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当成敌人
    贺飞苍大怒,愤然道:“王玉昆,规矩都是你们栖霞宗定的,我们昆玉宗都能遵从,你们反而不遵从,这是什么道理!”

    王玉昆笑了起來:“贺飞苍,你也知道规矩是我们栖霞宗定的,既然规矩是我们栖霞宗定的,那么我们自然可以改变这个规矩,你听好了啊,以后的规矩就是我们不去欺负你们,你们也不能欺负我们,就算是我们欺负了你们,你们还是不能欺负我们!”

    “放屁,哪有这样的规矩,你们栖霞宗也太霸道了吧。”贺飞苍气红了脸,怒声道。

    “就是霸道,你们能怎么样。”王玉昆呵呵一笑,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罗晨,然后看着贺飞苍笑道,“我们栖霞宗的弟子來刺杀你们宗主的女儿,一定不是无缘无故的,定然是你们宗主女儿惹了我们栖霞宗的这位弟子,他來刺杀,是否成功我们不管,毕竟都是年轻人的事情,你们这些老家伙放下身段來追他,便是犯了我们栖霞宗的规矩,犯了我们的规矩,便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并沒有追到栖霞宗的领地之内,现在这里还是我们昆玉宗的地盘。”贺飞苍怒喝道,“王玉昆,你不要欺人太甚!”

    王玉昆呵呵一笑道:“老头,不要激动,我不是说过么,规矩已经变了,而且!!这里很快就不是昆玉宗的领地了,整个天南以南都将是我们栖霞宗的领地!”

    “想要吞并我们,沒那么容易,别忘了我们背后还有天剑门。”贺飞苍怒道。

    “天剑门,哈哈。”王玉昆大笑起來,“楚如萱执意给姐夫柳下惠做续弦,后來却又委身给姐姐的亲生儿子,你们昆玉宗让天剑门楚家丢尽了脸面,沒有被天剑门灭掉已经算不错了,你们这几年从天剑门获取物资的价格提高了两倍,以为我们不知道么,天剑门会保你们昆玉宗,别做梦了!”

    贺飞苍涨红了脸,一眼不发,他自然知道王玉昆说的都是实情,现在昆玉宗已经得不到天剑门的支持了,若非提高了价格,怕是连烈豹和道纹套装的來源也要断绝。

    “老头,懒得跟你啰嗦。”王玉昆懒洋洋一笑道,“犯了我们的规矩,你自裁吧!”

    “什么。”贺飞苍紧握战刀大喝道,“老夫怎么说也是一名武师,怎么可能自裁,來吧,王玉昆,老夫要和你决一死战!”

    贺飞苍说着,手中战刀猛然挥出,刀光一闪…………

    却是一刀砍在自己的脖子之上,一颗头颅高高的飞了起來。

    “怎么会这样。”贺飞苍看着自己脖颈上喷涌而出的鲜血,眼中现出一丝迷茫之色,头颅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老头,你还真自裁啊。”王玉昆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向着周围看了看,大声道,“都看到了啊,他是自杀的,可不关我的事,哈哈!”

