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笑脸含泪
    “你还算不糊涂。”圣老虚弱的哼了一声道,“你对柳如雪极为了解,知道她是何等决绝的人,她和你一样,任何时候都不缺乏战死的勇气,她这样的人,怎么会因为你力量强大而心生畏惧呢,你觉得她会害怕你,会呆在上面不敢下來,这怎么可能,一个连死都可以不在乎的人,什么样的对手她会畏惧!”

    罗晨默然点头。

    “小子,老夫不过是一个灵魂体而已,控制你的身体,实在太耗费能量了。”圣老虚弱的道,“我要沉睡了,再不沉睡就要魂飞魄散了,这一段时间你要靠自己,等到你下次晋级,再唤醒老夫吸收天地灵力,老夫才可以再次醒來,当然你今晚要是死在这里,那就算老夫倒霉!”

    “我知道了。”罗晨点头,“你老休息吧!”

    感应了一下金螺空间,圣老身体变得极为虚幻,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沉沉睡去。

    罗晨提着重剑,继续在各个房间之内寻找柳如雪。

    柳如雪似乎是消失了一般,罗晨找了各个房间,依然是不见柳如雪的身影。

    再次上了红烟台顶,同样沒有柳如雪的身影。

    远处火把如龙,数千步兵骑兵正乱哄哄的向着城主府涌來,对于这些普通军队,罗晨自然是不会在乎。

    罗晨的嘴角现出一丝冷笑,张开了口,把一枚药丸抛入嘴里。

    龟息丸。

    楚如萱调制的龟息丸果然好用,顷刻之间,和柳如雪一样,罗晨的气息也是完全地消失了。

    “我已经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依然沒有找到柳如雪!”

    “柳如雪绝对不会畏惧我,所以她一定不会离开红烟台!”

    “沒有找到她,是因为她也在移动,她依旧在寻找着向我出手的机会!”

    “既然找不到她那就等到她吧!”

    罗晨盘膝坐了下來,目光盯着石柱连接平台的出口,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柳如雪如同轻烟一般在各个房间内快速的飘荡着,沒有发出一点儿声息。

    猛然间,她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凝重之色。

    “他的气息,居然消失了!”

    柳如雪抬头看了看头顶,罗晨气息消失的位置,应该是在红烟台上。

    然而他现在已经到了哪里。

    一股危险的感觉笼罩柳如雪的全身,她的脸色沉了下來,继续的在各个房间之间穿行。

    “哼,就算是遇到你又如何,你的身法可沒我快,就算是偷袭不成,跑还是有把握的!”

    旋即柳如雪又是苦笑一声,罗晨醒來的瞬间展现的身法,可是比她的身法还要高妙。

    “我倒要看看,这次到底谁赢。”此时柳如雪的心中也是多了一分好胜之心。

    转到了石柱所在的房间,柳如雪四周看了看,娇躯如同轻烟般腾空而起,沿着石柱快速的蹿了上去。

    “他是在这里消失的,那么他一定不在这里。”柳如雪心道。

    既然罗晨在寻找自己,肯定不会呆在同一个位置。

    不过若是在攀爬石柱的时候被罗晨发现了,无疑是极为危险的。

    所以她的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快。

    翻身一跃上了石台,柳如雪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伏击他最好的位置,我就在这里等他吧。”柳如雪心道。

    平台之上,光芒一闪,陡然亮了起來。

    柳如雪的脊背猛然一僵,缓缓地转过身來。

    在她的身后,那个清俊的少年面色沉静,长弓已经拉成半圆,上面长箭已经变成了赤红之色。

    看着罗晨沉静淡漠的目光,柳如雪沉默片刻,涩然一笑:“罗晨,你的心志更强大了!”

    罗晨淡淡一笑:“过奖!”

    “你为什么这么冷静,你不恨我杀死你的袍泽了么。”柳如雪轻声道。

    “你就要死了,我为什么还要恨你。”罗晨微笑道,眼底却是有着一丝快意。

    “我承认,我败了,不过,我不服。”柳如雪道,“你答应过齐天,不用流云箭对付我的!”

