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别装死了
    不过他绝对不会随便暴露这个秘密,以他的心智,自然懂得不能随随便便就无所保留的道理。

    圣老又道:“最重要的是,你一定不要让人知道你是天灵派的传人,道纹师公会的老家伙们一直在寻找天灵上人的墓府,若是让他们知道了你的身份,对于你和你的那个便宜师父都是极大的威胁!“

    “嗯。“罗晨点头,也是笑了起來。“圣老,你不是害怕被人发现么,怎么又开口说话了!“

    圣老哼了一声道:“看你小子得瑟的样子,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加入了道纹师公会,老夫才冒险开口提醒你一句,记住,一定不要让道纹师公会的人知道你是天灵派的传人,就算是栖霞宗的人,除非得到你师父的同意,否则绝对不能不能泄露这个秘密,就连你那个心上人,你也不能告诉!“

    “好吧。“罗晨有点儿郁闷的点了点头。

    道纹师的身份,对于刘语熙,他可沒有隐瞒的打算,原本是准备等自己真正成为了道纹师,再给刘语熙一个惊喜的,可是既然圣老这么说,他也就只好答应了。

    圣老哼了一声,不再说话,罗晨看着手上的身份令牌,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翌日清晨。

    晨光熹微,街道上极为安静,罗晨在旅店一层随意吃点儿东西,便是走了出去。

    今日他准备去购买一些低级的荒兽之血,准备开始尝试调配刻画道纹的材料,他的目的地,自然就是地下斗兽场。

    “罗晨!“

    罗晨刚走了不远,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來。

    罗晨转过身來,见柳如雪白衣如雪俏立在街道边上,正一脸淡漠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罗晨皱了皱眉。

    “跟我走吧,我师父让我來请你。“柳如雪冷漠道。

    “你师父。“罗晨疑惑。“你师父请我干什么!“

    柳如雪道:“吃饭!“

    “吃饭,可是我刚吃过“罗晨挠了挠头,心道哪有大清早请人吃饭的。

    柳如雪转身就走:“白痴!“

    罗晨愕然,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自己这句话的确说得够白痴的,雪欣蓉请自己吃饭,自然不是为了吃饭,而且她这样的人物请自己,自己根本就沒有拒绝的资格。

    见柳如雪已经走远,罗晨也是连忙跟了过去。

    柳如雪沉默不语在前面走着,罗晨跟在后面,与柳如雪保持着数丈的距离,两人一前一后來到悦来居酒店,进到了雪欣蓉的房间之内。

    房间之内,雪欣蓉背对着房门,正看着墙壁上的那一幅画像。

    她的背影十分美丽,显然当年也是个倾城倾国的女子,就算是现在,也依旧有着极大的魅力。

    罗晨的目光也是落到了那幅画上,看着那幅画,也是觉得极为怪异。

    整副画完全沒有多余的颜色,全部用细细的灰色线条勾勒而成,看上去却是极为的传神,画面上的中年男子邪邪的笑着,似乎正在调戏某一位怀春少女的样子。

    在画的一角,写着苍劲有力的几个小字:

    庄梦忆自画像,送给最最亲爱的欣蓉小宝贝儿。

    “无耻之徒。“罗晨心里想着,这么肉麻的话写在画上,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这画工倒是真的不错,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画的。

    心中腹诽着,不过罗晨却是不敢胡说,很明显这位画上的男子与这位叫雪欣蓉的女子关系匪浅,雪欣蓉无疑是位高手,罗晨自然不会蠢到随意惹怒她。

    “师父,罗晨到了。“柳如雪轻声道。

    “拜见欣蓉前辈。“罗晨躬身道。

    “哦,你來了。“雪欣蓉轻轻转过身來,看着罗晨温婉一笑。“坐吧!“

    “是,前辈。“罗晨坐了下來,柳如雪也是坐到了罗晨的对面。

    “如雪,你先去吧。“雪欣蓉浅笑道。

    “哦。“柳如雪一怔,旋即低头道。“是,师父!“

    柳如雪站起身來,深深看了罗晨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前辈,你找我來,有什么事么。“罗晨问道。

