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三年四个月
    拓跋翠美眸中光芒闪烁,策马走上前去,轻声道:“让我來。”

    罗晨看了她一眼,淡淡点了点头:“换装。”

    拓跋翠跳下自己的铁背马,穿上了钟蕊的套装,至于战马则依然是选择了袁绍的那一匹。

    右手紧握战枪,拓跋翠看着百丈之外的尹志平,眼中满是自信之色。

    她是在草原上长大的铁卫,骑术之精湛自不待言,即便是不使用道纹之路套装,只是使用寻常重骑的套装,她也有着一定的把握击败等级高一层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全身都是道纹之路套装了。

    战枪架在马鞍之上,拓跋翠开始慢慢的加速。

    尹志平站在原地,脸上满是讥讽的笑意。

    拓跋翠的加速几乎是一条直线,不过速度却并不算快,铁背马迈动四蹄,一点一点儿的向着尹志平接近着。

    她握着战枪的手极为稳定,沒有任何的颤抖。

    很快铁背马的速度提升了起來,距离尹志平也是到了三十丈之内。

    尹志平大喝一声,向着拓跋翠疯狂的扑了过來,他的脚步速度极快,跑出了一个诡异的弧线。

    尹志平动了的一瞬间,拓跋翠目光一闪,轻轻提了提马缰。

    铁背马方向略微一变,继续向着前方高速冲去。

    尹志平冷笑一声,继续前冲的同时,向着左侧踏出一步。

    拓跋翠随之抖了抖马缰,铁背马的方向随之改变,这种改变范围极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而却是让战枪的枪尖再次对准了尹志平。

    刘语熙看着拓跋翠的骑术,眼底也是有着一丝赞叹之意。

    这个草原少女的骑术,在测试的时候就已经给她留下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今日看來,她表现出來的骑术又更加的高妙。

    罗晨看着那策马飞驰的草原少女,脸上也是现出一丝哑然之色。

    “她居然可以把自己和战马结合得这么好。”

    “人,马,战枪,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虽然不如我的弄浪三重,但却是能够始终保证所有的冲击力全部灌注在战枪之上,对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

    “这一次,她赢定了。”

    尹志平正面对着拓跋翠,脸色也是大变。

    相对重骑,他无疑是更加灵活的,然而他每一次步伐的变化,对方只是提提马缰,坐骑踏出一步,便把他的这种变化消除于无形。

    而且他完全被定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之内,无论如何都无法躲开对方的冲击。

    这种锁定,是靠着不间断的调整來完成的,这需要对于坐骑的控制,达到相当高的程度。

    和带着数千斤重量疯狂冲來的铁骑比拼力量,无疑是死路一条,虽然他比拓跋翠高了一层,但是铁背马奔跑的冲击力已经足以弥补这些差距。

    不容他多想,拓跋翠已经到了跟前,连人带马撞向了他。

    尹志平沒有再平移,因为他知道那沒有用。

    “拼了。”尹志平一咬牙,右拳重重地轰向了战马的脑袋。

    “靠。”

    袁绍脸色一变,大叫一声,拓跋翠骑着的,可是他的宝贝坐骑。

    尹志平拳头刚刚挥出,便是一声惨叫,他的拳头砸到了,正是战枪无锋的枪头。

    拓跋翠人枪结合得极为完美,所有的力量全部灌注在枪尖之上,战枪瞬间轰断了尹志平的拳头,又重重地刺入了尹志平的胸膛之内。

    尹志平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被铁背马重重地撞在了身上,像一个破口袋一般的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之后,已然是沒了生机,早已死得不能再死了。

    拓跋翠勒住战马,快速的驰了回來。

    “罗晨大人,如何。”拓跋翠骄傲的道。

    “不错,确实是很不错。”罗晨由衷赞叹道“你的骑术,非常的好,比起我來也只是差上一丝而已。”

    “來日定要领教一下大人的骑术。”拓跋翠傲然道。

    “我的骑术是用來杀人的,所以你无法领教。”罗晨道“不过你的骑术,真的很不错了。”

    钟蕊见拓跋翠得意的样子,忍不住道:“不要太得意,说不定后面还有比你更厉害的呢?不要以为自己已经是十夫长了。”

