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轮训完毕
    1莜婉笑了起來:“看來破云宗的人并不是真的不知晓自己的实力啊!”

    温申笑道:“吹嘘习惯了,就沒法改了,就只好继续吹下去,不然这统治就沒法进行下去,这个牛皮吹的时间太久了,不管谁成为宗主,都只好继续吹嘘下去。”

    莜婉笑了起來。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休息。”温申向莜婉歉意一笑。

    “嗯,我等你。”莜婉温婉笑道。

    温申不再说话,转过了身去,道纹仙笔再次轻轻落在了面前的套装之上,莜婉安静的站在他身边,安静的看着他,目光平静如水。

    昆玉宗领地边缘,靠近天南山脉的一处地方,有着一个巨大的卫营,驻扎了两百名烈豹队骑手。

    卫营之外数里,便是天南山脉,从卫营有一条大道直通山中,大道入山不过数里,在一处险峰之下戛然而止。

    山峰之上,有着一个古老洞口,里面有着微弱的光亮发出。

    这里便是沟通天南山脉南北的重要通道,天南山脉两条神秘的远古隧道之一了。

    天南山脉面积极大,长度有数千里,宽度也是达到了数百里,整个天南以南与大陆基本隔绝,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直接通过天南山脉來往山脉南北,大部分的人想要跨越天南山脉只有通过这两条远古隧道。

    这样的两条隧道,每一条都有数百里长,深藏于山腹之中,不知何时建成,历经无尽岁月,隧道未曾有任何的破损,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两条隧道一条位于天南山脉西麓,出口位于昆玉宗的领地边缘,另一条位于天南山脉东麓,出口在破云宗领地的边缘。

    正是由于这两条通道的存在,自己沒有道纹师的破云宗和昆玉宗才能够获得坐骑和道纹套装,來和栖霞宗來抗衡。

    而同样也是因为这两条通道的存在,令得昆玉宗和破云宗不得不臣服于天南山脉以外的强大宗门,昆玉宗托庇的是天剑门,而破云宗托庇的宗门,正是控制着通道另一侧的白光门。

    这一日,远古隧道之外的大道之上,出现了两个人影。

    走在前面的是一位容颜青稚俏丽到了极点的少女,目光清澈如水,带着丝丝媚意,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高大健壮的青年。

    “这里便是我昆玉宗掌控的的远古隧道,通过这里之后,便是到了天剑门的领地了。”少女看着不远处山峰上的洞口,目光微微闪烁地道。

    “天剑门,大小姐,你可是说让我指挥一场大战,可是现在莫非我们要离开这天南以南不成。”青年愕然道。

    “大战自然是大战,不过我可沒说让你指挥烈豹队啊!”少女淡淡一笑道“跟我走吧。”说着快步向着洞口走去。

    青年站在原地,脸上现出踌躇之色。

    “才风。”少女回过头來,清澈干净的目光扫了一眼青年,似笑非笑道“怎么了,你舍得让我一个人去么。”

    “妖精。”顾才风心中暗骂一声。

    擅自离开滨枞城,他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他所为的,自然是建功立业,恢复夏溧城顾家的荣光。

    现在不仅是离开了滨枞城,还离开了昆玉宗领地,这不由得让他心中踌躇。

    然而柳依萱的回眸一笑,瞬间便是让他乱了方寸。

    虽然只有过那一次,但柳依萱却是给他带來了无法忘记的美妙记忆。

    他在男女之事上自然不是初哥,可是柳依萱的娇嫩紧窒是他在别的女子身上从來沒有体会过的,那泥泞之地每一次有力的蠕动,都令他的灵魂感到颤栗,再配上她那张青稚俏丽的小脸咬牙承受的柔弱表情,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可惜,她只肯给他一次,以后便再也不让他碰她了。

    而这一次,他永远都无法忘怀。

    “走吧,才风。”少女清澈干净的眼眸看着顾才风,嘴角微微翘起“我答应你,这一战之后,可以和你再來一次,嘻嘻。”

