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很大
    密林深处,一大片区域被整齐的青石石条高高的围了起來,只留了一个数丈宽的门户通向大道,青石围墙之上的门户里,只有一个简单的门框,门框之上有着一个粗糙的云纹徽记。

    这是栖霞铁卫墓园的标志,大战过后,这一片阵亡铁卫的墓园也在乌鸿朗的授意下得到了修缮。

    罗晨在墓园大门之外下马,把赛风系在了一颗高树之上,沉默着走了进去。

    当日罗晨和残余的栖霞铁卫一起埋葬的那些阵亡的铁卫,每一个坟墓的方位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每一个坟墓上都只有一个简单的墓碑,上面用战枪刻下了主人的名字,而曾经被白雪覆盖的坟茔之上,已经长满了凄凄野草。

    罗晨脸上有着一丝悲哀之色,顺着墓地中的通道,來到了云中天和马小莜的墓前,在两人的坟墓之旁,又看到了三座崭新的坟茔。

    “云岚小队陈胜”

    “云岚小队刘能”

    “云岚小队钟麟”

    简陋的青石墓碑,战枪刻下的粗糙文字,墓地内极为安静,唯有春风吹动树枝发出沙沙的轻响。

    到了这里,最后的一点幻想也被打破,沒有人开玩笑,他的三位袍泽真的死了。

    罗晨惨然一笑,沉默着挥手,一大坛醉美人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云师兄,小莜姐姐,陈师兄,刘师兄,钟麟”

    “罗晨來看你们了”

    罗晨声音微微有些沙哑,把烈酒依次倾倒在各个墓碑之间,墓园之内,醉美人令人伤感的气息渐渐的散发开來,似有无数人在暗自饮泣。

    “各位兄弟,罗晨來看你们了,今日我來这里,请大家一起喝上一杯!”

    罗晨说着,提着酒坛依次走过每一座坟茔,在每一块青石墓碑之前倒下了令人伤感的烈酒。

    一个个酒坛空了,被他随手摔在地上,然后又拿出另外的一个酒坛,最后空间法器之内所有的酒坛都已经空了,罗晨惨淡的笑着,走到了云中天和马小莜合葬的墓前,缓缓的跪了下來。

    清俊的脸上再沒有丝毫的稚气,有的只是无尽的懊悔和痛苦,罗晨缓缓地俯下身去,肩头剧烈地耸动,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云师兄,对不起,对不起”

    罗晨身躯痛苦的颤抖着,声音暗沉嘶哑。

    “云师兄,你把云岚小队交到了我的手里,可是现在才三个多月,云岚小队便又少了三位好兄弟,云师兄,是我无能,我沒脸见你啊”

    “陈胜师兄、刘能师兄马上就要退役了,钟麟他还那么小,云师兄,是我沒照顾好他们,我这个队长当得不配!”

    春风吹拂,墓园之中的高树枝叶轻轻摆动,这三月的暖风,却是令罗晨的心中更冷。

    “我真的不配当这个队长,云师兄,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小莜姐姐”

    墓园之内一片安静,墓碑无言,上面的几个大字在阳光下微微闪耀。

    罗晨坐在云中天的墓前,沉默良久之后,轻轻地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用力的抿了抿嘴唇,罗晨的目光看向了陈胜三人的墓碑。

    “陈师兄,刘师兄,钟麟你们三人的死,是我的过失,若是我沒有大意,你们是不会死的!”

    “不过我今天來这里,不是來向你们道歉的,我已经决定了,马上就为你们报仇!”

    “请你们喝完这顿酒,我就要去乾远郡了,我将从那里进入昆玉宗的领地,去滨枞城找柳如雪报仇,若你们在天有灵,就让柳如雪死在我的剑下吧!”

    “柳如雪让你们流血,我就要让她流更多的血,我发誓!”

    轻轻拍了拍钟麟的墓碑,罗晨惨笑一声:“钟麟,好兄弟,你是个少年老成的家伙,你若是知道了,肯定会笑我傻,认为我不自量力,呵呵,我也知道这次行动极为危险,我的心里也有着我的牵挂,可是沒办法,我不能等下去,更不愿等下去!”

    “我的铁血百夫长罗刚的师弟,我的身上流着和罗刚师兄一样的血所以我和他是一样的人!”