    “后面的不用比了。”刘语熙淡淡的道“再比也沒有任何用处,拓跋翠,这十夫长的职位,就是你的了。”

    “可是,。”钟蕊急道。

    “钟蕊十夫长,以后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刘语熙脸色一寒,看了钟蕊一眼。

    钟蕊低下了头。

    “我任命拓跋翠为十夫长,你们几个可有意见。”刘语熙看了一眼还未出场的几人,淡淡道“若是有意见的话,现在可以和拓跋翠正面挑战,一对一的冲锋。”

    几人相互看了看,都是摇了摇头,他们又不是白痴,自然看出了拓跋翠骑术的绝妙,彼此力量相当,这样一对一的冲锋,就只能是自取其辱。

    拓跋翠小脸上现出一丝骄傲之色,看了罗晨一眼,显得极为的得意。

    “拓跋翠,有件事情我要当众说明白。”刘语熙看了拓跋翠一眼,冷漠道“我知道你是南冈城拓跋部的人,既然你加入了栖霞铁卫,不管以前对我栖霞宗有什么样的仇怨,你都最好放下,否则,拓跋部便有灭族之祸。”

    拓跋翠身躯一颤,脸上的骄傲之色消失了,恭敬道:“统领大人,如今我拓跋部在昌永郡坐拥两城之地,这一切都是宗门的恩惠,我怎么可能会对宗门有仇怨呢?”

    “你能这样想最好。”刘语熙点了点头。

    “罗晨百夫长,十夫长已经齐全,你可以分配人手了。”刘语熙道。

    罗晨点头,向着几名侍从示意了一下,一名侍从快速的跑了出去,片刻之后乌鸿朗带人过來,把三辆马车和尸体都又带走了。

    然后罗晨目光扫过众人,感受着每个人力量的强弱,瞬间便是有了决断。

    决定人员配置,关键就是要平衡。

    现在栖霞铁卫这十名百夫长,陈伟五人都是武者七层的实力,显然是最强的,而袁绍、杨刚、方诗诗、拓跋翠都是武者六层,唯有钟蕊一人是武者五层。

    新晋铁卫之中,除了拓跋翠之外剩余了八名武者六层的少年男女,这八人罗晨首先挑选了四人加入到袁绍四人的小队,又挑了两人加入了钟蕊的小队。

    另外的两名武者六层的少年,则分别给陈伟和沙摩柯各分了一个,这两个小队罗晨准备配置在昌永郡最靠近昆玉宗的边界地带,自然实力上要倾斜一些。

    至于武者五层的强者,也是采取类似的原则进行分配,最后武者四层的,自然是哪个小队差几人补几人了。

    罗晨面色沉静,点出了一个个铁卫,很快十名百夫长身后,都各自有了九名铁卫。

    罗晨指挥若定的样子,让刘语熙也是极为满意,美眸中也是现出一丝丝的笑意。

    人员分配完毕,整军的第一步便已完成,接下來的时间,便是等待着套装到位之后,再进行正式的训练了,现在新晋铁卫们只有天星弓和重剑,最重要的马战冲锋暂时还无法训练。

    钟蕊小队有了两名武者六层的强者,自己也是极为满意,看着整整齐齐的铁卫队伍,钟蕊忽然开口道:“罗师兄,我们几个都成了十夫长了,可是谁的小队才是云岚小队呢?”

    罗晨脸色一变,眼中也是现出一丝迷茫之色,杨刚和袁绍对视一眼,也是苦笑不已。

    云岚小队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呵呵,这个不是问題。”

    刘语熙微笑道:“能够让一个小队如此团结,云中天在十夫长里面的确算是一个异数,可惜他的武力太弱,不然早就是百夫长了,若是他成为了百夫长,那么云岚小队同样是不存在了。”

    “依照云中天的个性,他若是成为了百夫长,那么他的分队就会被他改成云岚分队,所以如果罗晨不介意的话,你们这个分队就叫云岚分队好了,等到将來罗晨成为了统领,我也不介意他把一大队改叫云岚大队。”

    “不过现在这个分队是罗晨的,所以叫什么还是要看罗晨的意见。”

