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血越来越少
    楚雄眼眸中满是狂怒之色,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弟弟楚度,他怎么也沒想到,这次这么隐秘的行动,依然是被楚度知晓了。

    天南山脉荒兽众多,极难通过,不过却有着东西两条远古隧道贯穿南北,这两条隧道,一条位于昆玉宗的领地之内,一条位于破云宗的领地之内,通过这两条隧道來往于天南山脉南北两侧,是极为安全的。

    而此次楚雄为了得到那神秘的传承,为了避开楚度的耳目,却直接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难的道路,通过天南山脉的中心地带來到这里,成功穿过天南山脉之后,楚雄原本以为得到传承已经是稳稳当当的事情,却沒想到楚度居然是一直在跟着自己。

    楚度毕竟是一名武师,虽然不过是一名一层武师,可是他要隐匿起來,楚雄和那一队金剑士自然是无法发现。

    既然从一开始楚度就在跟着他,那么他根本就沒有得到传承的可能性,开玩笑,楚度同样是谋求未來门主之位,怎么可能看着他稳稳当当的完成传承,实力压过自己呢。

    楚度看着楚雄大笑道:“我的好大哥,以你的实力,即便是有着一队金剑士的保护,穿越这天南山脉也是极为危险的,你肯冒这么大的风险來到这里,为的是轩辕拓那老鬼的传承对吧,若是你真的得到传承,实力恐怕就要超过我了,可惜啊!你刚离开宗门,我便得到了这个消息。”

    “这么说,你一直在跟着我了。”楚雄嘶声道。

    “那是当然,我是想看我的好师兄什么时候死于荒兽之口,沒想到你居然活着出來了,真是可惜,不过终究你还是要死了,我好开心,我真的好开心,哈哈。”楚度张扬笑道。

    “楚度,你我总是兄弟,我被这么多人围攻,你竟然不帮我。”楚雄怒吼道。

    “你我在父亲面前发过重誓,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向对方出手,你看,我的好大哥,我可是沒有违反誓言呀,杀了你的是他们,可与我半点沒有关系。”

    楚度说着,愉快的笑了,向着远处的柳如雪眨了眨眼:“如雪,忘记楚度舅舅了么,沒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我家如雪,还真是巧啊!”

    柳如雪见到楚度的瞬间,小脸已经变得无比冰寒,听到楚度的话,冷冷的哼了一声,用力的握紧了匕首。

    齐天勉励挣扎着站起身來,往嘴里放了一粒灵药,脸色稍微好了些,柳如雪沉默着走了过來,轻轻搀起了齐天。

    “我沒事,不要紧的。”齐天疲惫的笑了笑“我们去看看罗晨兄弟如何了。”

    柳如雪搀着齐天走到叶烨烨二人身边,齐天看了一眼罗晨,轻轻点了点头:“罗晨兄弟还真是命大,我还以为他要撑不住了,叶烨烨,他还好好的,你别哭了。”

    “老子哭了么。”叶烨烨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忿忿的骂了一句。

    “师兄,现在怎么办。”孟凯问道“这个家伙可是武师。”

    “你沒见过武师么,大惊小怪。”齐天疲惫的哼了一声“等着吧,反正咱们也走不了了,看人家如何说话吧。”

    齐天挥了挥手,两具三级傀儡和齐斗快步走了回來,守在了众人的身边。

    柳如雪握紧匕首,看了一眼远处的楚度,目光又落到了罗晨的身上。

    “弄浪三重”

    当年她的母亲,便是死在了弄浪三重之上,栖霞铁卫的铁血百夫长罗刚,不过是武者八层的实力,却是以弄浪三重的骑术,一个冲锋重伤了她的母亲洛灵夫人,逼得母亲用上了噬骨蚀心,她的母亲可是武者九层的强者,实力远高于罗刚,却依然落败,这弄浪三重的威力可想而知。

    而如今这个罗晨居然比他罗刚师兄更胜一筹,把弄浪三重的骑术演化为一种步法,今日连续两次使用,便是直接造成了两名武者九层强者的死亡,而如今的罗晨不过是武者七层的实力。

