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寂寞如雪
    其他烈豹队骑手应了一声,纷纷催动烈豹跑到城主府外层各处,战枪挥动之间,一栋栋房屋瞬间被夷为平地,很快城主府内层和外层之间,便成为了一大片平地。

    烈豹速度不如铁背马,但是胜在灵活,现在虽然是一片废墟,但对于烈豹的冲锋已经沒有了任何的影响。

    听到外面的响动,两位面容俊美的少年手持武器快速从内院跑了出來,见到所有的房屋都成了一片废墟,不由得又惊又怒,厉喝道:“顾才风,你放肆!“

    “兄弟们,跟我冲。“顾才风淡漠的扫了两人一眼,战枪猛然一摆,当先向前冲去。

    身后百骑同时跟上,地面剧烈的颤抖,两名少年惊骇莫名,想要逃跑,却被淹沒在豹群之内,等到烈豹队冲过之后,地面之上已经只有斑斑血迹,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广场之上,罗晨身边的强者越來越少,那位武者八层的强者“孟浩”抵挡了罗晨大部分的攻击,然而他却沒有罗晨强大的恢复能力,他的力量却是越來越弱,而罗晨的力量却是越來越强。

    金螺吞海诀的恢复能力,自然不是孟浩能够相比的,孟浩也是感觉到了罗晨的诡异,心中也是暗自震惊。

    四位武者七层的强者已经先后被罗晨暴起斩杀,其他的强者根本对罗晨沒有任何的威胁,只是一个个冲上來,用血肉之躯维持着包围圈而已。

    “是时候了!”

    罗晨抬起头來,看了倚在栏杆上的柳如雪一眼,嘴角现出一丝冷笑,手中重剑带出一道凄厉的剑芒,狠狠地劈向了孟浩。

    孟浩见这一剑剑势沉重,也是不敢大意,奋力一刀挡了上去。

    “哼!“

    罗晨冷冷一笑,右臂内火属性的能量骤然爆发,重剑再次变得如同火炬一般地璀璨,带着妖异的红光骤然加速,重重地砸在了孟浩的战刀之上。

    孟浩苦战之下,早就疲惫不堪,出手的力量还不到巅峰的八成,如何能够挡住罗晨的全力一击,孟浩的战刀瞬间被砸得脱手而出,而罗晨如火的重剑则是斜斜的劈在了他的肩头之上,直接把他劈成了两半。

