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超过你
    除了钟蕊之外,还有方诗诗、杨刚、袁绍尚未回來,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也是这样的反应吧。

    “罗师兄,师兄他是怎么死的,好端端的他怎么会死,是谁害死他的,罗师兄,你快告诉我啊。”钟蕊眼中泪光闪动,声音剧烈颤抖。

    “钟蕊,你先坐下,这件事情极为复杂,我慢慢告诉你”罗晨把钟蕊搀进了院中坐下,从自己遇刺开始,慢慢的讲了起來。

    当然他讲述的是萧列文等人叙说的版本,至于滨枞城柳如雪说的那些话,罗晨根本就不相信,自然不会讲出來了。

    “柳如雪,这个贱女人。”钟蕊听完,愤怒的握紧了拳头,“我一定要杀了她!”

    “杀柳如雪这件事情,我会去做。”罗晨道。

    “师兄。”钟蕊想起堂兄,又不由得泪流满面。

    从小到大,钟麟一直让着她,宠着她,护着她,她也已经习惯了这种保护,而现在,她最亲近的师兄却已经死了。

    “钟蕊,这件事情我也有一定的责任,钟麟不在了,我会照顾你的。”罗晨低沉道。

    “嗯,呜呜。”钟蕊小脸上满是泪痕,扑到罗晨的怀里痛哭起來。

    罗晨轻轻拍着钟蕊的肩膀,心中也是极为难受。

    “若是我当日沒有大意,搜索一下卫营之内,柳如雪怎么可能逃脱,而钟麟他们又怎么会死!”

    “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

    第二日,钟蕊早早的起來,一个人前往卧虎山中的栖霞铁卫墓园祭奠。

    罗晨并未陪她一起去,因为他已经发过誓,再去时必要带着柳如雪的头颅。

    过了两日,钟蕊才从墓园归來,双眼肿的像个桃子一般,经历了这件事情,她的神情气质也是完全不同,少了些许青涩稚嫩,小脸上也有了几分凛冽的味道。

    又过了五日,方诗诗也从栖霞城回來了。

    知道了钟麟三人已经死了的消息,一向从容洒脱的方诗诗也是痛哭失声。

    想起那个脸庞微圆的少年,方诗诗心中也是暗自后悔,她自然知晓钟麟对她的情意,可是她的心一开始便在罗晨身上,对于钟麟从來就不屑一顾。

    “至少我应该对他好一点儿,而不是那般的不假辞色。“方诗诗心道。

    假期的最后一日,袁绍和杨刚两个大嫖客才赶到了慈利城。

    知晓了卫营内发生的事情,两人也都是流下了愤怒的泪水。

    自然二人也是去了一趟墓园,祭奠了一番自己的好兄弟。

    此时的云岚小队完全被仇恨的气氛笼罩,每个人都在努力,等待着复仇的机会。

    兄弟的血,只能用仇人的血來祭奠。

    仇恨淤积在心中,可是边界之上却是极为平静,一直沒有战事,令云岚小队众人也是极为烦闷。

    日子渐渐变得平淡下來,沒有战事的日子,能够做的唯有等待而已。

    一边修炼,一边等待着复仇的机会。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慈利城已经进入盛夏,小城内满眼都是翠绿的景色。

    六月到了。

    六月一日,清晨。

    饭堂之内,罗晨、钟蕊、方诗诗、杨刚、袁绍五人围坐在一起,面前放着各种食物。

    罗晨端起一碗烈酒,泼洒在了地上,低沉道:“敬云队长,敬死去的各位兄弟!“

    众人都是默然端起酒碗,把烈酒泼洒在地上。

    然后这才拿起食物,沉默无声的吃了起來。

    “小晨,已经到了六月了。“杨刚突然道。

    “嗯,我知道。“罗晨轻轻点头。

    六月八日,是栖霞铁卫又一次测试的日子。

    每次都需要参加测试的云中天和他的两个生死弟兄,却已经长眠在卧虎山中。

    “再过几天,测试完毕之后,我们又将有五位新的兄弟了。“袁绍道。“小晨,要让他们快速的成为合格的铁卫,这是你的责任,你马上就是队长了,新兵來了之后,就不能只管自己修炼了!“