    周围沒有半个人影,自然沒有人回答他的话。

    王玉昆潇洒一笑:“走了啊。”身躯一闪便即又消失不见,仿佛从來沒有出现过一般。

    数里之外,河畔饮马的罗晨并未察觉到这边的争斗,等到赛风喝足了水,休息的差不多了,罗晨便即又跨上战马,高速的向着昌永郡的方向疾驰而去。

    靠近昌永郡的方向,依旧是设了大量的关卡,罗晨一路连闯十几道关卡,杀了数百名昆玉宗的普通士兵之后,终于是进入到昌永郡,回到了栖霞宗的领地之内。

    “终于是回來了。”到了这里,罗晨也是松了一口气。

    昆玉宗的武师绝对不敢追到这里,因为那代表着对于栖霞宗裸的挑衅,而挑衅栖霞宗的代价,不久之前刚刚用三郡土地证明过,栖霞宗才是天南第一宗门,对于挑衅者绝对不会客气。

    过了边界之后,罗晨不再拼命赶路,而是放慢马速缓缓而行。

    边界之上。

    罗晨的身影在视野之内越來越小,一个淡淡的人影现身出來,逐渐的变得凝实。

    黑发飘拂,脸若刀削,深邃的眼眸似有野火燃烧,这个标枪般的青年,正是钟麟。

    不过他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石血。

    石血跟着贺飞苍几人來到这里,并沒有告诉柳如雪。

    罗晨毕竟是他的师兄,他绝对不会允许贺飞苍杀死罗晨。

    之前若不是那个神秘的王玉昆突然出现,石血便要出手了。

    “罗师兄,再见了”看着罗晨越來越小的背影,石血目光微微闪动,喃喃的道。

    “王玉昆统领还真是强大!”

    罗晨身影已经消失,石血想起刚才王玉昆谈笑间杀死贺飞苍的情景,心中也是微微感慨。

    他也有着绝对的把握可以击杀贺飞苍,不过绝对不会这样轻松。

    而王玉昆统领击杀贺飞苍甚至根本沒有出手。

    王玉昆统领显然发现了他,那句话便是对他说的,然而王玉昆统领并沒有对他出手。

    “王玉昆统领”石血苦涩一笑。

    “我还是忘不了自己曾经是栖霞铁卫的一员,想要完全忘却以前的自己,真的不容易啊”

    轻轻叹息一声,石血身躯渐渐变的虚幻,终于是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罗晨进入昌永郡之后,一路缓缓而行,向着慈利城的方向而去。

    “武师!”

    想起那个神秘的冷酷青年,罗晨用力的握了握拳头。

    对方对于自己并无恶意,但是却已经明确说过,将会永远守护在柳如雪的身边,要想杀了柳如雪,首先要有击败他的能力。

    而击败这个神秘的武师,也就成为了罗晨必须要完成的目标。

    “我一定会成为强者,我一定会击败你,为了我死去的三位兄弟。”罗晨心中暗暗发誓。

    在定嘉城内,罗晨购买了大量的烈酒,继续向前行去。

    到了那个斜坡的顶端,罗晨再次走入了墓园之中。

    把烈酒倾倒在每一位战死袍泽的墓碑之前后,罗晨又來到了云岚小队几人的墓前,在钟麟的墓碑前坐了下來。

    几人之中,他认识最早的便是钟麟,感情最深厚的也是钟麟。

    “钟麟兄弟,我沒能为你报仇,可是我还活着!”

    “等着吧,等我成为了一名武师,等我有了击败那名武师的实力,我一定把柳如雪的头颅带到这里,到时候我再请你喝酒,到时候我会把所有兄弟都带來,咱们不醉无归!”

    罗晨说着,把一坛烈酒全部倒在了钟麟的墓碑之前。

    “钟蕊还不知道你离开的消息,这个消息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你们兄妹感情深厚,知道你离去了,钟蕊该会多么伤心!”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看着云中天的墓碑,罗晨轻声道:“云师兄云岚小队的兄弟们,我会好好的照顾,我绝对不会让再让他们像这样枉死,我保证!”

    罗晨说完,坐在墓园之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春风吹拂,树叶沙沙作响,墓园静谧无声。

    一棵高树之后,赵月儿悄悄探出半个脑袋,看着罗晨。

    “可怜的罗晨师兄,他什么都不知道,哎!”

    “希望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吧,若是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肯定要伤心死了!”

    “出來这么久了,人家也该回去啦!”

    赵月儿身形一闪,便即消失不见了。

    在几位兄弟的坟茔之前,罗晨呆了一夜。

    翌日清晨,罗晨在每一个坟茔前拜了两拜,然后站起身來,大步走了出去。

    “兄弟们,再见了,这一段时间,我不会再來了!”

    “下一次來的时候,我将会带來柳如雪的头颅,祭奠你们的亡魂!”

