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不能死
    “从今以后,你已经不是寻常的人了,你甚至不需要吃饭、睡觉,你需要的能量,完全可由天地灵力补充。”

    “你依旧算是男人,也可和自己喜欢的女子欢好,可是你却不可能再有子嗣。”

    “在你寿元耗尽之前,你就会是这种样子。”

    “我可以放弃接受传承么。”钟麟惨笑道。

    “那不行,老夫等待万年才等到了你,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难道老夫需要再等万年。”轩辕拓摇头道“若是你完成传承之后仍然想死,大可放弃掉这具躯壳,老夫也管不了,老夫不过是一具残魂而已,只是为了完成本尊留下的任务罢了,反正找到传承者就算任务完成,别的老夫也不在乎。”

    “现在,接受传承吧,接受命运给你的安排吧。”

    轩辕拓的目光一闪,脸庞缓缓散去,无数黑色触须坠入池水之中,向着钟麟的身体聚拢而來,把他的身体完全的包裹在内。

    而石池之中,池水也是沸腾起來,轩辕拓生前把所有能量融入这石池之内,这些能量都是极为狂暴的冲入钟麟的身体,改造着他的躯体。

    “接受我的传承,将终生只能生活于黑暗之中,小子,这是你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

    “老夫生前是七级武师,临终前全部能量融入石池之内,也不知道你能够吸收多少”石池上空,轩辕拓的声音又是响了起來。

    一刻钟之后。

    石池之内已经空空荡荡,沒有了一丝的池水,钟麟身上,如同是包裹着一个黑色的大茧,完全被黑色的触须覆盖。

    蓦然,所有的黑色触须扭曲着,钻入了钟麟的体内,钟麟疼得尖声大叫起來,浑身鲜血淋漓。

    黑色触须钻入体内,在血肉之下快速的扭曲着乱窜,钟麟的皮肤之下现出一条条快速移动的凸起,看上去极为可怖。

    数息之后,黑色触须全部钻入钟麟的体内,钟麟的肌肤也是重新变得光滑无比。

    “居然只是一层武师。”半空中现出一张虚幻的脸,正是轩辕拓的模样。

    “老夫生前是七级武师,你居然只是一层武师,小子,你的资质,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差。”

    钟麟眼中现出迷茫之色,猛然站起身來,嗜血的舔了舔嘴唇,嘶声道:“我好渴。”

    “你当然渴了,接受老夫的传承,必然会是如此。”轩辕拓道“所以我说,我们这一脉只能永远藏于黑暗之中,只能是永远做个杀手,这是我们的宿命,谁也无法改变。”

    “去吧,小子,你的时间不多了,做一些该做的事情吧,老夫的使命已经完成,终于可以归于寂灭了。”

    轩辕拓呵呵一笑,脸庞缓缓消失。

    钟麟茫然的跳出石池,向着洞穴出口的方向走去。

    河谷之上,悬崖顶部。

    那一只黑色巨鹰站在悬崖边上,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孩子,悲鸣不已。

    一只光洁如玉的大手出现在悬崖边缘,然后是另一只手。

    钟麟微微一撑,跳到了悬崖之上,那巨鹰目光凌厉的瞪着钟麟,它也从钟麟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然而钟麟的外貌,它已经是完全认不出了。

    “好渴”

    钟麟茫然的看了一眼黑色巨鹰,随手一挥,数道黑色的触须从掌心飞出,缠绕住巨鹰的脖子,只听得咔嚓一声,巨鹰的脖子瞬间折断。

    钟麟再一挥手,巨鹰的尸体便是被他拉了过來。

    根本沒有丝毫的迟疑,钟麟俯首下去,一口咬在巨鹰的脖子之上,大口大口的吞噬起巨鹰的鲜血來。

    过了许久,钟麟满意的松开了巨鹰,眼眸渐渐变得清醒了起來。

    此时的他,也是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看着自己的身体,钟麟心中猛然一震。

    这是一具完全不同的身体,跟他原來的样子完全不同,

    黑发披肩,散乱而飘逸,身体笔直如同标枪一般,双手宽厚有力,脸庞上的轮廓如同刀削一般,狭长的眼眸闪烁着冷厉的光芒。

    看到这样一个人,便宛若是看到了黑夜一般。

    这一具身体,高大,强健,样貌阴冷而俊美,与钟麟原來的样子完全不同。

    原來的钟麟,不过是个脸庞微圆的少年而已,而现在的这具身体,完全是一个青年的样子。

    任何认识钟麟的人看到他这个样子,都绝对不会把他和钟麟联系到一起。

    “嗯。”钟麟微微一愣。

    “我居然是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全部,沒有镜子,我也可以看到自己的脸庞。”

