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铁卫墓园
    “若是你当日搜查之时想到搜查卫营之内,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陈胜他们三个都是死在夜里,所以并沒有人知晓,直到第二日清晨,城主府的侍从进入卫营,才发现了三人已经被杀,虽然我们只是推测,但是证据确凿,事实应该便是这样的了。”说着陈伟一挥手,几样物品落到了地上。

    那是几根血迹斑斑的绷带,和一片破碎的女子亵衣。

    绷带一看便知是昆玉宗的制式绷带,而那一片亵衣,罗晨更是极为熟悉,因为亵衣上的裂口,正是他一剑刺伤柳如雪胸脯之时造成的。

    毫无疑问,杀死钟麟三人的,便是柳如雪了。

    柳如雪武者七层的实力,这样的力量,根本不是钟麟三人能够抵挡的,若是三人全副武装,靠着道纹套装和铁背马还可与柳如雪一战,可是在暗夜之中,又哪里是柳如雪的对手,

    罗晨缓缓地低下头去,泪水已经流了出來:“是我,是我害死了他们!”

    萧列文沉声道:“罗晨,这件事情,并不是你的错,你忘记搜查卫营,也只是一时疏忽而已,至于之后离开这里,更是因为宗门的命令,所以这件事情,你并沒有太大的责任,至少我们都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怪你的!”

    “呵呵!”

    罗晨惨笑一声。

    你们不怪我有什么用,我的三位生死袍泽已经死了,再也无法活过來。

    陈伟轻声道:“我们今日在这里,就是专门等你回來,告诉你这件事情的,老云之后,你就是云岚小队的领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不能垮,不然对不住老云和老马,也对不住死去的这三位弟兄!”

    罗晨惨然一笑,默默点头。

    “至于刺客之间事情,昆玉宗已经是严重犯了忌讳,宗门定然会对昆玉宗发动报复,三位好兄弟的血不会白流的,昆玉宗必定会为这次的事情付出代价,我保证。”萧列文沉声道。

    罗晨默然,心道真正的凶手还好端端的,哪里付出了一点儿代价。

    “好了,这件事情,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也就不多呆了,自己好好想想吧,这样的仇,一定要在战场上报回來,将來上了战场,多杀几个昆玉宗的崽子们,替自己的兄弟报仇。”萧列文拍了拍罗晨的肩膀,嘱咐道。

    罗晨惨然点头,轻声道:“大人,他们三个现在在哪!”

    陈伟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按照栖霞铁卫的规矩,战死之地便是埋骨之所,可是却沒有战士埋骨在卫营的先例,陈胜刘能二人与老云亲如手足,所以大人命令把他们三人和老云老马葬在一起,那个地方你最熟悉,你若是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去看一看他们!”

    “我会的。”罗晨说着,又是流下泪來。

    萧列文和陈伟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大步向着卫营之外走去。

    “他们几人还沒有回來,暂时卫营之内就你一人,等到他们几个回來,你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吧。”萧列文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來。

    “是,大人。”罗晨嘶哑道。

    萧列文和陈伟的身影消失了,罗晨站在校场之上,神色无比冰寒。

    仲春时节,春风微暖,而罗晨看起來却如同是一块万载寒冰一般,那些新來的侍从们远远地看着他,根本沒人敢靠近。

    环视着四周熟悉的营房,罗晨心中一阵恍惚。

    都死了。

    就这样死了吗。

    陈胜、刘能、钟麟

    三位生死与共的袍泽,就这样都死了吗。

    他们沒有死在矢石如雨的战场之上,而是窝囊的死在了自己的卫营之内。

    罗晨的面前,闪过一个柔柔怯怯、眼眸清澈如水的少女身影。

    “柳如雪。”罗晨咬牙。

    “柳如雪是在杀死了钟麟三人之后,才赶往通商镇的,杀死了自己的三位兄弟,见到自己的时候依然是泰然自若,这的确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女人!”

