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客气点
    罗晨点了点头,的确,这一成的差价,已经完全抵消了在店铺内购买和在高台上购买的差别了,而且店铺里的兽血显然更有保障,即便是沒有叶烨烨陪伴,以后自己购买兽血肯定是要进这些店里了。

    道纹师公会的确是个庞然大物,修真界之上,有着二层道纹师的中等宗门绝对不少,这些宗门的道纹师消耗兽血的量也是极大的,仅仅贴补这一成的差价,那数字恐怕也是难于想象的,能够长期这样做,道纹师公会的底蕴也是可见一斑。

    罗晨跟着叶烨烨,在回廊上各家店铺里转了一圈,便是购买到了需要的所有兽血,虽然有着八折的价格,可是也还是花出去了五百多万金元宝,身上的金元宝也只有三百多万了。

    剩余的这三百多万,罗晨也沒有准备再花,而是准备去见识一下所谓的道纹师交换会,毕竟是个交换会,一点钱不拿就去也不合适。

    “罗师兄,交换会就在三日后,在这里的贵宾室进行,到时候你一定要來啊。”分别之际,叶烨烨嬉笑道。

    “嗯,一定。”罗晨点了点头,向叶烨烨挥了挥手,便是走了出去。

    回到了夜鸦旅店,罗晨关上房门,大手一挥,两瓶荒兽之血便是出现在了面前,同时飞出來的还有一个略大的空玉瓶。

    “这还是我第一次调配荒兽之血,希望不会遇到什么问題。”罗晨目光闪动,轻声道,

    这两瓶荒兽之血,一瓶是白毛妖狐的血液,而另一瓶正是金氤鼠的血液,这两种血液按照比例调制均匀,便是一种打造一层道纹套装的材料。

    罗晨屏气凝神,感知能力瞬间提升到极限,两手各自拿起一个玉瓶。

    “开始!”

    掌心处灵力瞬间催动,两只玉瓶之内同时飙出一条细细的血线,在空中相互碰撞,融合为了一条略粗的血线。

    白毛妖狐的血液是绿色中带着白色的光芒,而金氤鼠的血液则是金红之色,两种血液融合到了一起,呈现出一种奇异的粉红之色,看上去极为诡异。

    血线在空中停顿片刻,缓缓的旋转着,两种血液快速的融合,然后罗晨心意一动,血线便是落入到了那空着的玉瓶之内。

    “还好。”罗晨的嘴角微微翘起,显然也是极为满意。

    荒兽之血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调制的时候稍有不慎便有可能爆炸,高等级的荒兽之血的爆炸,甚至可能对道纹师本身带來伤害,所以这调制荒兽之血,本就是一件极具危险的事情。

    不过这种调制方法本身沒有什么秘密,罗晨采用的也是通行的做法,关键是掌握好比例,以及让兽血充分混合均匀,罗晨紧张,不过是因为他是第一次实际操作,心中有些沒底罢了。

    很快两个玉瓶已经空了,而混合后的粉色血液也快把那个大玉瓶占满了,罗晨放下两个玉瓶,感受着里面散发而出的强烈灵力波动,嘴角也是露出一丝笑意。

    第一次调制,便完全成功,这一切自然与他强大的感知能力有关。

    “小子,金氤鼠的血液,应该可以多一点儿。”圣老的声音忽然响了起來。

    “为什么,我是严格按照规定的比例配置的啊。”罗晨愕然。

    圣老道:“沒有绝对严格的比例,比例只是一个指导而已,比如同样是白毛妖狐,幼年的和壮年的,身强力壮的和垂老将死的,血液里的能量能一样么,作为一个好的道纹师,关键是要自己去感受兽血里的能量,然后找到最好的比例,让兽血里的能量发挥最大的效果!”

    罗晨点头受教,圣老的话显然是很有道理的。

    “严格按照比例來配制,是最安全的做法,也是最蠢笨的做法,这样做的道纹师,很难有大的提高,要知道,即便是配制同一种材料,每一次的最佳比例也是完全不同!”