    “原來我真的已经成为了一名武师。”

    钟麟站在崖壁之上,英俊冷酷的脸上现出怅然之色。

    武师。

    在天南以南这片大地上,武师便是传说中的存在,即便是在整个修真界,武师的数量同样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而现在,他钟麟却是从一个武者四层的少年,一跃成为了一名强大的武师。

    然而此时的他,却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來。

    他是武师,但他却已经不再是钟麟了。

    钟麟的脑海中,又想起了之前轩辕拓对他说过的话,而在完成传承的过程中,关于传承本身他也是多了大量的记忆。

    “吸血”

    “怪不得轩辕拓说接受传承之后,必须要和以往的一切割裂,要生活在黑暗之中,原來如此。”

    “沒有鲜血,我便会失去理智,成为一个只会杀戮的怪物,而要想获得鲜血,我又只有去不停的杀戮。”

    “我是活了下來,可是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

    钟麟颓然的坐了下來,俯瞰着崖下滔滔的河水,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惘然

    距离崖壁百余里之外,山谷之中。

    “杀。”

    罗晨手中重剑寒芒闪烁,大开大合高高抡起,向着楚钟狠狠地劈了下去。

    楚钟怒喝一声,奋力一剑挡住了罗晨的重剑。

    楚钟毕竟是武者九层强者,虽然是仓促的一剑,然而却是超过了罗晨的力量,罗晨闷哼一声,向后退了数步。

    而与楚钟对垒的三,级傀儡目光一闪,一拳狠狠地砸向了楚钟。

    楚钟招式用老,百忙中奋力回剑相救,被傀儡重重地轰在了重剑之上,若非是金剑士的重剑质量不错,恐怕就要被这傀儡一拳轰断。

    楚钟接连退了数步,这才是稳住了身形,而此时罗晨的重剑又到了,同时轰來的还有二级傀儡齐斗的拳头。

    “尼玛。”楚钟心中暗骂,只得继续后退。

    罗晨、齐斗和那三,级傀儡以那三,级傀儡为主,围着楚钟一阵强攻,打得楚钟也是狼狈不堪,若非是他乃是军中强者,性子坚韧不拔,恐怕早就撑不下去了。

    而另一位武者九层的金剑士“赵晨”被另一只三,级傀儡死死缠住,自己同样是处在下风,根本无法救援于他。

    至于雄公子,他自己也是被齐天追得到处乱窜,又哪里能够顾得上他们。

    雄公子的打算,楚钟心中自然知晓,是在等待对手变身的结束,不过楚钟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这个该死的小子。”楚钟狠狠瞪了罗晨一眼,心中也是暗恼。

    这个家伙的力量,绝对不是武者七层的力量,感知能力更是超强,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手段,自己几次冒险放弃对傀儡的防御,想要对他突下杀手,都是被他及时察觉,险险的躲了过去。

    相比这个三、级傀儡,这个武者七层的小子显然是更具威胁。

    可是他却不敢完全的放弃防守,全力攻击罗晨。

    他并不怕死,可是一旦他被傀儡干掉了,雄公子这边只剩两人,这次交战就必败无疑。

    他是骄傲的金剑士,自然不能不识轻重。

    罗晨再一次重剑狠狠劈下,又被楚钟奋力挡了回來。

    这时忽然曼妙的人影一闪,柳如雪也是到了罗晨身边,手中匕首挥动间带出漫天银芒,向着楚钟笼罩而去。

    “你來添什么乱。”罗晨脸色一沉。

    “此事因我而起,齐天因我犯险,我怎可袖手旁观,况且我虽然攻击不如你,论起身法來你比我可是差的太多,保住自己我比你这只会用蛮力的蛮牛更有把握。”柳如雪淡淡的看了罗晨一眼,毫不客气地道。

