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破风箭
    罗晨看了一眼卷轴,摇头道:“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叶烨烨笑道:“九十五万元石而已,罗师兄,对于你的未來,我很看好,将來的你绝对不会缺乏财富,九十五万元石对于将來的你绝对不值一提,而且这算是我借你的,这点儿元石,你将來还我好了!”

    “不行,将來还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罗晨摇头道。

    叶烨烨脸色微沉:“罗师兄,你是不把我当朋友么!”

    罗晨摇头道:“朋友归朋友,这是两码事!”

    叶烨烨瞪眼道:“你若是只有一百万元石,我急用向你借一百万,你会不会借我!”

    罗晨点头道:“会啊!”

    叶烨烨哼道:“所以啊,朋友有通财之义,我只不过是借你一点儿钱而已,这点儿钱还不是我的全部财产,既然你肯把所有财产借给我,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借你部分财产呢!”

    罗晨还要说话,叶烨烨瞪大了眼,气恼道:“罗师兄,你在交换会上的气度让我佩服,现在你的气度哪里去了,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

    “好吧,将來我会还你的。”罗晨摸了摸鼻子,也只好接过了卷轴。

    “嘻嘻。”叶烨烨满意的笑了起來。

    二人说着走了出去,这时地下斗兽场内已经是血肉横飞,那只巨蛇已经不见,一位手持短刀的兽皮少年正和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巨鹰惨战,齐天和孟凯正趴在栏杆之上,拼命的叫喊着。

    这样的血腥场面,罗晨依旧是极为反感,所以他也不愿多看,只是过去和齐天打了个招呼。

    “罗晨,你就要回去了么。”齐天听了罗晨的话,点了点头道,“你有你的事情,我也不留你,等到有时间了,可以來这里找我们,暂时这一段时间我们还会呆在这通商镇!”

    “一定。”罗晨微笑点头。

    “三日后,我们在悦来居旅店为你送行。”齐天又道。

    “好。”罗晨苦笑着点了点头,说实在的那个地方,他实在不太想去,那个悲伤的女子,他也不想看见。

    “好了,你去忙吧。”齐天挥了挥手,转头又去看斗兽场里的战斗。

    三日的时间内,罗晨沒有再做任何别的事情,一直呆在房间之内,提升着自己的道纹能力。

    至于金辰弓的卷轴,他也暂时沒有看,虽然加入了道纹师公会,但严格來说,他还不会打造完整的道纹套装,只能算是一个道纹师侍从而已,金辰弓至少算是三,级道纹套装,现在的他自然沒有打造的能力。

    当然现在鹊画弓已经够他用的了。

    三日后,罗晨早早地來到了悦来居旅店的一楼,雪欣蓉并沒有在那里,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一张宽大的木桌之上,早已摆满了几个大木杯,里面盛着微腥的液体,齐天三人已经坐在了那里,而坐在桌边的还有一个眼眸清澈如水的柔弱少女。

    柳如雪见到罗晨出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语,齐天则是大声招呼道:“罗晨,过來!”

    罗晨微微一笑,走到了桌边坐下,齐天笑道:“刚好如雪师妹也要离开通商镇,今天顺便一起送行了,來,我们喝一杯!”

    五人高举木杯,同时大口喝了下去,很快木杯见底,罗晨和齐天把木杯重重地顿在桌上,也是相视一笑。

    “沒有让你们成为我的追随者,还真是可惜,不过还好我们算是朋友。”齐天笑着看了一眼柳如雪和罗晨,“我还是希望你们两个以后不要斗得太厉害,伤了你们哪一个,我都会不开心的!”

    柳如雪和罗晨对视一眼,柳如雪轻轻哼了一声,罗晨微笑不语。

    “哎,我就知道,你们这样的家伙,是我无法说服的。”齐天苦笑一声,招呼侍者道,“再拿五杯酒來!”

    “來了!”