    “我尽量吧。“罗晨道。

    “不是尽量,是必须要做到。“杨刚肃容道。“云岚小队是一个整体,你必须让他们快速成长起來,才能够恢复咱们云岚小队的战斗力,只有自己的强大,是不能称为一个合格的队长的!“

    “我明白了,我一定做到。“罗晨重重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这次会來几个什么样的新兵呢。“钟蕊轻声道。

    南冈城,城主府。

    拓跋翠一袭白衣,腰间饰着金色的流苏,如云的黑发用一个发带束在脑后,打扮得干净利落,青稚娇嫩的小脸上有着一丝勃勃英气,令她更添了几分颜色,在她的身下,是一匹栗色的小马。

    “翠儿,路上小心。”城主拓跋山站在旁边道。

    拓跋翠回过头來,向着拓跋山挥了挥手道:“师祖,我走了!“

    “去吧,孩子。“拓跋山叮嘱道。“翠儿,栖霞城可是大地方,里面藏龙卧虎,昌永郡又是刚刚成为栖霞宗的领地,不少人肯定会对昌永郡的人心有敌意,翠儿,你到了栖霞城,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一定不要惹事,不要乱发脾气,一切等加入栖霞铁卫之后再说,知道了么!“

    “我知道了,你老人家已经说了一百遍啦。“拓跋翠娇哼一声。“走了。“马鞭轻轻一挥,小马迈动四蹄,快速的冲出了城主府。

    南冈城外,大青川上绿草如茵,繁花盛开,牛羊遍地都是,南冈湖上,波光粼粼,渔船來來去去,拓跋翠留恋的看着周围的风光,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

    “只有强者,才能掌控命运,为了我拓跋家族,我要努力变得更强!“

    “罗晨,我一定会把你踏在脚下的,一定会的!“

    轻轻夹了夹马腹,栗色小马一声嘶鸣,欢快的在盛夏的草原上跑了起來,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栖霞铁卫的测试每年分两次举行,开始的时间分别是六月初八和腊月初八,已经进入六月了,由于临近测试,因此栖霞宗方圆数千里的领地范围之内的少年英杰都开始快速的赶往栖霞城。

    不久前刚举行了一场大战,损失了不少的铁卫,因此补充铁卫的名额将会多很多,这对于适龄的少年男女來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所以前往栖霞宗的大道上也是变得异常的热闹。

    拓跋翠一路疾驰,经由广清城一路向东,一路上晓行夜宿,也是见到了大量赶往栖霞城的强者,不过武者六层的却是一个也沒有,这无疑让拓跋翠更加的自信。

    栗色小马虽然比不了铁背马,可也是有名的良驹,速度非常之快,六月初五,拓跋翠五便已经赶到了栖霞城,在城内旅店之中住了下來,等待着测试的开始。

    拓跋翠有着绝世的容貌,实力更是达到了武者六层,在前來准备参加测试的少年男女中,便是显得与众不同,自然也是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不过经历过积淀之后的拓跋翠,对于这些已经是毫不在意了,被罗晨连续两次羞辱之后,她的内心同样也是变得强大起來。

    六月八日清晨,栖霞峰下,栖霞铁卫卫营的大门轰然打开。

    由于依旧是第二大队驻扎在栖霞城,因此测试同样是由第二大队來执行,不过站在门口确认测试者年龄的,依然是栖霞铁卫第五大队的统领温申。

    看一眼便确定年龄,其他人可沒有他的这个本事。

    与一年前相比,温申的脸色已经不再那么阴沉,看上去平和了不少,他的脸上甚至有着幸福的笑意,显然和莜婉在一起的日子让他极为开心。

    拓跋翠顺利的通过了年龄检测,进入到了校场之上,她绝美的容颜和淡雅的气质,一时之间也是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栖霞铁卫重视实力,而她的实力同样是不错的,武者六层,这已经是参与测试的少年之中最高的等级了,而且她还是个女子,所以自然也是引起了高台上几人的注意。

