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死前吃饱
    转头看向罗晨和柳如雪,齐天道:“罗晨,柳如雪,虽然你们不愿作为的追随者,但我还是希望能够获得你们的友谊。我想我们以后至少还是朋友。”

    罗晨和柳如雪对视一眼,罗晨微笑道:“其实你已经获得了我的友谊了,我想柳如雪也是一样。”

    “哈哈!是么?”齐天笑了起来。

    柳如雪清澈的眼眸看了一眼罗晨,哼道:“下次不要代替我说话!”

    “哈哈哈!”齐天脸上笑意完全绽放,开心大笑起来。

    “这个齐天,的确是值得结交之人。”圣老的声音在罗晨心中响了起来,“大家族子弟招收追随者,大都是威逼利诱两种手段。先以优厚条件诱惑,若是不同意,再以武力要挟。因为他们自以为已经暴露了自己身份的秘密,所以对方就必须成为自己的追随者。若是对方执意拒绝,直接动手除掉对方都有可能。”

    “这个齐天倒也是高人一筹,对于柳如雪虽然提出了优厚的条件,但是却并未有任何的威胁。其实他更想要拉拢的乃是你,在拉拢柳如雪的同时,也是在看你的反应。见到你明显不可能愿意之后,更是仅仅简单提了一句就作罢。”

    “能够有如此心胸,如此气度,这小子真的很不错。这样的人,的确是可以成为朋友。”

    罗晨传音道:“原本想着离开天南山脉时他会提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提出来了。我以为他会以鹊画弓流云箭作为诱惑,没想到他是只字未提。这样的人,我也觉得的确是可以结交一下。”

    罗晨有着罗刚师兄罗刚一样的傲骨,自然不肯成为齐天的追随者。可是他并非是迂腐之人,结交一个强大的朋友,他自然也是愿意的。

    随着力量的提升,他自然是会接触更多的强者,他的朋友中自然会有大量的是强者。

    与齐天相处时间不长,但齐天的表现已经足以让罗晨把他当成是朋友。无论是均分战利品的提议,还是说话时表现的气度,都是赢得了罗晨的尊重。

    至于他身上时常散发出的上位者的气息,因为那已经是他的地位决定的,罗晨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是长时间慢慢形成的气质,无法改变也不需改变。就像罗晨现在在云岚小队之中,隐隐便是有着这样的一种气质。

    “齐天,恭喜你了!”叶烨烨笑嘻嘻道,“有了两个未来的强大道纹师作为朋友,你这次的收获绝不算小。”

    “哈哈!”齐天开心笑道,“的确是如此。”

    看着罗晨和柳如雪,齐天笑道:“罗晨兄弟,如雪妹子,我有一个建议,不知二位能否听我一句?”

    “你说吧!”柳如雪轻轻道。

    齐天笑道:“我知道你们二人彼此身份敌对,不过既然都是我的朋友,那么我还是希望你们不要杀个你死我活。将来你们若是真的交手,有可能的话,不要对对方赶尽杀绝,至少留对方一条性命,如何?”

    罗晨和柳如雪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两人都是一样的心思,既然彼此敌对,这样的话便无法答应,否则将来交手之时,势必缩手缩脚,对于己方极为的不利。

    见到二人表情,齐天无奈的苦笑一声:“算了,当我没说。”

    柳如雪淡淡的看了一眼罗晨,别转过脸去,罗晨也是淡淡一笑。

    这个与他同样决绝的女子,若是放过,绝对是一大祸患。若是有着击杀对方的机会,罗晨自然不会犹豫。

    当然,现在不行,他对于那神秘的妇人欣蓉有过承诺,在山中不能与柳如雪交手。

    灵魔之血的食用,对于罗晨带来了不小的变化。

    潜力的提升无从捉摸,但是罗晨的感知能力再次得到加强,这是灵魂得到提升的表现。

    而灵魂的提升,必然是会带来感悟能力的提升,会提高修炼的效率。

    在山谷中的那次固本培元,已经去掉了罗晨体内大部分的杂质,这次则是进行了更为细致的清理,使得罗晨的本原再一次的提升。

    而柳如雪这次得到的好处显然要胜过罗晨,这从她嘴角一直挂着的恬淡笑意便可以看得出来。

    翌日中午,齐天终于是恢复了力量。

    “走吧!”