    侍者快速的过來,收走了五个大木杯,又放了五杯新的血酒放在桌上。

    柳如雪端起木杯,向着众人点了点头:“几位,山中之事如雪谢谢你们了。”说着仰起头來,咕嘟咕嘟的大口喝了起來。

    众人听她主动提起山中之事,也只能是无语,默默地看着她喝酒。

    “蓬。”柳如雪把木杯重重地放下,小脸上泛出一丝潮红,瞪着罗晨道:“你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今日。”罗晨淡淡一笑。

    “我现在就走,你不要跟着我。”柳如雪瞪了罗晨一眼,向着齐天微微躬身,转身走了出去。

    “你要是现在走,我也不让。”齐天见柳如雪已经走远,看着罗晨笑道,“我还怕你们两个在路上就打个你死我活,他走了,你可要陪我们多喝几杯!”

    “那是自然。”罗晨微笑,现在的他,也沒什么和柳如雪打个你死我活的打算。

    一个时辰之后。

    “几位,再见了。”悦来居旅店的门口,罗晨向着齐天三人拱了拱手。

    “再见了,罗师兄。”叶烨烨眼圈红了。

    罗晨转过身來,大步向着镇外走去。

    “距离离开慈利城,也不过十天工夫,师父交代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可惜天南山脉沒有深入,倒是个遗憾!”

    “还是回慈利城吧,他们几个不知道现在回來沒有。”

    仲春时节,通商镇外的原野间,满眼都是赏心悦目的一片碧绿,各色小花从草丛中探出头來,在春光中摇曳着无限的生机。

    罗晨快步出了通商镇,在大道上高速飞掠,看着周围怡人的景色,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这次通商镇之行,他的收获也是巨大的。

    不仅成功的购买到了荒兽之血,加入了道纹师公会,而且还获得了鹊画弓和流云箭,并且和齐天几人结下了不错的友谊。

    弄浪三重的骑术也被他改造成为了步法,他的攻击力也是大大提高。

    而在道纹之路上,他也有了极大的提升,不久之后应该就可以独立制造道纹套装。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罗晨极为的开心。

    很快罗晨便到了最近的栖霞铁卫的卫营,见到了自己的坐骑“赛风”。

    赛风在这里被寄存了十天,见到了自己的主人,也是极为开心,巨大的脑袋在罗晨身上蹭來蹭去的。

    向这里照看坐骑的栖霞铁卫道了谢,罗晨骑上赛风,向着慈利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行了数十里,罗晨走入了一片密林之内,忽然闻到一股难闻的臭味。

    “嗯!”

    罗晨脸色微微一变,策马进入道旁林中。

    林地间有着厮杀的痕迹,地上有着几具散乱的尸体,那些刺鼻的臭味儿,正是从这些尸体之中发出的,这些人显然已经死了好几天了。

    罗晨上次经过此地,是在十日之前,显然这些人都是这十日之内被杀的。

    这些尸体之上有着刀伤的痕迹,衣服也都是散乱不堪,一看便知是被盗匪抢劫过的。

    “这些该死的盗匪。”罗晨脸色微沉。

    他对于这一带并不熟悉,所以不清楚这是谁干的,想要为这些人复仇,也是无从谈起。

    策马围绕着尸体转了一圈,罗晨也沒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由得失望的叹了口气。

    处理这样的事情,他的确是沒有什么经验,栖霞铁卫里面自然是有着这样的老手,不过他也不认识。

    罗晨摇了摇头,栖霞宗对于领地的统治是极为简单的,对于这样的事情,从來不会过问,领地内的盗匪除非犯了忌讳,否则栖霞铁卫也不会主动去剿灭。

    “走吧。”罗晨无奈摇头,策动赛风便要离开。

    陡然,。

    一位中年大汉的腐尸之内,闪电般的窜出一个纤细的人影,一把寒光闪烁的匕首快如闪电,狠狠地刺向了罗晨的后心。

    这一击來的极为突然,距离又是如此之间,罗晨之前根本沒有发现腐尸内居然有人,根本无法避开这一击。

    “不好。”罗晨心中大惊。

    危急之下,罗晨大喝一声,猛然低头趴在了马背上,同时右拳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骤然向后挥出,重重地砸向了來人。

    “噗嗤。”匕首狠狠地刺在了罗晨的肋骨之上,罗晨的肋骨瞬间断了一根,而罗晨的一拳却是被那人瞬间闪过。

    那刺客一击未能毙命,也就不再追击,身躯如轻烟般的向着密林之中疾奔而去。

    “柳如雪,是你。”罗晨脸色骤然一寒。

    那浑身被尸液浸透的纤弱身形,看上去无比曼妙的,赫然正是柳如雪。

    柳如雪的身法极快,罗晨根本无法追上,听到了罗晨的话,柳如雪沉默不语,只是向着密林之中咬牙狂奔。

    “该死!”

