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做买卖
    饶是以齐天的见识,也看不明白这人是如何出手的,那黑色的触须又是什么东西。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对我出手,难道你想和我天剑门为敌么,天剑门的怒火可不是你能够承受的。“楚度终于是停止了惨嚎,一脸怨毒的看着钟麟道。

    钟麟冷哼一声,一根根黑色触须狠狠地钻入了楚度的身体之内,在他的血肉之间快速的流窜着。

    “啊。“楚度惨声大叫,体表现出一个个绵密的伤口,身体表面瞬间被鲜血染红。

    “丫头,去吧,你去杀了他,为你自己报仇吧。“钟麟看着柳如雪轻声道。

    “是,前辈!“

    柳如雪应了一声,感激的看了钟麟一眼,缓步走到了楚度的面前,轻轻地蹲了下去。

    皓腕微微一翻,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便已握在掌心。

    “如雪,你可不要乱來,我可是你的亲舅舅!“

    楚度见柳如雪握紧了匕首,心中大惊,嘶声吼道。

    柳如雪眼中寒芒闪烁,高高的举起了匕首。

    “柳如雪,你敢,你若杀我,天剑门一定会灭了你们昆玉宗的,你想让昆玉宗被灭门么。“楚度大声嘶吼。

    柳如雪惨然一笑:“畜生,你也有今天!“

    匕首猛然挥下,狠狠地刺向了楚度两腿之间。

    “噗嗤!“

    锋刃入肉的声音响起,楚度惨叫一声,用力的夹紧了大腿,浑身剧烈的抽搐起來。

    “噗嗤,噗嗤,噗嗤,“

    柳如雪手中匕首疯狂舞动,一次次的高高举起,又一次次的重重落下,楚度凄厉大叫,两腿之间鲜血喷涌,小腹和大腿上也是出现了一个个细而深的伤口。

    “去死,去死。“柳如雪尖利大叫,状若癫狂,隐藏了数年的怒意,在这一刻完全的发泄出來。

    那无比屈辱的画面,一幅幅在她面前闪过,看着这个男人俊美无比的脸庞,她的心中唯有无穷的恨意。

    钟麟看着柳如雪,冰冷的眼眸深处现出一丝怜惜之色。

    楚度很快便不再呼喊,沒有了任何声息,柳如雪的匕首依然是在疯狂的挥动着。

    齐天三人沉默不语,心中都是暗自叹息。

    骄傲美丽,都不过是她的伪装而已,她的心中,隐藏的苦有多少,此时他们也都是明白了。

    孟凯早已把担架放在了地上,忽然担架之上,罗晨轻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罗师兄,你醒了。“叶烨烨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嗯,我沒事。“罗晨道。

    之前他的眼睛并未完全的闭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看在眼里,见到柳如雪疯狂的样子,罗晨心中也是暗自叹息一声。

    齐天向着罗晨点了点头,转过头去,继续看着柳如雪。

    “如雪师妹,不用打了,他已经死了。“孟凯忍不住开口道。

    “噗嗤!”

    柳如雪把匕首重重地钉在楚度的心口上,缓缓地站了起來,俏脸之上满是泪水。

    钟麟不由自主的轻轻走了过去,张开宽阔有力的臂膀,把柳如雪轻轻地揽在了怀里。

    柳如雪娇躯微微一僵,从十二岁杀了那个昆玉宗长老之后,她还从沒和男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

