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随时杀死你
    红烟台装饰极为豪奢,平台边缘也有着极为华贵的桌椅,姐妹二人走到平台边缘相对坐下,柳依萱感慨道:“如雪,好妹妹,我们姐妹有几年沒有见了。”

    柳如雪淡漠道:“从我手刃古长老,受封滨枞城主离开山门开始,到现在是三年又四个月。”

    “三年四个月了么”柳依萱感叹一声“这么久了,时间过得真快”

    “柳依萱,你今天來我这里,不是为了和我叙旧的吧。”柳如雪打断了柳依萱的话。

    “呵呵。”柳依萱浅浅一笑“先叙旧,不好么,我们可是亲姐妹啊!下面我要说的话,妹妹可能不太喜欢听哦。”

    “你说吧。”柳如雪淡漠道。

    “如雪,我來这里,是想让你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柳依萱嫣然一笑道“不要再想什么昆玉宗宗主了,你争不过我的。”

    “事情沒有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柳如雪淡漠道“我们那好父亲死去之前,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少宗主的位置,虽然必须要柳家之人担任,但究竟由谁担任,终归还是要看长老会的意见。”柳依萱微笑道“你远在德宁域,而我选择留在了山门之内,所以长老会的支持,自然是在我的身上了。”

    “长老会那群老头子虽然令人恶心到了极点,但在少宗主的选择上还是比较谨慎的,要不然也就不配呆在长老会了。”柳如雪淡淡道“我根本就不相信长老会会支持你。”

    “你也说过,那是群令人恶心到了极点的老头子。”柳依萱笑了起來“所以说服他们支持我,其实是极为容易的。”

    柳如雪皱了皱眉。

    “不是你想的那样。”柳依萱笑了起來“需要牺牲身体的不多,大部分不过是点儿小手段而已,毕竟我们都长大了,也都有着不错的力量,那些老头子想要再把我们抓到角落里随意欺负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多,但毕竟还是有的。”柳如雪深深地看了柳依萱一眼。

    “已经很少了。”柳依萱微笑道“我知道他们对我的容貌有多么迷恋,所以我绝不会轻易让他们得逞的,偶尔也会有,但都是在我的控制之下,一直让他们的不到,也不可能。”

    “他们迷恋的,是母亲的容貌,而不是我们的。”柳如雪哼了一声。

    “母亲”柳依萱轻轻叹了口气。

    若是母亲还在,她又何必活得这么辛苦,她当年又怎么可能被人欺负。

    柳如雪也是默然不语。

    沉默良久,柳依萱幽幽一叹道:“如雪,姐姐知道你的想法,你想要的并非是昆玉宗的宗主之位,而是想要报复那些欺负过我们的老头子罢了,而我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姐姐可以向你保证,等我成为了昆玉宗的宗主,他们都会死,一个也不会继续活着。”

    “你不要再争了,你争不过我的,我不想和自己的妹妹斗个你死我活,母亲也不会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如雪,你自己放弃吧。”

    柳如雪漠然一笑,摇了摇头:“柳依萱,你的仇是你的仇,我的仇是我的仇,我不需要你替我报仇,报仇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自己來,我会亲手把匕首送进他们的心脏,一个也不放过,而要做到这一点,我需要这个位置,必须要成为昆玉宗的宗主,所以放弃这样的废话,你就不用说了。”

    “可是你凭什么和我争呢?”柳依萱笑了起來“你看,你在滨枞城里居然被人行刺,手下辛辛苦苦积攒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而在宗门之内,你又沒有任何长老的支持,你说你凭什么争夺这少宗主之位。”

    “不是少宗主之位,是宗主之位。”柳如雪沉声道“柳宗元成为了少宗主又如何,不还是死了。”

    “就算你说得对,可也首先要成为少宗主吧。”柳依萱轻笑道“宗元已经死在了栖霞宗,少宗主之位悬而未决,究竟是谁成为新的少宗主,长老会的支持才是关键,就算是父亲大人,也无法忽视长老会的意见。”

    “长老会那些老家伙,恐怕不一定会支持你。”柳如雪淡淡道“他们大多数的人,还会选择支持我们那几位好师兄。”

    柳依萱笑了起來:“可是我们的师兄,已经越來越少了。”

    “的确是越來越少了。”柳如雪点了点头。

    “柳宗元死了,柳靖死了,柳谦死了,老大又离开了,还有两个纯粹是混吃等死的废物,现在有资格角逐宗主之位的,也就是有柳寺了。”柳如雪说着,嘴角也是现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柳如雪顿了顿,继续道:“但毕竟还有柳寺,我想长老会的老头子们支持他的肯定不少,甚至要超过你。”

    柳依萱点头:“不错,的确是有些好色而顽固的老头子支持他,他们一面想着从我的身上占便宜,一面支持着老六,像这样的老家伙,我是一次也不会让他们碰的。”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老六却早已答应了要支持我当宗主了。”说着柳依萱得意地笑了起來。

    柳如雪脸色微变,深深地看了柳依萱一眼:“你用的什么手段,不问可知。”

    柳依萱淡笑道:“这沒有什么不好说的,咱们那几个师兄除了老大,都是一个样子,见到我们两个就要找机会狗一样的扑上來,小时候欺负我们最多的也就是他们,现在你离开了山门,我就成了他们唯一的目标了。”

    “柳家的男人除了老大之外都一样,甚至连小弟柳宗元也都想上我们,可惜,他太弱了。”

    “我已经长大了,甚至力量上还超过了他们,他们想要再欺负我,除非我同意,否则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拉拢柳寺,其实很简单,我这个亲妹妹答应每一个月陪他一次,他就决定支持我当宗主了,呵呵。”

