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夷为平地
    “疯了,这家伙一定是疯了。”柳如雪咬牙道。

    对于罗晨她自认为比较了解,罗晨是一个心志坚毅的人,这样的人一定有着自己的底线,若非是逼到一定程度,必定不会破坏自己的诺言。

    柳如雪并非故意隐瞒在慈利城杀人的事情,其实她早已忘记了这件事情,也忘记了这件事情会对罗晨有什么影响,所以对于罗晨的到來,她根本就沒有做任何的准备。

    柳如雪手腕一翻,匕首已经出现在了手上,同时左手轻轻一捏,一道光华冲天而起,久久不散。

    “可惜。”罗晨见一箭沒有射死柳如雪,也是叹息了一声。

    这一箭他直接用上了局部强化之力和火属性的力量,再加上流云箭本身强大的威能,恐怕就是一名武者九层的强者,也无法抵挡这一箭,可惜柳如雪反应太快,让这一箭落了空。

    连续两招都利用了火属性的力量,罗晨消耗也是极大,此时他也变得极为疲累,金螺吞海诀全力运转,快速的吸收天地灵力,恢复着自己的力量。

    “什么!”

    “怎么会这样!”

    广场之上还有着大量的强者,却沒有人敢于冲上來,一时间都是呆在那里,怔怔的看着顾庆平的尸体。

    这个骄横又强大的家伙,居然被这个看上去只有武者七层的神秘人一剑给劈了。

    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实力,难道是一名武师不成。

    罗晨冷淡的看着众人,众人都是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哼!”

    罗晨冷笑一声,走到了不远的地方,捡起了那一支流云箭。

    果然是好箭,依旧沒有什么损伤。

    把弓箭收入储物空间之内,罗晨再次握紧了手中重剑。

    “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柳如雪的声音从高台之上传了下來,蕴含着无尽的怒意。

    “杀!“

    “杀了他,大人在看着我们,快杀了他!“

    听到柳如雪的声音,广场上的一众仰慕者瞬间亢奋起來,同时挥舞着手中武器向着罗晨疯狂的冲了过來。

    “哼!”

    罗晨目光一寒,手中重剑高高的举起,向着人群冲了过去。

    他的感知能力再次提升到了极点,脚步快速的移动着,目光牢牢地锁定在一名武者八层的强者身上。

    一道粗粝的无形道纹,再次在他的脚下呈现,而他身上的气势也是重新高涨起來。

    刚才全力一击,耗费了罗晨大量的能量,现在还沒有完全恢复,然而此时已经沒有了恢复的时间了。

    只要击杀了这两名武者八层的强者,其他的人他便可以毫不在乎。

    “杀!”

    两名武者八层的强者对视一眼,眼中都是闪烁着疯狂之色,两把战刀带出冷厉的寒芒,狠狠地向着罗晨劈了下來。

    罗晨心中一声大喝,重剑之上光芒再次绽放开來,整个剑身变得赤红如血,带着恐怖的温度向着锁定的那名武者八层的强者狠狠地斩落而下。

    “蓬!“

    两把战刀与罗晨的重剑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两名武者八层的强者同时闷哼一声,向后退了数步,嘴角都是渗出了一丝鲜血,而罗晨的身形也是猛然一滞,顿在了原地。

    体内能量耗费极大,这一剑的威力已经不如上一剑,这两名武者八层的强者配合娴熟,奋力一击竟然是挡了下來。

    两人的眼中都是露出一丝喜色,顾庆平可是武者九层的强者,都是被人家一剑斩杀,而自己两人居然挡住了。

    “杀了他。”“杀!”

    这时三名武者七层的强者同时扑了过來,挥动武器向着罗晨重重地斩落而下。

    罗晨冷哼一声,手中重剑瞬间一个横扫,直接把三人同时斩成了两截。

    紧紧靠着局部强化之力,罗晨右臂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武者八层强者的层次,加上超越武者八层强者的感知能力,虽然沒有再用火属性的力量,罗晨的出手也根本不是这三个武者七层的强者能够抵挡的。

    “杀!”

