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换装
    “百夫长,这个家伙居然是成为了百夫长。”

    “那么自己无论分到那个小队都还是他的下属了。”

    拓跋翠此时忽然想起罗晨的话:等你加入栖霞铁卫,你就会知道你的话是多么的可笑,你永远只能仰望我的背影,什么也做不了。

    ”他居然已经成为百夫长了。”拓跋翠忽然感觉极为的无力,心中满是挫败的感觉。

    现在的罗晨的确是只能仰望了,栖霞铁卫一个百夫长是什么地位,她也是极为清楚的,成为一个十夫长极为艰难,遑论百夫长了。

    罗晨自然是也看到了拓跋翠,不过他只是略略感到诧异,并沒有在意,他从來沒有把拓跋翠当做对手,自然是不用在乎她。

    至于那日摸了摸拓跋翠的脑袋那完全就是兴之所至罢了,觉得拓跋翠的头发很不错,心中那样想,就那样做了,也是顺应本心而已

    罗晨等待片刻,见广场上的议论声小了一些,目光再次依次扫过众人,广场之上,瞬间也是一片安静。

    “你们猜得不错,我是很年轻,因为我加入栖霞铁卫,也就不过半年而已。”罗晨淡淡道。

    “半年。”少年们再次议论起來。

    “安静。”罗晨喝道。

    众人瞬间同时闭嘴,罗晨满意的一笑,继续道:“半年时间,我有机会做百夫长,虽然是机缘巧合,但是同样是因为我积累了足够多的军功,才能有着这样的机会,栖霞铁卫唯重强者,而我的力量也是达到了百夫长的标准,所以我才能抓住这次机会。”

    “你们每个人,也都是一样,我能做到的,你们未必不能做到。”罗晨陡然提高了声音“想要在栖霞铁卫内得到更多的机会,那就要用军功來换,要用战场上的表现说话。”

    听了罗晨的话,一张张稚嫩的面孔之上,顿时现出激动之色。

    刘语熙轻轻一笑,对于罗晨的鼓动能力也是极为满意。

    “军功么”拓跋翠眼中寒芒闪烁,看着罗晨。

    半年时间积攒够成为百夫长的军功,这个可恶的家伙,这半年到底杀了多少人。

    正是那些如同自己族人的无辜者的鲜血,成就了这个家伙今天的荣耀。

    罗晨看到拓跋翠的目光,脸色微微一沉,毫不客气的看了回去,拓跋翠闷哼一声,低下了头。

    罗晨的气势如同实质一般,锁定了她也是让她极为的难受。

    “机会是属于每一个人的,只要努力,就会有机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罗晨环视众人,沉声道“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就有一个机会。”

    “我这个百人队,需要十名十夫长,而现在暂时还只有九人。”罗晨指着身边的钟蕊几人道“所以现在我需要一名新的十夫长,经过和统领大人的商议,统领大人同意这一名十夫长从各位之中遴选,至于需要的军功,以后再慢慢积累。”

    “也就是说,你们之中的一人,刚成为铁卫的第一天,便会成为一名十夫长了,这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也不知道你们之中谁能抓住这个机会了。”

    罗晨的话音刚落,广场之上瞬间便是变得喧闹起來。

    十夫长。

    刚刚加入栖霞铁卫,就成为一名十夫长。

    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了。

    一时间校场之上议论纷纷,每个人都是兴奋异常。

    所有人的热情都是被调动起來了,一个个露出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们这次整军的第一件事情,便是选拔出这一名十夫长,依然是栖霞铁卫的规矩,强者优先,愿意当这个百夫长的,可以站出來,我们将从中选拔出最强的那一个,來担任这一个十夫长。”

    “现在我给大家一点时间,愿意的可以考虑一下。”