    “柳家的男人啊”柳如雪的眼中泛出一丝寒意。

    “如雪,等我当上宗主,柳家的男人,都不会再活下去,我保证。”柳依萱的小脸之上也是现出一丝狠色“他们这样的败类,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可是你现在还是要陪他。”柳如雪冷笑一声。

    “就当做一场噩梦好了,就像是小时候一样。”柳依萱淡淡道。

    柳如雪默然片刻,看着柳依萱道:“柳寺虽然令人恶心,但并不蠢,他不过是喜欢你的身体而已,那样的一句承诺,根本就沒有什么分量。”

    柳依萱浅浅一笑:“我自然不会蠢到完全相信他的话上,所以我也用上了一些手段。”

    “什么手段。”

    柳依萱目光一闪,沉默了一下,轻声道:“下毒,我们的好六哥每欺负我一次身上的毒就会加重几分,说不定有一天,我们的好六哥就要死在我的肚皮上了,呵呵。”

    柳如雪沉默片刻,冷笑一声:“活该。”

    “呵呵,如雪,这样的事情,我根本就不会瞒你,因为只有我们姐妹的心,才是一样的,我们都是要杀死那些欺负过我们的人而已,我们两个再争來争去,就不太好了。”柳依萱微笑道“如雪,不要跟我争了,好么。”

    “我说过,我要自己亲手杀了这些人,而不是看着你去杀他们。”柳如雪摇了摇头道“所以我不会答应你的要求。”

    “好师妹,你还是像小时候那么倔。”柳依萱摇头道“你根本就争不过我,何必呢?”

    “既然你觉得争不过你,那你今日又何必來。”柳如雪淡淡道,

    “呵呵,说的也是。”柳依萱也是笑了起來“其实我來这里,心里真正想着的是,把柳寺快要死了的好消息告诉你一声,我知道这件事情你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

    “让你不要争,只是不想以后伤到你而已,柳家的男人都很恶心,只有我们两个才是真的姐妹,我真的不想以后对付你。”

    “如雪,你答应放弃,我就不会对付你,你只需要在旁边看着,看着我杀死那些恶心的家伙就行,好么,甚至我可以答应你,杀死他们的时候可以让你出手。”

    柳如雪沉默良久,用力的摇了摇头:“不可能。”

    “为什么。”柳依萱问道。

    柳如雪抬起头來,看着柳依萱,目光中有着一丝寒意:“因为我永远不会信任你,我更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柳依萱,我的好姐姐,你还记得楚雄么。”

    “楚雄。”柳依萱娇躯猛然一颤,清澈干净的眼眸中媚色顿去,也是有着丝丝寒意“这个恶魔,我当然记得。”

    “楚雄,我们的好舅舅,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咯咯,我怎么会忘了他呢?”柳依萱说着,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那个闷热的夏日午后,阴暗的柴房之内,那个俊美之极的男人扯下了她的罗裙,那疯狂而开心的大笑,那撕裂般的痛疼和巨大的惊恐,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忘记。

    “本來我不用受他欺负的,可是就是因为你,我才会被他欺负。”柳如雪小脸之上满是寒芒,盯着柳依萱道“我的好姐姐,我那天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那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你若是不带他去找我,他怎么可能找到那里,我会被他欺负,根本就是因为你,我被他欺负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看着,你的样子我永远也忘不掉,你说,柳依萱,我怎么可能会信任你。”

    “呵呵。”柳依萱冷笑起來。

    “如雪,这件事情这么久了,你还记得啊!”

    “不错,是我带楚雄去找你的,可是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什么。”柳如雪寒声道,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我被楚雄欺负的时候,被你看到了,你跑开了,我以为你会叫人來救我,可是你沒有,我被那个禽兽折腾那么久,一直在等着你带人救我,但是你沒有。”

    “楚雄欺负完了我,问我如雪丫头跑哪去了,我一猜就知道你藏在哪里,所以我就给他指路找到了你。”

    “柳如雪,你居然怪我,你根本就是活该。”

    柳如雪寒声道:“我当时那么小,只知道害怕了,只想找个地方藏起來,别的根本就想不到。”

    “呵呵。”柳依萱冷笑一声“我也很小,我也只比你大一岁而已,我以为我的妹妹我叫人來救我,可是你沒有,柳如雪,这件事情,你根本沒有资格怪我。”

    柳如雪愤怒的瞪着柳依萱,柳依萱同样恨恨地看着柳如雪,红烟台上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凝固

    良久。

    “如雪,你说得不错,你不信任我,可是我同样也不信任你,我们两个,根本无法相互信任。”柳依萱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缓缓道“可是你不放弃又能如何,你根本无法容忍那些男人再骑在你的身上,所以你无法获得任何支持,而我不一样,所以你根本争不过我的。”

    柳如雪冷笑道:“柳依萱,你真恶心。”

    “为了报仇,我舍弃性命都不怕,又怎么会在乎这具身体。”柳依萱淡然道“如雪,你放心,等我将來有了力量,便是那楚雄我也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这个倒不用了,楚雄已经死了。”柳如雪冷冷道。

    “死了。”柳依萱愕然。

    “对。”柳如雪冷漠点头“不仅是楚雄,还有楚度,我们那两个好舅舅,都已经死了,我是看着他们死的。”

    “是你杀了他们。”柳依萱一脸难以置信之色“怎么可能。”

    柳如雪淡淡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的力量,绝非你能想象,楚雄死了,楚度也死了,难道你不应该开心么。”

    “开心,当然开心。”柳依萱无限快意的道“终于是死了,咯咯,唯一的遗憾,便是沒有死在我的手里,不过你能杀了他们,我还真是意外。”

    “柳依萱,你今日來我这里,本就是很危险的,在滨枞城这种地方,我随时都可以杀死你。”柳如雪淡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