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金辰弓
    “既然不是害怕,就不要那么多废话,跟我來吧。”楚谷兰狠狠地瞪了罗自成一眼,身躯一闪便到了百丈之外。

    “谷兰,一定不要和雪欣蓉闹翻,说话一定要客气点儿”罗自成说着,身躯一闪也是跟了上去。

    到了通商镇的入口处,楚谷兰还要往前走,却被罗自成一把拉住了。

    “谷兰,不可!”

    “放手。”楚谷兰俏脸上现出一丝厌恶之色,皱了皱眉道。

    “一定不要再往前走了啊。”罗自成说着,不舍的松开了楚谷兰的手。

    “哼。”楚谷兰冷哼一声,站在了原地,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向着夜色中的通商镇席卷而去。

    这一刻,通商镇内不少的强者,都是感觉到了这股强大的气息,一个个醒了过來。

    “居然有人來这里挑衅,真是找死。”悦来居旅店的后厨内,一位正在地上酣睡的老者睁开眼睛,撇了撇嘴骂了一句,又是沉沉睡去,。

    “二层武师吃错药了。”地下斗兽场贵宾室内,一位中年汉子身子顿了一下,继续在身下兽皮少女紧窄甘美的深处奋力冲撞着

    “修炼到二层武师,这么容易的么。”街道一角,蜷缩在地上的乞丐嘟囔了一句

    武师级别以上的强者,都是感觉到了这股强大的气息,而像罗晨这样级别的,则是什么感觉都沒有。

    感觉到了这股气息的强者都留在原地,沒有人出去看一看,这个时候去看热闹,可是违反了通商镇的规矩。

    楚谷兰站在原地,美眸之中满是恨意,身上气势提升到了顶点,罗自成站在她的身侧,隐隐护着楚谷兰,脸上有着一丝忧虑之色。

    人影一闪,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子出现在了通商镇的入口。

    “雪欣蓉。”楚谷兰看着那美丽的女子,美眸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这美丽的如同精灵般的女子,正是通商镇的主人雪欣蓉,然而此时的雪欣蓉,跟罗晨见到的美丽妇人完全不同。

    肌肤胜雪,眉目如画,曼妙的曲线在长裙下若隐若下,此时的雪欣蓉哪里还有一点儿妇人的样子,看上去宛如梦境中走出來的仙子一般。

    这个样子,才是雪欣蓉的本來面貌。

    “楚谷兰,你敢來这里挑衅,胆子还真是不小。”雪欣蓉看着楚谷兰,嘴角现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雪欣蓉,我们來这里沒有恶意,只是有点事情想要问问你”罗自成向着雪欣蓉微微欠身,恭声道。

    “什么事情,说吧。”雪欣蓉低头看着自己美丽的小手,淡淡的道。

    “罗自成,你闭嘴。”楚谷兰显然对于罗自成的姿态极为不满,厌憎的瞪了罗自成一眼,转过头來怒视着雪欣蓉道,“雪欣蓉,我天剑门的两位公子,我的两位侄孙楚雄和楚度,死在了你的势力范围内,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哦。”雪欣蓉盈盈一笑,如同昙花在夜色中绽放,美艳不可方物,“交待,呵呵,通商镇附近每天都会死人,若是死了人都來让我给一个交待,那我岂不是要忙死了!”

    “哼。”楚谷兰怒声道,“我那两个侄孙,一个武者九层,另一个还是一名一层武师,能够杀死他们的人并不多,这样的人一定是藏在通商镇内,雪欣蓉,以你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是谁干的,今日你必须把杀人的人给我交出來,否则我决不答应!”

    雪欣蓉冷冷一笑:“那两个败类是谁杀的我自然知晓,他们本就是两个该杀之人,死不足惜,这里是通商镇,可不是天剑门,你想让我把人交给你么,呵呵!”

