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希望如此
    午夜已过,卫营之内一片安静,大部分人都已沉沉睡去,拓跋翠却有些兴奋,坐在自己的房间之内沉思着。

    “再过两日,我就是一名栖霞铁卫的铁卫了,罗晨,你再也不能用战枪指着我了吧!”

    “我会超过你的,我会把你踩在脚下,一定会的。”拓跋翠想着,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

    陡然,人影一闪,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是一个全身披挂的高大铁卫,身上的铠甲狞厉无比,浑身散发着一股血腥的气息,显然不知杀过多少人了,金属面罩后面一双眼睛凌厉如刀,闪烁着丝丝寒芒。

    拓跋翠微微一惊,旋即便是恢复了平静,轻声道:“你是谁,來这里干什么!”

    铁卫沉默不语,刀锋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拓跋翠,拓跋翠脸色不变,心中却是暗自戒备。

    良久,铁卫目光里也是显出了一丝笑意,一个好听至极的笑声响了起來:“哈哈,很好,非常好,小丫头,你的心志真的是很不错,小小年纪便修炼到武者六层,也是顺利成章的了!”

    此时铁卫的身上杀气一扫而空,看着拓跋翠的目光中满是喜悦之意。

    暗自戒备的拓跋翠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那铁卫道:“你还沒告诉我你來这里干什么呢,你到底是谁!”

    “我么。”那高大铁卫轻笑一声,落下了金属面罩,露出一张俊美得不像话的脸庞,“我是栖霞铁卫第二大队的统领王玉昆,小丫头,你不用害怕,我來这里沒有别的意思,你的资质很不错,我想让你做我的徒弟,我还沒有收过徒弟呢,哈哈!”

    “徒弟。”拓跋翠愕然。

    看着王玉昆那张俊美到了极点的脸庞,拓跋翠突然小脸一红,一颗心忍不住剧烈的跳动起來。

    “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男人!”

    “你叫拓跋翠是吧。”王玉昆笑吟吟的道,“能在草原部落里练到现在这个地步,你的确是一块璞玉,只不过是沒有遇到良师而已,有了良师指导,你的修炼必定能更快,我王玉昆还从來沒有动过收徒的念头,今天你是第一个,怎么样,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第一个徒弟啊!”

    “愿意,愿意。”拓跋翠芳心嗵嗵乱跳,粉嫩的小脸满是红云,连忙大声的道,生怕王玉昆反悔了一般。

    “哈哈。”王玉昆开心大笑起來。

    拓跋翠看着王玉昆那张妖孽般的脸庞,一股异样的感觉掠过心头,怔怔的看着那张无比俊美的脸,竟然是有点儿痴了。

    “小丫头,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拜师啊。”王玉昆笑道。

    “啊!”

    拓跋翠这才反应过來,看着王玉昆吃吃道:“拜师怎么拜啊!”

    王玉昆一愣,挠了挠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当初我拜师的时候似乎也沒有什么仪式,你随便拜一拜好了!”

    “哦!”

    拓跋翠点了点头,向着王玉昆躬身一礼,娇声道:“拓跋翠拜见王玉昆师父!”

    “哈哈,我也有徒弟了。”王玉昆开心大笑,伸出手來满意的拍了拍拓跋翠的脑袋,“小丫头,你的资质的确不错,加上我的指导,你一定能够更上层楼的!”

    宽厚有力的温暖大手从头顶拂过,拓跋翠看着王玉昆俊美到极点的脸庞,一颗心几乎要跳了出來。

    “师父么”拓跋翠粉嫩的小脸上一丝狡黠的笑意一掠而过。

    “现在是师父,以后可就不一定了,嘻嘻!”

    “拓跋翠,你是我的第一个徒弟,作为师父,我自然需要送你一些礼物,你说吧,你想要什么。”王玉昆大帅哥忽然想起了似乎有拜师礼这么回事,连忙开口问道。

    “师父,我在家的时候,师祖都叫我翠儿或者小雪的,师父你以后也叫我翠儿吧。”拓跋翠看着王玉昆俊美的脸,目光灼灼的道。

    “嗯,好。”王玉昆微微一笑道,“翠儿,你想让师父送你什么好呢!”

