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灵魔之血
    大陆之上好的套装一般都可买到,只要你有足够的金元宝,现在罗晨无法得到更好的套装,只是因为天南山脉以南太过封闭,与外界交流不便罢了。

    “鹊画弓,五百万金元宝,流云箭,我只能卖你一壶,二十根一共两千万金元宝。“齐天道。

    罗晨脸皮微微一抖。

    两千五百万金元宝,刚才拿到的金元宝基本都又吐出來了。

    “两千五百万金元宝,这是朋友价,要是按照市价,五千万你也买不到,特别是流云箭,根本沒人愿意卖你。“齐天见罗晨肉疼,也是笑了起來。“我卖你这么便宜,除了因为是朋友之外,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不可以用流云箭对如雪出手,不答应这一条,我是绝对不会卖你的。“齐天肃容道。

    “好,我答应。“罗晨毫不犹豫。

    对付柳如雪,罗晨还是有足够自信的,毕竟他可是有着金螺吞海诀作为底牌。

    罗晨一挥手,十几张金色卡片飞向了齐天,同时飞去的还有一壶流云箭,而另一壶流云箭和鹊画弓则是被他收了起來。

    “好了,罗晨,你忙你的吧,我们走了。“齐天向着罗晨挥了挥手,向着地下斗兽场的方向走去。

    “罗师兄,再见了。“叶烨烨嘻嘻一笑,和孟凯二人跟着向斗兽场走去。

    罗晨转过身去,则是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家旅店。

    柳如雪去了悦来居旅店,他现在再去就有些不方便了,所以罗晨也是打算换个住处。

    他來通商镇的首要目的,是要购买荒兽之血,这个任务还沒完成,自然是不会离开。

    不过今日他可沒有去交易的心思,这一趟天南山脉之行,发生的事情实在不少,他也需要先好好地休息一下。

    悦来居酒店二楼,雪欣蓉的房间之内。

    “师父!“

    柳如雪紧紧搂着雪欣蓉,泪水哗的流了下來。

    “好孩子,沒事,沒事的。“雪欣蓉轻抚着柳如雪的秀发,眼眸之中满是柔情。

    夜鸦旅店,罗晨的房间之内。

    罗晨盘膝坐在床上,眼眸之中光芒闪动。

    “这一次入山,我的收获,也真不小。“

    “鹊画弓,流云箭!“

    罗晨一挥手,那一人高的金色长弓和一壶长箭便是出现在他的面前。

    “鹊画弓虽然只是二层道纹套装,可是绝对是二层道纹套装里的极品了。“罗晨看着那散发着淡淡灵力波动的长弓。

    “那些金剑士的武器,按照齐天的说法,也勉强算是二层道纹之路套装,可是显然是无法和这鹊画弓相比!“

    “而这流云箭,更是上古之物,现在的道纹师根本无法打造!“

    罗晨抽出一根流云箭,用心看了一眼上面的道纹,便觉得头晕目眩,连忙转过脸去。

    “现在靠着这一副弓箭,我已经可以远程威胁同级对手,狙杀武者七层的强者根本不是问題,若使用上局部强化之力,甚至可以威胁到武者八层的强者!“

    “等到我达到武者九层,靠着这一套弓箭,甚至可以威胁到一层武师!“

    “这一套弓箭,也将成为我的秘密武器,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用!“

    罗晨一挥手,把弓箭收了起來。

    “不过,这次最让我开心的,还是弄浪三重步法的创建。“罗晨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大巧不工,弄浪三重这种在地面之上刻画道纹的方法,反而最为接近道纹之路的真意。

    这种步法,需要罗晨和对手之间有着足够的距离,只要距离足够,这弄浪三重的威力也是极为惊人的。

    “十丈,是进行冲击的最佳距离,在这个距离之上,我甚至可以正面对抗武者九层的强者的全力一击!“

    此次刚刚领会了这种步法,在天南山脉之中两次使用,便造成了两名武者九层的金剑士的死亡,可是罗晨却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了秒杀武者九层强者的实力。