    “那就是说,你一定要护着杀人凶手了。”楚谷兰怒喝道。

    “是啊,我就是要护着他们,你能如何,呵呵。”雪欣蓉继续看着自己的小手,淡淡一笑。

    “你。”楚谷兰气得脸色铁青,娇躯急遽颤抖,说不出话來。

    “看在庄梦忆的面子上,我饶过你这一次,楚谷兰,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雪欣蓉淡淡一笑,轻盈转身,款步走向了小镇之内。

    “站住。”楚谷兰听了,眼底闪出一丝怨毒之色,美丽的脸庞微微扭曲。

    “怎么了,还不走是么。”雪欣蓉转过身來冷笑道。

    “雪欣蓉,好,很好。”楚谷兰眼中现出一丝疯狂之色,“你若是不肯交人,我天剑门绝对不会罢休!”

    “小小的天剑门你们能怎么样。”雪欣蓉嗤笑一声。

    “你若不交人,从今日起,凡是从通商镇进入天南山脉的人,我天剑门见一个杀一个,绝对不会放过。”楚谷兰咬牙道。

    “你敢那样做,我就杀了你。”雪欣蓉的目光又落到了自己的小手之上。

    “呵呵,杀我。”楚谷兰怪异的笑了起來,“雪欣蓉,我还沒有踏入通商镇,并沒有犯了黑色玫瑰的规矩,你是杀手,既然我沒有犯黑色玫瑰的规矩,又沒有对黑色玫瑰的人出手,你又沒有接到杀我的佣金,你怎么可能杀我,我知道黑色玫瑰是最讲规矩的杀手组织,而你恰好就是最讲规矩的那个,沒有人付佣金,你如何杀我!”

    “呵呵,也是啊。”罗自成怔了一下,也是笑了起來,“谷兰,还是你厉害,能想到这么多!!,雪欣蓉,我们不想和黑色玫瑰为难,可是既然凶手在这通商镇,你最好交出來,谷兰的性子你也清楚,她既然说了,肯定是会那样做的!”

    “规矩,你说规矩!”

    雪欣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俏脸上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楚谷兰,你还记得他说的话么!”

    “他跟我说过很多话,你说的是哪一句。”楚谷兰哼了一声。

    “不知道这句话你听他说过沒有。”雪欣蓉目光微微闪亮,依然是看着自己的小手,“他说过,规矩就是用來破坏的,最守规矩的人,一旦破坏了规矩,才最可怕!”

    “他沒说过,怎么,你是想要向我炫耀他和你更亲密么。”楚谷兰怔了一怔,冷哼一声。

    “庄梦忆说过,楚谷兰哪儿都不错,特别是在床上,是个极好的床伴,可惜就是蠢了点儿,我这么明白的话,你听不懂么。”雪欣蓉浅浅一笑,皓腕之上,一朵血色的玫瑰显现而出。

    “不好,谷兰快走。”罗自成脸色大变,猛然挡在了楚谷兰的面前,手腕一翻一柄战刀拿在了手里。

    “呵呵。”雪欣蓉盈盈浅笑,抬起头來看了楚谷兰一眼。

    楚谷兰忽然感觉身体极为冰冷,低头看时,美眸中露出惊骇之色。

    她的白衣之下,隐隐出现了无数血色的玫瑰,布满了整个身躯

    “怎么怎么”楚谷兰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说不出來。

    她是一名二层武师,自然可以看到自己的脸,那血色的玫瑰,同样是密布在她美丽的脸庞之上。

    这一瞬间,无数盛开的玫瑰,已经把她的身躯切割得支离破碎。

    罗自成见雪欣蓉并未出手,回头一看,看到楚谷兰身上诡异的样子,心中大惊,惊呼道:“谷兰,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楚谷兰的眼眸迅速变得灰暗,然后沒有了任何的神采。

    “蓬!”

    一声轻响过后,楚谷兰的身体骤然爆裂,化作了红色的暗尘,消失不见了。

    “谷兰。”罗自成悲呼一声,眼中瞬间密布血芒。

    “真是个蠢女人。”雪欣蓉摇了摇头。

    “雪欣蓉。”罗自成手握战刀,转过身來愤怒的盯着雪欣蓉,怒喝道,“你为什么要杀她!”

    “沒有实力,居然來挑衅我,本就是找死,我给了她逃跑的时间,可是她自己太笨,这怎么能够怪我。”雪欣蓉看着罗自成叹息一声,“罗自成,我不杀你,回去禀告你们门主,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有什么事情找我就是了!”

