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羽翼坐骑
    “希望如此吧。”叶林旭苦笑一声,看向了叶文良,“无涯,萧列文已经坚决要求退役,同时推荐小晨接替他的职位,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叶文良沉声道:“萧列文暴戾了点儿,不过也是一个人才,退役了是有点可惜,不过他最近放浪无状,看來退役的心已经不可改变了,既然这样,就让他养老吧,至于小晨我觉得还是稚嫩了些,最好还是从十夫长干起吧!”

    “语熙,说说你的想法吧。”叶林旭看着刘语熙道,“毕竟你是第一大队的统领,小晨若是成为了百夫长,那就是你的直接下属,不过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秉持公心來谈,不要去考虑你们两个的特殊关系!”

    刘语熙沉默,心中也是浮现出那个清俊少年的身影,罗晨弟弟真的是已经长大了啊。

    “说说吧,语熙。”叶文良也是道,“这件事情,你可以决断!”

    “父亲,师祖,让罗晨成为百夫长,我觉得可以。”刘语熙轻声道。

    “哦。”叶林旭脸上现出一丝笑意,“说说你的理由吧!”

    刘语熙轻声道:”昌永郡一战,萧列文手下的铁卫损失惨重,这次将会出现大量的新兵,萧列文退役之后,虽然还有几名武者七层的十夫长尚在,可是他们根本无法担任百夫长!”

    “栖霞铁卫,唯重强者,这个规矩不可更改,即便是让他们担任百夫长,也只可能是过渡性的人物,因为罗晨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他们,沒有人是罗晨的对手,将來罗晨若是再次晋级,不管谁担任了百夫长,肯定还要给罗晨让位,与其这么麻烦,还不如让罗晨直接上位,成为百夫长,这样也便于这个百人队更快的恢复实力!”

    叶文良微笑道:“可是小晨毕竟是欠缺经验,这个问題你准备如何解决!”

    “不仅仅是欠缺经验的问題,现在他担任百夫长,最重要的问題是先要整军,一百名铁卫,九十人都是新兵,让这些人快速成为合格的铁卫,是他面临的最重要的任务!”

    “这个任务,现在的罗晨几乎无法完成,不过换那几个原來的十夫长上位,同样是无法完成,所以这一次,我准备去和他一起整军,尽快的让他适应这个角色!”

    “呵呵,这个想法很好。”叶林旭笑了起來,“语熙,你能够以大局为重,沒有让我失望,这次整军,你和小晨要多亲近亲近,好好了解一下,哈哈!”

    “师祖。”刘语熙不满的瞪了叶林旭一眼。

    “我知道,就算是罗晨那小子现在要娶你,师祖也不答应啊,我只是让你们多了解了解,即便是从上司和下属的角度,你也应该与他多接触接触不是么。”叶林旭笑了起來。

    “父亲,师祖,我先走了。”刘语熙向二人躬身一礼,缓缓走了出去。

    “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和小晨亲密到这个程度了,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叶林旭脸上满是笑意,白眉一掀道。

    叶文良微笑道:“应该就是龙马森林那次了吧,罗师兄的儿子,本就是好样的,能够让语熙有所触动,也是正常的!”

    “语熙能够这样想,就很不错了。”叶林旭笑了起來,“语熙是个好孩子,她答应我们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原來我担心的是,语熙听我们的话跟小晨在一起,但是心里会不开心,现在看來,应该不会有这个问題了,哈哈!”

    昆玉宗领地之内,德宁域。

    一处险峻的山峰之上,有着一座大寨,这里是滨枞城附近的一伙强大土匪“斧头帮”的老巢,有着数百名强者。

    与栖霞宗领地的规矩差不多,土匪们只要不犯昆玉宗的忌讳,昆玉宗也懒得理会他们,斧头帮从來不会去触碰昆玉宗的底线,因此在这一带也是混得风生水起。

    今日,往日喧闹的大寨却是陷入了一片沉寂。

    整个大寨之内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息,尸体遍地都是,大寨的空地之上,一个淡淡的身影渐渐凝实。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冷酷青年,脸上的线条如同刀削,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有着火焰在燃烧。