    罗晨毫不犹豫的道:“那就叫云岚分队吧。”

    刘语熙冷哼一声,挥了挥手道“现在先带他们去营房安置住处,一个小队的人先彼此熟悉一下,等到过几日套装到來了,再正式训练。”

    慈利城卫营面积极大,营房也是足够,几十座营房虽然达不到每人一座,但是每一座都有许多房间,住下來是绝对沒有问題的。

    当下十名十夫长带着九十名铁卫前去安置,校场之上也只剩下了罗晨和刘语熙二人。

    “刘语熙,你想到的,连我也沒想到,我刚才还以为会有麻烦,沒想到这么容易解决了,只是为什么你先压制陈伟他们,然后才做解释呢?”

    刘语熙哼了一声道:“这些家伙觉得自己资格老,对于你这个百夫长铁卫并不信服,我是要让他们清楚,对于你这个百夫长,我这个统领是绝对支持的,你说的话,便是命令,容不得他们违背。”

    “原來是这样,这个我又沒有想到。”罗晨呵呵笑道。

    刘语熙娇嗔的看了罗晨一眼:“在我跟前,你的心思就只剩原來的一半,哪里能够想到,不过我只是暂时压制他们一下,你毕竟升迁的太快了,要想让他们真的对你信服,你还要在战场上多多证明自己。”

    “我会的。”罗晨自信点头。

    “其实我让你的几个手下直接成为十夫长,也是同样的意思。”刘语熙轻声道“你升迁的太快,太过显眼,加上他们几个,就不那么显眼了。”

    原來是这样,罗晨无语。

    德宁域,滨枞城。

    红烟台上,柳如雪正在努力的练习道纹之路,道纹仙笔在匕首之上缓缓的勾勒着。

    通往红烟台的台阶已经修好了,一个相貌寻常的仆人快步走了上來,躬身道:“城主大人,大小姐來了。”

    “哪个大小姐。”柳如雪愕然。

    “就是你的姐姐,昆玉宗大小姐。”

    “柳依萱。”柳如雪脸色一寒“她來这里干什么。”

    柳如雪的语气平静淡然,里面却有着一股深深的厌憎之意。

    “城主大人,要不要请她进來。”那仆人躬身道。

    柳如雪淡淡道:“去请吧,就说我在这红烟台上等她。”

    “是。”

    那仆人应了一声,沿着台阶快步的走了下去。

    柳如雪小手一挥,案几上的物品瞬间消失,然后缓步走到栏杆边上。

    “柳依萱來这里,想要干什么。”

    片刻之后,一个青稚美丽的少女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踏入了城主府内。

    少女抬起头來,也看到了倚栏而望的柳如雪,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同样美丽的小脸上都是有了一丝寒意。

    这一名少女,自然便是柳如雪的亲姐姐,与柳如雪一样以容貌和放荡闻名的柳依萱了。

    两人的样貌极为相似,都继承了母亲洛灵夫人的七八分容貌,眼眸同样的清澈干净,唯一不同的便是柳依萱清澈的眼眸中有着一丝淡淡的媚意,而柳如雪的眼眸深处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柳依萱來到红烟台下,沿着台阶款款上了高台,目光扫过整个滨枞城,看着倚栏而望的柳如雪咯咯一笑道:“师妹这里倒是好地方,居高临下,俯瞰全城,看來师妹志向不小啊!”

    柳如雪轻轻转过身來,看着那与自己宛若一人的美丽少女,淡漠道:“我的志向,便是你的志向,彼此心知肚明,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了吧。”

    “呵呵。”柳依萱浅浅一笑“如雪,姐姐來了,怎么,不请姐姐坐下么。”

    柳如雪哼了一声道:“坐吧。”

    红烟台装饰极为豪奢,平台边缘也有着极为华贵的桌椅,姐妹二人走到平台边缘相对坐下,柳依萱感慨道:“如雪,好妹妹,我们姐妹有几年沒有见了。”

    柳如雪淡漠道:“从我手刃古长老,受封滨枞城主离开山门开始,到现在是三年又四个月。”

    “三年四个月了么”柳依萱感叹一声“这么久了,时间过得真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