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你是谁
    “很大。”张阳看着自己两腿之间的部位,脸上也是现出一丝骄傲之色,心道关键时刻,还好小兄弟为自己争气。

    柳如雪咯咯一笑,皓腕微微一翻,一柄匕首便是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她的脸上依然是挂着浅浅的笑意,手上寒光骤然一闪。

    “啊!”

    张阳惨嚎一声,重重地倒了下去,顺着台阶滚到了大殿之内。

    他的两腿之间,已经是血流如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伤口,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落在地板之上,不断地抽搐着。

    “真恶心。”柳如雪皱了皱眉,“宋江,拿下去喂狗!”

    “是,主人。”宋江幸灾落祸的一笑,挥了挥手,两名同样极为俊美的少年走了过來,一人拖走了惨嚎连连的宋江,一人捡走了那不断抽搐的东西。

    另一位跪在柳如雪面前的少年完全惊呆了,牙齿格格打颤,说不出话來。

    “呵呵!”

    柳如雪又轻轻挑起这位少年的下巴,盈盈浅笑道:“你呢,你又叫什么名字,你不过是武者一层而已,你又有什么本事可为我效力!”

    “启禀城主,小的叫张明,小的…………其实沒有什么本事。”那少年战战兢兢的道。

    “沒有什么本领,來这里干什么,啊。”柳如雪伸出小手,轻轻拍打着少年的脸庞。

    宋江微笑道:“他是张阳的弟弟,他们两个是亲兄弟,他们两个都觉得自己很大!”

    “呵呵,这样啊!”

    柳如雪淡淡一笑,手中匕首闪电般挥出,已经刺入了张明的心口,然后手腕轻轻一转。

    张明目光瞬间变得极为暗淡,重重地倒了下去。

    柳如雪皱了皱眉,轻声道:“宋江,把这里清洗一下!”

    “是,主人。”宋江微笑道。

    “还有,这样的游戏,我已经厌倦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來找我,不用领來见我,直接切了拉去喂狗好了。”柳如雪懒洋洋的道。

    “是,主人。”宋江诧异的看了一眼柳如雪,轻轻地点了点头。

    清澈如水的目光扫过大殿中的少年,少年们的眼中都是现出热切的光芒。

    不过与张阳和张明兄弟不同,他们至少都是有着武者六层的实力,而不仅仅是有着俊美的容貌。

    “好了,我要去修炼了,沒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要來打扰我,你们都各自回去吧,这几日的出巡暂时取消。”柳如雪说完,轻轻转身,走入了房间之内。

    房间之内是一根极为光滑的石柱,约有丈许粗细,足有数十丈高,柳如雪纤足一点,柔若无骨的娇躯腾空而起,手上匕首在石柱上轻轻一点,便已又窜高了数丈。

    “嗤,嗤,嗤,”

    柳如雪身形绕着石柱快速的旋转,匕首一次次轻点在石柱之上,数息之后,柳如雪已经來到了石柱的顶端,娇躯一个翻身便站了上去。

    石柱顶端是一个巨大的平台,方圆足有数十丈,有着台阶通向地面,平台上的装饰也极为华贵,显示了主人的豪奢。

    柳如雪如羽毛般轻轻落在平台之上,俯瞰着整个城市。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这样居高临下的感觉,让她十分满意。

    “道纹本是天地之气息流动痕迹,在这样的地方,练习道纹才是最快速的!”

    “等我成为了真正的道纹师,又有谁可以和我争夺宗主之位!”

    “等我成了宗主,杀尽该杀之人,我才能够真的安心,修炼之道上再无挂碍!”

    “成为了真正的强者,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被别人掌控!”

