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规矩谁定
    她本是极为坚毅之人,然而看到青年眼中无限的怜惜之意,她忽然觉得非常的委屈,忍不住痛痛快快的哭了起來。

    钟麟轻轻拍着她的背,唯有沉默。

    良久,柳如雪停止了哭泣,轻轻松开了钟麟,却又紧紧抓住了钟麟的手。

    她的脸上依旧有着泪水,青稚的小脸上却是笑意绽放。

    “你一直在我身边的,对不对。”柳如雪开心笑道。

    钟麟默然点头。

    从天南山脉开始,他一直便跟在他的身边,原本只是想默默的保护她,今日却不得不现出身來。

    若是别的人威胁到柳如雪,根本等不到接近柳如雪他就会出手,可是今日來的却是他的罗师兄,來这里是为他钟麟报仇。

    “呵呵。”柳如雪开心笑了。

    “那你以后还会陪着我么,还会陪在我的身边么。”柳如雪紧紧拉着钟麟的手,小脸上现出一丝乞求之色。

    钟麟瞬间内心变得无比柔软,轻轻点了点头,嘶哑道:“你不用害怕,以后…………我永远都会呆在你的身边,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我会永远守护你的,永远!”

    柳如雪眼中现出幸福的笑意,轻声道:“谢谢你!!,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钟麟默然片刻,轻声道:“我叫!!石血!”

    柳如雪轻轻依偎到钟麟的怀里,呢喃道:“石血,谢谢你!”

    钟麟轻轻拍着柳如雪的肩膀,心中唯有无限怜惜。

    她曾经受过太多伤害,从今以后,谁也不能再伤害到她。

    钟麟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迷茫,目光看向了柳如雪秀美的脖颈。

    少女的肌肤白皙柔嫩,隐隐可以看到肌肤下淡青色的血管。

    “我…………好渴…………”钟麟喃喃道。

    “石血,你怎么了。”柳如雪轻轻抬起头來,看着钟麟,小脸上现出一丝讶异之色。

    钟麟强忍着心中嗜血的冲动,轻轻推开柳如雪,身躯一闪便消失了。

    “石血。”柳如雪脸色惨变。

    “不用管我,等你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就会出现。”钟麟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柳如雪松了一口气,跺脚娇嗔道:“我需要你现在就出现!”

    沒有人回应。

    柳如雪轻轻叹了一口气,小脸上慢慢又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上,终于有个人真正的关心她了,她的心中也是感到无限的温暖。

    …………

    钟麟隐藏在暗影之内,从空间法器内拿出两瓶荒兽之血,大口的喝了下去。

    “还是很渴…………”

    钟麟又一挥手,两瓶兽血飞了出來,被他快速的吞入腹中。

    他的眼神终于完全的恢复了清明,迷茫的叹了一口气。

    越來越渴了。

    现在每一次嗜血的念头升起时,需要的兽血越來越多了。

    在天南山脉收集的兽血,已经耗费了大半。

    钟麟的目光扫过了广场,那里满是尸体,殷红的鲜血肆意流淌。

    强行忍住扑上去收集人血的冲动,钟麟叹息一声,身形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并不愿让柳如雪发现这个秘密,所以他不能这么做。

    不能这么做,但收集血液还是必须要做的,所以他选择了离去。

    …………

    罗晨脸色阴沉,手持重剑高速的在街道上跑着。

    “想要杀她,等你能够打败我再说吧。”那青年沙哑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

    “我一定要快速成为武师,我一定要打败你,我一定要杀了柳如雪,为了我死去的兄弟们!”

    “陈师兄,刘师兄,钟麟…………这次沒能为你们报仇,我已经尽了力了,不过早晚有一天,我会用柳如雪的头颅來几点你们的亡魂!”

    很快城门口已经到了,深夜城门早已关闭,城门处却是灯火通明。

    柳如雪军法森严,城主府内出事的消息已经传开,守门的军队沒有接到柳如雪的命令,不敢前去增援,却也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百余名城卫军盔明甲亮站在城门处,见到罗晨冲了过來,立刻挡住了城门。

    “什么人,停下!”

