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拾人牙慧
    罗晨冷笑一声,收回了重剑。

    “你把我当成敌人,却又來到我面前说这些话,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我今天不杀你,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我今天不想杀人,仅此而已,杀与不杀,都在我的一念之间,我可以决定你的生死,因为我是强者,而你不是!”

    拓跋翠紧紧咬住嘴唇,小脸上现出思索之色。

    “蠢女人,留在这里慢慢想吧,想明白了什么,不用感谢我,我不在乎你的想法,因为你的想法根本不值得在乎!”

    铁背马迈动四蹄,带着罗晨呼啸而去,冰冷的话语远远的传了过來。

    拓跋翠小脸冰寒,伫立在草原深处,久久不语。

    “嘿嘿,你这小子,教训人家就教训人家,摸人家小姑娘脑袋干嘛。”圣老的声音突兀的在罗晨心中响了起來,听起來极为衰弱,却依然是那种邪邪的味道。

    罗晨被吓了一跳:“…………圣老,你不是去沉睡了么,怎么又醒了!”

    “老夫好歹要看着你离开昆玉宗的地盘啊,不然老夫怎么睡得着。”圣老有气无力的邪笑道,“嘿嘿,臭小子,刚才摸得爽不爽啊!”

    罗晨脸色一红,尴尬道:“就摸了一下脑袋而已,我也沒干别的啊!”

    “你还想干别的啊。”圣老嘿嘿一笑,“臭小子,不用脸红,你会这样做,说明你也开始开窍了,说实话那小丫头长得确实水灵,那里又沒有别人,我若是你的话,肯定是立马把她给办了,既然敢來挑衅你,不付出点儿代价怎么行!”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罗晨啐了一口道。

    “小子,这还沒走多远,你要是后悔了,现在回去还來得及,那里又沒有别人…………”

    “别说了,我想都沒想过,又怎么会后悔。”罗晨板起了脸道。

    “这说明你开窍开得还不够啊。”圣老虚弱的笑道,“若是老夫哪日恢复了能量,一定先控制你的身体,让你去含笑阁开开荤,含笑阁的桑植十三魅随便來上一个,就能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反正你小子有钱,不花白不花,等到你尝过了那等滋味儿…………”

    “你说够了沒有。”罗晨心中恼怒,打断了圣老的话,“我警告你,最好不要乱來,不然的话,我下次晋级的时候绝对不叫醒你,你就在这里面一直沉睡吧!”

    “臭小子,老夫是好心好意要帮你,只有等你知道了女人是怎么一回事,你才能够做到绝情,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强…………”圣老的声音越來越低,还未说完便戛然而止。

    罗晨吃了一惊,赶快感受了一下金螺空间,空间之内圣老依然在那里,看到他的身影,罗晨才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沒有消散,可是圣老的身体却是更加的虚幻,显然说了这么多话,也是耗费了他极多的能量,现在的圣老,也是的的确确陷入了沉睡。

    “活该,谁让你胡说八道。”罗晨心中稍安,却是忿忿的骂了一句。

    “你的本心不是我的本心,我的本心便是要守护刘语熙,我的心中只会有她一个,可容不下什么别的女人,至于绝情…………若沒了情,若是不能守护在她的身边,这人生又有什么乐趣!”

    看着身前无垠的草原,罗晨自信一笑,策动赛风继续向前驰去。

    …………

    罗晨回到了慈利城,进入卫营之内。

    他的这次离去,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居然是波澜不惊,卫营之内一切如常,想象中的萧列文的怒火并沒有出现。

    “看來我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我离开,去干什么去了。”罗晨心道。

    不过这样更好,罗晨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谁也不愿挨骂。

    把赛风交给來自城主府的侍从管理,罗晨去饭堂大吃了一顿,然后便是回到了自己的营房之内,开始修炼起天虎烈火拳來。

    自上次离开慈利城前往天南山脉,十几天的时间,他还沒有时间來练习天虎烈火拳,现在自然是要多花些时间。

    他现在的目标,除了守护刘语熙,又多了一个,那就是击败那名神秘的武师,然后击杀柳如雪,为自己的兄弟们报仇,报仇的事情他一刻也不愿多等,所以现在罗晨提升自己力量的愿望也是更加的迫切了。