    “为你们报仇,是我一刻也不能等的选择!”

    罗晨站起身來,轻轻拿出一把小刀,在小臂上轻轻划了一下,鲜血喷涌而出。

    看着热血落在了钟麟坟头的泥土之上,罗晨嘶哑笑道:“若是我死在了那里,就再也不能來看你们了,所以临走之前,我会留下一点儿东西在这里,这样即便是我死了,你们依然能够感受到我的气息!”

    春风吹拂,树叶沙沙轻响,墓园之内愈发的静谧。

    罗晨惨笑着走过四座坟茔,让热血洒在了每一座坟头的泥土之上,看着那热血浸入沃土,罗晨的心变得无比的平静。

    醉美人独特的气息在墓园之内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哀伤令罗晨的脚步有些沉重。

    这一刻,他也想到了刘语熙,那个清冷淡然的美丽少女,可是他的心中,唯有一声叹息。

    正如罗刚师兄所言,他是一个天生的战士,在这样的时刻,他绝对不会想到退缩。

    淡淡的血腥味与醉美人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在墓园之内四处飘散,罗晨盘膝在墓碑之前坐了下來,安静的看着这一切。

    “我的休假时间,还有二十天,所以我现在离开,并不违反栖霞铁卫的规矩!”

    “二十天后我若不回來那就永远不能來再看你们了!”

    “云师兄,小莜姐姐,陈师兄,刘师兄,钟麟就让我在这里陪你们一日吧!”

    山中气候时常变幻,刚过午后,墓园上空便被阴云笼罩,吹拂的春风也渐渐有了一些凛冽的味道。

    一声惊雷之后,春雨淅淅沥沥的落了下來,渐渐的越來越大,墓园完全被一片氤氲的水雾笼罩着。

    罗晨坐在墓碑之前,身上的衣衫很快被雨水打湿,然而他并沒有动,坐在那里如同雕像一般。

    他的脸色一片平静,甚至隐隐有着一丝喜乐之意,对于生死已经置之度外,这凄风冷雨他根本就毫不在乎。

    墓园的角落里,一个小小的美丽身影站在那里。

    那是一个眉眼青稚,看上去可爱到了极点的少女,虽然渐渐雨疏风骤,然而少女的衣衫却是丝毫未湿。

    赵月儿看着坐在春雨中的罗晨,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撅嘴道:“笨家伙,真是个笨家伙,避一避不会么,这样淋坏了怎么办!”

    “要是你是王玉昆那木头,我早就一拳打上去了,可是你不是那木头,是月儿最最喜欢的罗晨师兄”

    “罗晨师兄,你真是个疯子,一个人去昆玉宗,你知道多危险么!”

    “哎,怎么办呢。”小恶魔轻轻摇了摇头,眼底也是现出一丝苦恼之色。

    到了傍晚,阴云渐渐散去,天空又变得晴朗了,罗晨依旧是坐在墓碑之前,不时的低声说着什么,赵月儿目光闪动看着罗晨,终于是轻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这个笨蛋,我才不愿管你呢!”

    暮色渐渐降临,墓园之内醉美人的滋味已经散尽,空气十分清新,罗晨坐在墓碑之前,依旧是一动不动。

    翌日清晨。

    晨光穿过密林,找到了罗晨的身上,罗晨终于是站了起來,向着几块墓碑躬身行礼,然后目光看向四周。

    “各位兄弟,再见了,我若不死,必将再來。”看着那一座座坟墓,罗晨大声的道。

    然后他大步走出墓园,根本沒有回头。

    赛风见到罗晨出现,大大的脑袋在罗晨的怀里蹭着。

    把赛风从树上解了下來,罗晨翻身上马,轻轻一抖马缰:“赛风,我们走!”

    赛风奇异的嘶鸣一声,迈动四蹄快步走到了大道之上,向着定嘉城的方向快速的奔去。

    定嘉城是乾远郡的门户,如今同样是慈利城乌家的地盘,乌鸿朗因为在攻打昌永郡的战斗中出了不少的力,死了不少的人,所以得到了这一座新的城市。

    过了定嘉城,前面便是昌永郡的郡城乾远郡了。

    罗晨并沒有再进入乾远郡,而是绕城而过折向西北,又走了二百余里,便是离开了昌永郡,正式进入了昆玉宗的领地。

    “什么人,站住!”

