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师兄之死
    小侍女小花的脸色更红,羞恼的看了萧列文一眼,顾怜儿摇头道:”这两句可是我家正雅的名作,却被你用在了这种地方,萧列文大人,你可真是”

    萧列文大笑道:“萧某不过是个粗人,不像你家毒医这般雅人能够出口成章,只好拾人牙慧了!”

    纪正雅皱眉道:“萧大人,你最近越活越回去了,整日里宿花眠柳,据说前面的姑娘们你都找遍了,还有不少良家女子也被你祸害了,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堂堂栖霞铁卫的百夫长,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萧列文嘿嘿一笑:“老子如今也是想明白了,什么都是虚的,自己开心才最重要,百夫长萧列文大人,如今是整日纵横花丛,戏花试花,好不快哉,我依然是百夫长”。

    纪正雅哼了一声,仰头喝下一杯烈酒,把酒杯重重地顿在桌上,沉声道:“萧列文大人,你來这里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难道是你哪个倒霉的手下又要死了不成,若是沒事,就请滚蛋,老子实在是看不得你现在这个样子。”说着眼中也是闪出一道寒芒。

    “老纪,老子來找你还真有事,不过并非是你想的那种事,那种事情他娘的,你的身价太高,老子也请不起啊。”萧列文笑道。

    纪正雅道:“萧列文,你整日花天酒地,对得起死去的人么?”

    萧列文默然片刻,苦笑一声道:“毒医,以你的身份地位,能够这样规劝老子,我很感激,说明在你心里,并沒有看不起我,还是把我当朋友的!”

    纪正雅脸色缓了缓,看了萧列文苦笑道:“老子在这慈利城数十年能够推心置腹的人一个沒有,你萧大人也算是老子的故交,老子也不愿看你现在这样烂泥一样的活着,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

    萧列文惨然一笑:“老纪,你能这样说,老子很感激,可是我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你比谁都最清楚,老子不这样活,还能怎么样,我喜欢的女子,又不可能再活过來,我唯有放浪形骸,才能稍解心中的痛苦,栖霞铁卫这边,我现在不过是支撑着而已,我已经决定了,到了六月测试之后就退出栖霞铁卫,我现在的这个样子,的确不配做一个铁卫!”

    “你要退役!”

    纪正雅默然良久,轻叹一声道:“已经决定了么!”

    萧列文点了点头:“我现在只是执行一些宗门的命令而已,别的什么事情都不愿管了,若非过得放浪一些,我恐怕立刻就撑不住了,其实栖霞铁卫沒了我也沒什么,我的心中已经有了足够好的接替的人选,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顾怜儿见两个男人话題有些沉重,知趣的闭上了嘴,沉默不语。

    “好吧。”纪正雅摇了摇头,“我当年也想活得轰轰烈烈,结果半生还不是窝窝囊囊的活着,我老师说过,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活法的自由,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劝你了!”

    “谢谢。”萧列文仰头喝干了杯中酒。

    萧列文大笑着走了出去,侍女小花红着脸去关了院门,看着纪正雅的目光也是有了一丝敬仰,顾怜儿抿嘴一笑道:“正雅,你看连小花也喜欢上你了呢!”

    “对了,正雅,你除了行医之外,还干别的什么么。”顾怜儿道,“为何萧列文大人居然说你的身份地位比他还高呢,他可是栖霞铁卫的百夫长啊!”

    纪正雅干笑一声:“他乱说话,我不过是个医生而已!”

    “肯定不是这么简单。”顾怜儿目光一闪,微笑道,“这么多年你在我身上花了多少钱,我自然知道,你的正雅阁的生意如何,我更是清楚不过,你能有那么多钱,肯定不是做医生这么简单!”

    “呵呵,你这小妮子。”纪正雅习惯性的揉了揉顾怜儿的秀发,微笑道,“那你说,我是干什么的!”

    “不用干什么活便这么有钱,我猜你一定是!!杀手。”顾怜儿压低声音道。

    纪正雅的身子猛然一颤,

    “怎么样,被我猜中了吧。”顾怜儿抿了抿润泽的红唇,咯咯娇笑起來。

    “呵呵!”