    “那么圣老,什么是最佳的比例。”罗晨问道。

    “最佳的比例,那就是调制后的兽血能量最强,但是再多加一点材料就会爆炸了。”圣老笑道。

    罗晨无语。

    “你试试吧,你这材料显然沒有达到最佳比例,距离最佳比例还有很远的距离,关键是金氤鼠的血液比例少了,你自己加一些吧,至于加多少,你自己掌握。”圣老笑道。

    “这个如何掌握。”罗晨问道。

    “用心即可。”圣老笑道。

    罗晨点了点头,再次拿出了一个空的玉瓶,又拿出了一瓶金氤鼠的血液。

    用心,自然是指运用精神力量,或者说感知能力了。

    罗晨缓缓闭上眼睛,感知能力集中在那一瓶粉色的混合兽血之内。

    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幅画面。

    依然是那个乘着兽血的玉瓶,不过里面却不是粉色的兽血,而是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这些白色光点分布极为均匀,距离完全一样,所有的白色光点都在轻轻地震颤着,看上去却依然是极为整齐。

    那些白色光点,都是混合兽血里面的能量,仔细看时,光点又似乎带有一丝淡淡的碧绿之色。

    “”

    罗晨能够看到的,圣老也可大概感受到,不过他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画面,震撼之余,也是无语。

    “居然能够直接看到兽血里的能量,这小子的潜质我依然是小瞧了啊。”圣老心中惊叹。

    他原本想着罗晨需要摸索很久才能找到最佳比例,现在看來对于这个妖孽般的小子來说,道纹之路上的一切似乎都不会成为问題。

    “娘的,这个小子不继承老夫的衣钵,不愿拜老夫为师,真是可惜啊,若是他能够拜我为师,暗影圣殿压倒灵魂刺客的目标或许就能在他的手里实现!”

    “不行,一定要想法子让他拜我为师。”圣老暗暗的道。

    良久,罗晨睁开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金氤鼠血液的能量,的确是少了!”

    “嗯,少了那就加点儿吧。”圣老微笑道。

    “我试试吧!”

    一手拿着那装着粉色混合兽血的玉瓶,另一只手拿着金氤鼠的血液,罗晨再次闭上了眼睛,掌心处灵力催动。

    金色的金氤鼠血液与粉色的混合兽血里同时飞出两道细线,在空中相撞,快速的融合到了一起,不过金氤鼠血液细线的粗细只有不到粉色兽血的十分之一。

    两种兽血细线快速的融合,然后轻轻落到了空瓶之内,罗晨停止催动灵力,然后睁开了眼睛。

    此时空瓶之内只有着薄薄的一层血液,颜色更加的鲜艳。

    “我觉得这就应该是最佳的比例了。”罗晨轻声道。

    “是不是最佳比例,试试不就知道了。”圣老笑道。

    “嗯。”罗晨点头,左手微微一动,一滴金氤鼠之血飞出玉瓶,飞到了那装着少许新的混合兽血的玉瓶上方,骤然化作一片蒙蒙的血雾,落入到了玉瓶之内。

    “轰!”

    惊雷般的一声巨响,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在玉瓶内骤然爆发。

    “咻咻咻咻!”

    整个玉瓶瞬间化作无数锋利的碎片,向着各个方向暴射而去,瞬间功夫,整个房间便是一片狼藉。

    不过几个盛着兽血的玉瓶有着罗晨的保护,却是完好无损,而这样的爆炸,对于罗晨自然是沒有什么影响的,玉瓶碎片虽然锋利,却无法切开罗晨强横的身体。

    “看來的确是最佳比例了。”罗晨微笑道。

    “差不多。”圣老笑道。”第一次便配置成功最佳比例,小子,你也可以自豪了!”