    然而看着面前青年满是痛惜的目光,柳如雪忽然觉得鼻子一酸,趴在了钟麟的肩头,肆无忌惮的哭了起來。

    钟麟轻轻拍着柳如雪的肩膀,心中也是如同刀割般的痛疼。

    “丫头,都已经过去了,沒事了,沒事了!“

    “嗯,呜呜“柳如雪依旧是痛哭不已。

    过了许久,柳如雪依然是在不停地哭泣,自从母亲去世之后,她还未曾这么放纵的哭过。

    这一刻,往日的种种屈辱,心底的无限痛苦,都是极为畅快的释放了出來。

    钟麟拍打着柳如雪的娇躯,冰冷的眼眸中见见现出一丝挣扎之色。

    “丫头“

    “嗯!“

    “我好渴啊。“钟麟喃喃道,目光盯着柳如雪白皙如玉的脖颈。

    “前辈,你说什么。“柳如雪愕然,止住了哭泣,惊讶的看了钟麟一眼。

    钟麟眼中一阵恍惚,猛然咬了咬舌尖,才是勉强清醒过來。

    轻轻推开柳如雪,钟麟猛然转身,向着悬崖大步走去。

    “前辈,你要去哪里。“柳如雪轻声道。

    钟麟转过头來看了一眼柳如雪,冰冷的眼眸中已经有着丝丝血芒。

    不过那眼眸深处,依然是有着无限的怜惜。

    “丫头,不管发生什么事,要好好活着!“

    说完钟麟猛然回头,身躯一闪向着崖下跳下。

    “前辈。“柳如雪惊呼一声,跑到了悬崖之畔。

    悬崖之后唯有氤氲的云雾,那个青年的身影早已不见。

    钟麟掌心处黑芒一闪,道道黑色的触须扎到山壁之上,微微一借力,便是窜入了洞穴之中。

    接受了轩辕拓的传承,轩辕拓隐居的这个洞穴便是完全受他的掌控。

    “柳如雪“

    “从今往后,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任何人!“

    “真的好渴啊“

    悬崖之下,白雾飘荡。

    柳如雪站在崖畔,望着崖下滔滔的河水,沉默不语。

    虽然仅仅见了一面,那个冰冷无比的青年,却令她的心感到无比的温暖。

    然而这个人,却又是消失了。

    “如雪师妹。“齐天踌躇良久,终于是缓缓开口道。

    “齐天师兄。“柳如雪转过身來,勉强笑了笑。

    齐天,这个看上去极为寻常的少年,同样已经是获得了她的信任。

    并不因为他是青州齐家的子弟,而是因为他今日的表现,无论是面对楚雄还是楚度,他从來都沒有放弃她的打算。

    “如雪,今天的事情,我们都绝不会说出去,这一点,你可以放心。“齐天怜惜的看了一眼,轻声道。

    齐天说完,看了一眼孟凯和叶烨烨,二人连忙点头,而罗晨亦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即便柳如雪依旧是他的对手,罗晨也绝对不会说出她的秘密。

    “谢谢你们!“

    柳如雪用力的咬了咬嘴唇,惨然一笑道。

    她知道众人不会说出去,甚至是作为对手的罗晨,也肯定会保守这个秘密。

    可是虽然不说出去,他们却都已经知道了。

    这段往事,是她心中最大的屈辱,如今的她,身上的伪装已经被看透,又如何自信和骄傲。

    “如雪姐姐,我若是你,便杀尽一切可杀之人,唯有这样,心中方可安宁。“叶烨烨突然道。

    “我会的。“柳如雪用力的抿了抿嘴唇。

    轻轻抬起头來,柳如雪展颜一笑:“我沒事了,真的!”

    她虽然是在笑,可是眼眸深处的悲哀无法掩饰,虽然今日杀了两个仇人,可是却又勾起了她隐藏在心底的记忆。

    “天剑门死了两位公子,这件事情可能还有麻烦,我们也不再去猎杀荒兽了,先回通商镇避一避再说!“

    齐天知道此时不宜再去刺激柳如雪,于是坐了下來,吩咐道:“我们就在这里扎营,等到我力量恢复一点儿,就快速的离开这里,孟凯,叶烨烨,你们两个原路返回,把之前的战场打扫一下,把所有的痕迹都消除了!“

    “好!“

    二人点了点头,沿着原路快速的奔下了山峰。

    “罗晨,你的恢复能力,还真是不错,这么重的伤势,居然能够这么快醒來,连我也沒有想到。“齐天看着罗晨道。

    “天生的。“罗晨淡淡笑笑。

    他自然不会暴露金螺吞海诀的秘密,而且他的自愈能力的确是天生强大。

    叶烨烨和孟凯二人很快回來了,消除了战斗的痕迹,自然,天剑门两位公子的财富也是被他们收集在了一起。

    齐天接过两个储物戒指,从里面拿出十几张金色卡片。

    “大陆上通用的金元宝卡片,一共有六千多万金元宝,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很穷啊。“齐天扫了一眼,不屑的摇了摇头。