    “我会向他道歉。”罗晨淡淡一笑,“柳如雪,你果然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努力,这一点你和我真的很像,若非是你杀了我三个兄弟,我还真不愿杀你,少了你这样的对手,也是很无趣的事情!”

    “这么说,他们三个,都死了么。”柳如雪轻声道,“那个叫钟麟的小家伙说起來还有点儿可惜,我只是在他身上随便刺了几百下而已,我本以为他能够撑到第二天的,看來我的计算还是出了问題!”

    “最可怜的就是我钟麟兄弟。”罗晨脸色一沉,“他还那么小,居然就是死在了你的手里!”

    “他若是沒有对我对手动脚,本來是可以不死的,你知道,我最讨厌那样的男人。”柳如雪轻声道,“他救了我的命,却趁着我昏迷,占我的便宜,若沒有这件事,我根本不会杀那两个铁卫泄愤,我沒法杀他,只好杀了那两个了,说起來那两个铁卫,其实是他害死的!”

    罗晨哼道:“这些细节,我并不清楚,估计也只有你自己清楚吧,不过你说钟麟对你做了什么,我根本就不相信,钟麟心中喜欢谁,我比你更清楚,你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女子,他怎么会对你动手动脚!”

    “我不是他喜欢的女子,呵呵。”想起钟麟当日的表现,柳如雪咯咯地笑了起來。

    “罗晨,也就只有你这样的男人,才会无视我的容貌,你知道么,我杀了那两个铁卫之后,甚至给他杀死我的机会,可是他根本就舍不得对我出手!”

    罗晨脸色微微一沉:“不用跟我说这些,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是个胆小的家伙,所以想做什么也不敢,也就是摸过我而已,摸过我之后,居然还会脸红,呵呵,其实说起來,他和别的男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就这样死了,还真是可惜。”柳如雪抿嘴轻笑道。

    “拖延了这么久,也沒有人來救你,柳如雪,你死心吧。”罗晨冷笑道。

    “你以为我怕死么,死了,只不过是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不用再看你们这些臭男人恶心的目光而已,死了,我就能再见到母亲了,可惜的是,我沒能成为昆玉宗的宗主,那些侮辱过我的男人,许多还活得好端端的。”柳如雪叹了一口气道。

    罗晨想起天南山脉中的柳如雪,沉默片刻之后,轻声道:“我可以向你保证,栖霞宗将会踏平天南以南,所有可能侮辱过你的男人,都会死!”

    “谢谢了。”柳如雪躬身行礼,眼中现出一丝感激之色。

    然后轻轻叹息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罗晨脸色恢复平静,看了一下正在冲入城主府内的军队,轻轻松开了弓弦。

    “轰!”

    流云箭上白色湍流显现,呼啸着飞向了柳如雪美丽的胸膛。

    虚空之中,陡然现出道道黑色的触须,快速的缠绕在流云箭之上,流云箭发出嘎吱的声响,如同冲入了网中的鱼,白色的湍流渐渐暗淡,终于是完全的消失了,整枝箭被黑色触须完全包围,停在了空中无法动弹。

    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红烟台上,那是一个英俊到了极点的冷酷青年,黑发飘拂,脸庞的线条如同刀削一般,深邃的眸子里仿佛有着野火在燃烧。

    他的双手微微张开,那黑色的触须正是从他的掌心里发出去的。

    柳如雪猛然睁开眼睛,看到青年标枪般的身影,小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失声叫道:“是你!”

    青年向着柳如雪点了点头,冰冷的眼眸深处有着无限怜惜之意:“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呵呵。”柳如雪开心的笑了,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天南山脉虽然仅仅见了一面,这个高大的身影却让她感到心中温暖,除了师父之外,这是唯一的一个让她感到心中温暖的人了。

    罗晨看着青年,脸色变得异常难看,鹊画弓收入金螺空间之内,手腕一翻重剑便是出现在手上。

    沒想到这个神秘的武师,竟然是跟在柳如雪的身边,有他在这里护着柳如雪,想要杀死柳如雪便不可能了。

    然而他是罗晨,永远都不会失去战斗的勇气。

    青年回头看了一眼罗晨,手腕一抖,流云箭被抛向了罗晨,黑色触须全部收入掌心消失不见。

    罗晨接过流云箭,心中略略松了一口气,现在看起來,这个武师对于自己也沒有什么恶意。

    “罗师兄”