    “我的目标,可不是仅仅这天南以南而已”

    柳如雪小手一挥,几个盛着兽血的玉瓶落在了面前的案几之上,她的手里也是出现了一个小巧的道纹仙笔,而一柄小巧精致的匕首也是出现在了案几之上。

    轻轻蘸了一点儿荒兽之血,柳如雪道纹仙笔落在匕首之上,生涩而缓慢的勾勒起來…………

    …………

    昆玉宗领地内的景致,与栖霞宗领地并沒有什么不同,临近四月,到处都是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景象。

    罗晨骑着赛风,在边界地带闯过十几道关卡之后,便是來到了昆玉宗的领地腹地,再也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在大道之上骑马而行的强者还是比较多的,罗晨也是稍微的放慢了一些速度,自然沒有人会发觉。

    很快罗晨便进入了德宁域内,距离滨枞城也是越來越近了。

    德宁域的域城,本來是德宁城,自从柳如雪三年前成为了滨枞城的城主,这个城市便被柳如雪改成了滨枞城。

    进入了德宁域,罗晨也是发现了一些变化,与之前所过各地平民们面有菜色不同,这里的人们大多脸上带着喜乐之色,看上去颇为安乐。

    栖霞铁卫最重情报,关于德宁域和柳如雪也都有着比较详细的情报,这些以罗晨的记忆力早就记了下來。

    情报上说柳如雪以放荡和容貌出名,不过能力和实力都是一流,罗晨和柳如雪打过几次交道,自然知道柳如雪绝非放荡之人,不过容貌自然是沒得说的。

    至于实力…………以她的年龄的确已经足够强悍,加上未來可能是一位道纹师,实力上还有着极大的潜力。

    对于柳如雪的能力,罗晨现在也是略有体会,至少德宁域治下平民的生活,要比昆玉宗领地其他地方要好一些。

    罗晨來到滨枞城下,远远就看到了城中心那一座翠绿色的高台,他知道那就是城中心,是柳如雪居住的地方。

    在城外数里,有着一个小镇,罗晨花了十个金元宝,把赛风寄存在这里,此去城主杀柳如雪,自然不方便带着赛风,而得手后要想离开,恐怕还要依靠赛风的速度。

    然后罗晨迈开大步,直接向着滨枞城走去,

    罗晨并沒有掩饰自己的气息,因为根本沒有必要,此來并非要偷袭柳如雪,而是要逼她现身和他堂堂正正一战。

    罗晨大步进入滨枞城中,并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拦,德宁域在昆玉宗腹地之内,向來比较安定,因此滨枞城的守卫并不森严。

    罗晨进入城内,直接找了个旅店住下,等待了半天,依然是沒有人前來过问。

    武者七层的实力,在滨枞城中似乎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无疑是有两种可能,要么滨枞城中都是弱者,根本无法看透他的实力,要么滨枞城中强者足够的多,对于他这样的根本不屑一顾。

    罗晨呆在城中,等到了午夜之后,这才悄悄离开旅店,向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夜已深,街上行人稀少,城主府已经在眼前。

    罗晨伸手一握,重剑便是出现在了手里。

    凝望了一眼城主府内那灯火辉煌的高台,罗晨深吸了一口气,大步的向着大门走了过去。

    “杀戮开始!”

    选择夜间出手,唯一的原因,便是不想伤害太多的平民,不过对于城主府内的人,罗晨却不会有丝毫的客气。

    城主府前的守卫并不森严,两个士兵懒洋洋的站在门外,见到罗晨提着重剑走了过來,都是一愣。

    “哪來的疯汉,快些滚开,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一名士兵大声叫骂道。

    罗晨哼了一声,身影一闪到了两人跟前,剑光在暗夜中如同冷电一闪,二人都是人头落地。

    然后罗晨提着重剑,径直走了进去。

    “慈利城中我的兄弟流了足够的血,那么滨枞城中,柳如雪和她的属下便必须流更多的血!”

    他的目光在夜色中微微闪亮,感知能力瞬间提升到了极限,如潮水一般扫向四周。

    “高手还真不少!”

    在罗晨感知能力范围之内,有着大量的强者的气息,从武者第五重到武者七层不等,而在红烟台的方向,则是有着两个武者八层的气息。

    罗晨如今的感知能力,虽然沒有达到武者九层的层次,但是已经远远超出了武者八层的水准,所以他能够感觉到两名武者八层强者的存在,对方却根本沒法感觉到他。

    柳如雪自己不过是武者七层的实力,然而她毕竟是一城之主,而且又是柳下惠的女儿,所以她的手下有着大量高手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对于这样的状况,罗晨也是早有预料。

    罗晨提着重剑,沉默着向前走出,深夜之中城主府内极为安静,罗晨一路走去,并未惊动任何人。

    “蓬!”