    青年眼中血芒闪动,掌心中道道黑色触须闪电般窜出,把一具尸体卷到了他的面前。

    “好渴”

    青年喃喃的道,俯下首去,狠狠地咬在尸体的脖子之上。

    很快尸体便是干瘪下去,青年的目光也是恢复了清明。

    “这么多人血,应该够用一阵子了吧”

    “我不能离开太久,不然如雪有可能遇到危险”

    青年身躯一闪,一个淡淡的黑影快速地掠过大寨的每个角落,所过之处一具具尸体快速地干瘪起來。

    数息之后,黑影消失,大寨之内再次陷入了沉寂。

    龙马森林。

    森林中心的硫磺湖,依然是不停地向外冒着热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硫磺气息,湖畔十几匹雪白的铁背马三五成群奔跑嬉戏,在森林的外围,一个个铁背马群在密林间悠闲的吃着青草。

    这里是栖霞宗最重要的地方之一,也是所有栖霞铁卫坐骑的來源。

    森林中部,清澈的河流之畔,拓跋翠骑在一匹神骏无比的铁背马上,俏脸上现出一丝开心之色。

    “我该回去了,玉苍!”

    拓跋翠双腿轻夹马腹,铁背马开心的一声嘶鸣,迈开四蹄沿着河流欢快的跑了起來。

    “这铁背马的速度,要比我那小马快上一倍有余,不愧是有着荒兽血统的坐骑,果然厉害!”

    “从今日起,我就也是一名栖霞铁卫的铁卫了,罗晨,我一定要超越你,一定要看着你拜倒在我的面前!”

    “马上就要确定服役的地方了,不知道我会被分到哪里!”

    想起临走前“师父”王玉昆的话,拓跋翠对于自己将要去的地方也是有些期待。

    最能锻炼人的地方,让人成长最快的地方会是哪里呢。

    铁背马奔跑如风,两边的树木高速的向后退去,近二百里的路程,也就花了大半个时辰,拓跋翠冲出铁背马森林,來到了森林边缘栖霞铁卫的卫营之中。

    “你虽然是最后一个出來的,不过挑的这匹铁背马倒是不错。”百夫长甘宁看了一眼拓跋翠的坐骑,赞许的点了点头,“归队吧!”

    “已经是最后一个了么。”拓跋翠吐了吐舌头,连忙策动铁背马來到人群之中。

    “拓跋姐姐,你怎么才來。”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道,“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这位少年,乃是拓跋翠参加测试时的一位同伴,不过进入龙马森林的时候,拓跋翠便与另外两位同伴分开了,一个人前去寻找合适的坐骑。

    拓跋翠淡淡一笑,也不理他,只是等待着甘宁宣布服役的地方。

    甘宁挥了挥手,十几名栖霞铁卫的铁卫拿着天星弓和破风箭等套装,快速的给众人分发完毕。

    “下面我宣布大家服役的地点,得到命令的即刻出发,不得有误。”甘宁大声道。

    “是。”预备铁卫们同时大吼一声。

    甘宁拿过一张名单,大声念了起來:“龙高达,赵子安,庄奇思,隆宏放”

    甘宁一个一个名字念下去,几乎沒有停顿,众位少年男女都是愕然,不解其意。

    难道要这么多的人,去同一个城市服役不成。

    “游建辉,屈利纯,拓跋翠”

    拓跋翠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也是是感到极为怪异,这已经是连续念的的五十八个名字了。

    甘宁脸色平静,一个名字一个的念着。

    一直念了九十个名字,甘宁终于是停了下來。

    所有的少年都看着甘宁。

    目光冷冷扫视一下众人,甘宁沉喝道:“你们这九十人,立刻出发,前往慈利城报道!”