    纪正雅脸色瞬间恢复了正常,压低了声音神秘地道,“怜儿你猜的不错,我就是一位杀手,而且是最厉害的那种,说吧,你想让我杀谁,佣金我可以给你打折!”

    “咯咯,我开玩笑的,杀手怎么可能会是你这种样子,不过你若是真的是位厉害的杀手就好了。”顾怜儿笑了起來。

    纪正雅默然一笑,把面前的烈酒仰头喝干。

    两人也不再谈论这个话題,在花树之间小酌,随意谈论一些事情。

    今日的酒似乎特别容易醉人,又喝了几杯之后,纪正雅便醉了,枕在顾怜儿修长的大腿之上酣睡起來。

    小侍女小花知趣的走进了房间,顾怜儿轻叹一声,看着纪正雅那张平淡无奇的脸,微微摇了摇头。

    “正雅,你的身上肯定有着秘密,而我又何尝不是!”

    “你肯定有着另外的身份,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钱,可是你肯定不会是杀手,杀手都是冷血无情的家伙,正雅,你这样的好人怎么可能是杀手呢!”

    “不过若是你真的是一位强大的杀手,那该有多好!”

    想起二十多年前被自己救起的那个“乞丐”,顾怜儿咬了咬牙,娇躯微微一颤。

    “正雅,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向你要钱,要钱,缠头的费用越來越高,可是你从來都沒有说什么,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对我的心思,我岂能不感动,我多想离开这里,与你共度余生啊,可是”

    仰头看着湖畔的柳丝,顾怜儿落寞一笑:“这么多年了,我心中的仇恨无法减淡,反而是越來越浓了,正雅,你的怜儿也是个执着之人啊!”

    “我从你那里得到的钱,一分一毫都是积攒下來了,我只希望有一天能够用这笔钱作为佣金,请人帮我杀了那个坏人,那个杀了我父亲,害死我顾家全族的坏人!”

    “我知道高级的杀手佣金非常的贵,不知道多少钱才够,我怕有了这样的机会却无力支付佣金,这才不断的提高缠头价格,不停你向你索要钱财!”

    “我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过分,可是你从來都沒说过什么,你是个很聪明的男人,自然知道我是在利用你,可是你依然是那么的包容我!”

    “正雅”顾怜儿低垂臻首,在纪正雅平凡的脸庞上轻轻一吻,轻声道:“这么多年谢谢你了!”

    “若是我能够请人杀了那个杀手,我一定会去求这里的主人,让她放我离去!”

    “这些年來我替含笑阁挣了不少的钱了,而且我已经人老珠黄,早有人嘲笑我不配再占着桑植十三魅的名号了,我去求她,她或许有可能让我离开这里,到了那时候,我大仇得报,正雅,你到哪里,我就陪你到哪里,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分开!”

    “海角天涯,永不分开!”

    顾怜儿说着,眼角也是微微湿润。

    纪正雅显然醉得极沉,竟然是轻声的打起鼾來。

    顾怜儿苦涩一笑,素手轻抚着纪正雅的长发,看着纪正雅的目光无限的温柔

    萧列文离开了含笑阁,苦笑了一声。

    “竟然被毒医这厮给教训了一通!”

    “不过他说的话,倒也是出于好意啊,我实在是不适合再做铁卫了,还是退役了吧!”

    微微摇了摇头,萧列文大步走到了慈利城栖霞铁卫卫营,卫营内的侍从见到萧列文,连忙躬身行礼。

    “罗晨这小子呢。”萧列文沉声道。

    “罗晨大人刚吃过饭,已经回去修炼了。”那侍从连忙道。

    “嗯,不错。”萧列文赞许的点了点头,“年轻人肯吃苦是好事,这小子不错,的确不错!”

    “大人,要不要我们去请罗晨大人。”另一名侍从道。

    “不用了。”萧列文挥了挥手,“老子只是路过來看看,不要去打扰他了,老子马上就走了!”