    罗晨一脚踹开一个亮着灯光的房间,进入了房间之内。

    “是谁!”

    房间之内,四名相貌俊美的少年正在赌博,见到罗晨走了进來,都是吃了一惊。

    不过他们似乎并沒有把罗晨和刺客联系起來,只是一脸愕然的看着罗晨。

    “都去死吧!”

    罗晨低沉喝道,手中重剑猛然一抖,如同闪电般疾刺而出,四道剑芒分别刺向了四人,顷刻之间,四人同时倒在地上,每个人的咽喉之上,都是多了一个小小的创口,鲜血飙飞而出,落在了地面之上。

    罗晨知道今晚必将是一场恶战,所以他出手极为谨慎,目的则是尽可能的保持体力,在这样的大战之中,每一丝体力都是极为重要的。

    “陈师兄…………刘师兄…………钟麟…………,若你们在天有灵,就看一看吧,罗晨正在为你们报仇,现在这里流着的,是敌人的血。”看着地上四具快速变冷的尸体,罗晨目光闪动,喃喃的道。

    然后他提着重剑,大步的走了出去。

    这四名少年,同样都是武者五层,在他们这个年龄,其实也并非弱者,可是对上罗晨这样的强者,根本沒有一丝战斗之力。

    罗晨目光闪亮,向着另一个亮着灯光的地方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池塘边的巨大殿宇,殿宇沒有墙壁,完全由木柱撑起,殿宇之内,两名样貌俊美的青年相对而坐。

    两人都是冷冷的看着对方,目光中有着仇恨之色。

    “肖强,你在这里再等上十年,城主大人也不会多看你一眼。”一名青年冷笑道,“与其在这里虚度时光,还不如去加入烈豹队,在疆场上建功立业來得痛快,你又何必这么固执,非要赖在这里不走呢!”

    “说得好听。”肖强冷哼一声,“范泰,你自己呢,你又为何不去加入烈豹队,反而陪着我等在这里虚度光阴!”

    “我和你不一样。”范泰脸上现出一丝倨傲之色,“城主大人这个月已经看过我七次,这次回來之后,目光甚至连续在我身上停留过三次,相信不久之后,我就会获得大人的传召,与宋江等人一样,有着陪大人出巡的资格了,而你呢,大人这个月可曾看过你一眼!”

    “看与不看,那又如何。”肖强冷笑道,“肖某对城主大人可沒有觊觎之心,唯愿做个护花使者,陪伴在大人身边保护大人即可,哪里像你脑子里那么多龌龊的念头!”

    范泰哼道:“范某岂有觊觎大人之心,不过跟在大人身边,才有更多为大人效力的机会,我对大人的一片赤诚,惟天可表!”

    “你心里是如何想的,只有你自己知道。”肖强冷笑连连,一脸的不屑之色。

    “柳如雪的确是有些手腕,能够让这些人个个对她死心塌地,虽然是靠的容貌,但也的确令人佩服,这样的人,绝对称得上是她的死士了!”

    罗晨听了片刻,冷笑一声,身躯一闪之下,已经是到了肖强的身后,手中重剑闪电般的挥出,已经是斩下了肖强的头颅。

    虽然肖强有着武者七层的实力,可是罗晨感知能力极为强大,他完全沒有发现,再加上罗晨直接用上了局部强化之力,出手极为快捷,所以直到被斩下头颅,肖强都沒有任何反应。

    “你是谁。”范泰大吃一惊,伸手一抓,便是抓起了放在脚边的一把长剑。

    罗晨淡淡一笑:“來杀你的人。”说着身躯一个加速,向着范泰暴冲而去。

    范泰低喝一声,长剑一抖如同毒蛇一般刺向了罗晨,速度也是极为快捷,此时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是感受到了罗晨的气息,一个武者七层的对手,他自然并不惧怕,因为他同样是一名武者七层的强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