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罗晨的仇恨
    云中天看着萧列文,惨然一笑:“萧列文,萧大人,你明白了我为什么拒绝莜的要求了么?我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我这个样子,又怎么能够做她的男人?”

    “老云,你…………”萧列文的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根本不知道该什么。

    云中天苦涩道:“活该我倒霉,噬骨蚀心伤的地方,刚好是脸部和这里。”

    “脸部的伤势倒还在其次,不过是毁了容貌。而这里——”

    指了指自己两腿之间,云中天惨笑道:“八年前那一战之后三个月,我的东西就已经彻底烂掉了!”

    “这八年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你们谁能想象?”

    雪林之中,再次沉寂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云中天的身上。

    眼前的景象,让每个人都极为震撼!

    八年!

    八年前云中天便成了这个样子,然而他却隐瞒了八年!

    八年之中,他有多少时间是骑在铁背马之上,为栖霞宗而战?

    两腿之间的那些蓝色水泡,很容易便会破裂,破裂之后乘马的痛苦,根本就难于想象。然而云中天却是坚持了八年!

    八年之前,他便是一个残缺的男人。然而他依然为了自己的荣耀,而留在了栖霞铁卫之中。

    “八年之前,我本就该死了,是罗刚大人出手救了我。”

    “我想要成为罗刚大人那样的英雄,成为新的铁血百夫长,所以一直不愿退役。”

    云中天惨笑道:“身体残缺的秘密,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更不敢让莜知道。”

    “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的容貌,从来没有!可是我已经这个样子了,我又能如何?”

    “莜埋怨我,我心里明白,可是,我能如何?我又能如何?我连男人的东西都没有了,又怎么在她面前硬起来?”

    回头看着墓穴里的红衣女子,云中天悲哀道:“即便是刚才,我也不敢告诉莜事情的真相。我希望在她心中,无论对我有多少怨言,至少云中天还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萧列文身躯微微颤抖,闭上眼睛,泪水也是流了出来。

    “老云,我错怪你了,对不住啊!”

    云中天苦涩一笑,看着马莜道:“莜,我也不愿这个样子来陪你。”

    “当年的我,生的并不是这样猥琐,你知道的。”

    “蓬!”

    云中天猛力一掌,轰在了自己的心口之上。

    他的脸上现出一丝奇异的潮红,张口哇的一声喷出一股蓝色的鲜血,鲜血里面,同样是有着无数冰屑。

    他的气息,也是瞬间变得无比的萎靡。

    这正是噬骨蚀心的可怕之中,完全和人融为一体。逼出噬骨蚀心并不难,可那就相当于直接放弃自己的生命。

    云中天的身上,也是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他的脸不再那么无比猥琐,而是变成了一张温润如玉的完美脸庞。

    两腿之间的水泡干瘪脱落,露出里面新的肌肤。

    配上健壮的身躯,如今的云中天,绝对算是个美男子了。

    然而他的两腿之间,却依然是空空荡荡的。

    那样的伤损,自然是无法再生的。

    “老云,不至于这样吧!”萧列文涩然道。

    “栖霞铁卫的规矩,身死之地就地埋葬。莜是一名无畏的铁卫,自然不愿破坏规矩。她既然在这里,我自然也是要在这里了!”云中天轻轻一笑。

    “云师兄!”陈胜、刘能齐声叫道。

    “好兄弟!”云中天向二人了头,“以后照顾好自己。”

    “罗晨!”

    “云队长。”罗晨应道。

    云中天道:“罗晨,以后云岚队就交给你了!”

    “我?”

    “除了你还能有谁?”

    云中天纵身跃入墓穴,轻轻揽住那红衣似火的女子。

    “莜,从今日起,我们生生世世,再不分开!”

    嘴角现出一丝笑意,似嘲弄,又似解脱,云中天的气息渐渐衰弱,笑容也是在脸上凝固。

    钟蕊和方诗诗对视一眼,都是怔怔的流下泪来。

    …………

    雪林之中,多了一个崭新的坟茔。

    坟茔前的墓碑上,用战枪刻了几个大字。

    “云岚队云中天马莜伉俪之墓”

    云岚队剩余的八名成员和萧列文,跪在地上重重的叩首。

    “他们为了彼此,可以随时放弃生命。我呢?我会为马莜放弃生命么?”萧列文的脸上,满是怅然之色。

    在墓碑前拜了几拜,罗晨站起身来,脸上也是现出思索之色。

    “这才是真正的痴,真正的喜欢吧!”

    钟蕊看着墓碑上的名字,那个曾经调戏过的男子,她的心中也已经是没有了怨恨。

    “罗师兄如能这样对我,我便能像马莜那样对他。”钟蕊心道。

    “走吧!”萧列文一声令下。

    剩余的十五名铁卫连同两匹失去了主人的铁背马,一同向着定嘉城的方向驰去,终于是隐没在雪岭之间。

    大雪又大了起来,落在雪林之间。那崭新的坟茔,终于是又被大雪掩埋,消失了踪影。

    黑骑如风,从积雪覆盖的山道上一掠而过。

    马上的铁卫,目光中却没了那惯常所见的森森杀气,一个个沉默无语。

    那个有着倾世之容的红衣女子,那个温润如玉的帅气男子,已经长眠在那片雪林之内。他们的死,给了每个人以太大的震撼。

    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不外如是。

    罗晨感慨之余,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罗刚师兄。

    “噬骨蚀心的毒,根本就是无解的。莜不行,洛灵夫人自己也不行。就连罗刚大人,虽然壮士断臂,可是依然是会受到噬骨蚀心的寒毒困扰。我云中天的毒,又怎么可能完全解开?”

    如果云中天所言为真,那么罗刚师兄的身上,依然应该是有着噬骨蚀心的余毒。

    想到云中天寒毒未排出时身上恐怖的样子,罗晨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罗刚师兄,也会承受着寒毒带来的痛苦么?

    他很想知道,然而却不知道罗刚师兄如今身在何处。

    “天剑门,楚家!”罗晨用力的握紧了战枪,眼眸深处寒芒闪现。

    若非是因为天剑门的噬骨蚀心,罗刚师兄怎么可能断臂!甚至直到现在,罗刚师兄依然有可能承受着噬骨蚀心带来的痛苦!(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