    傀儡齐斗依旧是走在最前面,一行五人离开了山谷,继续向着天南山脉深处进发。

    距离梦幻猎兽队数百里之外,一个幽谷之内。

    数名穿着同样服饰的强者正在与一只强大的荒兽“暗影豹”惨烈厮斗,而不远的地方,一位样貌俊美的青年含笑而立,看着正在激战的双方。

    暗影豹的身上已经是满是伤痕,而这几位强者也都是人人带伤,不过却都是一脸凶悍的气息,围着暗影豹死战不退。

    暗影豹身形如黑色的闪电,纵身一跃便是数丈距离,攻击速度更是极为快捷。一位强者躲避不及,被它一爪抓在了脖子之上,惨叫一声便是倒了下去。

    “雄公子,这只荒兽太厉害了,我们兄弟顶不住了,还请快些出手!”为首的那位强者回头看了一眼那白衣飘飘的青年,焦急的道。

    “你们整整一队金剑士,还治不了一只一层武师级别的荒兽,要你们何用!”

    青年脸上依然是有着笑意,声音却是无比的冰寒:“你们是来保护本公子的,居然要本公子亲自出手?本公子也不过是武者九层,同样不是这荒兽的对手。楚钟,身为金剑士的十夫长,你说这样的话,不觉得羞耻么?难道你想让本公子置于险境么?”

    “若非是我们兄弟之前便个个带伤,怎么可能杀不了这个荒兽?你虽然是武者九层,可是身上带的宝贝不知有多少,想要救我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偏偏不肯出手!”

    天剑门金剑士十夫长楚钟心中暗骂,可是终归是不敢说出口。对于这个有可能成为未来天剑门门主的雄公子“楚雄”,他也不敢得罪。

    “兄弟们,拼了!”楚钟暴喝一声,骤然加快了攻势,剩余的另外四名强者同时大吼连连,疯狂的向着暗影豹围攻而去。

    雄公子不愿出手,那么他们便只能靠自己。

    众人一起拼命,一股军中强者特有的铁血决绝的杀气爆发而出,顷刻之间,那暗影豹被众人拼死的攻击搞得手忙脚乱,身上又是多了好几处剑创。

    “吼!”

    暗影豹怒吼一声,向着一名强者邓艾扑了过去。邓艾刚才一阵猛攻,力量消耗极大,竟然是没有躲开,被暗影豹一口咬住了胳膊。

    邓艾大吼一声,弃了手中重剑,奋力的抱住了暗影豹。

    “快!杀了它!”邓艾大声嘶吼道。

    暗影豹虽然强大,但体型较小,被邓艾纠缠住,一时间竟然是无法挣脱。邓艾已经用上了最后的力量,而且也是一名武者九层的强者,怎么可能让它轻易挣脱?

    暗影豹怒吼连连,锋利的前爪刺入了邓艾的胸膛,而与此同时,楚钟的重剑重重地砸在了它的背上。

    这一剑蕴含了楚钟无尽的怒气,顿时把暗影豹的脊柱生生砸断!

    其他的三名金剑士的重剑也是同时到了,狠狠地劈在了暗影豹的身上。暗影豹惨吼一声,终于是倒了下去。

    “邓艾!”楚钟看着胸腹已经被剖开的邓艾,双眼中满是血芒。

    “不错,不错!”雄公子拍手笑道,“邓艾忠勇卓绝,慷慨赴死,不愧是一名真正的金剑士!你们几个,也都不错!”

    楚钟死人面面相觑,都是惨然一笑。十个老兄弟一起出来,如今只有四个了,其余的六人,都是永远的留在了这天南山脉之内。

    一切的原因,都是雄公子忽然心血来潮,想要不借助连接天南山脉南北的远古隧道,而直接穿越天南山脉中心来到这天南以南。

    他们是天剑门核心军队金剑士的铁卫,不得不担负起了保护雄公子的责任。这一路走来,一直和各种荒兽厮杀,一个个的兄弟倒了下去,永远留在了群山之中。而雄公子明明比他们都强,却自始至终从未出手。

    楚雄看到楚钟三人脸色,淡淡笑了笑,毫不在意。

    “哼!若是经由远古隧道,取道昆玉宗领地再来这里,势必被别人知晓,那还叫什么秘密行动?这次我必须获得那桩传承,这样才能保证我成为天剑门未来的门主!”