    刚刚踏入昆玉宗的领地不久,在一座小桥之上,罗晨遇到了第一批的昆玉宗军队,

    数十名铠甲散乱的步兵,挡在了罗晨的面前,他们的武器极为杂乱,蓬头垢面的样子,看上去和叫花子也差不了多少。

    栖霞宗攻下昌永郡,却并沒有在昌永郡派驻重兵,不过昆玉宗方面显得极为紧张,在靠近昌永郡的地方设下了大量的关卡,阻挡栖霞宗的渗透,罗晨遇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关卡了。

    罗晨根本沒有任何的回应,策马继续向着桥上冲去。

    “站住。”十几名手持长枪的士兵快速奔了上來,寒光闪闪的长枪直指罗晨。

    罗晨目光微微一寒,催动坐骑骤然加速,狠狠地撞向了桥上的步兵,同时伸手一抓,战枪也是出现在手里。

    目光森寒的看着这一群士兵,罗晨战枪轻轻一摆,已经是架在了马鞍之上,指向了最近的一名步兵。

    “不好,是栖霞铁卫,快跑!”

    一名士兵反应过來,连忙弃了长枪,连滚带爬的跳入了水中,其他士兵反应慢些,罗晨的战枪已经重重轰击在了最前面士兵的身上。

    “弄浪三重。”罗晨心中怒喝一声。

    “蓬!”

    凝聚在战枪尖端的能量瞬间爆发,天地灵力向着四方肆虐开來。

    站在木桥上的士兵们几乎同时身躯爆裂,化作了一团血雾,而在他们身后,另外的步兵们受到波及,一个个被震得口鼻流血,软软的倒了下去。

    他们都是些寻常的兵士,沒有拓跋翠那样强横的防御能力,在这等威力的攻势下,自然是只有死路一条。

    罗晨收起战枪,淡淡的看了一眼唯一活着的人,那跳到桥下的士兵。

    那士兵心中惊骇,直接晕倒在了水里。

    罗晨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这个废物,轻轻一抖马缰,赛风嘶鸣一声,继续向着前方驰去。

    “滨枞城,柳如雪。”罗晨目光森寒,心中暗道。

    滨枞城内。

    城主府中,柳如雪高坐在镶嵌着各色宝石的宽大王座之上,冷漠的看着台阶下跪着的两名俊美少年。

    “宋江,你说他们两个想要见我。”柳如雪淡淡的看了一眼侍立在一边的美少年道。

    “是,主人。”宋江轻声道,“前几天你不在家,这两个小子自己跑到城主府,希望能为主人效力,所以我便把他们带來了!”

    “你的意思,他们两个是人才了。”柳如雪淡漠道。

    “他们两个认为自己是人才,不过究竟是不是,还得主人你说了算。”宋江微笑道。

    “你们两个,上前來。”柳如雪轻声命令道。

    “是,大人!”

    两名俊美少年对视一眼,连忙膝行着爬上台阶,來到了柳如雪的面前。

    “长得不错啊,你叫什么名字。”柳如雪伸出柔嫩光滑的小手,轻轻地抬起一名少年的下巴,清澈如水的目光盯着他道。

    “回禀城主大人,小人叫张阳。”那少年涨红了脸,大声的道。

    “张阳”柳如雪细瓷般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张阳,你不过是武者二层的实力,也要來我府里为我效力,你不觉得自己不够格么!”

    张阳看着柳如雪清澈如水的目光,涨红了脸道:“城主大人,我觉得自己够格!”

    “哦。”柳如雪淡淡一笑,“你说说吧,你哪里够格!”

    “城主大人,小的很大。”张阳鼓起勇气道。

    “咯咯,真的么。”柳如雪目光扫向张阳两腿之间,咯咯轻笑道,“有多大!”

    “很大。”张阳看着自己两腿之间的部位,脸上也是现出一丝骄傲之色,心道关键时刻,还好小兄弟为自己争气。

    柳如雪咯咯一笑,皓腕微微一翻,一柄匕首便是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她的脸上依然是挂着浅浅的笑意,手上寒光骤然一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