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搜查推测
    密林之中,柳如雪身形如烟高速飞奔,快速的远离着大道。

    良久,回头见罗晨沒有追來,柳如雪也是松了一口气,软软的靠在了大树之上。

    破风箭在她的肩头射穿了一个巨大的伤口,柳如雪终于是有时间停下來包扎一下。

    “从此之后,我不再欠你了,罗晨,现在遇到你,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从腐尸中出來,是为了向那位击杀楚度的强者致敬,柳如雪想起那个黑发飘拂的冷酷男子,心中也是微微一热。

    短短几分钟的相处,那个男子的身影已经牢牢地印在了她的心中,除了师父之外,那是唯一的一个令她感到心灵温暖之人。

    “现在的他在哪里呢。”柳如雪喃喃的道。

    距离柳如雪不远的地方,一个淡淡的黑影在树后若隐若现

    罗晨包扎好自己的伤口,继续向着慈利城行去,断掉一根肋骨,这样的伤势对于他來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慈利城外数十里处。

    一个新设的关卡设在了这里,几十名慈利轻骑驻守在这里,警惕地看着过往的行人。

    一名首领模样的汉子大声喝道:“都给我精神着点儿,若是罗晨大人从这里过去了,咱们沒有发现,小心家主揭了咱们的皮!”

    “是,大人。”众人齐声大吼。

    “嗒嗒嗒!”

    沉重的马蹄之声响起,一人一骑如风而來。

    “站住。”数十名铁卫同声大喝,完全挡住了大路。

    “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里设卡。”马背上的清俊少年脸色一寒,轻轻勒住马僵,沉声喝道。

    “罗晨大人。”那铁卫首领见是罗晨,连忙跳下马來躬身道,“大人,小的们在此就是迎接大人你的!”

    “迎接我,为什么。”罗晨愕然道。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那铁卫首领摇头,“大人在此稍待,我马上禀报城主大人,城主大人会來这里亲迎大人的!”

    说完铁卫首领回头大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去请城主大人!”

    “是。”两骑如风而去,向着慈利城的方向疾驰。

    “罗晨大人,还请在此歇息片刻,城主大人马上就到。”那首领陪笑道。

    “这个乌鸿朗搞什么鬼。”罗晨皱起眉头。

    过了大半个时辰,大道之上几匹战马奔腾而來,为首两人正是慈利城城主乌鸿朗和骑兵统领乌弘伟。

    “罗晨大人归來,迎接來迟,恕罪恕罪。”乌鸿朗看到罗晨,连连的道。

    “乌大人,这是怎么回事。”罗晨皱眉,“为何特意设卡拦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夫哪里敢阻拦大人,这都是萧列文大人的命令,萧列文大人正在卫营里等着你呢,跟我來吧。”乌若望连连道。

    “萧列文大人在等我。”罗晨心中瞬间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

    “难道兄弟们出事了。”

    慈利城,城主府。

    十几名乌家子弟垂首站在阶前,台阶之上,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胖子正在训话。

    “再给你们说一遍,关于栖霞铁卫卫营之内发生的那件事情,你们从來沒有看到过,更沒有听到过,谁要把这件事情泄露给罗晨大人,那就是败坏咱们乌家,是和咱们乌家全族为敌,族长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他,都听清楚了么!”

    “听清楚了。”众人皆是沉声喝道。

    “这件事情,你们要永远烂在肚子里,什么时候都不能说出來,你们是乌家的人,妻子儿女都在这里,与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泄露出去乌家便是灭门之祸,若是因你们几个而让乌家倒了,我保证到时候先死的一定是你们。”胖管家咬着牙寒声道。

    众人心头皆是凛然,垂首不语。

    “乌康德。”胖管家沉声喝道。

    “在。”原本在栖霞铁卫卫营做侍从的乌康德走了出來。

    “你和罗晨大人比较熟悉,我來问你,以后万一遇到罗晨大人,提起这件事情你该怎么说。”胖管家脸色冰寒,阴测测的道。

    “昆玉宗刺客当日潜入了栖霞铁卫的卫营,所以才逃过了全城搜捕,罗晨大人离开后,那刺客于夜间暴起发难,钟麟大人、陈胜大人、刘能大人与其拼死厮杀,反而被她全部杀死。”乌康德大声的道。