    想起那神秘的情报,楚雄的心中也是一阵火热。若是能够成功获得传承,那么自己也算是一步登天了,在争夺未来门主的斗争中,也是会获得极大的优势。

    眼前这几个人还是要安抚一下,到了那里说不定还是要他们继续当炮灰的。

    “再往前走百里,便不会再遇到武师级别的荒兽了。而且我们此次秘密行动的目标,就在数百里之外。”

    楚雄指着南方,微笑说道:“这次行动若是成功,几位都是有着大功。等到回到了宗门,你们都将会获得丰厚的奖励,我本人也同样不会吝啬给你们的好处。”

    “我们快一些,离开这片危险区域,早日完成任务,便能早日回到宗门了!”

    “雄公子,邓艾他们的遗体,我们总要掩埋一下吧!”楚钟沉声道。

    “你们快些!”楚雄脸色一沉,哼道,“我给你们一分钟时间。一分钟之后,我们离开这里。”

    “一分钟?”

    楚钟深深看了一眼楚雄,雄公子显然没有把自己兄弟的生死当回事。不过他从入山不久,第一个袍泽倒下,便知道了这一点,因此听到这句话并不意外。

    “弟兄们快一些,让邓艾和尙纹入土为安吧!我们总不能让他们的尸身被荒兽糟践。”

    楚钟一声令下,四人一起动手,快速的挖了一个深坑,把阵亡的两名金剑士邓艾和尙纹草草埋葬。

    “走吧!”楚雄大袖一甩,当先飘然向南掠去,身法端的是无比优雅。楚钟眼中有着丝丝寒意,带着幸存的三名队友快速的向南而去。

    天南山脉某地,峰谷雄奇,崖壁高耸。

    一条大河从谷中奔腾流过,两岸山崖陡如刀削。水汽氤氲而起,在山崖间形成白色的云雾,飘荡在崖壁之间,看上去极为的美丽。

    山崖之上,忽然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影。

    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衣衫褴褛,面容憔悴,手中拿了一根削尖的木棍,神情看上去极为的委顿。

    “这里已经到了天南山脉的深处,距离栖霞宗领地越来越远了。”

    钟麟坐在了崖边的一块青石之上,看了一眼云雾弥漫的河谷,喃喃的道。

    “我逃跑的消息,恐怕早就传来了吧!我不仅害死了两位师兄,还落了一个逃兵的骂名。”

    钟麟惨然一笑,疲惫的仰面倒下,看着头顶明净的天空。

    “真是奇怪,一路走来,居然是没有遇到一个荒兽。”

    “这里山明水秀,死在这里,倒还真是不错。”

    钟麟闭上眼睛,轻轻地叹息一声。

    他早已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只想远离栖霞宗,安静的一个人死去。

    “啪嗒!”

    一声轻响,一团湿湿的东西落在钟麟的脸上,一股难闻的恶臭气息扑面而来。

    钟麟睁开眼睛,伸手一摸,原来是一团热烘烘的鸟粪。

    抬头看时,见头顶高树之上,一只肉乎乎的大鸟从巨大的窝里探出半个身子,正无辜的看着他。

    “尼玛的!一只破鸟也想欺负我!”

    钟麟拿起手上的木棍,奋力一抛,木棍闪电般的暴射而出,直接扎在了那大鸟的头颅之上。

    那大鸟凄惨的一声鸣叫,从窝里重重的摔了下来,落到了钟麟的身边。

    钟麟一把抓起那大鸟,禁不住流了一口口水。

    “还真的是很饿啊!”

    离开慈利城之后,钟麟从未吃过一点儿东西,若非是他是武者四层的强者,早就撑不下去了。

    虽然是抱着必死之心,可是饥饿感还是无法忘却的。

    “先吃一顿吧!就算是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钟麟心中想着,张口便向大鸟肉乎乎的身上咬了下去。

    “还真好吃。”嘴角流着鲜血,钟麟含混不清的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