    说完少女身躯一闪走进了通道之内,消失不见了。

    顾才风苦笑着摇了摇头,大步跟了上去

    隧道之内极为平整,数丈宽的石质地面,上面是高高的穹顶,墙壁之上刻画着各种古老的浮雕,每隔十丈都有一对碗口大的翠绿色明珠镶嵌在石壁两侧,照得隧道内极为明亮。

    柳依萱身形如同轻烟一般在隧道之内飞掠着,对于隧道之内的景象熟视无睹,她与柳如雪一样,也是武者七层的力量,因此速度也是极快。

    顾才风是一位武者八层的强者,跟上柳如雪自然是毫不费力,感受着两边墙壁上散发的淡淡灵力波动,看着那些古老的雕饰和璀璨的明珠,顾才风的目光微微闪动。

    “不要看了。”柳依萱轻笑一声“这些东西是宝贝,每个人都知道,可是根本无法拿下來,想要强行破坏的人,都已经死光了。”

    “死光了。”顾才风微微错愕。

    柳依萱轻点臻首道:“想要强行破坏的人,是要遭到攻击的,那种攻击即便是武师也无法抵御,若非如此,这些东西怎么可能保存到现在。”

    顾才风默然点头。

    隧道贯穿天南山脉南北两侧,长度足有数百里,两人速度极快,很快回头看已经看不到來时的入口了,柳依萱不再说话,全速的向前驰去,顾才风沉默着紧紧跟随。

    漫长的隧道,似乎永远沒有尽头,在隧道内走了两百多里后,隧道的右侧出现了一条岔道。

    岔道斜斜向下,里面无比的黑暗,沒有一丝光线透出。

    “这里通向哪里。”顾才风问道。

    柳依萱摇头道:“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走进这条岔道的人,从來沒有活着出來过,天剑门因为想探明这里的秘密,不知道死过多少强者。”

    “进去的人都死了。”顾才风愕然。

    “死沒有死,谁也不知道。”柳依萱道“不过他们之后再也沒有在大陆上出现过。”

    二人继续向前走去,许久之后,终于是走出了隧道,來到天南山脉以北。

    这里是天剑门的领地,隧道的这一边自然是控制在天剑门的手里,距离隧道口不远处,同样是有着一个金剑士的卫营,在隧道口处,却并沒有任何人看管。

    柳依萱解释道:“天南以南虽然僻远,但偶尔也会有大陆上的强者从这里通过,天剑门也不敢随意得罪大陆上的强者,所以金剑士对于强者们进出隧道并不过问,我们昆玉宗同样如此。”

    顾才风道:“现在我们去哪里。”

    柳依萱道:“我们沿着大道向东,再走几千里后,便是白光门的领地,在那里也有一条远古隧道直通天南以南,我们从那里再传过去,就又到了天南以南了。”

    顾才风愕然:“那里不是破云宗的领地么。”

    柳依萱轻笑道:“是啊!我们这次的目标,正是破云宗的领地,这次我们的行动必须保密,所以我才带你绕这么一圈,若是从天南以南直达破云宗领地,虽然快捷,但是很容易就会被栖霞宗的强者发现。”

    “才风,我很看好你的军事天才,这才带你参加这次行动,你这次要指挥的,可不是我们昆玉宗的烈豹队,而是破云宗的獒骑,数以千计的獒骑。”

    “走吧。”柳依萱甜甜一笑,便是向前走去,顾才风眉头微微皱起,轻轻摇了摇头,快步跟了上去。

    慈利城,卫营之内,校场之上。

    校场中心处,摆着数十个厚重的木靶,沉重的马蹄敲打着地面,如同惊雷一般,十名栖霞铁卫的铁卫催动战马,战枪贴着马鞍架起,高速的冲向木靶,身后带着漫天黄尘。

    “通。”“通。”“通。”“”