    两名武者八层的强者对视一眼,疯狂的再次向着罗晨冲了过來,两人之间的配合极为熟练,两把战刀一刀砍向罗晨头颅,一刀砍向罗晨腰部,同时向着罗晨砍來,配合也是妙到毫巅。

    “死!”

    刚才一击沒能击杀一人,罗晨心中对于自己也是极不满意,见到二人再次重來,眼中寒芒一闪,重剑骤然一挥而下。

    重剑之上红芒再闪,在碰撞二人战刀的瞬间陡然一沉,然后猛地一个加速,已经是刺入了一名强者的胸口,在另一名强者战刀落下之前,罗晨猛然拔出重剑,狠狠地向上一挡。

    “当“的一声大响,罗晨的重剑与那名强者的战刀同时荡开了去,而另外一名强者则是重重地倒了下去。

    这次罗晨并沒有机会用弄浪三重,然而靠着局部强化之力和火属性的力量,罗晨的力量已经超越对方一半,出手速度自然快捷无比,再加上高出对方的感知能力,罗晨自然是一击得手了。

    不过再次使用火属性的力量,令罗晨瞬间感到更加的疲累,双腿也是有着一点儿颤抖。

    剩余的一名强者怒吼一声,厉声道:“你们一个个平日里自诩对大人最为忠心,现在便是你们显示忠心的时候,大家一起上,杀了这个小子!“

    柳如雪冰冷的声音也是高处响了起來:“大家不要怕,他不过是武者七层的实力,现在的他使用的乃是禁术,力量无法持久,只要拖住他,禁术时间一到他就完了!“

    罗晨抬头看了一眼,却沒有看到柳如雪的人影,而广场之上,众人又都是快速的冲了过來。

    为首的四名武者七层的强者和最后一名武者八层的强者,罗晨即便与武者七层的敌人相比也沒有任何的速度优势,唯一的优势便是他的右手,现在想要拉开距离已经不可能了,罗晨大喝着冲了上去,挥动重剑与众人战成一团。

    那名武者八层的强者疯狂大吼,战刀再次向着罗晨狠狠地斩下,罗晨暂时已经沒有了使用火属性力量的能力,奋力挡住了对方的这一刀,然后重剑随手后摆,已经是砍断了一个武者六层的少年的脖子。

    “孟浩,你拖住他即可,不要与他硬拼,其他的人,全力攻击。“高台之上,柳如雪的声音再次响了起來。

    “是。“剩余的那名武者八层强者“孟浩“应了一声,果然不再全力冲上,而是在人群之中抵挡着罗晨的攻击,而其他的强者听到柳如雪的命令,眼中再次现出狂热之色,大吼着向着罗晨扑了过來。

    罗晨暂时不能使用火属性的力量,又无法和众人拉开距离,一时之间也是陷入苦斗之中,虽然身边的武者五层第六重的强者一个个倒下,然而他也是越來越疲累。

    罗晨的目光异常的明亮,不再全力的大杀大砍,而是靠着强横的感知能力快速的判断,尽量的节省着每一分力气。

    这样的局面,他來滨枞城之前也有过预料,因此心中并不着急,而改变策略之后,靠着金螺吞海诀强悍的恢复能力,力量恢复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消耗的速度,他的力量也是在快速的恢复着。

    这时从城主府内层的各个地方,又是疯狂的冲出了数十名强者,都是武者五层的样子,这些人同样是加入到了围攻罗晨的人群之中,每当有人被罗晨杀死,都是立刻有人补上,罗晨始终是被围在广场之上,根本无法冲出來。

    高台之上,柳如雪的身影再次出现,清澈如水的目光看着下面的罗晨,青稚的小脸上满是淡漠之色,沒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罗晨目光看向柳如雪,心中的怒火却是被瞬间点燃。