    “这样的一个对手”柳如雪暗自叹了口气,心中一时间也是颇为复杂。

    若是在别的时候,她自然恨不得罗晨立刻死去,这样将來等她执掌昆玉宗的时候,便会少一个强大的对手。

    可是今日之事,却是完全因她而起,罗晨这次的重伤,也可以说是为她出头才造成的。

    至于罗晨为何能够撑下來,柳如雪心中最为清楚不过。

    在慈利城一战中,她的匕首刺入罗晨的心窝,却沒有能够洞穿罗晨的心脏,后來柳如雪自然明白了罗晨有着能够令内脏移位的诡异能力,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而如今罗晨被楚雄一拳击中肋部,却依然是活了下來,毫无疑问罗晨也是运用了同样的能力,才让他的脏器沒有收到大的伤害。

    对于楚度,这个同样沾污过幼年的她的男人,柳如雪同样是恨到了极点,然而她却只能是沉默地看着他。

    现在的她,沒有和楚度对抗的力量,而齐天等人则是沒有了再战的能力。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永远也得不到。”

    楚度看着奄奄一息的楚雄,怜悯的道:“就像这天剑门门主的位置,早晚都会是我的,你想抢本來不属于你的东西,落到今日的下场,也是你的报应。”

    楚雄眼中满是狂野的怒火,死死的盯着楚度,奋力的吞咽着空气。

    “其实若非是你太过怕死,今日这一战你未必会输。”

    楚度笑道:“大哥,你太怕死,所以修炼上进步缓慢,同样你太怕死,所以连把噬骨蚀心带在身上也不敢,若是你今日随身带有我楚家的噬骨蚀心,即便是不敌,也可以有着与他们同归于尽的能力,若是那样的话,他们投鼠忌器,你反而不用死了,可惜啊!你连噬骨蚀心也不敢带,你根本沒有拼死一战的勇气,所以你反而死得最快。”

    楚雄脸皮抖了抖,眼中也是现出一丝懊悔之色,虽然楚度的话很不客气,但的确也是实情。

    若是随身带着噬骨蚀心,威胁与这几个小子同归于尽,他们还会这般逼迫自己么。

    可惜,一切都晚了。

    “我的好大哥,你安心的去吧,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放心,还会有咱们的兄弟下去陪你的,安心等着好了。”楚度大笑着,轻轻盖上了楚雄的眼皮。

    “你”楚雄大怒,奋力睁开眼睛想要说话,然而却是喷出了一口鲜血,夹杂着大量的内脏碎片。

    他的脑袋无力地垂了下去,身躯也是变得僵硬,已然是气绝身亡。

    柳如雪遥遥看到这一幕,小脸上现出一丝快意之色。

    楚度微笑着看着楚雄,摇头道:“死得真难看。”

    转头看向了柳如雪,楚度招手笑道:“丫头,过來,到舅舅这儿來。”

    “滚。”柳如雪娇躯一颤,咬牙切齿的道。

    齐天看了一眼柳如雪,看着楚度沉声道:“你们天剑门的内斗,我青州齐家不会理会,你走吧,我们不会拦你。”

    “呵呵,小子,你们毕竟杀了我的师兄,难道就想这样一走了之么。”楚度看着齐天微笑道。

    “你待如何。”齐天冷笑“难道和你师兄一样,想要留下我们么。”

    “你们可以走,如雪留下,山中太不安全,我要带她回昆玉宗。”楚度笑道。

    “那不可能。”齐天冷哼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只好为我的师兄报仇了。”楚度笑道。

    “呜,青州齐家的子弟有多少身家,我可是期待得很呢?”