    沉闷的撞击声几乎同时响起,一把把无锋的战枪重重地撞击在木靶之上,一个个木靶被撞击得四分五裂。

    铁卫们击中目标之后,策马绕了一圈,又是跑回了出发的地点。

    唰的一声轻响,十名铁卫同时拉起了面罩,露出十张年轻的面孔。

    校场上有着一个临时搭起的高台,高台之上罗晨和刘语熙身披重甲,并肩而立。

    刘语熙看着站在最前面的铁卫那精致俏丽的面孔,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真的不错,罗晨,这个拓跋翠自己骑术很好,训练整军也颇有一套,有这样的一个十夫长做手下,也是你的幸运,呵呵。”

    罗晨想起当日南冈城一战中,桅杆上少女令旗挥舞,临近湖中战船上床弩齐射如臂使指的情景,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拓跋翠整军的确不错,她若是一心一意为了栖霞铁卫而战,我也会给她更多的机会。”

    “她是个聪明人,而且显然把家族看得极重,所以这一点,问題倒是不大。”刘语熙点头道“不过你是她的上司,倒也不用客气,该敲打她的时候,还是要敲打的,她若能少一点傲气,那就更好了。”

    罗晨看了一眼拓跋翠,想起当日铁新川上拓跋翠匹马阻拦自己时无比骄傲的样子,也是笑了起來:“其实她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两次被自己教训,现在的拓跋翠已经是收敛很多了,对于拓跋翠,罗晨从來沒有当对手,既然是自己麾下的十夫长,罗晨对她自然是也会一视同仁,不过若是拓跋翠敢于和他对抗,罗晨也绝对不会客气,栖霞铁卫之中,命令是不可被违抗的。

    校场之上训练继续进行,新的木靶被换上去之后,又是一个小队的栖霞铁卫策马而出,排出冲锋阵型向着木靶发起了冲击。

    铁背马奔跑如风,一把把战枪斜指地面,沉闷的撞击声中,木靶一个个碎裂开來。

    同样是完成任务,可是这一队铁卫的攻击却是略显杂乱,沒有上一次的那一种整齐划一的感觉。

    完成攻击的铁卫转了一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为首的铁卫拉起面罩,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俏丽面孔,只是这张脸上,却是满是郁闷之意。

    显然钟蕊十夫长对于自己的这次表现并不满意。

    刘语熙看了一眼钟蕊,轻声道:“拿到套装才几天的时间,能够做到这一步,其实也不容易了,这个丫头,我本是最担心的,现在看來,她还是非常称职的,而且身上这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我也很喜欢。”

    罗晨看着钟蕊气鼓鼓的样子,默然片刻,轻声道:“钟蕊她性格有些问題,甚至可以说有不少毛病,可是她任何时候都不缺乏向死而战的勇气,她在桑植城家乡之时,不满十二岁便上阵杀敌,加入栖霞铁卫之后,作战时从來沒有过任何畏惧,她绝对是一名称职的铁卫,我也相信她会成为一名合格的十夫长的。”

    刘语熙点了点头道:“能在十四岁的年龄成为武者五层的强者,若是真的是个糊里糊涂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做到,不过这丫头的性格的确是有些问題,你以后不能太惯着她,她听你的,你就要时常敲打敲打她。”

    罗晨点头,轻声道:“他们兄妹两人是和我一起加入云岚小队的,如今钟麟已经不在了,我在钟麟的坟前发过誓,要替钟麟好好的照顾她,我宠着她怕是免不了的,不过肯定不会惯着她,这一点儿我会经常提醒自己的。”

    刘语熙深深的看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今日是马战冲锋的训练,校场之上训练继续进行着,一个个小队摆出冲锋阵型,向着木靶发起了冲击。

    很快一轮训练完毕,所有铁卫都成功轰破木靶的,只有五个小队,除了拓跋翠和钟蕊的小队之外,还有着方诗诗的小队,以及两位老十夫长陈伟和沙摩柯的小队。

    五支完成任务的小队中,倒有三支是新任的十夫长率领的,这样的成绩,让几位沒有完成任务的老铁卫汗颜,而罗晨和刘语熙对于这个成绩自然是极为满意。

    只有给这些老家伙一些压力,他们才会真正认真起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