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疯了
    “你是谁。”范泰大吃一惊,伸手一抓,便是抓起了放在脚边的一把长剑。

    罗晨淡淡一笑:“來杀你的人。”说着身躯一个加速,向着范泰暴冲而去。

    范泰低喝一声,长剑一抖如同毒蛇一般刺向了罗晨,速度也是极为快捷,此时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是感受到了罗晨的气息,一个武者七层的对手,他自然并不惧怕,因为他同样是一名武者七层的强者。

    罗晨冷笑一声,手中重剑高高抡起,然后重重地劈下。

    这一剑大开大合,如同冷电划过长空,范泰只觉身上一凉,已经被重剑劈成了两半。

    他的出手速度根本无法和罗晨相比,这样战斗自然是只有死路一条。

    若是他全力逃走,罗晨自然未必能够追上,可是面对一个和自己同等级的对手,他自然不会直接选择逃走,所以就死了,死得毫无悬念。

    杀了二人,罗晨也是松了一口气。

    外围的区域之中,还有灯光亮着的就这两处地方了,其余的地方,人们显然已经陷入了沉睡。

    罗晨离开这座大殿,看了一眼远处灯火通明的红烟台,转身走向了一个黑暗的房间。

    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一个样貌俊美的少年正在那里酣睡,罗晨剑光一闪,已经斩下了他的头颅。

    鲜血在暗夜之中弥漫而出,空气中有着丝丝微甜的气息,罗晨目光闪动,大步走了出來,悄无声息地走入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之内有着两名明眸皓齿的美丽少女,看上去像是两名侍女。

    宽大的床榻之上,两位美丽的少女抵足而眠,美丽的脸庞之上现出困顿之色,薄薄的锦被无法掩饰下面的春光,丰盈的胸脯极为挺拔,凝脂般的肌肤在夜色中闪烁着光泽,粉光致致的修长大腿袒露在锦被之外,整个房间之内散发着一股青春少女特有的体息。

    这样的画面,任何一个怀春少男看到之后,恐怕都会瞬间血脉贲张。

    罗晨脸色沉静,大步走到床前,一名少女猛然一惊,从床上坐了起來,看着罗晨一脸的惊骇之色,张口就要呼喊。

    罗晨重剑闪电般探出,一颗美丽的臻首高高的飞起,落在床榻之上,热血从脖颈中飙飞而出,落在了锦被之上。

    另一名美丽少女也被惊醒,刚刚睁开眼睛,罗晨的重剑已经割断了她的脖子。

    杀了两名少女,罗晨脸色沒有任何改变,暗室之中鲜血肆意流淌,他已大步走了出去。

    在他的眼中无所谓男女,城主府内的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柳如雪一人还不足够,唯有用更多的血,才能祭奠自己兄弟的灵魂。

    暗夜之中,剑光闪动,空气中的血腥之气越來越浓,罗晨沉默着走入一个个漆黑的房间,把每一个活着的人杀死在床榻之上。

    他的目光冷厉异常,出手之时从來沒有半点儿犹豫。

    所过之处,一人不留。

    在一个角落里,一个房间之内,忽然传來一阵压抑的哭声。

    哭声戛然而止,罗晨脸色微微一沉,大步走了进去。

    房间之内,有着两个样貌俊秀的少年,还有着一个年龄不大的小侍女,一名少年脸上满是兴奋的笑意,正抬高了小姑娘纤细的双腿,耸动腰部奋力的冲撞着。

    而另一名少年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一切,同时伸出两只大手,一只手狠狠地把侍女的拳头按在嘴里,另一只手则是在少女青涩的蓓蕾上肆意的摸索着,少女的脸上满是泪痕,却是哭不出來。

    两名少年见到罗晨出现,都是大惊,僵在了原地。

    罗晨脸色陡然一沉,重剑闪电般的挥出,已经斩下了二人的头颅。

    少女把小拳头从嘴里拿了出來,看着罗晨一脸感激之色,坐起身來低低的抽泣起來。

    罗晨沉着脸默然转身,大步向着门外走去。

    正在哭泣的少女忽然感觉胸口一凉,低头一看胸口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创口,热血正从里面飙射而出。

    然后她的眼前一暗,意识沉入永远的黑暗之中

    暗夜之中,罗晨手提重剑,沉默杀人。

    一个个房间的扫荡过去,从青春稚龄的美丽侍女,到武者境六七层的俊美少年,罗晨一个都沒有放过,全部被他杀死在暗夜之中。

    从外围最后一个房间之中走出來,罗晨提着染血的重剑,站在夜色之下。

    “钟麟,陈师兄,刘师兄你们看到了么!”

