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留点体面
    罗晨冷哼一声,目光如刀直视着拓跋翠。

    拓跋翠心中一声叹息,用力的闭上了眼睛,手中战枪寒芒一闪,重重地砸了下去。

    “通。”

    沉闷的声音响起,战枪重重地砸在了胖妇人的身上。

    那妇人惨哼一声,倒在了地上,身上多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黏稠的鲜血从身上缓缓流出。

    罗晨哼了一声,策马绕过老妇的尸体,继续向前走去,拓跋翠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尸体,脸色也是变得煞白。

    她自然并非是第一次杀人,然而这样的经历,却还是第一次。

    不久之前,她还是昆玉宗一方的人,而现在却作为栖霞铁卫,处决这样的一位平民。

    看着罗晨远去的背影,拓跋翠的目光也是变得极为的复杂。

    “传我军令,任何敢于对我栖霞宗展露敌意的人,一律杀无赦。”罗晨的声音在街道上冷冷的响了起來。

    “是。”所有年轻铁卫同时大吼。

    跟在栖霞铁卫身后的,是城主商枯荣的百余名轻骑,商枯荣看着罗晨的身影,脸上的神情也是颇为兴奋。

    昌永郡长期被昆玉宗占据,作为郡城的乾远郡,人们对于栖霞宗自然是怀有敌意的,这个是长期交战而带來的积怨,短期内根本无法改变。

    得到这样一个城市之后,商枯荣对于这种敌意感受最深,他带來的近万私军这一段时间内,被袭击致死的已经有数百人。

    沒有栖霞宗的许可,他自然无法动用太强硬的手段,只能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才能出手,而城内沒有栖霞铁卫的坐镇,也是让他感到底气不足。

    而如今,栖霞铁卫终于是來到了这里,而且一來就是五十人,带队的百夫长罗晨大人虽然极为年轻,却是足够的冷血。

    有这一条军令,他便不用再束手束脚了。

    不是遇到袭击才可出手,而是只要展露一点敌意,便可以杀无赦。

    策马走过胖妇人的尸体,商枯荣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对于这位妇人的宅院,他给的赔偿绝对是合理的,而且他还知道几年前昆玉宗的柳湃在这里扩展卫营,也曾占据了妇人的部分宅院,却沒有给过一块金元宝的补偿。

    在这样的事情上,昆玉宗从來沒有补偿百姓的先例。

    而如今自己给足了补偿,这位妇人居然还贪得无厌,索要的金元宝是宅院价格的数倍。

    “不敢杀人,在栖霞宗的领地上,人们对于栖霞铁卫同样是畏多于敬,在栖霞宗的领地上,栖霞铁卫的话便是律法,这样的威严,本就是靠杀戮而來的。”

    “居然敢挡在栖霞铁卫的路上无理取闹,怎么可能不死。”

    罗晨带着栖霞铁卫缓缓走过乾远郡的每一个街道,向乾远郡的人们展示了自己的存在之后,这才來到了位于城中心的栖霞铁卫卫营。

    这里本是烈豹队的卫营,现在经过商枯荣的精心改造,已经沒有了丝毫烈豹队的痕迹。

    卫营的面积扩大了一倍,比慈利城的卫营要大了太多,五丈高的厚重围墙,比乾远郡的城墙还高出一线,卫营之外百丈区域,沒有任何的建筑存在。

    原本属于烈豹队的那些营房,并沒有任何的保留,而是完全被拆掉,所有的营房都是新建的,形成了十余个小的区域,每个区域之内有着十几栋宽敞高大的营房,围在校场的周围,饭堂马厩等各种辅助性的设施也是一应俱全。

    营房都是一个个独立的大院,门楣之上有着栖霞宗的金色云纹标记,这么多的营房,即便是云岚分队的所有铁卫都來这里也可每人单独占据一座营房,而罗晨要求建立这么多营房,本就是这样考虑的。