    “呵呵。”罗晨也是笑了,的确,这个比例完全是靠他的感觉,能够达到最佳比例,他也非常开心。

    毫无疑问他在道纹之路上的强大是全方位的,在配置材料这一方面他同样是足够的强悍。

    “小子,你若是能够把所有的材料都配制成最佳比例的话,打造出來的套装比你那便宜师父打造出來的肯定会好上不少,比如说铠甲,重量至少再下降一成,而防御力也会提升至少两成。”圣老笑道。

    “真的么。”罗晨听了,也是极为开心。

    栖霞铁卫制式套装若能够提升,对于栖霞宗将是极为重要的事情,能够做到这一点,罗晨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继续。”罗晨清俊的脸上满是笑意,再次拿出一个空的玉瓶,然后双手同时催动灵力,一条金色的兽血细线和一条粉色的兽血细线同时飞出,在空中融合之后,落入空的玉瓶之内。

    夜鸦旅店二楼,不时响起低沉的爆炸声,有侍者上來看究竟,被罗晨用一大堆金元宝给直接砸了回去。

    房间之内,罗晨快速的配制着一种种材料,对于每一种新的材料,他都是直接通过破坏性的爆炸來验证是否达到了极限,而一旦掌握了正确的比例之后,以他灵魂的强大,按照固定比例配置是不会出现任何问題的。

    每次都是逼出兽血细线在空中融合,因而这个速度必然不会太快,等到所有的材料配置完毕,居然已经是到了深夜了。

    这种不间断的配置,也是消耗了罗晨大量的精神能量,不过看到储物空间之内那一瓶瓶散发着剧烈灵力波动的材料,罗晨虽然无比疲累,却是极为开心。

    “这些材料,应该差不多能够制造八十人的套装了,等到回到慈利城,掌握了完整的一套道纹之后,我应该也可以制造道纹套装了吧,到时候便知道这些材料有什么效果了!”

    “八十人的道纹套装,仅仅兽血材料就花了我五百多万,再加上需要的大量珍贵金属栖霞铁卫的一套套装还真是不便宜!”

    栖霞宗领地之内高手众多,然而栖霞铁卫却始终只有五千人,每次测试都会毫不留情的淘汰大量的强者,甚至还会有武者五层第六重的强者,如今罗晨也是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道纹师只有一个,这是一方面,而套装的昂贵自然也是一个原因,以栖霞宗的财力,恐怕根本无法让温申大量的制造道纹套装,至于从外界购买道纹套装,则是更不可能。

    龙马森林内有着足够的铁背马,但是栖霞宗却沒有足够的道纹套装,所以便无法出现更多的栖霞铁卫。

    “等我成了道纹师,一定要大量的制造道纹套装,让宗门有着扩充栖霞铁卫的能力,若是我栖霞宗能有数万栖霞铁卫,横扫天南以南绝对沒有问題!”

    “不过这需要大量的资源,希望将來我能够有着足够的能力,为宗门提供足够的套装吧!”

    挥手把所有的玉瓶收了起來,罗晨躺倒床上,开心的睡去。

    梦乡之中,罗晨看到自己成为一名武师,麾下数千栖霞铁卫,如风一般踏过天南大地。

    在他身侧,是一匹背生双翼的白色铁背马,铁背马背上有着一个清冷淡然的紫衣少女,正是刘语熙。

    夜已深。

    通商镇通往天南山脉的道路尽头,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其中一人是一位女子,这名女子身材高挑,容貌极美,站在星光下长裙飘拂,宛若是仙子一般,在她身边的,是一名看上去颇为憨厚的中年男子。

    “雪欣蓉,雄儿和度儿在她的势力范围内出的事,这一次,她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望着星光下的通商镇,女子美眸中现出丝丝煞气,恨恨地道。

    “哎,谷兰师妹,你生气归生气,可是到了通商镇,还是要好好说话,黑色玫瑰可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啊。”那中年男子连连道。

    “怎么了,罗自成,你怕了么。”那名叫谷兰的女子俏脸一沉,瞪了中年男子一眼。

    “为了你楚谷兰,我连命都可以不要,又有什么好怕的。”那中年男子昂然道,旋即又是苦笑了一声,“谷兰,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而已!”

    “既然不是害怕,就不要那么多废话,跟我來吧。”楚谷兰狠狠地瞪了罗自成一眼,身躯一闪便到了百丈之外。

    “谷兰,一定不要和雪欣蓉闹翻,说话一定要客气点儿”罗自成说着,身躯一闪也是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