    “今夜的血流的已经足够的多,不过这还不够!”

    “既然你们三人死在了柳如雪的手下,那么柳如雪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今夜我若不死,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得死。”罗晨低沉的自语道。

    然后他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红烟台,提着重剑大步走了过去。

    真正的战斗,从现在才真正开始。

    滨枞城的城主府分为内外两层,外层的人已经被罗晨杀得干干净净,内层此时一片黑暗,唯有府中心红烟台依旧灯火通明。

    以罗晨的感知能力,自然是知道敌人的位置,所以他直接提着重剑,快速的冲向了红烟台。

    红烟台是一个巨大的高台,占地足有数十丈,通体翠绿,上面密布着各种精美豪奢的雕饰和宝石,暗夜之中散发光芒的,是许多巨大的明珠,在红烟台的外围,有着一道盘旋的楼梯直通高台的顶端,在红烟台下方的大殿之内,有着数道强者的气息。

    到了这个位置,罗晨的感应更加的清晰,红烟台下的空间之内,除了七个武者七层的强者、两个武者八层的强者之外,还隐隐有着一个更为强大的气息。

    那是武者九层强者的气息。

    正因为对方是武者九层的强者,实力强于自己,罗晨到了此时才有所察觉。

    “按照道理,我进入城主府,应该就被发觉了,之所以沒有被发觉,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强者,正在沉睡!”

    感应到这样的一位强者的存在,罗晨心中也是微微一紧。

    旋即他的目光微微闪动,大步向着那灯火通明的殿厅走去。

    “趁着他在沉睡,先找到柳如雪,然后杀了她!”

    罗晨进入红烟台下的殿厅,并未受到任何的阻拦。

    大厅之内并沒有人,属于城主的宝座之下,是一道长长的台阶,空荡荡的大厅周围,又有一个个小小的门户,柳如雪究竟在哪里,他并不清楚。

    而那位强者的气息,却是在某一个门户之后。

    罗晨手中紧握重剑,脸上也是现出一丝思索之色。

    栖霞铁卫的情报,并沒有关于红烟台内部的构造,所以他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柳如雪的居所。

    正犹豫间,一声惊雷般的大喝响起:“谁,谁在那里晃悠!”

    然后一个样貌英俊的中年汉子如同闪电般从一个小门之后冲出,來到了大殿之内。

    罗晨看着这一位武者九层的强者,清俊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

    显然想要先杀死柳如雪的计划是不可能了。

    “你是谁。”那英俊汉子看到罗晨滴血的重剑,用力握紧手中的厚背战刀,厉声喝道。

    “哼。”罗晨低喝一声,转身便是冲了出去。

    “想跑。”那英俊汉子怒喝一声,身躯一闪便是追了出來,同时大吼道,“有刺客,通知大人!”

    “刺客!”

    “刺客在哪里!”

    大厅周围一个个房间之中,一道道人影飞快的窜了出來,手中都是拿着武器。

    “嗯!”

    高台顶部的石台之上,柳如雪修炼道纹太过困倦,正在伏案小睡,听到了手下第一高手顾庆平的大吼,也是醒了过來。

    款款走到高台边缘,柳如雪倚着栏杆,向下看去。

    “是他,罗晨。”看着下方那提着重剑飞奔的清俊少年,柳如雪的目光也是猛然一缩。

    “这个家伙他來这里干什么,还真是奇怪!”

    柳如雪目光微闪,瞬间也是明白了。

    “原來是这样!”

    “是了,在通商镇的时候,罗晨显然并不知道我杀了他的袍泽,这次回去之后,发现了这件事情,定然是恼怒异常!”