    “把你自己送给我就最好了。”拓跋翠心道。

    “师父送什么给我,翠儿都会开心的。”拓跋翠轻声道,显得无比乖巧。

    “这样啊。”王玉昆想了一下,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金色的卡片。

    “你要加入栖霞铁卫了,套装都是制式的套装,我也不好送你,这里面有一百万金元宝,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你拿着吧,需要买什么东西自己买好了!”

    “一百万金元宝。”拓跋翠愕然,这个礼物,还真是够俗气的。

    自己这个师父,行事看起來也是有点儿莫名其妙。

    不过拓跋翠还是接过了金色卡片,躬身道:“谢谢师父!”

    “哈哈。”王玉昆大笑一声。

    拓跋翠恭敬地站着,准备聆听王玉昆的教诲,王玉昆大笑完毕,看着拓跋翠,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自己痴于武道,像这样的经历还从來沒有过,今天完全是兴之所至,至于应该怎么教徒弟,甚至如何和徒弟相处,他其实也沒有想好。

    “师父,你是什么等级的实力啊。”尴尬的沉默最终还是被拓跋翠打破,看着这个有些奇怪的英俊师父,拓跋翠瞬间已经在心理上占据了优势。

    “我么,我是一位武师。”王玉昆微笑道。

    “武师。”拓跋翠惊呼一声。

    她的层次自然不可能知道栖霞宗的五大统领是谁,所以自然沒听过王玉昆的名字,眼前的这张脸庞的主人无疑还非常年轻,但是却是一名武师。

    武师,这可是天南以南大地上最神秘的存在,听说在大陆之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沒想到居然有一位武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而且居然是成了自己的师父。

    拓跋翠真正的激动了起來,看着王玉昆英俊的脸,心中不由得暗道:“让一个武师,成为我的男人”

    草原部落的女子素來大胆,拓跋翠目光灼灼的看着王玉昆,已经是把王玉昆当做了自己的猎物,王玉昆大帅哥自然是毫无所觉,他在这方面是天生的迟钝。

    王玉昆说了一句之后,立刻又陷入了无话可说的尴尬,拓跋翠嘻嘻一笑,再次打破了沉默:“师父,那你准备怎么教导我呢!”

    王玉昆挠了挠头:“这个么,让我想想这样吧,翠儿,这几日晚上我來这里,可以为你解答修炼上的难題,不过在成为武师之前,主要还是靠自己感悟,所以这几天的时间应该足够解决你以前的问題了,之后你就要成为一位铁卫了,我作为栖霞铁卫的统领,可以小小的运用一下自己的特权,把你送到一个最适合你的地方去锻炼!”

    “真正的强者,最好是从血与火之中走出來的,同样等级的强者,军中强者和普通强者是完全不同的,在军队之中,你会快速的变得强大,当然偶尔我也会去看看你,给你一些指导什么的!”

    “谢谢师父了。”拓跋翠抿嘴一笑,“不知道师父想要把我送到哪里呢!”

    “这个暂时保密。”王玉昆笑道,“不过一定是一个极为合适的地方,哈哈!”

    “师父还真是。”拓跋翠娇嗔的瞪了王玉昆一眼。

    作为一名出名的石头骡子,王大帅哥对于这样的目光完全免疫,因此也是毫无反应。

    拓跋翠微微有些失望,也是收敛了心神,走到了王玉昆身边,专心的向他请教起心中的疑惑來。

    提及修炼,王大帅哥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变得妙语如珠,往往三言两语便解答了拓跋翠心中的疑惑。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师徒二人一问一答,直到曙光來临,王玉昆才是站了起來,微笑道:“好了,就这样吧,我走了,晚上我再來看你!”

    “翠儿恭送师父。”拓跋翠眼中秋波荡漾,深深地看了王大帅哥一眼。

    这样的目光,自然只能是被王大帅哥无视。

    拓跋翠心中闷哼一声,忽然感觉要拿下自己的师父并不容易。

    “不过你长得这么帅我一定要得到你,师父。”

    王玉昆微微一笑,身躯一闪,便是消失了。

    拓跋翠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

    除了把罗晨踩在脚下之外,现在的她又多了一个新的目标。

    “坐而论道,居然说了一夜,幸好这丫头今天沒有测试,否则还会影响到她的发挥了!”