    然后罗晨顺势一个横扫,重剑在人群之中一掠而过,数名武者六层的强者瞬间筋断骨折。

    解决了了孟浩,又恢复了大半的力气,罗晨顿时如同虎入羊群一般,重剑挥动之间寒芒闪烁,顷刻间又是几人倒了下去。

    剩余的强者还有二十余人,见到罗晨如此悍勇,一个个现出绝望之色。

    “为了大人!“

    一位英俊的青年脸上露出绝望之色,抬头看了一眼柳如雪,双手挥动战刀疯狂的冲向了罗晨。

    罗晨重剑斜掠,已经砍下了他的头颅。

    “为了大人。“数十名俊美少年或青年同时抬头看了一眼红烟台上心仪的女神,同时疯狂的嘶吼着,向着罗晨冲了过來。

    然而此时力量差距太大,数量上的优势已经沒有了用处,罗晨右臂强横的力量全部爆发,重剑挥动出漫天寒芒,利刃入肉的声音密集响起,顷刻之间便是有着十几人又倒了下去。

    广场之上此时已经满是尸体,热血沿着地面肆意的流淌着,柳如雪依然是倚在栏杆之上,目光依旧清澈如水,似乎能够照到人的灵魂深处。

    自始至终她的脸上沒有任何的波动,那些英俊的少年或青年的慷慨赴死也沒让她有半点儿动容。

    两息之后,罗晨的周围已经沒有一个活人,高台上下,两人的目光骤然碰撞,旋即分散。

    柳如雪的身影从栏杆处消失了,连同她的气息也是消失在了罗晨的感知能力范围之内。

    不过罗晨自然知道,柳如雪依然是在那里。

    龟息丸这样的东西,他又不是第一次见。

    罗晨提着滴血的重剑,双脚踩在地上深深的血水之中,高速的向着通往红烟台台顶的台阶跑去,陡然几声轻微的脆响,盘旋向上的台阶全部跌落下來。

    罗晨目光一寒,伸手一抓,鹊画弓再次出现在他的手里,一根流云箭搭在弦上,向着平台爆射而出。

    流云箭在夜空中带着明亮的白色灵力湍流,重重地轰在了平台边缘,发出一声惊雷般的巨响。

    又是一段栏杆坍塌下來,然而平台边缘却沒有再崩裂,罗晨感知能力也是感觉到了平台上的一丝灵力波动。

    显然这样的一个平台,竟然是经过道纹师的加固的,罗晨知道昆玉宗内并无道纹师,不知这加固平台的又是谁。

    不过整个红烟台上面布满了各种装饰,因此并不光滑,这样的一个平台自然无法阻挡罗晨的脚步。

    “轰隆!”

    罗晨握紧重剑,正要攀上红烟台,陡然分割城主府内外两层的围墙哗然垮塌,上百头铁甲烈豹排着整齐的阵型高速的冲了过來。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位面色冷峻的青年,青年看到血流成河的广场,目光微微闪动,嘴角竟然是现出一丝快意的笑意。

    旋即青年冷冷的哼了一声,重重地落下了金属面罩。

    “唰拉!”

    在他身后一百名烈豹队骑手同时落下面罩,动作整齐而干脆。

    罗晨的眼瞳猛然一缩,从这一点便可看出这一队烈豹队不同凡响。

    烈豹队距离罗晨尚有一百多丈的距离,速度已经达到了极限,显然他们并不是进入广场之后才开始加速,而是在外面便已经开始加速。

    罗晨眼瞳微微一缩,心中也是涌现出无穷的战意,提着重剑高速的冲了上去。

    那猎豹队首领面罩之下的眼眸之中,现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嗯!”

    罗晨的身体猛然一滞,这一队烈豹队的冲锋,竟然是宛如一个整体,自然而然的有着一股滔天的气势,这种气势令他极为的难受,根本沒有办法再往前冲。

    并非是害怕,而是直觉告诉他,冲上去将会迎來排山倒海般的连续冲击,这样的冲击,根本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抗衡的。

    烈豹队瞬息之间已经到了数十丈之外,那铁卫首领猛然用力挥手,大喝一声:“掷!“

    所有的烈豹队骑手都猛然高高举起战枪,借着烈豹的高速将手中战枪斜斜的掷向了天空。

    “咻咻咻!”

    一百零一根沉重的战枪,每一根都有一百余斤,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如同乌云一般向着罗晨笼罩而下。

    “”

    罗晨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战枪是铁卫最重要的武器,从來沒有听说用來砸人的,军中强者借助冲锋的力量全力一掷,力量更是大得可怕。

    就在此时那烈豹队首领再次挥手,低沉喝道:“射!“

    显然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战枪脱手的瞬间,烈豹队骑手们都已经抓过了背上的长弓,听到了为首铁卫的命令,一个个弯弓搭箭,用尽全部力气向着罗晨射出一箭。

    这些箭矢的速度,却又比战枪下落的速度还要快,等到落到罗晨面前的时候,重箭和战枪已经是混在了一起,带着呼啸之声向着罗晨落了下來。

    罗晨双眼变得无比的明亮,猛然一声大喝,脚步快速的移动着,同时手上重剑快速的点出,化作了一片璀璨的银芒。

    “叮叮叮叮“密集的碰撞声急速响起,罗晨靠着强悍的感知能力,重剑快速的砸开了飞來的战枪,挑开了射來的重箭。

    忽然罗晨感觉左肩上微微一麻,一枝重箭擦肩而过,划破了一点儿油皮,顿时整个肩膀瞬间麻痹,整个左臂瞬间无法动弹。

    “箭上有毒!“

    罗晨心中一惊,挥剑掠过自己的肩膀,带起一大块血肉,鲜血飙飞而出,麻痹的感觉这才消失了。

    这时看着地上一片蓝幽幽的箭头,罗晨心中也是骇然,在战阵之中使用毒箭的,可绝对是极为少见的,若非自己反应够快,一条左臂怕是就要废了。

    这时烈豹队已经如同波浪一般的冲來,手上拿着的是沉重的重剑,一个个拼命地伏低了身子,向着前面高速的冲來。

    “草。“罗晨心中暗骂一句。

    无论是栖霞铁卫和烈豹队,骑手对于自己的坐骑都是极为爱护的,像这样靠着坐骑掩护自己來进行冲锋的,罗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骑手,绝对称得上是奇葩了,而这一个百人队的烈豹队骑手,显然都是这种奇葩。