    罗晨苦笑一声,也就不再管她。

    的确,柳如雪的身法是他无法相比的,纵横來去轻盈巧妙,楚钟重剑几次向她斩去,都是被她轻松躲开。

    不错的感知能力,强悍的身法,柳如雪的确比他罗晨更有保命的把握。

    不过罗晨自己根本就沒有考虑保命这一点,上了战阵他从來不会考虑这些,若是生死置之度外这一点也做不到,怎么配得上称为军中强者。

    “可惜,若是我的坐骑赛风沒有寄存在那个卫营之内,而是跟我在这里,一次弄浪三重便足以让这家伙吃个大亏,配合三,级傀儡绝对能够斩杀他了。”罗晨再次冲了上去,与柳如雪围殴楚钟,心中也是叹了口气。

    弄浪三重以坐骑在地上绘制天然道纹,聚拢天地灵力与武器之上,在接触一瞬间爆发巨大威力,若是赛风在此,罗晨靠着弄浪三重和局部强化之力全力冲锋,那冲击力绝对超越楚钟的力量了。

    可惜当日把赛风寄存在距离通商镇最近的栖霞铁卫卫营之中,想到这里,罗晨也是觉得有些遗憾。

    “嗯。”

    罗晨的目光忽然一亮。

    “身法。”

    “弄浪三重是坐骑的步法,就相当于是人类的身法,弄浪三重也完全可以不看做是一种骑术。”

    “我若是按照弄浪三重的骑术,自身代替赛风來刻画道纹,应该也能够得到同样的效果。”

    罗晨目光闪动,一边继续攻击着楚钟,同时快速的推衍起來。

    弄浪三重,是记载于栖霞铁卫典籍里的一种公开的骑术技巧,不过能够使用弄浪三重攻击移动目标的唯有罗刚和罗晨父子。

    这种骑术的特点,便在于不拘一格,变化多端。

    罗晨从道纹师的角度研究这弄浪三重,早已明白这种骑术实际上是坐骑在大地上刻画道纹,引动天地灵力凝聚于武器之上,來爆发出强大的攻击,使用这种骑术,需要精确的控制坐骑的脚步,同时根据目标位置的变化不停地进行计算。

    “既然坐骑刻画道纹可以,那么自身刻画道纹应该同样可以。”

    罗晨心中极为兴奋,精神力全速运转,在心中快速的推衍着。

    同时他的双脚也是在不时的变化着,行进的轨迹是一个个奇异的小弧线。

    柳如雪奇怪的看了一眼罗晨,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应该是这样。”

    十几息之后,罗晨的眼中光芒闪动,眼眸中现出一丝喜色。

    再次和楚钟拼了一剑,罗晨顺势倒退出了十余丈,站在了原地。

    “不至于吧。”楚钟奇怪的看了一眼罗晨,这小子的实力极为强悍,自己这随手一剑,怎么可能有这样大的威力。

    “也许是怂了。”楚钟见到罗晨不再冲上,心中想道。

    罗晨感知能力提升到了极致,向前迈出了一步。

    周围的天地灵力因为这一步,而被轻轻地扰动了一下,这个变化虽然轻微,可是罗晨身为道纹师,自然是可以轻易的感觉到。

    “哈哈。”

    罗晨心中一声狂笑。

    双手紧握重剑,罗晨目光闪动,心中高速的计算着,一步步的踏了出去。

    他的动作无比的生涩,似乎是在沼泽里行进一般。

    然而他的气势,却是在陡然的高涨着。

    罗晨的速度越來越快,快速的接近着楚钟。

    “嗯。”楚雄目光一闪,扫了一眼罗晨,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不好,弄浪三重。”

    他的姐姐楚洛灵便是死于这一招之下,所以天剑门楚家的嫡系对于这一招都是极为的熟悉。

    虽然罗晨乃是步行,但是楚雄还是一眼就看出來了罗晨准备做什么。

    “玛德,楚钟绝不能死,他若一死,战局就完了。”

    楚雄怒喝一声,手中古剑骤然飞出,刺向了罗晨的后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