    栖霞峰山道之上,王大帅哥的身影突兀出现,看了一眼渐临的曙光,王玉昆摇了摇头,喃喃的道。

    “王玉昆师兄,你去见那位姐姐,说的什么啊!”

    一个青稚甜美的声音响了起來,道旁的山石后,走出來一个眉眼青稚、可爱到了极点的美丽少女。

    “啊,是月儿师妹啊,沒什么,我就是去收了个徒弟而已。”王玉昆心中一颤,连忙赔笑道。

    “真的沒什么么。”少女甜甜的道,美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王玉昆苦笑一声:“不用了,我自己來吧!”

    “蓬!”

    王玉昆猛然挥动右拳,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哼!”

    王玉昆闷声惨嚎一声,嘴角现出一丝血迹,苦笑着看着赵月儿:“月儿师妹,这样差不多了吧!”

    “嘻嘻,王玉昆师兄,你的演技越來越好了哦。”赵月儿可爱的笑了起來。

    “不过演技好也沒有用,王玉昆师兄,我警告你,不准对那位姐姐有什么想法。”赵月儿的眼睛再次眯了起來,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我可以不可以说,我根本就沒有呢。”王玉昆苦笑一声。

    “哼!”

    赵月儿皱了皱小鼻子:“王玉昆师兄,你让姐姐这么伤心,我很生气,非常的生气,你要是喜欢女人,只能是我的姐姐,别的人都不行!”

    “我追求的是武道,月儿师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于男女之事,委实沒有什么兴趣啊。”王玉昆苦笑道。

    “哼,我信你才怪。”赵月儿哼了一声,“不理你了,姐姐好容易回來一次,我要去找她的流星玩了,也不知道这家伙今天肯不肯让我骑”

    见到小恶魔的身影完全消失,王大帅哥无奈的摇了摇头,捂着肚子向着山道之上慢慢走去。

    三日测试很快结束,拓跋翠顺利的晋级成功,成为了一名栖霞铁卫的预备铁卫。

    王玉昆依然是每日來到她的房间,为她点拨修炼上的问題,毕竟是一名武师,王玉昆的点拨让拓跋翠受益匪浅,对于天虎烈火拳乃至修炼之道都是有了更强的认识。

    按照惯例,拓跋翠和其他晋级的少年男女在栖霞城休息了三日,便是前往龙马森林,前去寻找合适自己的铁背马。

    由于不久之前边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战,仅仅第一大队这边便是阵亡了百余名铁卫,再加上破云宗边界上零星战斗阵亡的铁卫,这一次增补的铁卫也是超过了二百人,前往龙马森林的马车比上次多了一倍有余。

    栖霞宗,栖霞峰。

    绝顶之上,飘荡着赵月儿开心的笑意,在她身下,是一匹背生双翼的美丽骏马,骏马跑动间双翼一展,便是腾空而起,贴着地面滑翔出百余丈才落了下來。

    大殿之中,叶文良和叶林旭听着赵月儿开心的笑语,对视一眼,都是苦笑一声。

    “月儿这孩子哎,不知道我们还能宠她多久,真想永远这么宠下去啊”叶林旭轻轻地叹息一声。

    叶文良神色微黯,也是摇了摇头。

    刘语熙站在二人跟前,轻轻道:“父亲,师祖,你们不用太担心了,都说月儿是有气运加身的人,她一定会沒事的!”

    “希望如此吧。”叶林旭苦笑一声,看向了叶文良,“无涯,萧列文已经坚决要求退役,同时推荐小晨接替他的职位,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叶文良沉声道:“萧列文暴戾了点儿,不过也是一个人才,退役了是有点可惜,不过他最近放浪无状,看來退役的心已经不可改变了,既然这样,就让他养老吧,至于小晨我觉得还是稚嫩了些,最好还是从十夫长干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