    罗晨冷哼一声,脚步快速变幻,身上气势高速上升,如同一颗炮弹一般重重地撞向了人群。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了起來,城卫军瞬间倒了大半,罗晨手中剑芒闪烁,又是砍掉了几颗头颅。

    然后罗晨的身躯重重地撞在了城门之上,沉重的城门轰然洞开,罗晨已经冲了出去,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出城数里,便到了一个小镇之外。

    罗晨长啸一声,小镇之内,一声奇异的嘶鸣跟着响了起來。

    如雷的蹄声由远至近,很快便到跟前,赛风从夜色之中奔出,來到了罗晨的身边。

    罗晨翻身上马,拍了拍赛风道:“走吧,这次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赛风喜悦的一声嘶鸣,迈开四蹄撒欢般的跑了起來,它的速度,几乎是寻常的铁背马的二倍,滨枞城很快就被抛在了身后。

    回头看着那在视线中逐渐模糊的高台,罗晨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柳如雪,等着吧,还会有再见面的那一天的!”

    …………

    滨枞城。

    城主府内,血流成河,死伤狼藉,幸存的士兵们开始清理城主府内的痕迹,顾才风也派人把战死队员的遗体运回了卫营。

    柳如雪下了红烟台,看着一片狼藉的城主府,心中无比的宁静,清澈干净的眼眸深处,甚至是有着一丝笑意。

    不相干的人死的再多,她才根本不会在乎,那些只会辣的盯着她的少年们死了,她反而是感觉更加的轻松,那些无聊的伪装游戏,她已经完全厌倦了。

    有一个让自己心中温暖的人陪在身边,真好,柳如雪心中想着,嘴角也是微微翘起。

    “城主大人,属下护卫不力,罪该万死。”一名幸存的轻骑统领走了过來,一脸惭愧的道。

    “无罪。”柳如雪淡淡道。

    骑兵统领愕然,小心问道:“大人,府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刺客…………”

    “无事。”柳如雪脸上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骑兵统领疑惑间,柳如雪已经是飘然远去了。

    …………

    第二日,滨枞城内已经恢复了平静,慑于城主大人的威严,沒有人敢于谈论昨夜的事情,大量的工匠进驻城主府,开始快速的修建新的房屋,一批新的仆从侍女已经选拔完毕,进入府中开始工作,只是这里面再也沒有那些唇红齿白的俊美少年了。

    轻施手腕,滨枞城内便是再度恢复了高效,站在红烟台上看着这一切,柳如雪心中也是有着一丝得意。

    这件事情,也是被她通过传讯系统禀报了宗门,不过却是极为简略,只是说有刺客袭击滨枞城,她的力量损失惨重云云,至于刺客是谁,实力如何,她一点都沒有提。

    昆玉宗方面反应极快,不到中午,便有三位强者來到了这里。

    柳如雪站在红烟台前的广场之上,看着三位老者,脸上现出一丝厌恶之色。

    她的厌恶之色毫不掩饰,三人自然知晓是为了什么。

    为首的一位马脸老者乃是一名武师,贪婪的目光在柳如雪的身上细细打量着,最后在柳如雪丰盈挺拔的胸前狠狠盯了两眼,这才开口道:“如雪小姐,你给的情报太过简略,宗主大人在闭死关,我们不敢打扰,长老会命令老夫前來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请如雪小姐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一遍!”

    “贺飞苍,我知道的事情,都已经禀报上去,其他的事情,我也不知晓,长老会若是关心这件事情,便去替我追一追这个刺客,若是沒有这个意思,你们就请回吧。”柳如雪眼中有着一丝不耐,冷冷的道。

    “不知这刺客是什么样的实力。”贺飞苍问道。

    “武者八层,不过手段有些诡异。”柳如雪含糊道。

    “武者八层。”三人都是眼前一亮。

    “如雪小姐,我们可以为你出这口气。”贺飞苍嘿嘿笑道,“若是我们帮你出了这口气,不知如雪小姐…………”

    “这次我这里损失惨重,数年心血一扫而空。”柳如雪深深看了贺飞苍一眼,清澈干净的眼眸深处有着一丝嘲讽之色,“若是贺长老能够帮我出这口气,那么一切都好说!”

