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你是什么人
    “咻。”

    跟了许久时间,见那笼罩几人的白色光罩始终沒有减弱的迹象,楚度心中也是急躁起來,忍不住一剑斩向了光罩。

    白色光芒一闪,楚度的短剑被轻轻弹起,齐天冷笑着看了一步向前走去。

    “该死。”楚度咬牙暗恨。

    这样的攻击,根本无法消耗光罩的能量,反而是消耗他自己的能量更多一些。

    看向了脸色冰寒的柳如雪,目光微微一闪,楚度俊美的脸庞上,又是现出潇洒的笑意。

    “如雪,好孩子,不要跟他们走了,跟舅舅留下吧。”楚度看着柳如雪笑道。

    柳如雪回头看了一眼楚度,目光锋利如刀,满是仇恨之色。

    “如雪,我知道你其实还是想着舅舅的,你只是心里不愿意承认罢了。”楚度潇洒笑道“毕竟舅舅是做过你男人的人啊!如雪身体的美妙滋味儿,我可是从來沒有忘记,这几年一直想念得很呢?”

    柳如雪的身躯陡然一僵,小脸瞬间变得惨白,停在了原地。

    齐天猛然顿住脚步,看了一眼柳如雪,死死的看着楚度,从牙缝里迸出來两个字:“畜生。”

    孟凯和叶烨烨对视一眼,都是震惊得说不出话來。

    “那时候,你还小,不过长得可真可爱,我记得掀开你罗裙的时候,便看到了”

    “啊。”

    柳如雪嘴唇已经咬出了鲜血,尖利之极的叫了一声,挥动匕首便是向着楚度扑了过去。

    “如雪师妹,站住。”齐天奋力一拉柳如雪,然而柳如雪已经是近乎癫狂,齐天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力气,又怎么能够拉得住。

    齐天叹息一声,手上黑色晶球白芒再闪,柳如雪重重地撞在了白色光罩之上,被狠狠地弹了回來。

    “齐天,你放我出去,我要跟他拼了。”柳如雪尖利叫道,眼中泪水簌簌而下。

    “如雪师妹,你要出去,便中了他的诡计,他想要拖延时间,你不知道么。”齐天怒喝道。

    柳如雪惨笑一声,泪水簌簌而下,即便是她心志如何强大,可是见到当年对她作恶之人,讲述当年之事,她又怎么可能忍受。

    “不用理他,我们继续走。”齐天脸色阴沉的看了一眼楚度,伸手拉住了柳如雪的小手,大步向前走去。

    “当年你真的好小,身躯小,脸盘小,什么都小”楚度眼底失望之色一闪而逝,复又挂上潇洒的笑容,讲起了当年的事情。

    随着他的讲述,柳如雪的心中,那些被她刻意埋在心里的画面一一浮现,她的小脸变得雪白,几乎无法向前行走。

    “叶烨烨,愣着干什么,过來帮我一把。”齐天怒喝道。

    叶烨烨走了过來,眼中已经蕴满了泪水,轻轻拍了拍柳如雪的肩膀,拉起了她另一只手。

    “如雪姐姐,不要怕这个坏人,他一定会遭报应的,一定会的。”

    柳如雪被两人拽着,茫然的向前走着,每一步都是极为的艰难。

    孟凯一人高举着担架,脸上的神色也是极为复杂,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高傲无比的柳如雪,竟然是有着这样的不堪回首的遭遇。

    罗晨同样也沒有想到。

    柳如雪第一声尖利的叫喊,已经让罗晨从昏迷中醒來,靠着金螺吞海诀的自愈能力,这一段时间下來,他的伤势早已好了大半,柳如雪一惊,便是让他醒了过來。

    然而他刚要睁开眼睛,便听到了圣老的传音:“别动。”