    “请你來吃饭啊,如雪沒跟你说么。“雪欣蓉微微一笑。“來,好孩子,尝尝我的手艺!“

    大桌之上有着一个极大的盘子,上面用一个大碗盖着,雪欣蓉轻轻拿开大碗,一股诱人的清香散发而出。

    盘子里面,是一种面食,鼓鼓囊囊的,像是小猪一般,一个个排列的极为整齐,那清香的气息,便是从这些面食之中散发而出。

    面食的中部颜色微暗,显然里面是有着某种馅料的。

    “前辈,这是什么。“罗晨看着那奇异的食物,忍不住问道。

    这种食物,他从來沒有见过。

    “这叫饺子,你沒吃过么。“雪欣蓉探询的看着罗晨。

    “沒有吃过,见都沒见过。”罗晨老老实实的道。

    “这样啊!”

    雪欣蓉微笑道:“三鲜馅的饺子,趁热吃才好吃,好孩子,快尝尝吧!“

    “嗯,好!“

    罗晨用筷子夹起一个那种奇怪的面食,放到口中嚼了嚼,只感觉味道鲜美异常,忍不住叫道:“好吃!“

    “呵呵。“雪欣蓉见罗晨夸赞,也是笑了起來。“这种面食,是我一个故人家乡的特产,当年都是他包给我吃,我自己却从來沒有做过,这么些年沒见他,我自己琢磨了很久,也勉强做得像个样子了,也不知道合不合他的口味!“

    “哦。“罗晨莫名其妙的应了一声,心道这些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蘑菇,虾仁,韭菜,精盐,麻油,这些材料都是比较好找的,不过他说的那种辛辣可食的材料,叫什么大蒜的,我却从來沒有见过,在通商镇附近有着一种野葱,估计和他说的东西也差不多,我试过几次,饺子配着这种东西最是好吃,來,孩子,你尝尝看!“

    雪欣蓉说着,素手轻挥,几株青绿的野葱落到了罗晨的面前。

    罗晨夹起一个饺子咬了一口,又吃了一口野葱,也是感觉味道极为独特。

    “的确很不错。“罗晨由衷赞道。

    “呵呵,你喜欢就好。“雪欣蓉笑道。“孩子,趁热都吃了吧!“

    “前辈不吃么。“罗晨问道。

    “你吃吧,我看着你吃就好。“欣蓉笑道。“吃完了,我问你点儿事情!“

    “好的。“罗晨点了点头。

    雪欣蓉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请自己吃饭,不过她显然对自己沒有恶意,桌上的面食的确不错,罗晨也不客气,就着野葱很快的吃了下去。

    “饱了么。“雪欣蓉微笑道。“不够的话还有!“

    “饱了。“罗晨连连道。“前辈,你要问什么,就尽管问吧!“

    “呵呵。“雪欣蓉微微一笑。“罗晨,你的师父是谁!“

    她的面色依然平静,然而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紧握起來。

    “师父。“罗晨愕然。

    “就是教给你金螺吞海诀的人啊。“欣蓉微笑着,声音却是有些颤抖。

    “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他还好么!“

    “金螺吞海诀!!。“罗晨心中陡然一震。

    不过他心志坚毅,反应也是够快,脸上恰到好处的现出愕然之色:“前辈,什么金螺吞海诀,我不明白!“

    “你这小子。“雪欣蓉看着罗晨,苦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对你和你的师父,都沒有恶意,我和你的师父,是非常好的朋友,很亲密的那种,这么多年沒见了,我只是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而已!“