    原本知晓柳如雪的凄惨遭遇后,对于柳如雪罗晨也有着一点儿同情,然而此时他的心中,有的却是复仇的火焰。

    此仇,不共戴天。

    此仇,必报,而且必须马上要报。

    罗晨此时甚至有些后悔,在刚才的刺杀中为何沒有直接用鹊画弓和流云箭一箭射死柳如雪,虽然对于齐天有过承诺,可是为了给自己的兄弟报仇,罗晨绝对不惜使用任何的手段。

    罗晨脸色极为阴沉,在校场之上呆了很久,然后默然的翻身上马,策马离开了卫营。

    “报仇之前先去看看他们吧,此去昆玉宗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來,最后去看一看他们吧!”

    來到慈利城最出名的风月之地含笑阁,罗晨买了陈胜刘能最喜欢的美酒醉美人,然后策马冲出了慈利城。

    “嗒嗒嗒!”

    赛风肆意撒开四蹄,在大道之上高速的疾驰着,卷起漫天黄尘,罗晨坐在马背上脸色沉郁,一言不发。

    过了东颍镇不久,便进入了铁新川,这里乃是昌永郡的地盘,昌永郡一战之后,也是归了栖霞宗所有,如今这里和南冈城一样,同样是拓跋家族的属地。

    草原之上已经是满是绿意,啃了一冬天干草的牛羊在草地上撒着怜儿的奔跑着,牧人们挥动马鞭,在草原上來來去去。

    罗晨脸色阴寒如冰,浑身散发出一股煞气,在如茵的草原之上高速的奔驰着。

    草原的深处,一匹白色的美丽骏马快速的奔跑着,马之背上,是一位白衣飘飘的美丽少女。

    少女眉目如画,虽然尚有几分青涩,却已经有着几分倾国倾城的模样,看着仲春草原上的美景,少女粉嫩的小脸上笑意绽放,一双剪水双瞳也有了几分喜色。

    “这里跟大青川一样的肥美,有二十年时间休养生息,我拓跋家族也应该能够恢复实力了”

    拓跋翠想着,青稚的小脸上也是显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希律律”

    忽然,座下的战马一声惊恐的长嘶,猛然间人立而起,差点把拓跋翠掀翻下來。

    “菲菲,你怎么了。”拓跋翠骑术精湛,连忙控制住战马,不满的拍了拍马头道。

    白马长嘶连连,在原地焦躁的打着转,却不肯再前进一步。

    拓跋翠秀眉微颦,看向了前方,远方的缓坡顶端,忽然现出了一个身影。

    “是他。”拓跋翠的小脸瞬间变得无比冰寒。

    清俊的面容,宽阔的肩膀,还有座下古怪的瘦马,不是那个差点一箭射死她的栖霞铁卫还能是谁。

    罗晨从缓坡上高速驰下,也是看到了下方的拓跋翠,他的脸色沒有任何变化,依旧是快速的冲了过來。

    “站住。”拓跋翠娇声喝道。

    罗晨冷冷瞥了她一眼,根本沒有理会。

    “罗晨,我已经晋入到武者六层了,而且我马上就十四岁了,等到六月,我就会去加入栖霞铁卫了。”拓跋翠冷笑道。

    “是么,恭喜你了。”罗晨脸上沒有任何表情。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在脚下,看着你低下头來求我,而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拓跋翠握紧了粉拳道。

    罗晨哼了一声,根本沒有理她。

    “罗晨,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沒有。”拓跋翠羞恼道,催动白马挡到了罗晨的前面。

    “哼!”

    罗晨手腕一翻,寒光闪烁的战枪已经拿在了手上,紧紧地贴近了马身架了起來。

    “你你要干什么,难道你想杀我,我现在也是栖霞宗的人。”拓跋翠一愣,娇喝道。

    “贱人,滚开。”罗晨声音森寒无比,身上散发出一股滔天的杀意。

    “你说什么,混蛋,你说什么,你说谁是贱人。”拓跋翠粉嫩的小脸瞬间涨红,愤怒无比的道。

    “贱人,再不让路,就去死吧。”罗晨冷哼一声,赛风的速度骤然加快。

    “你敢,你是栖霞铁卫,栖霞铁卫有栖霞铁卫的规矩,我拓跋家族已经归附了栖霞宗,我也是栖霞宗领地的人,罗晨,我就不信你敢杀我。”拓跋翠娇躯一颤,强撑着叫道。

    马蹄如雷,虽然只有赛风一骑冲下,却有着千军万马一起冲锋的气势,战枪寒芒闪烁,牢牢地锁定了拓跋翠,战马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两息之后,罗晨已经冲到了拓跋翠的身前。

    拓跋翠惊呼一声,奋力一拍马背,高高的跃起了丈许。

    “蓬!”