    罗晨愕然,不过还是听了圣老的话。

    下一刻,从楚度滔滔不绝的讲述中,他也听到了当年柳如雪的悲惨遭遇。

    那些发生在阴暗角落里的阴暗的往事,带给罗晨的唯有无尽的震撼。

    “畜生。”罗晨心中暗暗骂道。

    他也明白了为何圣老不让他醒來,因为对于柳如雪來说,这样的事情哪怕少一个人知道,也是好的。

    在栖霞宗的公开情报里,柳如雪和姐姐柳依萱一样,都是以容貌和放荡著称,而遇到了柳如雪之后,他也是亲自感受了柳如雪的强大和骄傲。

    然而怎么也想不到,这骄傲与强大的背后,有着这么多的屈辱。

    罗晨闭上眼睛,继续假装昏迷,然而心中怒火已经渐炽。

    “将來若有机会,我必诛杀此人。”罗晨暗道。

    远远的看到一座山峰,梦幻小队沒有任何犹豫,快速地向着峰顶爬去,而楚度依旧是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当年的往事,看着柳如雪凄惨的样子,显得无比的快意。

    山峰之巅,便是悬崖,不过站在山下,却是无法看到的。

    悬崖之畔,高树之下,一个面貌冷峻的青年负手而立,俯瞰着云雾缭绕的河谷,狭长的眼眸闪烁着冷酷的光芒。

    忽然,青年刀锋般的眉头微微一挑,转过身來。

    “嗯。”

    “有人來了。”

    钟麟的脸色微微一变,身躯一闪到了高树之上。

    看着整高速沿着山坡攀登而來的几人,钟麟的脸上现出难以置信之色。

    “柳如雪。”

    “那个受伤的,是罗师兄。”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那个追他们的,是一名武师。”

    钟麟轻轻一跃下了高树,掌心中飞出道道黑色触须,瞬间撕裂了巨鹰的身体,然后他身躯一闪,便是钻入了巨鹰腹内。

    “接受了吸血的传承,我便是一个天生的杀手,那么就让这个追击罗师兄和柳如雪的武师,成为死在我手下的第一个强者吧。”

    “如雪,你还记得吗?那天下午”随着众人的走近,楚度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崖顶之上。

    鹰腹之内,钟麟的脸色骤然大变。

    那一句句的话语,如同一个个惊雷,在他的心头炸响。

    “如雪”

    幽黑的眼眸中血芒闪现,钟麟的双手用力握起,然而呼吸却是变得更加的匀净绵长。

    “轩辕拓说的不错,修炼了吸血之后,果然是天生的杀手,愈加愤怒,反而愈加冷静。”

    “这个该死的楚度,我一定要让他死,让他死。”钟麟心中疯狂嘶吼。

    她是那样的美丽,那些肮脏的事情,怎么能够发生在她的身上。

    钟麟已经沒有了心脏,然而此时他的“心”却是变得无比的柔软,以往的恩怨早已抛到了脑后,现在的他真想站到那个柔柔怯怯的少女身边,告诉她:“不要怕,有我在,沒事的。”

    可是,他不能。

    如今的他,只能行走于黑暗之中,根本无法站到她的面前。

    而且即便是站到她的面前,她也不可能认出他來。

    过去的钟麟在她眼里,不过是个不中用的贱男人,而现在的钟麟,更不过是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罢了。

    钟麟隐藏在鹰腹之内,浑身上下沒有一点儿生机,掌心之中黑色的触须隐现。

    齐天几人快步走上了峰顶,看到眼前的情景,脸上都是现出苦笑之色。

    峰顶之上,竟然是一道高高的悬崖。

    悬崖极高,下面虽然河流奔腾,但是由于距离崖顶太远的缘故,直到到了这里,才隐隐听到一点水声。

    这么高的悬崖,跳下去的唯一可能,那就是被摔死。

    “哈哈哈哈。”看到齐天几人的表情,楚度心中略定,肆无忌惮的大笑起來。

    虽然崖顶有着一具荒兽巨鹰的尸体,他却也沒有在意。

    齐天几人身上的白光依然明亮,但已经有了一些减弱的迹象,而这样一上一下,在寻找其他的路,又要耗费一些时间。

    而时间对于他來说,又是最为重要的。

    “只要能够在离开天南山脉以前耗尽这青州齐家小子的宝贝的能量,这次我就是赚大了。”楚度心道。

    他的脸色极为得意,却沒有看到几道黑色的触须从地下长出,缠绕在他的脚腕之上

    齐天面色沉郁,快速的转过身來,与叶烨烨二人一起搀着柳如雪向着山下走去,柳如雪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贝齿死死地咬着红唇,娇躯不住的颤抖着,在三人身后,孟凯一人高举着担架,也是紧紧的跟了上去。