    罗晨说完,目光扫过众人,不再说话。

    “说的不错啊!呵呵。”刘语熙的声音在罗晨的耳边响起。

    “都是你教的好啊!”罗晨传音笑道。

    刘语熙轻轻一笑,对于罗晨的表现也是极为的满意。

    校场之上,年轻的少年男女们激动得脸色涨红,热烈讨论谁将成为这一名十夫长。

    大家的目光,自然是集中到了那几名武者六层的家伙身上來。

    武者六层的少年男女,在这九十人中一共有九位,既然要选拔最强的,那自然是只可能从他们之中产生了。

    拓跋翠小脸涨红,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机会。”

    “这样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罗晨已经成为了百夫长,她想要追赶本是千难万难,然而现在却有一个机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只要她成为了十夫长,瞬间便减少了和罗晨的差距,百夫长和普通铁卫的差别宛若天堑,可是百夫长和十夫长的差别就要小一些了。

    罗晨等待片刻,微笑道:“都想好了么,对于这个职位有兴趣的,站出來。”

    拓跋翠催动铁背马,第一个驰出人群,美丽的眼眸勇敢的看着罗晨,轻声道:“我愿意尝试一下。”

    罗晨淡淡看了拓跋翠一眼,点头道:“好,先站到那一边吧。”

    “是,大人。”拓跋翠应了一声,策马走到罗晨手指的位置停了下來。

    “大人,我愿意试一试。”一名高瘦的少年策马走了出來。

    “你也过去吧。”

    当下一个个少年男女策马而出,站到了拓跋翠附近,很快所有九名武者六层的强者都是走了出來,另外还有两名武者五层的少年。

    罗晨看了一眼刘语熙,刘语熙向罗晨点了点头,清冷道:“可以开始了。”

    罗晨拍了拍手,卫营之外,在百余名慈利城轻骑的护卫下,三辆巨大的马车缓缓驶了进來,跟在马车跟前的胖子,正是慈利城城主乌鸿朗。

    马车行驶到校场中心,在罗晨几人身边停了下來,乌鸿朗跳下马來,恭敬道:“罗晨大人,统领大人,罪囚已经送到。”

    “好,你可以回去了。”罗晨点了点头。

    乌鸿朗向罗晨躬身一礼,带着百余名慈利轻骑快速的离开了,罗晨走到一辆马车之前,打开了紧锁着的马车车厢。

    一个身影从马车之内闪电般的窜了出來,向着罗晨猛扑过去。

    罗晨哼了一声,一拳重重地轰出,把那黑影轰得直接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众人这才看到黑影的样子,那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汉子,双脚被沉重的铁链锁着,两手之间同样是沉重的锁链,汉子的身上满是鞭痕,须发蓬乱灰白,脸上满是凶狠之色。

    “这是一名武者七层的战俘,原來是破云宗的一位强者,在边界战斗中被我栖霞铁卫俘获。”罗晨指着那凶汉道“你们的任务,便是击杀这个家伙。”

    “武者七层。”众位新晋铁卫皆是一惊,他们的等级,根本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强弱。

    “当然,不是让你们和他公平交手,军中强者不讲究这个,我们是铁卫,我们的优势便是战马和重甲,你们需要做的,便是用铁背马的冲锋,一招把他杀死。”

    “记住,你们只有一击的机会,一招无法杀死他,那就不能再出手。”

    罗晨说着,转过身道:“钟蕊,袁绍师兄,借用一下你们的套装。”

    二人应了一声,都是把铠甲脱了下來,战枪和铠甲解除灵力印记,把战马也都是牵了过來。

    罗晨走到了那坐在地上的汉子跟前,冷笑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老子是破云宗的尹志平,小子,是爷们儿的话,给老子來个痛快点的,你们折磨老子这么多年了,有意思么。”汉子呸了一声,怒吼道。

    “姓尹,原來还是破云宗的嫡系族人。”罗晨冷笑一声,指着拓跋翠几人道“尹志平,今天我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他们几个向你挑战,你要是能够撑下來,那么我就放你回破云宗。”

    “小子,此话当真。”尹志平看了一眼拓跋翠几人,目光闪烁道。

    “我以栖霞宗的名义说这句话,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罗晨道。

    “我的规则,你刚才肯定已经听到了,你可以答应,也可以不答应,答应了有着活命的机会,不答应的话,现在你就死吧。”