    罗晨眼底现出一丝怒色,手腕一翻天星弓便出现在手里,一枝五棱破风箭搭在弦上。

    天星弓瞬间被罗晨拽到了极限,然后骤然松开。

    “轰。”破风箭带着恐怖的啸音,在空中剧烈的旋转着,向着柳如雪的后心飙射而去。

    柳如雪听到声音,骤然转过身來,身躯微微一僵。

    罗晨手中的不是鹊画弓,那箭也显然不是可怕的流云箭。

    “噗嗤!”

    破风箭重重地轰在了柳如雪的肩膀之上,直接洞穿过去,带出了一溜凄艳的血花,洒落在绿草之上。

    “嗯!”

    见到破风箭居然是击中了柳如雪,罗晨也是愣了一下。

    他这一箭,纯粹是为了泄愤,完全沒有想到能够击中柳如雪,以柳如雪的身法,闪开本应是毫无问題的。

    柳如雪痛哼一声,回头看着罗晨,清澈如水的眼眸微微闪亮,缓缓的道:“天南山中,感谢援手,从今日起,各不相欠。”说完脚下速度更急,奔入密林之中,消失不见了。

    “”罗晨也是无语。

    这才是柳如雪,决绝坚毅的柳如雪。

    离开通商镇后的柳如雪,已然是恢复了她的自信和骄傲。

    显然她已经完全从天南山脉遇到楚雄楚度的打击中完全恢复过來了。

    如何恢复的罗晨并不清楚,不过雪欣蓉无疑起了极大的作用。

    “柳如雪以后恐怕更难对付了。”罗晨心道。

    此次刺杀,柳如雪恐怕是随心而为,并非是之前有什么计划,不过柳如雪表现出來的手段,让罗晨也是大为震撼。

    上次的柳如雪,还是一个喜欢干净的美丽少女,而如今她居然能够为了刺杀自己,而藏身于腐尸之中。

    藏身于尸体之内,自然是受到了天南山脉悬崖之上那个神秘武师的启发,可是一个是刚死的巨鹰,一个是腐烂多日的大汉,这两者自然还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柳如雪隐匿的也极为巧妙,对于人性把握的也是极好,算准了罗晨必然会近距离观察这具腐尸,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一个真正的杀手一般。

    不过听了柳如雪的话,罗晨心中的怒意早已是烟消云散了。

    此时罗晨也明白了,柳如雪虽然刺杀自己,但是却沒有真正杀自己的心思。

    这次刺杀,不过是为了表明自己的心态而已。

    若是真的要刺杀罗晨,随便在匕首上涂点毒药,罗晨恐怕就真的要被她杀死了。

    对于危险,罗晨有着一种特别的直觉,而这次,却并沒有这种感觉。

    原因,便在于柳如雪沒有杀人之心,正因为这样,罗晨才丝毫沒有感到危险。

    “天南山中,感谢援手,从今日起,各不相欠!”

    柳如雪的话说得很明白,这次刺杀,她已经成功了,罗晨依然活着,是因为她并不想杀罗晨。

    不杀,是因为天南山中罗晨为她出头,从此之后,她再对付罗晨,也就是心安理得了。

    而最后故意承受罗晨的一箭,更是为了消除了对于罗晨的最后一点儿感激。

    “这个柳如雪,对自己更狠了,此人若是掌管昆玉宗,对我栖霞宗也是极大的威胁!”

    密林之中,柳如雪身形如烟高速飞奔,快速的远离着大道。

    良久,回头见罗晨沒有追來,柳如雪也是松了一口气,软软的靠在了大树之上。

    破风箭在她的肩头射穿了一个巨大的伤口,柳如雪终于是有时间停下來包扎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