此生只想做你的女人。可是你过,看到我难看的样子,你根本就硬不起来。”马莜着,苍白的脸颊上现出一丝红晕。

    “莜,对不起!对不起!”云中天身躯一颤,喃喃的道。

    “现在莜这个样子,云师兄应该没有问题了吧!让莜在死之前,真的做一次你的女人,好么?”马莜声音低微,无比羞涩的道。

    “莜…………”云中天眼中现出痛苦之色,“对不起,我不能那样做…………”

    “老云,你这个混蛋!你还是个男人么!”萧列文眼眶通红,怒声喝道,“答应她,你快答应她!”

    云中天看了一眼萧列文,又看了一眼怀里的女子,惨笑着摇了摇头。

    “对不起,莜,真的不行啊…………”

    “云师兄,莜真的希望会有来生。来生有缘,莜还想做你的女人…………”

    无比眷恋的看了云中天一眼,马莜叹息一声,最后一精神瞬间消散,玉手无力地垂下。

    她的身躯,也是彻底变得冰冷,再无一丝生机。

    寒风呼啸,吹起地上的残雪,与天空中落下的雪花一起,落在马莜的身上。

    空山中一片清冷。

    “呵呵!”

    云中天惨笑着看着怀中的女子,眼中有着红色的液体流出。

    流出来的已不是泪,而是血!

    “莜,是我不好,是我对不住你。”

    “可是,我能如何?我又能如何?”

    “噗通!”

    陈胜重重地跪在地上,悲呼道:“莜姐姐!”

    “莜姐姐!”刘能、杨刚、袁绍三人同时跪在地上,一个个都是泪流满面。

    多年的袍泽之情,作为云岚队的最强者,马莜在战场上多次救过他们的性命。这份生死之间结下的情谊,他们怎能割舍!

    罗晨四人相顾无言,也都是跪在了地上。方诗诗钟蕊两个女子,都是禁不住流下了泪水。

    罗晨此时,心中也是无比酸楚。

    马莜竟然死了!

    这个粗豪勇猛的铁卫,竟然是死了!

    马莜虽然是女儿之身,但绝对是最好的铁卫。

    东颍镇前,面对两队烈豹队骑手,明知有可能有去无回,然而她跟随罗晨前去,何曾有过半犹豫?

    今日一战,无比凶险,她同样是无所畏惧。为了这一战的胜利,她更是直接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虽然跟马莜相处时间不长,但对于这个奇女子,罗晨心中也是极为佩服。

    马莜女中丈夫,绝对当得起他这一跪。

    “云中天!”

    云岚队之后,萧列文眼中冒火,胸口急剧起伏。而另外六位武者七层的强者也都是默然不语。

    云中天把马莜轻轻放在雪地之上,眼中流着血泪,双手挖开积雪,在冰冷的冻土之上奋力的挖掘着。

    他的指尖很快就血肉模糊,但他却是毫不在乎。

    很快,地面之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土坑。

    土坑甚大,足以装下两个人。

    把马莜轻轻地放入土坑之中,云中天望着那面目如生的红衣女子,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

    “莜,今生,是我辜负了你。”

    “来世,你我当生死相依。”

    “莜,我的莜”

    “云中天!!!”

    萧列文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如同闪电般疾冲而来,狠狠一拳砸向了云中天的胸膛,怒喝道:“你这个王八蛋!”

    “蓬!”的一声巨响,云中天被砸得倒飞而出,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嘴角也是沁出一丝鲜血。

    “莜不过是想做一次你的女人,这是她最后的心愿。她只是希望她喜欢的男人能在她面前硬起来,只想你把她当做真正的女人!你为什么那么残忍!为什么要拒绝她!你这个混球!”萧列文愤怒嘶吼,状若疯癫。

    “呵呵!萧列文,你问我为什么?您想知道为什么是么?”

    云中天拭去嘴角的鲜血,惨笑着站了起来:“反正莜已经看不到了,我就来告诉你为什么。”

    云中天轻轻脱下外袍,裸露出肌肤,挺立在寒风大雪之中。

    他的身体极为健壮,浑身肌肉有力而不张扬,若是不看那张猥琐到难以形容的脸的话,倒是一个蜂腰乍背的美男子。

    奇异的是,在他的双腿之上,从膝盖往上,缠着一层层厚重的白布。

    云中天一层一层的解开白布,露出大腿。

    “什么!”

    “那是什么东西!”

    “天哪!”

    看到云中天的大腿,雪林之中,顿时响起一阵压抑的惊呼。

    就连萧列文的脸上,也是现出了惊愕之色。

    在云中天的大腿上,密密麻麻的生着一个个暗蓝色的水泡,宛若是一串串蓝色的葡萄。有些水泡已经破裂,里面的血肉与白布紧紧地缠绕在一起,看上去极为恐怖。

    “噬骨蚀心的毒,根本就是无解的。莜不行,洛灵夫人自己也不行。就连罗刚大人,虽然壮士断臂,可是依然是会受到噬骨蚀心的寒毒困扰。我云中天的毒,又怎么可能完全解开?”

    云中天脸色惨淡。

    “我虽然没有莜寒毒严重,可是同样是日。日忍受寒毒的侵袭。莜向我隐瞒她寒毒日渐严重的实情,我何尝不是一样?”

    云中天惨笑着,解开了挡在腰间的最后一白布。

    他的两腿之间,唯有密布的暗蓝色水泡。

    本该有的属于男人的东西,却是根本就没有!

    钟蕊二人原本不敢去看,偷眼看了一下之后,都是惊呼出声。而罗晨也同样是感觉无比的震撼!

    云中天看着萧列文,惨然一笑:“萧列文,萧大人,你明白了我为什么拒绝莜的要求了么?我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我这个样子,又怎么能够做她的男人?”

    “老云,你…………”萧列文的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根本不知道该什么。

    云中天苦涩道:“活该我倒霉,噬骨蚀心伤的地方,刚好是脸部和这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