    …………

    滨枞城,城主府。

    一天多时间过去了,并沒有再次见到贺飞苍三人,柳如雪站在高高的红烟台上,遥望着远方,青稚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快意的微笑。

    “活该。”柳如雪轻声道。

    现在还沒有回來,那自然是回不來了,虽然不知道是谁出的手,但是这三个老不死显然已经死了。

    这样的人每多死一个,她心中的屈辱也就能够少上几分,至于宗门那边的反应,她可是毫不在乎。

    看了看空荡荡的高台,柳如雪轻声唤道:“石血!”

    沒有人回应。

    “石血,我知道你在这里,你一直都在。”柳如雪微笑起來。

    “我要修炼道纹了,石血,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很安心!”

    柳如雪说着,小手轻轻一挥,几个盛着兽血的玉瓶落在案几之上,而一杆小巧的道纹仙笔则是出现在她的手里。

    又是一柄崭新的匕首落在案几之上,柳如雪巧笑嫣然,道纹仙笔轻蘸兽血,在匕首之上缓慢而生涩的勾勒起來。

    石血自然也是在红烟台上。

    他的身影如同轻烟一般,以柳如雪的实力自然无法看到他。

    石血看着一脸幸福笑意的柳如雪,深邃的眼眸中现出一丝惘然之色。

    陪在她身边,本就是他想要的,而被她所接受,更是让他也有些开心。

    然而他的寿元已经将尽,他的躯壳与正常的人完全不同,而对于鲜血的渴望,也让他不得不与她保持足够的距离。

    “不要想其它,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她,度过我最后的日子吧。”石血默默想道。

    …………

    烈豹队的卫营之内。

    顾才风枯坐在房间之中,脸色极为阴沉。

    前日晚上刺客來袭,城主柳如雪第二次发信号令他救援的时候,他为了保存实力,违抗了命令。

    虽然烈豹队在哪个城市都不隶属于城主府,但柳如雪毕竟是宗主的女儿,为了应对宗门的责难,顾才风也是准备了一套说辞。

    然而一天多时间过去了,什么都沒有发生,似乎柳如雪和宗门都忘记了这件事情一般。

    “柳如雪…………这个下贱放荡的女人,我越來越看不透了。”顾才风心道,这种无法捉摸的感觉让习惯于掌控一切的他极为不舒服。

    想起前天晚上那惨烈的一战,顾才风狠狠地咬了咬牙。

    这一战,令他十年的心血瞬间毁于一旦。

    原本要靠这一支烈豹队重振夏溧城顾家的声威,争取再次获得一座城邑,然而那神秘刺客的一通乱箭,却是令这一切化作了泡影。

    而不中用的大哥顾庆平,一个武者九层的强者,也是在这一战之中陨落。

    “蓬。”顾才风重重一掌拍在了桌上,胸口急剧起伏。

    “我不能放弃,我一定要振作!”

    “夏溧城顾家,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更不能放弃!”

    虽然未曾目睹当年破城之后顾家的惨景,但是当年的事情他完全可以想象。

    男丁全部被杀,女眷发卖为奴。

    他年幼的姐姐顾怜儿,也是在其中。

    “这么多年了,姐姐不知道是否还在活着!”

    “若是她还活着,一定也是很想报仇吧!”

    “不知道今生有沒有机会见一见我那苦命的姐姐…………”

    “栖霞宗。”顾才风咬牙切齿,面色阴沉。

    “将來在战场之上,我一定要用更多栖霞宗崽子们的血,來祭奠顾家所有的亡魂!”