    “老子可不可以对他们出手。”尹志平沉声道。

    “当然可以,有本事你尽可以杀了他们。”罗晨道。

    “老子答应了。”尹志平兴奋地舔了舔嘴唇,凶狠的目光看向拓跋翠几人。

    “很好。”罗晨满意一笑,大步走了过來。

    “我们栖霞铁卫主要是马上作战,我们的威力也是马上作战,所以这次选拔十夫长,我们主要看的就是马上作战的能力。”

    罗晨看了一眼几位站出來的少年男女,沉声道:“规矩我就不说第二遍了,现在你们谁想先來。”

    拓跋翠还未來得及开口,一位少年已经是策马冲了出去。

    “罗晨大人,我叫文强,我想试试。”少年涨红了脸大声道。

    “好,换装,去吧。”罗晨赞许的点了点头。

    文强跳下自己的铁背马,快速的换上袁绍的战马,穿上了重甲,提着战枪上了马背。

    “记住,你只有一击的机会,一击不中,便不可再出手。”

    “是。”

    文强提着战枪,眼眸中满是兴奋的火焰,战枪指着百丈外坐在地上的尹志平喝道:“起來。”

    尹志平冷冷一笑,重重地啐了一口,站起身來。

    文强紧紧握住战枪的把手,战枪架在了马鞍之上,双腿一夹马腹,便是高速的冲了出去。

    尹志平暴喝一声,猛然一踏地面,双脚镣铐发出声响,向着文强高速的冲來。

    “死吧。”文强大喝一声,高速的调整着战马的方向,战枪始终牢牢的锁定着尹志平,很快铁背马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向着尹志平狠狠地撞了过去。

    尹志平不屑的一笑,就在即将撞上的瞬间,猛然一个横移,已经是闪过了文强的撞击。

    文强脸色一变,心中暗道不好,战枪猛然一挥砸向了尹志平。

    尹志平轻轻闪过,站在原地冷笑不已。

    文强一脸惭愧之色,策马走了回來,低头道:“我输了。”

    “知道你为什么输了么。”刘语熙清冷的声音响了起來。

    “他的实力太强了。”文强低头道。

    “实力太强,你在马上,他在地上,在这种情形下,好的铁卫靠着铁背马的冲击力,甚至可以冲死高出两个等级的对手。”刘语熙冷冷的道“他不过是比你高出一个等级而已,你就无法杀了他,你居然说原因是他实力太强。”

    “可是我只有一击的机会,这实在是太难了。”文强争辩道。

    “若非是尹志平需要面对别的对手,选择了节省体力,你刚才一击不中,就已经死了,你以为你还会有再次出手的机会么。”刘语熙声音更冷。

    尹志平撇了撇嘴,心道若非是你传音说敢伤了你的人和马,要立刻处死老子,老子会节省这点儿体力,不过为了一线活命的机会,他自然是只能沉默。

    “属下知错。”听着统领大人冰冷的话语,文强心中一颤。

    “留下套装,回去吧。”罗晨轻声道。

    文强惭愧的解除铠甲灵力印记,把铠甲和战枪战马留了下來,骑着自己的战马回到了人群。

    “下一个,谁去,当然这是极为危险的事情,一不小心被对手杀了也说不定,若是不愿去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我不会怪你们,毕竟你们猜刚刚加入栖霞铁卫。”刘语熙道。

    众人相互看了看,当下那两名武者五层的少年一起走了回去,这个囚犯的实力他们已经见识过了,他们已经不相信自己有创造奇迹的机会了。

    拓跋翠美眸中光芒闪烁,策马走上前去,轻声道:“让我來。”

    罗晨看了她一眼,淡淡点了点头:“换装。”

    拓跋翠跳下自己的铁背马,穿上了钟蕊的套装,至于战马则依然是选择了袁绍的那一匹。

    右手紧握战枪,拓跋翠看着百丈之外的尹志平,眼中满是自信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