    勉力压制心中的怒意,罗晨更小心的使用每一份力量,等待着自己力量的恢复。

    等到体内的力量足以使用一次火属性的力量,他便可以溃围而出,然后冲到红烟台上击杀柳如雪。

    而在战斗的过程中,他也是有意的向着通往红烟台的楼梯移动着。

    柳如雪看到了这一点,嘴角也是微微翘起,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

    红烟台上光华升起的瞬间,滨枞城烈豹队卫营之内。

    最大的一座营房之中,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猛然坐了起來,大步的走出了门外。

    看着红烟台上升起的光华,青年的脸上现出一丝愕然之色。

    “大人,大人。“当值的烈豹队骑手快速的跑了过來,连声道。“城主府发來信号,让我们立刻前往救援!“

    “老子看得懂信号,用你小子啰嗦。“青年不耐烦的哼了一声道。

    “”那铁卫站在那里,一脸的尴尬之色。

    “愣着干什么,传令,所有人都起來,校场之上集合。“青年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当值铁卫,沉声喝道。

    “是,大人。“那铁卫连忙点头,拿出一个哨子拼命的吹了起來。

    凄厉的声音在卫营之内回荡着,卫营内一处处营房之内,立刻也是乱了起來。

    青年哼了一声,快速的走回自己的营房之内,再出來的时候,已经是全身铠甲,手上提着长长的战枪。

    早有侍从把披着铁甲的烈豹牵了过來,青年纵身一跃上了虎背,然后快速驰向了校场的中心。

    在那里,一百名烈豹队骑手已经集结完毕,十名十夫长列队在最前面,一个个脸上满是杀气。

    “才风大人,出了什么事了。“一位相熟的十夫长问道。

    “柳如雪那个贱人那里出了点儿事情,走吧,兄弟们,跟老子瞧瞧去。“青年哼了一声,策动烈豹转身冲了出去。

    一百头重甲烈豹同时加速,冲出了卫营大门。

    片刻之后,烈豹队高速的冲到了城主府门外,一个样貌俊秀的少年正等在门外,一脸的焦急之色。

    见到青年带着烈豹队赶到,少年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大声呵斥道:“顾才风,怎么來的这么慢,快,快去救城主大人!“

    “城主府内有我大哥镇守,会有什么问題,宋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青年哼了一声。

    “來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刺客,你的大哥顾庆平被人一剑劈死了,若非如此,城主大人怎么可能会通知你们,你们快进去吧,晚了就來不及了。“宋江顾不得理会顾才风的无礼,一脸惶急之色,连连的道。

    “你说什么,我大哥死了!“

    顾才风一怔,脸上瞬间现出暴怒之色。“这个该死的贱人,我就知道我大哥早晚被她害死,夏溧城顾家一脉只剩下我们叔侄两个,她还偏偏要诱惑我大哥给她当侍卫,大哥为美色所惑,不听我的劝告,我就知道早晚会有今天,这个该死的贱人!“

    “混账,顾才风,你说什么,杀死你大哥的可是刺客,跟城主大人有什么关系。“宋江怒声道。

    “别的人都在保护城主大人,你跑出來干什么,难道我还用你带路么。“顾才风脸色无比冰寒,手中战枪骤然挥出,轰向了宋江的胸膛。“小白脸,去死吧!“

    战枪重重地轰在了宋江的身上,直接洞穿了宋江的胸膛,宋江惨叫一声,瞬间气绝身亡。

    身后的烈豹队极为安静,对于这一幕显然并不在意。

    顾才风挥动战枪,把宋江的尸体重重地甩了出去,然后厉喝道:“兄弟们,跟我冲进去!“

    说着顾才风催动烈豹,冲入到了大门之内,一百名烈豹队骑手齐声怒喝,呼啸着冲了进去。

    “把能拆的都拆了,把道路腾出來!“

    进入城主府内,感受了一下红烟台周围强烈的能量波动,顾才风大声喝道,手中战枪猛然挥起,砸在了跟前一栋房屋的木柱之上。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房屋完全的塌了下來,化作了一片废墟。

    其他烈豹队骑手应了一声,纷纷催动烈豹跑到城主府外层各处,战枪挥动之间,一栋栋房屋瞬间被夷为平地,很快城主府内层和外层之间,便成为了一大片平地。

    烈豹速度不如铁背马,但是胜在灵活,现在虽然是一片废墟,但对于烈豹的冲锋已经沒有了任何的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