    …………

    慈利城。

    正雅阁开门半天,依然沒有一个顾客,毒医纪正雅施施然走了出來,关上大门,大步走了出去。

    路过门口的面摊,纪正雅随手扔出一个金元宝。

    面摊老板意外的看了纪正雅一眼,捡起金元宝,深深地低下头去。

    慈利城并不算大,很快纪正雅便是來到了含笑阁,进入到了后院,到了顾怜儿的小院之内。

    阳春三月,杨柳依依,小院内也是春光明媚,顾怜儿脸上薄施粉黛,俏生生的站在院中,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美丽。

    她的目光透过围墙,看向了湖畔的烟柳,眼眸深处也是有着一丝哀愁。

    “怜儿,怎么了。”纪正雅轻笑道。

    “正雅,你來了。”听到纪正雅的声音,顾怜儿脸上的哀愁瞬间不见,回过头來时,已然是满是笑容。

    纪正雅拉着顾怜儿的手,在花树之间的秋千上一起坐下,微笑道:“刚才怎么了,在想心事么,跟我说说吧,这么多年了,你还把我当外人,这样可不好!”

    顾怜儿娇嗔的白了一眼纪正雅:“人家哪有把你当外人!!,刚才怜儿不过是想家了而已!”

    “想家…………”纪正雅脸色微微一动。

    “正雅,成为你的女人的时候,怜儿还不到十四岁,这一晃都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这里的恩客越來越少,也就只有你不嫌弃我人老珠黄了。”顾怜儿喟然一叹,轻摇臻首道,“二十多年啊,我这一生就这样一晃而过了,我的家乡,我是再也见不到了!”

    “想家了么…………”纪正雅沉默片刻,干笑一声道,“呵呵,怜儿,这么多年了,还沒听你提起过家乡的事情,跟我说一说吧,你的家乡是什么样子的!”

    “我的家乡!!算了,不说了,这么多年了,我也不想再提!!,正雅,今日大好春光,让我为你唱一曲吧,你不是最喜欢听我唱歌么,我唱一首你教过我的歌吧。”顾怜儿脸上浮现出浅浅笑意,轻声道。

    “好。”纪正雅轻轻点头。

    “…………”

    歌声中有着无尽的哀愁,小侍女听了,眼中也是现出泪水。

    铮的一声轻响,琴弦断裂,顾怜儿怅然若失的抬起头來,清泪滚滚顺着面颊滚落而下。

    纪正雅把顾怜儿轻轻拥入怀中,默然不语

    “对不起,正雅,我失态了。”顾怜儿轻轻抬起头來,俏脸上依然满是泪痕。

    “怜儿,我知道你心里苦,想哭,就哭出來吧。”纪正雅涩然道。

    “好曲子,当真是天籁之音。”门外陡然响起了一个粗豪的笑声,“如此好曲,当浮一大白,哈哈!”

    “这厮又來了!”

    纪正雅脸色一沉,轻声道:“恶客上门,让我去把他赶走!”

    “不要。”顾怜儿连忙拉住了纪正雅,“萧列文大人可是栖霞铁卫的百夫长,怜儿不过是个青楼女子,怎么能得罪于他,他毕竟算是你的朋友,既然來了,就请进來喝一杯吧!”

    纪正雅闷闷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毒医,怎么,今天不准备请我喝一杯么。”萧列文的笑声再次响了起來。

    “滚进來吧。”纪正雅哼了一声。

    小侍女快速的跑去开了门,萧列文大笑着走了进來,顺手在小侍女略具雏形的胸脯上摸了一把,这才满意的走了过來,纪正雅见了,不由得又是撇了撇嘴。

    小侍女红着脸走了过來,快速的在桌上备好了酒水小菜,然后躲到了顾怜儿的身后,其间又被萧列文狠狠地摸了一把臀部,低垂了头作声不得。

    “萧大人,小花她还是个孩子,你何苦如此戏弄于她。”三人围着桌子坐了,顾怜儿看了一眼萧列文,苦笑一声道。

    “孩子么。”萧列文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害羞的小侍女,哈哈大笑道,“怜儿姑娘,当年你跟老纪时,估计也就和她差不多大吧,小花也十几岁了,不小了,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么,哈哈!”

    小侍女小花的脸色更红,羞恼的看了萧列文一眼,顾怜儿摇头道:”这两句可是我家正雅的名作,却被你用在了这种地方,萧列文大人,你可真是…………”

    萧列文大笑道:“萧某不过是个粗人,不像你家毒医这般雅人能够出口成章,只好拾人牙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