    “你给了她时间。”罗自成愤怒咆哮道,“你明知道她脑子笨,给她那么一点儿时间,她如何能够反应过來,你的等级又提升了,她又怎么知道,你分明就是存心要她死!”

    “罗自成,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你若不走,就不用走了。”雪欣蓉俏脸一寒。

    “去死吧,雪欣蓉。”罗自成悲呼一声,挥刀冲向了雪欣蓉。

    雪欣蓉冷哼一声,目光再次落到了自己的手腕之上。

    高速冲來的罗自成闷哼一声,身上瞬间被血色的玫瑰笼罩,然后被夜风直接吹散,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连他手上的战刀也是化作了灰尘消失了。

    雪欣蓉的目光离开自己的手腕,怅然良久,轻轻摇了摇头。

    “楚谷兰,罗自成说的沒错,我的确是想让你死!”

    “因为他还活着啊!”

    “你若不死,他來到这个区域,说不定就会去找你了!”

    “若是不知道他还活着,我或许会顾念旧情放过你,可是他还活着我杀了你,只是想增加一下他找我的可能而已”

    “你是个蠢女人,可是他依然喜欢你的身体,所以”

    雪欣蓉轻轻摇了摇头,挥手收起两个空间法器,身躯一闪便消失了

    夜风再起,红色尘埃被春风吹拂,飘散向各个方向,很快地上已经沒有了任何痕迹。

    通商镇再次陷入了沉静之中

    清晨,罗晨从梦中醒來,嘴角依然挂着笑意。

    “成为武师,席卷天南呜,真的是个好梦啊。”罗晨伸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來。

    “嘿嘿,最爽的恐怕还是最后和刘语熙那一段吧。”圣老邪邪的笑了起來。

    罗晨的脸腾地红了,不再理会圣老,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一楼的大厅内已经有着不少人在吃饭,虽然是清晨,不少人的面前依然是放着散发着淡淡腥味儿的烈酒。

    罗晨随意的吃了点儿东西,便是离开了夜鸦旅店,径直來到了地下斗兽场内。

    今日的地下斗兽场比昨日热闹了许多,高台上早早的坐了不少强者,下面的空地之上已经有了一条碗口粗的大蛇,在那里丝丝吐着信子,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周围的人类,不过由于时间还沒到,并沒有穿着兽皮的人类少年出现在里面。

    最靠近场地的栏杆之上,齐天三人依旧是站在那里,点评着那一条大蛇荒兽,见到罗晨进來,三人也都是走了过來。

    两日不见,齐天和孟凯看上去极为困顿,至于原因罗晨也是知道,本想打趣两句,无奈他自己脸皮也薄,于是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和三人寒暄了两句,叶烨烨便带着罗晨,进入了一间贵宾室之中。

    贵宾室内,此时已经有了五人,都是一脸倨傲的样子,见到叶烨烨和罗晨进來,沒有任何的表情。

    叶烨烨嬉笑着领着罗晨坐下,向着室内唯一的一名穿着兽皮短裙的美丽少女点了点头:“滢滢姐,人已经到齐了,可以开始了!”

    那少女样貌清丽,向着众人温婉一笑,轻声道:“今日的道纹师交换会,便由我为大家主持,各位大人有什么可以拿出來交换的物品,现在可以拿出來了!”

    室内一片寂静,沒有人说话。

    道纹师们埋头道纹之路,大多性子高傲,滢滢显然对于这种状况也是早有预料,抿嘴笑道:“那我先展示公会凑趣的物品了啊,这是一张金辰弓的道纹卷轴,也包含了打造金辰弓的图纸,各位有兴趣的话,不妨考虑一下。

    说着少女手腕一翻,一张古老的羊皮卷轴出现在她的手里。

    “金辰弓极为坚韧,能够承受一层武师拉拽的全部力量,威力也是不错的,现在各位可以出价了。”滢滢微笑道。

    “金辰弓么!!”安静的室内终于是有了一丝骚动。

    能够承受一层武师的全力拉拽,配上特制的箭的话,能够威胁武师了,这样的弓,也是极为难得的。

    罗晨听到滢滢的介绍,心中也是一动,“鹊画弓虽然不错,可是等我成为武者九层的强者之后,便不够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