    “很好,你退下吧。”胖管家满意的一笑。

    “是。”乌康德大声应道,又走回了人群之内。

    胖管家森冷的目光扫过众人,厉声喝道:“你们这些以前在栖霞铁卫里面做侍从的,从今之后就在咱们府内当差,卫营那边就不要去了,还有你们几个,当日跟城主大人去过卫营的,同样是留在府内当差,不过云岚小队长期驻扎慈利城,难保你们以后不再见面,若是见到了罗晨大人,罗晨大人问到此事,你们都要照乌康德的话來说,罗晨大人问起细节,你们就说不知道,明白了么!”

    “明白了。”一众乌家子弟沉声喝道。

    栖霞铁卫的卫营之内。

    萧列文面色铁青站在校场之上,在他身边的正是十夫长陈伟。

    “他妈的,老子打了半辈子仗,什么时候说过谎话。”萧列文愤怒的道,“这次不单是说谎话,还要把钟麟那个败类吹成是血战而死的英雄,想想老子就窝火,我操他大爷。”说着萧列文重重的一脚踏在地上,震得地面一阵剧烈的颤抖。

    “大人,这也是沒办法的事情,这是宗门下达的密令,让我们这么说,宗门的命令,谁敢违抗。”陈伟苦笑一声。

    “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和沙摩柯两个笨蛋干的好事。”萧列文愤愤的瞪了陈伟一眼,“娘的,你们两个十夫长在这里看着,居然让一个武者四层的小子给跑了,你们是长大的么,我操!”

    陈伟脸色一红,垂首不语,想起那件事情,他也是觉得极为窝心,直到今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钟麟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逃了。

    “窝火,真他娘的窝火。”萧列文骂骂咧咧的道。

    “大人,我倒是觉得宗门这样安排,或许里面也有着一些深意。”沉默片刻,陈伟忽然眼前一亮,连忙说道。

    “什么深意。”萧列文哼道。

    “你想啊,大人。”陈伟连连道,“宗门这样做,也是为了咱们栖霞铁卫的脸面,毕竟背叛这种事情,咱们栖霞铁卫之中还沒有出现过,不过有一点,这钟麟明明已经逃出去了,宗门却让我们告诉罗晨说他已经死了,按照属下的猜测,钟麟着小王八蛋应该是已经真的死了!”

    “嗯。”萧列文皱眉,“为什么这样说!”

    陈伟连道:“大人,你看,若是钟麟沒有死,那么罗晨将來便有着和钟麟再见的可能,到时候罗晨一见钟麟,谎言自然就会被戳穿,那样的话,对于宗门颜面损伤更大,宗门显然对于罗晨极为重视,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如今宗门既然下了这样的命令,那就说明钟麟永远不可能再与罗晨见面,依我看來,钟麟肯定是已经死了!”

    “我们并沒有派人追杀钟麟,你的意思是,钟麟已经被宗门暗中处理了。”萧列文皱眉道。

    陈伟点头:“肯定是这样,宗门派人暗中处理了钟麟,所以他自然无法再和罗晨相见,这件事情毕竟是一件丢脸的事情,所以宗门并未公开,只有这样想,宗门的命令才说得通,至于把钟麟称为战死的英雄,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栖霞铁卫的历史上,还沒有公开的叛徒!”

    “死了!”

    萧列文点了点头,脸色也是缓了下來:“他娘的,死得好,该死,这种色迷心窍害死自己袍泽的人,死一万遍也不足惜!”

    转头看向陈伟,萧列文道:“虽然钟麟已经死了,但是撒谎这件事情,老子还是做不出來,陈伟,老子准你将功补过,向罗晨解释的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陈伟点头道:“是,大人!”