    “哈哈,好。”三位老者对视一眼,都是开心的笑了起來,贺飞苍大声道:“我们这就去为你追这个小子,不知道他往哪里逃了!”

    “若是我猜的不错,他要赶回栖霞宗领地,必定会通过昌永郡。”柳如雪淡淡道。

    “好,好,我们马上动身,马上动身。”贺飞苍连连道,“我们定然把那刺客的人头带回來,到时候如雪小姐一定不要忘记了我们的好处,嘿嘿!”

    “有劳了。”柳如雪淡淡一笑。

    三位老者大笑着转身,身躯一闪便即全部的消失了。

    “罗晨,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足够的运气,能够活着回到栖霞宗,若是你能杀死这三个老不死,我倒应该好好的感谢你呢!”

    “不管是你死了,还是这三个老家伙死了,我都会非常开心的,咯咯!”

    …………

    罗晨策动赛风一路疾驰,途中沒有任何的停留,很快穿过了德宁域,然后继续向着栖霞宗的领地驰去。

    滨枞城内沒有武师,并不代表昆玉宗沒有武师,滨枞城遇袭的消息传回昆玉宗山门,昆玉宗必然会有所反应,所以自己必须尽快赶回栖霞宗的领地之内。

    进入栖霞宗领地之内,昆玉宗的武师便无法追击了,一旦有武师进入栖霞宗领地,那等若是直接向栖霞宗宣战,昆玉宗还沒有这样的实力。

    贺飞苍带着两名武者九层的强者一路疾驰,他们的速度自然是比罗晨快捷,力量达到一定程度,速度自然是要比战马要快了。

    三位老者追到了第二日清晨,在一个小河边见到了罗晨的身影。

    赛风一路疾驰,也是有些累了,此地距离栖霞宗的领地已经很近,罗晨也是停了下來,让赛风歇息一下,在小河里饮一些水。

    “是他!”

    贺飞苍身为武师,目光最为锐利,远在数里之外便看到了罗晨的身影,与柳如雪呈报上的情报上完全一致。

    “哈哈。”三位老者对视一眼,兴奋的向着前方冲去。

    “蓬!”

    三位老者如同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一般,被狠狠地弹了回去。

    贺飞苍只感觉脏腑震动,哇的喷出一口鲜血,再看两边的两位武者九层的同伴,早已七窍流血,沒有了声息。

    在他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样貌俊美得不像话,右手提着一柄长剑,左手正无比自恋的轻抚着自己的脸蛋。

    “王玉昆。”贺飞苍看着青年,脸色陡然一变。

    这不是三个月前独闯昆玉宗山门,一天杀死一个武师级别高手,逼得宗主闭死关的栖霞宗弟子王玉昆还能是谁,对于这张可恶的面孔,昆玉宗山门的强者们永远不会忘记。

    看到王玉昆,贺飞苍也是心中发苦,王玉昆可是三层武师,而他自己才不过是一层武师而已。

    “贺飞苍,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追杀我栖霞宗的弟子,你可知罪。”王玉昆似笑非笑的看着贺飞苍,沉声道。

    贺飞苍看了一眼远处的罗晨,把心一横,大声喝道:“王玉昆,你们栖霞宗的这位弟子擅自來到我们昆玉宗领地,在滨枞城内想要刺杀我家宗主女儿,先是违反了两家宗门的默契,而且他现在还在我昆玉宗领地之内,我为何不能追杀他!”

    “两家宗门的默契,什么默契,我怎么不知道。”王玉昆一脸讶然的道。

    贺飞苍大怒,愤然道:“王玉昆,规矩都是你们栖霞宗定的,我们昆玉宗都能遵从,你们反而不遵从,这是什么道理!”

    王玉昆笑了起來:“贺飞苍,你也知道规矩是我们栖霞宗定的,既然规矩是我们栖霞宗定的,那么我们自然可以改变这个规矩,你听好了啊,以后的规矩就是我们不去欺负你们,你们也不能欺负我们,就算是我们欺负了你们,你们还是不能欺负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