    无锋的战枪重重地撞在了白马之上,澎湃的天地灵力瞬间爆发,沒有铠甲的白马瞬间爆裂成了一团血雾,完全地消失了。

    这一次冲锋,罗晨竟然是直接用上了弄浪三重。

    狂猛的天地灵力凌厉如刀,瞬间笼罩了拓跋翠的身体,几乎瞬息之间,拓跋翠全部的衣衫都是被天地灵力切割粉碎,身子尚在空中,却已经是变得身无寸缕。

    拓跋翠惊叫一声,连忙伸手掩住了自己的胸口,尽力的夹紧了修长粉嫩的大腿,小脸瞬间变得雪白。

    罗晨回过头來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根本沒有任何的减速,继续向着前方驰去,拓跋翠惨哼一声落在了草原之上,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第一次,她感觉死亡时如此的接近,她相信若是沒有闪避,那么现在的她绝对已经死了。

    这无疑不符合栖霞铁卫的规矩,然而显然今日这个叫罗晨的铁卫根本就沒有打算遵守规矩。

    身上被天地灵力侵袭,也是有了一些伤口,不过并不严重,毕竟她已经是武者六层的强者。

    然而这毫不留情的一击,给拓跋翠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拓跋翠美丽的身影站在草原之上,浑然忘记了自己已经身无寸缕,忽然轻声的哭了起來。

    这样的罗晨,实在是太强大了,相比上次交战,显然他的实力又有了极大的提升。

    “我还能为我拓跋家族死去的族人报仇么,我还能有着超越他的可能么!”

    对于自己无比自信的拓跋翠,突然对于压制罗晨完全失去了信心,一时之间也是茫然无措

    过了草原,又行了数百里,离开阜西城不久,便是进入了卧虎山脉。

    这里乃是罗晨此行的目的地,在那个雪坡顶端的雪林之中,埋着他五位生死与共的袍泽。

    罗晨既然回來了,在去报仇之前,自然是要來这里祭奠一番的。

    至于那个叫拓跋翠的草原少女,罗晨根本就沒有在乎,今日罗晨盛怒之下,不管是谁挡在他的面前,他都绝对不会客气。

    接近四月,卧虎山脉之中,也已经是草长莺飞的景象,上次大战之时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岭,如今已经满是绿意,以往道上厚厚的冰雪早已完全融化,露出坚硬的黄土地面,马蹄敲打在上面,发出生硬的脆响。

    昌永郡已经并入栖霞宗的领地,这一个区域再无战事,因此山道之上的行人也渐渐的多了起來,赛风奔驰的速度极快,却又极为灵活,并沒有撞到一个行人。

    不过扬起的黄尘撒到人的身上是免不了的,偶尔有人心中不满,想要骂上两句,可是看到罗晨无比冰寒的目光,都知趣的闭上了嘴。

    这看似寻常的清俊少年,毫无疑问是一位强者,而他的脸色表明他的心情并不愉快,若是有人想要惹怒他,恐怕瞬间便会惹來杀身之祸。

    很快当日一战的主要战场,那道数百丈的雪坡到了。

    此时的“雪坡”自然已经不是雪坡,一样是宽阔坚硬的黄土路面,只有道旁山壁上一个个空荡荡的岩穴,还保留着当日交战的痕迹。

    罗晨催动赛风驰上雪坡,來到了坡顶那一片密林之中。

    密林深处,一大片区域被整齐的青石石条高高的围了起來,只留了一个数丈宽的门户通向大道,青石围墙之上的门户里,只有一个简单的门框,门框之上有着一个粗糙的云纹徽记。

    这是栖霞铁卫墓园的标志,大战过后,这一片阵亡铁卫的墓园也在乌鸿朗的授意下得到了修缮。

    罗晨在墓园大门之外下马,把赛风系在了一颗高树之上,沉默着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