    罗晨以前都是坐在马上向敌人冲锋,如今第一次站在地上承受重骑的冲锋,这才真正感受到了重骑的威力。

    烈豹连同铠甲有数千斤重,即便上面沒有铁卫,全力冲锋起來也有着极为强大的力量,再加上背上的重甲铁卫,力量更是大得可怕。

    罗晨看着快速冲來的烈豹队,终于是打消了硬抗的念头,转身向着红烟台下层大厅冲去。

    不是畏惧,而是这样的对抗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义,这么多重骑的冲锋绵绵不绝,他绝对无法硬撼下去。

    那烈豹队长轻轻挥手,后面的烈豹队快速变换队形,变成了五人一排的队形,继续冲向了红烟台下的殿厅。

    罗晨咬牙回身,奋力的一剑挥出,向着为首的铁卫烈豹劈了过去,赤红的剑芒一闪,烈豹瞬间被罗晨劈成了两段。

    而罗晨同样被烈豹恐怖的冲击力冲得后退了数步。

    那豹上的铁卫早在烈豹倒下之前,早已经轻轻跃起,落到了后面的烈豹背之上,两侧的两名铁卫一个夹击,两头重甲烈豹狠狠地撞向了罗晨。

    罗晨咬牙挥动重剑,斩杀了两头烈豹,却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向后倒飞而出,忍不住哇的一声,一口鲜血飙飞而出。

    “我靠。“罗晨怒骂一声,现在他才真正意识到了重甲烈豹冲击的可怕,每一头重甲烈豹便如同是一座小山一般,这种无力的感觉是坐在铁背马的背上无法体会的。

    见到又是两头烈豹冲了上來,罗晨不再迟疑,向着殿厅一侧的一个小门冲去。

    只要进入这里,烈豹便无法冲击,而一旦烈豹在外面降下速度,罗晨也就不再畏惧,烈豹进入室内战斗,本就是找死。

    罗晨刚刚冲过小门,门背后一点寒光飙射而出,狠狠地刺向了罗晨的后心,罗晨只感觉背心一凉,怒喝着猛然挥手,重剑狠狠地向后砸出。

    叮的一声轻响,柳如雪惨哼一声,身躯倒飞而出,手中匕首也是重重地飞了出去。

    罗晨看着站在远处的柳如雪,忽然感觉脊背一阵发麻,所有的力量瞬间消失。

    柳如雪的匕首掉在地上,匕首之上满是诡异的蓝光,散发着淡淡的腥味,这一次柳如雪的匕首之上,显然是喂了毒的。

    “原來柳如雪早已不在平台之上,已经下來准备偷袭我了。“罗晨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便是立刻失去了知觉。

    柳如雪小脸发白,轻轻地咳了两声,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刚才匕首硬挡了罗晨的全力反击,也是震动了脏腑,然而她的嘴角却是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清澈如水的目光看向了那躺在地上的清俊少年,柳如雪轻轻摇了摇头。

    “罗晨,你低估我了,真是可笑,你居然敢低估我!“

    虽然手下伤亡惨重,然而这一场争斗,终归是她赢了。

    而关键的原因便是罗晨对于她的轻视。

    在慈利城一战中,她已明白罗晨是一位极为决绝的人,他的作战方式更是无比决绝,随时都准备好了面对死亡。

    然而她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她柳如雪什么时候缺乏了面对死亡的勇气。

    一个连死亡都不畏惧的人,又怎么会畏惧一个刺客。

    既然不畏惧…………她又怎么会沒有迎战的勇气,她怎么可能永远呆在平台之上,等着罗晨杀上來。

    柳如雪支撑着走到匕首跟前,捡起蓝光莹莹的匕首看了看,小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能够内脏移位又怎么样,蛇蝎美人的毒虽然不如噬骨蚀心,可见血封喉也是沒有问題的,可惜以后我要少一个相当的对手了!“

    “人生还真是寂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