    “乌大人,出了什么事情么,为什么萧列文大人在卫营等我。”罗晨与乌鸿朗一起向着慈利城疾驰,同时问道。

    “的确是出了一些事情,不过罗晨大人,老朽还是不说了,萧列文大人会告诉你的。”乌鸿朗陪着笑脸道。

    罗晨无奈点头,心中却是越來越紧。

    到了卫营大门之外,乌鸿朗勒住马僵,陪笑道:“罗晨大人,我就不陪你进去了,你自己去见萧列文大人吧!”

    罗晨沒工夫理会他,策马便是冲入了卫营。

    卫营之内,一片寂静,寥寥的几个侍从模样的人散布在卫营的各处,不过却全部都是陌生的面孔,而在宽大的校场之上,正站着两个高大的人影,罗晨也是认出了那是萧列文和十夫长陈伟。

    “罗晨,过來。”萧列文沉声喝道。

    罗晨策马跑到了校场中心,勒住战马跳了下來,看着萧列文连连道:“大人,你找我,你怎么來这里了,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么!”

    “的确是出了一点儿事。”萧列文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具体的细节,让陈伟告诉你吧!”

    罗晨看向了陈伟,陈伟叹息一声,缓步走过來拍了拍罗晨的肩膀:“罗晨,这件事情唉,我说之前,你要有个准备,听了之后,不要过于激动啊!”

    “陈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是不是我的兄弟们出事了。”罗晨心中一颤,连连的道。

    “陈胜,刘能,钟麟,他们三个都已经不在了。”陈伟声音低沉下來。

    “什么。”罗晨心中猛然一颤,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你说什么,陈师兄,刘师兄,还有钟麟他们都死了,这怎么可能,大人,你是开玩笑的吧!”

    “罗晨,这样的事情,是能拿來开玩笑的么。”陈伟苦笑一声,“他们的确是死了,就死在这卫营之内!”

    “死在卫营之内,怎么会死在卫营之内。”罗晨眼中血芒闪现,声音微微嘶哑,“陈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

    “罗晨,冷静。”萧列文沉声喝道。

    “我的兄弟死了,而且还是三个,萧大人,你让我如何冷静。”罗晨嘶吼道。

    此时他的心中满是愤怒,哪里还管萧列文是他的上司。

    昌永郡一役,云岚小队失去了云中天和马小莜,而现在居然又死了三人。

    生死之战后,罗晨和陈胜刘能已经如同兄弟,而钟麟更是从來都是他的兄弟,如今惊闻三个兄弟惨死,罗晨几欲疯狂,哪里还管得了别的。

    “罗晨,不要激动,其实这件事情说起來,和你也有着一些关系。”陈伟叹息一声道。

    “和我有关。”罗晨嘶声道,“陈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因为杀死他们的人,就是曾经刺杀你的那个女刺客。”陈伟沉声道。

    “是她。”罗晨脸色骤然一寒。

    陈伟叹息一声道:“当日你和乌鸿朗大索全城,并沒有抓到那个女刺客,你们以为她已经逃了,其实她一直藏在这卫营之内,你们去卫营之外寻找,自然是一无所获!”

    罗晨身躯陡然一颤。

    是,当日慈利城几乎掘地三尺,都沒有发现柳如雪的踪影,而栖霞铁卫自己的卫营,却是沒有检查过,这一个卫营数里方圆,藏上一个人简直太容易了。

    陈伟继续道:“你离开之后,卫营之内便只有他们三人,陈胜刘能不过是武者五层的实力,钟麟更是只有武者四层的实力,而那位刺客却是武者七层的实力,就在你离开的当晚,那名刺客便离开了卫营,在离开卫营之前,顺手杀了陈胜他们三个!”

    “若是你当日搜查之时想到搜查卫营之内,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陈胜他们三个都是死在夜里,所以并沒有人知晓,直到第二日清晨,城主府的侍从进入卫营,才发现了三人已经被杀,虽然我们只是推测,但是证据确凿,事实应该便是这样的了。”说着陈伟一挥手,几样物品落到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