    罗晨跳上战马,缓缓驰上大道,沿着早已无雪的雪坡疾驰而下,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出了卧虎山脉,过了阜西城,又踏入了绿草如茵的铁新川。

    与上次经过铁新川时的狂怒相比,罗晨此时的心中已经是极为平静。

    罗晨策马驰下一个开满了鲜花的缓坡,远远地看到一个清澈明净的小湖,湖畔站着一个白衣白裙的美丽少女,骑在一匹栗色的小马之上,少女也是看到了罗晨,策马快速的跑了过來。

    “罗晨,你停下!”

    罗晨淡淡的看了一眼拓跋翠,轻轻勒住了战马。

    几日不见,这个青稚的少女美丽依旧,气质却已经有了极大不同。

    拓跋翠策马跑到罗晨面前,小脸微微涨红,大声道:“罗晨,我得感谢你那一枪,那一枪沒有杀了我,却让我明白了许多事情!”

    “是么。”罗晨淡淡的道。

    “我知道你力量足够强大,可是我依然会努力,我绝对不会放弃追上你,然后压制你的机会,我发誓。”拓跋翠胸脯微微起伏,小脸涨红大声道。

    “你还要加入栖霞铁卫么。”罗晨淡淡扫了拓跋翠一眼。

    “当然。”拓跋翠握紧了小拳头。

    “等你加入栖霞铁卫之后,你就会发现你今天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我的脚步根本不是你能够追上的,你除了仰望我的背影之外,什么都做不了。”罗晨冷漠道。

    “呵呵,我知道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可是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么。”拓跋翠目光闪动,看着罗晨道。

    “我对于你的想法,沒有任何兴趣。”罗晨道。

    “呵呵,能够在一个小部落里成为武者六层的强者,我的资质绝对不比你差。”拓跋翠微微一笑道,“而且我的年龄比你要小,你在这个年龄,未必就比我强,在修炼之道上,每一个等级都会困住无数强者,所以我未必沒有超越你的机会,对么!”

    “从道理上來说,是这样的,但也仅此而已!”

    拓跋翠咬牙道:“我知道你很强,可是只有把强者当做超越的目标,才会更有动力不是么,你那一枪已经让我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对于强者來说,什么规矩都是虚无,唯有自己的力量才是一切,提升自己的力量,才是最为重要的!”

    “我的目标不仅仅是超越你,而是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我以后将会有着许多超越的目标,你不过是第一个而已!”

    罗晨看了一眼拓跋翠,沉默片刻之后道:“把强者当做超越的目标,才会更有动力,这句话不错,我自己也有着超越的目标,提升自己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这句话也不错,拓跋翠,你能够想明白这些简单的道理,真的是令我很意外,我只是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今天才想明白!”

    拓跋翠原本以为罗晨要夸赞自己,小脸上现出一丝得意之色,听到最后却又涨红了脸,气得说不出话來。

    “真是幼稚。”罗晨伸出手來,拍了拍拓跋翠的脑袋,把她黑亮的长发揉的无比凌乱,拓跋翠沒有反应过來,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我要是想超越谁,肯定不会追着人家说我一定要超过你,这样的话,我做到了之后才会说,你今天的行为,和你那天阻挡我的行为一样可笑!”

    “还有,你等在这里想要告诉我这些可笑的话,不觉得太冒险了么,我是强者,你是弱者,你跑到我面前,对我说想要把我踩在脚下,那我问你一句,今天你凭什么认为我不会杀了你!”

    冰冷的剑锋已经架在脖颈之上,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出现一个个小小的凸起,重剑之上浓郁的血腥气息散发而出,拓跋翠的小脸瞬间变得雪白。

    “你自己说过,对于强者而言,什么规矩都是虚无,唯有力量才是一切,我现在一剑杀了你,又有谁能知晓,所以你今天的行为,更加证明了你的愚蠢,而一个愚蠢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罗晨说着,一股冷血的气息散发而出,眼眸中也是现出一丝杀意,拓跋翠小脸惨白,心中也是极为懊悔。

    罗晨冷笑一声,收回了重剑。

    “你把我当成敌人,却又來到我面前说这些话,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我今天不杀你,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我今天不想杀人,仅此而已,杀与不杀,都在我的一念之间,我可以决定你的生死,因为我是强者,而你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