    “都是二层道纹套装,也沒有什么好东西。“看着里面的套装,齐天继续摇头。

    “这把剑倒不错,勉强算是三级道纹套装了。“拿着楚雄的那把古剑,齐天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个穷鬼,最贵的也就是这两个中级的储物戒指了!“

    罗晨无语,心道这还不满意,光金元宝可是就六千多万金元宝啊。

    “反正也不再进山了,叶烨烨,你算一下,不算这几个空间法器,咱们这次有多少收获。“齐天问道。

    “按照大陆上的市价,算上那些道纹套装,大概是一亿四千万金元宝吧。“叶烨烨想了一眼,轻轻地道。

    “那也就是说,咱们五个人,每人大概是两千八百万金元宝了。“齐天点头,大手一挥,一张张金色卡片分别飞向了罗晨和柳如雪。

    “你们两个我就直接给你们金元宝了,他们两个那一份我回到通商镇再慢慢算!“

    罗晨点了点头,收起了金色卡片,柳如雪依旧是沉默着,同样是把金色卡片收入空间法器之内。

    “一共四个储物戒指,我就不要了,你们四个一人一个。“齐天说着,拿出了四个戒指,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飞了出來,在崖顶上摆的满满当当的。

    “罗晨,如雪,你们收集的巨灵黑猿之血也都拿出來,那些也是咱们共有的财富。“齐天大声命令道。

    二人皆是点头,一个个玉瓶飞了出來。

    “天剑门的这两个储物戒指稍微好一些,就给罗晨和如雪了,孟凯,叶烨烨,你们沒意见吧,反正你们也不缺这个。“齐天说着,四个戒指已经分别飞向了四人。

    你都直接分了,我们还能有什么意见,孟凯和叶烨烨苦笑着对视一眼,接过了戒指。

    “分赃完毕,现在,我们回去。“齐天大声道。

    “罗师兄,你能行么,要不要我们抬着你。“叶烨烨关切的道。

    “沒事。“罗晨向着叶烨烨笑了笑。

    “走吧,到了通商镇,才是真正的安全。“齐天快步向着山峰之下走去,众人也都是快速的跟上。

    一个淡淡的人影紧紧跟在他们身后,却根本沒有人发现。

    “如雪,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永远!“

    钟麟得到了轩辕拓的传承,同样有了自己的空间法器,就在这一段时间内,他在周围大肆的击杀荒兽,也是得到了大量的血液。

    这些荒兽的血液,够他用上一阵子了。

    看着前边那柔柔怯怯的少女,钟麟的心中有着无限的怜惜。

    “如雪,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我保证!“

    通商镇。

    “好了,终于是回來了!“

    到了小镇,齐天也是松了一口气。

    “罗晨,如雪,这次总算是有惊无险,平安回來了,要不我们去喝上两杯庆祝一下!“

    柳如雪微微摇头:“不用了,齐天师兄,我想自己安静呆一会儿!“

    “那好吧。“齐天对于柳如雪的回答毫不意外,点头道。“你去找欣蓉阿姨吧,她应该在等着你!“

    “好。“柳如雪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悦来居旅店走去。

    “罗晨,你呢,咱们几个去喝一杯。“齐天问道。

    “我也想安静待一会儿。“罗晨苦笑一声。“这一次的经历实在是有点离谱,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齐天道:“那好,说实话,我也沒有喝酒的心情,你要想找我们,就去地下斗兽场好了,我们一般都会在那里!“

    “等一下!”

    罗晨一挥手,鹊画弓和流云箭出现在他的手里。

    “这些还给你。“罗晨有些肉疼的道。

    “哦,我差点忘了。“齐天的脸上现出一丝笑意。“这些东西,的确不能白白送你!“

    “不过,若是你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你现在也是有着不少钱啊,这些东西,我可以卖给你!“

    远处柳如雪的身体微微一僵,脚步轻轻一顿,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多少钱。“罗晨连忙道,这样的武器对于现在的他來说,的确是一大臂助,白拿自然不行,不过要是买的话,他就心安理得了。

    大陆之上好的套装一般都可买到,只要你有足够的金元宝,现在罗晨无法得到更好的套装,只是因为天南山脉以南太过封闭,与外界交流不便罢了。

    “鹊画弓,五百万金元宝,流云箭,我只能卖你一壶,二十根一共两千万金元宝。“齐天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