    高台之上坐着的,依旧是栖霞铁卫的五大统领,刘语熙、王玉昆、铁峰、莜婉、温申,测试依然是由方伟主持,不过有决断权的却是这五人。

    第一场测试之前,方伟在下面大声的宣布规矩,少男少女们皆都是凝神静听,高台之上,五位统领都是身着重甲,脸上覆盖着金属面罩,打量着场中的众人。

    “那个小丫头真不错。“莜婉看着俏立在人群中的拓跋翠微笑道。“漂亮的女人,往往会比较懒惰,此女如此容貌,却能练到武者六层,她的心志绝对极为坚毅,这个丫头的前途,我很看好!“

    温申也是看了一眼拓跋翠,淡淡道:“我看过了情报,这丫头是南冈城拓跋部的人,昌永郡、安昌域刚刚并入我栖霞宗领地,民心未尽归附,三郡少年俊杰來参加测试的人并不算多,有实力的强者更是几乎沒有,这个小丫头的到來,也算是一个异数!“

    “情报显示,她叫拓跋翠,是昌永郡拓跋部的未來族长,拓跋部如今坐拥两城之地,对我栖霞宗自然感激之极,她來加入我栖霞铁卫,也是拓跋部表示向我栖霞宗效忠的一种姿态,这丫头的实力的确不错,只是新附之人,对于我栖霞宗能有多少忠心,那可就难说了。“铁峰淡然道。

    “原來是这样。“莜婉轻笑道。“我还是觉得这丫头大有前途,未來极有可能超过我,幸好我们这次攻下了昌永郡,不然的话这丫头怕就要成为烈豹队了,那样就太可惜了,呵呵!“

    刘语熙看着那美丽的草原少女,也是点了点头,十四岁的年龄,武者六层,对于一个來自草原部落的少女來说,的确是极为难得的事情,这样的一个少女,绝对是个人才,加上长得又堪称绝色,她看着也是极为欢喜。

    几位统领对于拓跋翠品头论足,王玉昆却始终沒有出声,刘语熙心中感觉有些奇怪,转头看了王玉昆一眼道:“王玉昆师兄,你怎么不说话,你最喜欢抢人才的不是么,这个丫头你不准备抢一抢了!!,王玉昆,你在看什么呢!“

    “安静,不要吵,我在看一位姑娘。“王玉昆低声道,声音中有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情。

    “看一位姑娘。“刘语熙小脸微微一沉,顺着王玉昆的目光看了过去。

    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容颜青稚俏丽到了极点,王玉昆所看的,正是那名白衣白裙的草原少女。

    “原來他不是真的石头骡子!“

    “怎么了,王玉昆。”莜婉转过头來,饶有兴趣的看了王玉昆一眼道,“看上这个小丫头了!”

    “嗯。”王玉昆点了点头,声音里的兴奋之意难以抑制,“这个丫头资质真的不错,非常不错,绝对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我决定了,她便是我王玉昆的第一个徒弟!”

    “啊。”刘语熙愕然。

    “咯咯。”莜婉看了一眼刘语熙,忍不住笑了起來。

    “原來你依旧是个石头骡子!”

    按照惯例,拓跋翠作为武者六层的强者,是不用参加前面两轮的测试的,第一日的测试,拓跋翠完全就是一个看客,那些武者四层的少年男女之间的战斗打得极为热闹,不过也引不起她的多少兴趣。

    第一日的测试很快过去了,伤者被带走由高手用天地灵力快速回复,其余的人则是住在了卫营之内,等待着第二日的测试。

    拓跋翠牢记着师祖拓跋山的话,在卫营之内极为低调,吃过晚饭后,便老老实实地呆在了自己的房间之内,哪里也沒有去。

    深夜。

    午夜已过,卫营之内一片安静,大部分人都已沉沉睡去,拓跋翠却有些兴奋,坐在自己的房间之内沉思着。

    “再过两日,我就是一名栖霞铁卫的铁卫了,罗晨,你再也不能用战枪指着我了吧!”

    “我会超过你的,我会把你踩在脚下,一定会的。”拓跋翠想着,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

    陡然,人影一闪,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