    说着雪欣蓉的目光看向了墙壁之上。

    在那里,那个潇洒的中年人正向她微笑。

    “前辈,我真的不明白你的意思,什么金螺吞海诀,我不明白。“罗晨一脸诚恳的摇头道。

    “你这小子,怎么跟你师父一个性子,看上去老实,实则奸猾无比!“

    雪欣蓉摇了摇头道:“那我问你,你的师父,是不是姓庄。“

    罗晨摇头道:“我的天虎烈火拳是我罗刚师兄传授的,我的师父便是罗刚师兄了,后來加入了栖霞宗,我又有了一个师父,名字叫做温申,我可沒有什么姓庄的师父!“

    “你这小子,还真是嘴硬,这就是你师父庄梦忆常说的老子不开口,神仙难下手了吧,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雪欣蓉看罗晨诚恳的样子,无奈一笑道。“若是你不是庄梦忆的徒弟,怎么可能会金螺吞海诀,若是你不会金螺吞海诀你怎么可能越级斩杀武者九层的强者,弄浪三重的威力,你以为我不清楚么!“

    罗晨默然,紧紧闭上了嘴,心中传音道:“圣老,这是怎么回事!“

    沒有任何回应。

    “算了,我不问你了。“雪欣蓉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他教出來的徒弟,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你要是真的这么容易就告诉我他的下落,那就不是他的徒弟了!“

    罗晨咧了咧嘴,依旧无语。

    雪欣蓉摇了摇头,素手轻轻抬起,把几根微乱的发丝抚到耳边,姿势无比的优雅曼妙,直直的盯着罗晨。

    “前辈,我真的不是什么庄梦忆的徒弟。”罗晨咬了咬牙道。

    雪欣蓉沒有理会罗晨,俏脸上的笑意慢慢绽放,完全沉浸到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我不怪他,我也不怨他,庄梦忆他本就是一只流连花丛的蝴蝶,我不过是他曾经驻足的一朵小花罢了,沒有一个女子能够留住他的,沒有人能够做到”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每一个遇到他的女子都会这样觉得,世上杀手并不少见,骚客也不少见,可是哪个杀手能有他的才情,哪个骚客能有他的力量,这个世界上,他是唯一的存在,最特别的那个”

    “他的脑子里,有着太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总能做出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他总说自己來自很远的地方,却又不肯说他的家乡到底在哪里”

    “有人告诉我,说他已经死了,可是我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不存在了,他这样的家伙也不会死吧”

    罗晨默默听着。

    “罗晨,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说话有点啰嗦。”雪欣蓉转过头來,看着罗晨微笑道。

    “沒有,前辈。”罗晨摇头。

    “呵呵,其实这些话,我是说给自己听的,若是庄梦忆在这里,听到我说的话,肯定得意死了,不过当着他的面,我是不会夸他的!”

    罗晨继续沉默,这样的话,他根本无法回答。

    “孩子,你走吧,谢谢你听我说这些话。“雪欣蓉落寞一笑。“你回去之后,见了庄梦忆,告诉他三鲜馅的饺子已经包好了,让他路过通商镇的时候,顺便來尝尝“

    “你告诉他,雪欣蓉毕竟是一个女子,也不像他的家乡的那些女人一样刚强,当年的小丫头已经很老了,这顿饭他到底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罗晨心中微恸,看着雪欣蓉感伤的样子,眼圈也是红了。

    向着雪欣蓉微微躬身,罗晨沉默着离开了房间。

    雪欣蓉看着那幅画,落寞一笑。

    “庄梦忆,三鲜馅的饺子,是你最喜欢吃的,你总是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你说这话的时候那坏坏的样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雪欣蓉笑了起來,莹洁如玉的面颊上泪水滚滚而下。

    “你还活着,真好,呵呵”

    “这个女子,还真是可怜!”

    罗晨只感觉胸口极为难受,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沿着长街罗晨大步而去,很快便是走到了小镇之外数里的地方。

    “啊。”罗晨仰天长啸一声,震得周围的高数上木叶纷纷落下,附近的鸟兽也是快速的逃避。

    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罗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才是恢复了平静。

    “圣老墙上的那个家伙,就是你了么。“罗晨停了下來,在心中传音问道。

    依然是沒有声音。

    “老家伙,这里距离通商镇已经很远了,别装死了。“罗晨恼火道。

    “靠,老夫装死了么,老夫是真死了。“圣老的声音响了起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