    那两位金剑士身上本就有伤势,而且还被傀儡牵制,才被他一击杀死,若是对方处在巅峰状态,恐怕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但是至少,使用弄浪三重冲锋之后,抗住一名武者九层强者全力攻击是沒有问題的,而武者八层以及以下的强者,则是根本无法抵挡他的攻击。

    从今之后,无论是马战还是步战,罗晨都有了靠着弄浪三重越级而战的能力,这个提升,自然也是令罗晨极为的开心。

    这次入山,最让罗晨震撼的,还有齐天的豪富,仅仅两具三级傀儡,便价值超过十亿金元宝,而齐天只是一个出外游历的嫡系子弟,还不是族中真正的掌权者,青州齐家家族的实力,也是可见一斑。

    “圣老,青州齐家,你听说过么。“罗晨传音道。

    圣老道:“青州齐家,那是大陆中心的一个远古家族,寻常势力根本沒资格知晓它的存在,不过老夫何等身份,自然是听说过的,这样的势力,根本不是你的栖霞宗能够相提并论的,若是把青州齐家比作太阳,栖霞宗连一颗星星也算不上!“

    “这么厉害啊,圣老,关于青州齐家的事情,你给我讲一讲呗。“罗晨连连道。

    圣老传音道:“小子,等你有了足够的实力,自然有了接触这些秘密势力的资格,现在知道的太多,对你沒有任何好处!“

    “圣老,你当年的身家,比齐天如何。“罗晨又问道。

    圣老哼了一声道:“老夫当年连青州齐家都不放在眼里,你说我的身家比齐天如何!“

    “真的么。“罗晨目光闪动,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圣老苦笑一声:“小子,你不要再问了,老夫很累,要休息了!“

    ““罗晨无语。

    “小子,你想想看,在小小的栖霞城,老夫都不敢出声,怕被人发现,这个通商镇虽小,却是藏龙卧虎之地,高手不知道有多少,你这样问个不停,让别人发现老夫的存在怎么办,你是想害死老夫么。“圣老苦笑一声道。

    “这样啊。“罗晨恍然,连忙点了点头。“那你老休息吧,我不问了!“

    圣老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幸好这小子不问了,要是被雪欣蓉这丫头发现我的存在,可就是一桩大麻烦“圣老心道。

    悦来居酒店之内,雪欣蓉的房间。

    “好孩子,别哭了!“

    雪欣蓉怜爱的拍着柳如雪的肩膀,轻声道:“你这次进入天南山脉,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跟我说说吧,当然,那些你不想讲的事情,就不用和我说了!“

    “好的,师父!“

    柳如雪拭去眼角的泪水,轻声地讲了起來

    “你是说,天剑门的那两个败类來到这里,是为了一桩上古强者的传承!“

    柳如雪讲完之后,雪欣蓉沉思片刻,秀眉微微挑起,轻轻道。

    “嗯。“柳如雪点了点头。“那个留下传承的强者,名字应该是轩辕拓!“

    “轩辕拓,轩辕拓“雪欣蓉美丽的脸上现出一丝冷笑。“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若是他们知道轩辕拓的传承意味着什么,恐怕打死也不会去了!“

    “那个轩辕拓,师父知道他。“柳如雪愕然。

    “虽然轩辕拓是万年之前的强者,可是他是大陆第一杀手组织灵魂刺客的老祖宗,我又怎么可能沒有听说过他。“雪欣蓉冷笑道。“若是楚家这两个败类真的接受了传承,恐怕会立马后悔死!“

    “为什么,师父。“柳如雪愕然。

    雪欣蓉道:“因为轩辕拓的气功吸血太过邪门,有违天和,灵魂刺客的历代掌管者都是壮年而死,便是这个原因,这还是自己练习吸血的,若是接受轩辕拓的传承,呵呵,能活个十年八载就不错了,连命都沒了,力量强大又有什么意义!“