    “哈哈,等到护体灵力能量耗尽,我看你们死还是不死,当然,我家如雪我还是要留下的,几年前和如雪做过的事情,今日刚好再做上一做“

    鹰腹之内,钟麟冰冷的眼眸中满是炽热的怒火,双手猛然狠狠地一收。

    楚度一脸快意的笑意,迈步便要跟上齐天几人,忽然感觉脚腕处一阵剧疼。

    黑色的触须无比锋锐,轻松地割断了他的脚腕,楚度的身躯无法站立,重重的倒了下去。

    “啊!“

    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呼在崖顶之上响起,震得高树上落叶簌簌而下。

    齐天几人猛然回头,却是看到楚度在崖顶地上痛苦的翻滚着,俊美的脸庞剧烈的扭曲,他的双足已经完全断掉,鲜血如泉向外疯狂的喷涌着。

    “我的脚,我的脚。“楚度痛苦嘶吼,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是谁,是谁偷袭我,出來,快给我出來!”

    “这是怎么回事!”

    齐天几人相互看了看,都是一脸的愕然。

    一个刚才还嚣张得意的强大武师,如今却成为了这个样子,这一切,又是谁干的。

    柳如雪看着在地上惨嚎翻滚的楚度,意之色,纤纤素手轻轻从齐天和叶烨烨的手中抽了出來。

    她的身躯不再颤抖,努力的站直了身子,清澈如水的目光扫过四周,轻声道:“不知哪位前辈出手帮助我等,还请现身一见!“

    能够轻易杀伤楚度的强者,肯定是一名更强大的武师,这样的人,的确应该称上一声前辈。

    齐天也是道:“前辈,多谢援手,还请现身一见,青州齐家子弟齐天当面拜谢!”

    “就是出來你也认不出我了。”钟麟听了柳如雪的话,心底却是叹息一声。

    巨大的鹰尸猛然一动,众人面前便是多了一个英俊无比的诡异青年。

    虽然是从鹰尸中窜出,他的身上却是极为干净,纤尘不染。

    黑发飘拂,眼眸狭长冷酷,脸庞轮廓如同刀削,高大的身躯如同标枪一般挺拔。

    这个陌生的青年,看上去宛若是看到了无尽的黑夜,整个人看上去便如同一块巨大的寒冰,散发着丝丝寒意。

    “晚辈柳如雪,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柳如雪躬身行礼,无限感激的道。

    黑发青年缓缓走到柳如雪的跟前,冰冷的眼眸中有着一丝痛惜之色。

    “我“青年开口道,忽然又用力的闭上了嘴。

    “嗯。“罗晨心中猛然一颤。

    这个声音怎么这般的熟悉。

    “前辈“柳如雪看着青年,眼底也是现出一丝诧异之色。

    这个青年她从未见过,为何声音居然是这般的熟悉。

    “可怜的孩子。“青年再次开口,声音已经是完全不同。

    伸出手來轻轻摩挲着柳如雪的脑袋,青年嘶哑道:“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想了,不管你曾经承受过什么,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们只能向前看,听我的话,好好活下去,好么!“

    这句话,钟麟是说给柳如雪的,其实又何尝不是说给他自己。

    对于他而言,何尝不是忘记过去,才能继续活着。

    “我知道了,谢谢前辈。“柳如雪用力咬了咬嘴唇,轻轻点头。

    钟麟看着面前柔柔怯怯的少女,心中有着无限的怜惜。

    她的过去,竟然是遭受了那么多的苦难,她的心中,有着多少阴霾。

    钟麟真的很想把她揽在怀里,轻轻告诉她:如雪,不要怕,从今以后,我可以保护你。

    可是他却不敢,因为现在的他,根本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再次伸手拍了拍柳如雪的脑袋,钟麟一挥手,掌心中黑色的触须喷涌而出,宛若一道道绳索,把楚度的身体牢牢地束缚在地上。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柳如雪娇躯微颤,齐天几人也都是面露惊容。

    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饶是以齐天的见识,也看不明白这人是如何出手的,那黑色的触须又是什么东西。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对我出手,难道你想和我天剑门为敌么,天剑门的怒火可不是你能够承受的。“楚度终于是停止了惨嚎,一脸怨毒的看着钟麟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