    “沒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快就來报复了,呵呵!”

    柳如雪浅浅一笑,清澈如水的目光之中,也是现出了一丝寒意。

    “罗晨,被你射了一箭,我已经不欠你的,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走了吧!”

    柳如雪倚在栏杆之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

    顾庆平可是真正的强者,当初自己也是废了许多功夫才让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罗晨的弄浪三重虽然厉害,可是上次杀死的不过是极为疲惫的金剑士而已,她相信顾庆平是罗晨绝对杀不死的。

    虽然和罗晨有过交道,不过她可沒有放过罗晨的打算,作为未來昆玉宗的宗主,若是能够杀死栖霞宗一位未來的精英,她绝对不会犹豫。

    高台之下,是一片方圆二百余丈的巨大空地,罗晨已经冲到了空地之上,全力向着出口奔去,顾庆平提着战刀向着罗晨冲來,眼中满是残酷之色。

    “小兔崽子,居然來这里來撒野,看我一刀切了你的卵蛋。”顾庆平咬牙切齿。

    而殿厅之内此时也是冲出了十几位强者,两名武者八层强者和七名武者七层的强者都在里面,这些人实力年龄各不相同,但是同样都是一个个容貌俊美之极。

    罗晨一边奔跑,同时余光看着追过來的顾庆平,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高速的计算着。

    “就是现在。”顾庆平距离罗晨五十余丈的时候,罗晨心中一声大喝,陡然转过身來,高举重剑向着顾庆平冲了过去。

    “臭小子,不跑了么。”顾庆平狞笑一声,手中战刀高高的举起,向着罗晨快速的冲來。

    罗晨脸色极为凝重,脚步快速的变换着,身上的气势也在渐渐的提高,一道无形的道纹在他的脚下快速的成型。

    “顾庆平,不要留手,用全力。”高台之上,陡然响起一声娇喝。

    “是,大人。”听到柳如雪的声音,顾庆平精神一震,也是收起了轻慢之心,骤然加速,强悍的力量全部爆发,手中战刀带出一道明亮的刀光,向着罗晨狠狠地斩落而下。

    而罗晨同样是奋力的挥动重剑,向着顾庆平砍了下去。

    高台之上,柳如雪的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已经看到了罗晨被顾庆平一刀两段。

    “可惜。”柳如雪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沒有了罗晨的栖霞宗,恐怕就沒有了太大的挑战性。

    罗晨目光闪亮,重重地踏出了最后一步,重剑与顾庆平的战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就在相撞的瞬间,罗晨怒喝一声,火属性的力量陡然爆发,重剑瞬间变得赤红如血,在暗夜之中闪烁着无比璀璨的光芒。

    同时凝聚在重剑上的天地灵力也是瞬间爆发。

    “轰!”

    一声惊雷般的巨响,顾庆平的战刀骤然向后飞出,狠狠地砍在了自己的身上,几乎把自己给劈成了两半,而下一刻,罗晨赤红如血的重剑已经从他的头顶重重地斩落而下,把他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

    “什么。”柳如雪看着下面的场景,几乎被惊呆了。

    罗晨抬起头來,冷冷地看了柳如雪一眼。

    “不好!”

    柳如雪心中猛然一寒,奋力向后一跃,退到了石台的中心处。

    “轰!”

    下一刻,令人心悸的尖啸之声响了起來,一枝流云箭带着明亮的白色湍流爆射而來,重重地轰在了柳如雪刚才站立的位置,数丈方圆的栏杆顷刻间折断,而石台边缘也是崩裂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该死,竟然用流云箭,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柳如雪心中恼火异常。

    在通商镇,罗晨明明答应过齐天,不会用流云箭來对付她,然而他居然是一开始就用上了流云箭。

    这一箭的速度实在太快,若非她提前退了回來,绝对是会被一箭射死。

    “疯了,这家伙一定是疯了。”柳如雪咬牙道。

    对于罗晨她自认为比较了解,罗晨是一个心志坚毅的人,这样的人一定有着自己的底线,若非是逼到一定程度,必定不会破坏自己的诺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