    看着崭新的卫营,罗晨向着商枯荣赞许的笑了笑,商枯荣面露喜色,心道这么多天的努力总算是沒有白费。

    “城主大人,对于那些敢于对我栖霞宗展露敌意的,必须杀无赦,力量上若有什么问題,可以随时來卫营找我。”罗晨叮嘱道。

    “知道了,大人。”商枯荣微微躬身。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罗晨道。

    “是。”商枯荣应了一声,带着自己的部下快速离开了卫营。

    “每个小队各自挑选一个区域安顿下來,以后各自独立训练,杨刚,你的小队暂时负责本月的一切事务,先去安顿下來,然后你们几个再來见我。”罗晨吩咐道。

    “是,大人。”五位十夫长应了一声。

    钟蕊目光一闪,看向了卫营内最大的那座营房。

    那座单独占据一个区域的巨大建筑,毫无疑问便是属于罗晨的百夫长府邸了。

    “跟我來。”钟蕊娇喝一声,策马向着百夫长府邸的左侧冲去,她要选择的,自然是最靠近罗师兄的地方作为她的小队的驻地。

    方诗诗沉默不语,带着自己的部下驰向了罗晨府邸的右侧,她的神色依旧是那么的潇洒从容,沒有任何波动,对于罗晨的喜欢方诗诗从未掩饰过,选择这里作为驻地自然是沒有任何的犹豫。

    袁绍和杨刚对视一眼,心领神会的一笑,各自带着自己的小队而去了,他们选择驻地则是极为随意的,沒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杨刚的小队本月当值,他索性选择了最靠近卫营大门的地方。

    拓跋翠站在那里,小脸上现出踌躇之色,这选择驻地,居然是让她有点儿小小的为难。

    罗晨淡淡的看了拓跋翠一眼,沉声道:“别忘了找杨刚领受军法。”说着不再理她,催动赛风驰向了自己的驻地,那一座最大的营房。

    拓跋翠的身后,顿时一阵骚动。

    他们美丽的十夫长大人,居然真的要领受军法了么。

    拓跋翠心中暗恨,心道这一百皮鞭是躲不掉了,在部下面前,她也觉得极沒面子。

    这一句话,顿时让拓跋翠沒有了挑选驻地的心情,随意的选择了一个方向,带着自己的部下策马而去。

    作为百夫长的府邸,罗晨的住处自然不同别的地方,这里有着单独的马厩,饭堂,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商枯荣派來的数名侍从早已恭候在这里,见到罗晨进來连忙躬身行礼。

    罗晨看了看自己的这座府邸,心中也是颇为满意,这个地方不出意外自己要住很久的时间了,毕竟已经成为了百夫长,想要再进一步极为困难。

    整座府邸分为两大部分,前面是一个宽阔的大院,里面有着新移栽的数棵高树,马厩饭堂和侍从的住处都是在这里。

    大院之后一座楼阁面积极大,是用來议事的地方,楼阁之后则是有着一个小院,小院之内有着一棵高大的月桂树,看上去并非是移栽而來,而是原本就在这里的。

    一名跟着走进來的侍从见罗晨目光落在了月桂树上,陪笑道:“大人,这里原本是柳湃和楚如萱居住的地方,大人要來,城主大人又把这里推倒重建,这月桂树本是楚如萱心爱之物,城主大人觉得砍伐了太过可惜,也就保留了下來。”

    “楚如萱么”罗晨点了点头,也想起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关于柳湃和楚如萱的事情栖霞宗内无人不知,一直是当做一个笑话,在卧虎山一战中,罗晨亲眼见到了那位女子,也感受到了她和柳湃之间的那份深情。

    不过这份感情,罗晨同样是觉得极为的怪异。

    小院后的小楼之内,有着两道淡淡的气息,听到外面的话语,两个侍女打扮的美丽少女快步走了出來。

    “见过大人。”二女见到身披重甲的罗晨,连忙躬身道。

    “这两个丫头是城主大人专门挑选出來伺候大人起居的。”侍者指着两位少女笑道。

    罗晨点了点头,淡淡的目光扫过两位少女,二女看上去都是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都是青稚俏丽到了极点,虽然是一身侍女打扮,却自有一股高贵的气质,二人除了身高略有不同之外,长得倒是极为的相似。

    两位少女大胆的看着罗晨,显然对于这位百夫长这般年轻也是感到十分惊讶,而罗晨从二人的眼底,也是捕捉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冷意。