    “是。”众人皆是大喝一声。

    “去吧。”甘宁挥了挥手。

    蹄声如雷,一百匹铁背马呼啸而去,离开卫营踏上了大道。

    “慈利城,为什么是慈利城。”跟着众人一起走着,拓跋翠的小脸却是慢慢的阴沉下來。

    慈利城,原來是距离南冈城最近的栖霞宗城市,慈利城的云中天和他的云岚小队,拓跋翠从小就知道,而上次的大战,让她对于云岚小队有着无穷的恨意。

    云岚小队在南冈城一战之中,可是几乎屠杀了拓跋家族的所有精锐战士,数千精锐战士战死在南冈城外,鲜血几乎染红了南冈湖,而她拓跋翠也是差点被罗晨一箭射死。

    对于云岚小队还有那个可恶的罗晨,拓跋翠痛恨到了极点。

    然而现在,却要让她去慈利城服役。

    “不会这么倒霉,让我加入云岚小队吧。”拓跋翠苦着脸想着。

    加入云岚小队,与那些屠杀自己族人的家伙为伍,拓跋翠想起來便极为的难受。

    跟这些人,她怎么可能成为袍泽,和平相处便极难做到,更不可能是生死与共了。

    “加入云岚小队”

    想到这样一种可能性,拓跋翠便烦恼无比。

    “师父,这就是你为我安排的好地方么,真是的,你不知道我和云岚小队的纠葛么!”

    “嗯,不对。”拓跋翠忽然皱起了眉头。

    “云岚小队不过是个十人的小队,这一次一起去的可是九十名铁卫,这么多人,肯定不会都加入云岚小队!”

    “是了,据说广清城萧列文的手下在昌永郡一战中损失惨重,我们这九十个人应该去补充萧列文的百人队的,我有着加入云岚小队的可能性,但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想到这里,拓跋翠也是微微宽心。

    然而下一刻,她的眉头再次皱了起來。

    “补充萧列文的百人队,不是该去广清城报道么,为什么这一次是去慈利城报道!”

    “这个命令,还真是奇怪”

    想着这次服役的几种可能性,拓跋翠一时之间也是感觉心烦意乱起來。

    “不管了,到时候就知道了!”

    慈利城,卫营之内。

    罗晨正在营房之内虚空勾勒道纹,感觉微微有些疲累,轻轻把道纹仙笔放下。

    “今天已经是六月二十六了,从六月初八算起,三天测试时间,三天休息,十天找合适的坐骑,再算上路上的时间新兵们也该到了,也不知道这次会给我送來几个什么样的同伴。”罗晨心道。

    这次的新晋铁卫,云岚小队还将补充五名,他们的等级肯定是在武者四层到武者六层之间。

    作为云岚小队的下任队长,罗晨也是有私心的,他自然是希望补充的队友越强越好,因为队友越强,云岚小队的整体实力也就越强。

    “新兵们到來的时候任命我为小队长的命令,恐怕也会到來吧!”

    “嗯。”罗晨忽然感觉灵魂一阵颤栗,下意识的站了起來。

    他的心中,瞬间浮现了一个清冷淡然的紫衣少女。

    “她來了么!”

    罗晨脸上现出一丝激动之色,收起道纹仙笔打开房门,快步向着院外走出。

    还未走近院门,钟蕊开心的笑声便是响了起來:“罗师兄,快出來,宗门有命令到了!”

    罗晨打开院门,钟蕊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连连道:“罗师兄,有使者从宗门來了,你当十夫长的任命肯定下來了,罗师兄,从今天起,你就是真正的十夫长了!”

    罗晨沒有理会钟蕊,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校场中心那一名重甲铁卫身上。

    铁卫身材瘦小,骑着一匹重甲战马,那战马异常高大,身上沒有挂甲的地方皮毛洁白如雪,两只寒芒闪烁的翅膀从铠甲之下伸出,紧贴着身体。

    “刘语熙。”罗晨心中猛然一颤。

    这样的一匹战马到來,马背上铁卫的身份不问可知,那一双无比灵动的美丽眼眸,除了他心爱的刘语熙,还能是谁。

    马上的铁卫向罗晨眨了眨眼,眼底也是现出一丝笑意。

    “罗师兄,你看他的坐骑居然有羽翼,骑这样坐骑的,來头肯定不小啊,我还沒见过这样的战马呢”

    钟蕊还在兴奋地说着,罗晨已经大步的走了过去,看着那一双灵动清澈的美丽眼眸,罗晨嘴角的笑意也是悄然绽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