    “原來是这样。“柳如雪轻轻点头。

    “若是别人的传承,我或许还有兴趣去看一下,可是灵魂刺客老祖宗的传承,还是算了吧!“

    “师父,吸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有违天和。“柳如雪问道。

    “吸血是什么,我也不清楚,这在灵魂刺客里面,也是一个秘密。“雪欣蓉道。“不过据说与血液有关!“

    “血液!“

    “好了,不说这个了!“

    雪欣蓉笑了笑,看着柳如雪道。“对了,你说那罗晨靠着弄浪三重,居然是能够硬抗武者九层的金剑士!“

    “是的。“想起罗晨一剑劈死楚钟的威风,柳如雪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武者七层,硬抗武者九层,这个栖霞宗的小子,还真的是有点门道。“雪欣蓉笑了笑道。“如雪,明天你去请他过來一趟,我有些话要问问他!“

    “我,请他。“柳如雪皱起了眉头,“师父,我和他的关系并不算好”

    “如雪,一样是一样。“雪欣蓉道。“这个罗晨此次在天南山脉对战天剑门,也可以说是为你出头,纵然以后你们依旧是对手,因为这件事情说上一句谢谢也是应该的,况且我让他來,也是有些事情需要问问他,你只是代我去请他而已!“

    “是,师父。“柳如雪低头道。

    “好了,你太累了,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把该忘掉的事情都忘了吧,所有的事情明天再说吧。“雪欣蓉挥了挥手道。

    柳如雪应了一声,躬身告退,走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雪欣蓉秀眉颦起,喃喃道:“轩辕老鬼的传承,应该是被那救了如雪的人接受了,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现在看來,心性还不太坏!“

    “希望他能够有着足够强的心性,少造一些杀孽吧!“

    站起身來,轻轻掩上房门,雪欣蓉美眸中光芒闪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罗晨的力量应该不是來自于血脉之力,他能够斩杀武者九层的强者,绝对不单单是沧浪三叠的作用!“

    “难道是金螺吞海诀!”

    雪欣蓉的目光,落在了房间的墙壁之上。

    那是一副中年男子的画像。

    画像上的男人英俊潇洒,嘴角有着一丝邪邪的笑意。

    画卷的纸已经微微发黄,却是被保护的极好,整副画沒有别的色彩,完全是用极细的灰色线条勾勒而成,与修真界之上寻常的画卷完全不同。

    看着画上的男子,雪欣蓉的眼眸深处也是现出一丝迷恋之色。

    “庄梦忆,这个罗晨会是你的传人么,他的力量,可是來自于你的金螺吞海诀!“

    “若是他是你的传人,那么现在你在哪里,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不來找我,你想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雪欣蓉手腕一翻,一件奇异的物事出现在她的手里。

    几根纤细的轻薄布带,连着两个椭圆形的布片。

    看着这奇异的物事,雪欣蓉的脸上现出微羞的笑意,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她的心中回荡起來。

    “欣蓉丫头,你哪里都好,就是太小,这件宝贝送你,穿在衣服里面,肯定会让你更加的像个女人,哈哈!“

    想起那邪邪的声音,雪欣蓉的脸色更红,轻轻地啐了一口:“坏人!“

    “若是这个小子是你的弟子的话,那么你肯定还活着了!“

    “庄梦忆,你若是真的躲着我,我一定有办法让你出來见我。“雪欣蓉咬了咬红润的唇,轻声道。

    “你若不出來见我,我便杀得你的暗影圣殿血流成河!“

    雪欣蓉恨恨地道,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腕。

    一朵紫黑色的玫瑰,自肌肤之下显现而出,在她的皓腕之上纵情绽放

    深夜,繁星满天。

    夜鸦旅店,罗晨的房间之内。

    房门紧闭,罗晨手中握着道纹仙笔,在虚空中轻轻勾勒着。

    手腕不时的震颤着,道纹仙笔移动的轨迹也是时刻都在发生着变化。

    一条看不见的道纹在空中成型,周围的天地灵力也是有了一丝丝轻微的扰动。

    “好了!”

    罗晨猛然顿住道纹仙笔,清俊的脸上也是现出一丝笑意。

    “灵魔之血给我带來的变化,的确不小,同样是刻画这条道纹,我的速度又快了许多,而消耗的精神之力也是更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