    “你们两个是姐妹么。”罗晨淡淡一笑问道。

    两位少女对视一眼,同时低头道:“是,大人。”

    侍从指着身材略高的少女笑道:“她叫金彩霞,那位是她的妹妹金云霞,她们姐妹二人是同一天出生的,原本她们二人是乾远郡城主的孙女,咱们栖霞宗大军围城之时,城主府的人全部跑光了,可是弃城而逃乃是死罪,他们不敢进入昆玉宗领地,便在乾远郡附近躲了起來。”

    “后來被城主大人发现,派出大军围剿,一场血战之后,金家被城主大人灭族,男丁全部被杀,女眷发卖为奴,城主大人见这两个小丫头长得不错,又知道大人将要进驻这里,所以特意为大人留了下來,她们两人这段时间也学了不少东西,伺候大人起居应该是沒问題的。”

    罗晨恍然,自然明白了二女眼中的冷意來自何处,破家灭族之人,怎么可能心中沒有怨愤。

    罗晨原本不准备留这二人在这里的,见到二女隐藏在眼底深处的寒芒,忽然觉得很有意思,

    “城主大人有心了,代我谢谢城主大人。”罗晨淡淡道。

    “大人喜欢,城主大人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侍从躬身笑道。

    “你叫什么名字。”罗晨问道。

    那侍从躬身道:“回禀大人,小的叫商鞅,是城主大人的远房子侄。”

    “商鞅。”罗晨点了点头,玩味的看了一眼那位袖中藏有利刃的少女金彩霞,微笑道“回去回禀你们大人的时候,就说我对这两个丫头很满意,非常满意,哈哈。”

    商鞅应了一声,心中也是暗笑,心道栖霞铁卫的大爷们即便是一个普通铁卫,也都是醇酒妇人过得快活,这位大人虽然年轻,但显然也是深得其中三味了。

    罗晨不再理会二女,转身走出了小院,进入了中部的楼阁之中。

    “商鞅,你下去吧。”罗晨坐到了议事厅的座位之上,挥了挥手道。

    “是,大人。”商鞅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片刻之后,五名十夫长同时來到了这里。

    “袁绍师兄,杨刚师兄。”罗晨笑道“这些日子对于两位师兄呼來喝去,心中甚是不安,职责所在,还望两位师兄见谅。”

    杨刚笑道:“小晨,不要这样说,毕竟你现在是百夫长,我们是你的下属,当着那些小崽子的面,怎么能尊卑不分,那样还如何做到令行禁止。”

    袁绍也是笑道:“情分归情分,可是我和老杨也不会仗着情分任意妄为,小晨,以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不会介意,你也不用介意。”

    罗晨笑着点了点头:“两位老哥能够理解,这样最好不过,我在这里谢过两位了。”

    杨刚笑道:“大人太客气了。”

    五名原云岚小队的成员同时笑了起來。

    拓跋翠站在那里,感觉颇为尴尬,显然人家五人是一个整体,而自己就是一个局外之人,这种感觉无疑是极为不舒服的。

    “都坐吧。”罗晨挥了挥手道。

    五名十夫长全部坐下,罗晨正色道:“我们这次移防到这里,距离昆玉宗领地不过二百余里,估计很快就有出战的机会,你们五人一定要继续训练那些新兵,千万不可懈怠。”

    众人皆是点头。

    “拓跋翠,今日,你违反军规,不服从命令,这军法你现在就领了吧,希望你下次能够记住,我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罗晨转向拓跋翠,脸色一板道。

    “现在,就在这里。”拓跋翠娇躯一颤。

    “当然是现在,在这里领军法,也是给你留点儿体面,严格按照军规的话,那可就是在校场之上当众处罚了。”罗晨冷冷道。

    “是,大人。”拓跋翠深深看了罗晨一眼,眼底有着一丝隐隐的怒火。

    杨刚苦笑一声,脸上现出为难之色,他的小队这个月当值,按理说便该是他执行,可是如今拓跋翠毕竟已经是袍泽,让他來鞭打拓跋翠,感觉也非常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