    “是,大人!”

    萧列文摆了摆手,又大步的离开了,他的嘴角现出一丝轻松的笑意,心中暗道:“罗晨这小子接替我当百夫长,应该沒问題!”

    罗晨从滨枞城归來十日后,清晨。

    一骑如风,高速穿过城门,驰向了栖霞铁卫的卫营。

    铁背马背上是一名美丽的少女,眉眼青稚可爱,令人见而心喜。

    钟蕊嘴角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心中想道:“休假快结束了,也不知道他们都回來沒有,罗师兄若是发现我晋级了,肯定会吓一大跳吧!”

    离开慈利城时,钟蕊还是武者四层,如今的她却已经是武者五层的强者了。

    策马驰进卫营,忽然听得一声奇异的嘶鸣,钟蕊小脸之上顿时笑意绽放开來。

    这种奇异的嘶鸣,自然是只有罗师兄的坐骑赛风才会发出,既然赛风已经回到了这里,那么罗师兄肯定是在卫营之内。

    钟蕊跳下铁背马,把缰绳顺手交给了一名侍从,开心的向着罗晨的营房跑去。

    “罗师兄,罗师兄!”

    钟蕊轻敲院门,大声的道。

    “是钟蕊!”

    正在练习道纹之路的罗晨听到外面的声音,连忙收起道纹仙笔,快步走了出來。

    打开院门,便看到了钟蕊娇俏的身影。

    “罗师兄,有沒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同啊。”钟蕊看着罗晨,开心无比的道。

    “额,更漂亮了,呵呵。”罗晨随口道,心中却在苦恼如何把那件事情告诉她。

    钟麟已经死了,由于是死在了卫营之内,因此这个消息并沒有公布,而通知云岚小队其余成员的任务则是落在了罗晨的身上。

    他们兄妹二人感情极深,钟蕊若是知道了钟麟已经死了,又该有什么反应。

    “罗师兄,我不是说这个。”钟蕊小脸一红,白了罗晨一眼,娇嗔道,“人家晋级了,你沒发现么!”

    “啊。”罗晨看了一下钟蕊,果然少女身上散发的气息表明她已经是一位武者五层的强者了。

    “原來是晋级了。”罗晨笑了,由衷地道,“不错,真不错,钟蕊,恭喜了!”

    的确很不错,钟蕊现在也才刚过十四岁而已,已经成为了武者五层的强者,虽然与方诗诗的武者六层相比还逊色了一些,但是在女铁卫之中也是极为出色的了。

    “呵呵,罗师兄,经历昌永郡之战,我多了许多感悟,回來之后我也一直在努力,这次回到家后,又得到了族里的一位强者指点,终于是突破了,我真的是很开心!”

    钟蕊得意的道:“钟麟师兄一直呆在这里苦练,不过估计还沒突破吧,罗师兄,咱们一起去找他,这次我要把他吓一跳!”

    “”罗晨默然片刻,脸色黯淡下來,沉默着摇了摇头。

    “怎么了,罗师兄。”钟蕊奇道,“出了什么事情了么!”

    罗晨涩然道:“钟蕊,的确是出了一些事情,在我说之前,你最好要有个准备!”

    “罗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钟蕊小脸上现出一丝焦急之色,“你快说啊,急死我了!”

    “陈胜师兄,刘能师兄,还有你师兄钟麟都已经不在了。”罗晨沉默许久,终于是开口道。

    “你说什么。”钟蕊脸色猛然一变,急道,“都不在了,师兄他们去了哪里么!”

    “钟蕊,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他们三个,都已经死了。”罗晨说着,鼻子也是猛然一酸。

    “师兄。”钟蕊娇躯一颤,几乎要软倒在地上。

    罗晨轻轻扶起了她,心中也是异常的难受。

    除了钟蕊之外,还有方诗诗、杨刚、袁绍尚未回來,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也是这样的反应吧。

    “罗师兄,师兄他是怎么死的,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死,是谁害死他的,罗师兄,你快告诉我啊。”钟蕊眼中泪光闪动,声音剧烈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