    钟麟看着罗晨,眼眸中也是有着一丝迷惘之色。

    今晚他一直在这里,他自然明白罗师兄为什么來到这里。

    原來罗师兄以为他已经死了,來到这里是为他和陈胜刘能两位师兄报仇的。

    之前罗晨被柳如雪刺伤,钟麟并沒有出手,因为他已经是武师,自然可以看出罗晨并未死去。

    而现在看到罗晨将要杀死柳如雪,他终于是不得不出手了。

    不管她做过什么,他已经发过誓,绝对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至于罗师兄那边钟麟已经死了,再也回不去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罗晨紧握重剑,看着钟麟道。

    “走吧,离开这里。”钟麟沙哑道,“今天我不伤害你,不过你也不能伤害她!”

    “柳如雪,算你走运,早晚你会死在我的手里,我兄弟们的血绝对不会白流。”罗晨冷冷的看着柳如雪道。

    钟麟一挥手,道道黑色触须从掌心喷涌而出,凝聚成一根粗大的鞭子,狠狠地抽向了罗晨。

    罗晨根本來不及躲闪,便是被鞭子抽飞起來,向着红烟台之下落去。

    “从今以后,我会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想要杀她,等你能够打败我再说吧!”

    罗晨咬牙,重剑在一颗明珠上一搭,便是止住了下坠之势,然后快速的下了红烟台。

    他本是果决之人,知道今天即便拼命也无法完成任务,自然也就不再拖延。

    对方显然已经手下留情,不然也不会恰好把他抛到平台边缘了,这种形式下继续纠缠下去,那就是愚蠢了。

    “打败你,会有那一天的。”罗晨回头看了一眼高台,心中狠狠地道。

    这时柳如雪的私兵已经冲入到广场之上,看到了罗晨出现,呼喝着围了上來。

    功败垂成,罗晨心中本就十分恼火,此时见到这些冲过來的普通士兵,顿时变得眼红如血,挥动重剑怒吼着冲了过去。

    一条粗粝的道纹在罗晨脚下快速成型,他的气势迅速高涨,重重地撞入了人群之内。

    “轰!”

    随着天地灵力爆发的巨响,密集的人群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然后罗晨手中重剑光芒闪动,顷刻之间周围已经沒有了一个活人。

    力量的差距实在太大,这些普通的军队对他來说已经沒有了任何的威胁。

    “这个距离,正好合适!”

    罗晨看了一眼乱纷纷后退的士兵,眼中露出残酷的笑意,提着重剑高速的冲了过去。

    “弄浪三重!”

    罗晨心中一声暴喝,重剑上天地灵力骤然爆发,方圆数丈之内,瞬间血肉横飞。

    “痛快,痛快。”罗晨哈哈大笑,快速的清理了附近的敌人,继续向前发起了冲锋,在弄浪三重的冲击下,那些步兵和轻骑便如同是纸片一般的脆弱。

    沒有了强者的协助,这些普通军队怎么可能阻挡住罗晨,很快罗晨便冲出了城主府,向着城门的方向疾驰,在他的身后,是一条血的河流,不知有多少城主私兵死在了他的手下。

    红烟台上。

    罗晨被甩下红烟台的瞬间,柳如雪便扑了过去,紧紧抱着那黑发飘拂的高大青年,委屈的哭了起來。

    对于之后下面发生的战斗,她已经是毫不在乎。

    她本是极为坚毅之人,然而看到青年眼中无限的怜惜之意,她忽然觉得非常的委屈,忍不住痛痛快快的哭了起來。

    钟麟轻轻拍着她的背,唯有沉默。

    良久,柳如雪停止了哭泣,轻轻松开了钟麟,却又紧紧抓住了钟麟的手。

    她的脸上依旧有着泪水,青稚的小脸上却是笑意绽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