    “你这样做,便是与我青州齐家为敌,小小的天剑门,是想灭门了么。”齐天怒喝道。

    “呵呵,天剑门自然不如青州齐家,可是青州距离这里数十万里,我们也不怕你们,而且我杀了你们所有人,谁又能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干的。”楚度大笑道“两具三级傀儡啊!仅仅这一点,就值得我冒一次险了。”

    说话间楚度的身形陡然不见,下一刻,他便已经出现在了齐天的面前,一柄古朴的短剑直刺齐天的前心。

    “哼。”

    齐天脸色一沉,身上白色光芒一闪,楚度的身躯被重重的弹了出去。

    一道白色的光罩把齐天几人全部笼罩在了其中,连三具傀儡也不例外,这白色的光芒,比楚雄之前身体表面的要凝实数倍。

    连楚雄也有封印了护体灵力的物品,齐天作为青州齐家的嫡系子弟,又怎么可能沒有。

    “不愧是青州齐家的子弟,身家果然丰厚。”楚度轻轻一笑道“不知道你这护体灵力能够撑多长时间,不过护体灵力耗尽之时,便是你们几个的死期。”

    “我们现在要回通商镇,欣蓉阿姨会庇护我们,你若是有种,不妨跟來。”齐天冷笑道。

    “雪欣蓉。”楚度一怔,脸上现出一丝忌惮之色。

    旋即楚度咬了咬牙,冷笑道:“我天剑门可不怕什么雪欣蓉,而且即便是现在放过你们,这仇已经结下了,反正已经是不死不休,我怎么能够放过你们。”

    “那你就跟着吧。”齐天冷笑一声,回身便走,白色的光罩随着他的身体开始移动。

    孟凯从空间法器之内拿出一个担架,和叶烨烨二人抬起了罗晨,一起跟着齐天向南而行,柳如雪冷冷的扫了一眼楚度,紧握匕首转身而去。

    “小丫头,居然敢瞪我,等我杀了他们几个,一定再让你尝尝舅舅的滋味。”楚度俊美的脸庞微微扭曲,身形一闪跟上了众人,

    白色的光罩,把齐天一行人笼罩在内,向着南方急急而行,楚度手握短剑,紧紧的跟在后面。

    齐天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晶球,护体灵力便是从这晶球之上散发而出的,不过里面蕴含的能量,似乎并非仅有护体灵力。

    这光球散发的能量,除了保护着几人之外,还让众人的身体变得轻盈不少,奔跑的速度也是极快。

    楚度很快便是觉察到了这一点,看着齐天手上的黑色晶球,眼眸中也是现出贪婪之色。

    “这个宝物,恐怕比那三级傀儡还要值钱,这个青州齐家的小子身上,到底带了多少宝物,若是我得到这些宝物,分一部分给宗门内那些老家伙,定然能够获得他们的支持。”

    到了这个时刻,楚度得到齐天宝物的愿望就更加的强烈了。

    进入这天南山脉的时候,齐天一行人是沿着地势曲折而行,而现在齐天行走的路线却几乎是一条直线,在这白色光芒的笼罩之下,几人步履轻盈,翻山越岭也是毫不费力。

    “只要是封印的能量,总有耗尽的时候,更何况你覆盖了这么大的范围,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撑到什么时候。”

    楚度心中想着,脚下速度也是一点不慢,紧紧的跟着齐天一行。

    黑发飘拂,映衬着一张冷酷英俊的完美脸庞。

    钟麟站在悬崖边缘,冷峻的脸庞之上满是惘然之色。

    “五年最多十年,我便又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其实现在的我,已经算是死了,我害死了两位师兄的罪孽,也算是还了吧。”

    “从此以后,世上再无钟麟此人,从今日起,我的名字,便叫石血。”

    “石血,思雪。”钟麟冷酷的眼眸中现出一丝自嘲之色“哎,我终究是忘不了她,忘不了这个狠毒的女人。”

    “可是,我有什么资格说她狠毒呢?今后的我,怕才是一个狠毒的人吧。”

    “这么快又渴了”钟麟眼眸中血芒隐现,摇头走到那巨鹰尸体之前。

    巨鹰的尸体已经冰冷,钟麟一把提起巨鹰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

    “咕嘟,咕嘟”

    钟麟用力的吸吮着,已经变得黏稠的鲜血进入他的肚腹之内。

    数息之后,钟麟的眼眸复又恢复了清明。

    “鲜血越來越少了,看來我也要离开这里了。”钟麟苦笑着摇了摇头。

    “咻。”

    跟了许久时间,见那笼罩几人的白色光罩始终沒有减弱的迹象,楚度心中也是急躁起來,忍不住一剑斩向了光罩。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