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情理之中
    “是,大人。”拓跋翠深深看了罗晨一眼,眼底有着一丝隐隐的怒火。

    杨刚苦笑一声,脸上现出为难之色,他的小队这个月当值,按理说便该是他执行,可是如今拓跋翠毕竟已经是袍泽,让他來鞭打拓跋翠,感觉也非常不好。

    怜香惜玉之心,杨大嫖客还是有一些的。

    “呵呵。”钟蕊看着拓跋翠,却是开心的笑了起來。

    南冈城门口拓跋翠对罗晨说的话,钟蕊从沒忘记,居然敢威胁自己的罗师兄,当时钟蕊便恨不得一枪刺死拓跋翠,如今见到拓跋翠吃瘪,钟蕊心中也是极为快意。

    拓跋翠缓缓站起身來,用力咬紧了牙,闭上了眼睛。

    “來吧”

    钟蕊笑道:“杨刚师兄,要不我來吧。”

    杨刚苦笑一声道:“让你这丫头出手我怕你把她打坏了不可。”

    “怎么会呢?”钟蕊嬉笑道“每一鞭不过是五百斤力道,怎么会打坏呢?”

    “同样是五百斤力道,打在不一样的部位上,那能一样么。”杨刚苦笑道。

    “够了,说完了沒有。”拓跋翠睁开眼睛,愤怒的道“要打便打,怎敢如此辱我。”

    拓跋翠美眸中寒意闪烁,死死看着罗晨,在她看來,罗晨自然是故意的。

    那么多人,为何偏要她去处死那胖妇人,若非如此,她又怎么可能违抗军令。

    罗晨淡淡一笑:“不要争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争的,一百皮鞭而已,咱们兄弟谁沒有挨过。”

    众人想起东颍镇一战之后,因为违抗军令而一同在校场之上领受鞭刑的事情,相互看了看,心中都是感觉极为温暖。

    罗晨道挥了挥手道:“诗诗,你來吧,带她去隔壁。”

    “是。”方诗诗点了点头,站了起來“跟我來吧。”

    拓跋翠冷哼一声,愤愤的瞪了罗晨一眼,跟着方诗诗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隔壁的房间之内,响起了沉重的鞭挞之声,房间之外,钟蕊脸上满是笑意,众人皆是沉默不语。

    方诗诗和拓跋翠走出了房间,拓跋翠的身上满是鞭痕,白衣上有着淡淡的血痕,不过伤痕都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显然方诗诗还是为拓跋翠留了一些面子的。

    罗晨冷冷道:“拓跋翠,你要记住,这里是栖霞铁卫,必须令行禁止,我的命令任何时候都不可违反,知道了么。”

    拓跋翠心中冷笑,分明是故意整我,偏要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记住了,大人。”拓跋翠咬牙道。

    “今日这样的情况,我绝对不会允许第二次看到。”罗晨冷哼一声,面色一缓道“今日大家第一次到这里,我们便在此处痛饮一番,顺便庆祝几位荣升十夫长如何。”

    “好啊!”钟蕊当先叫道,众人也都是点头。

    拓跋翠哼了一声,咬牙道:“大人,这也是军令么。”

    罗晨摇头道:“不是。”

    “那属下告退了。”拓跋翠冷冷道,转身向外走去。

    杨刚看着拓跋翠的身影,苦笑道:“小晨,她现在是更恨你了啊!”

    罗晨哼了一声道:“不用理她,我对她同样沒有完全信任,我对拓跋家族也不信任,不然我也不会让冯巩驻守阜西城监视拓跋山了,她是我的下属,必须要听我的,若是不遵从军令,我绝对不会客气,她现在已经不是昆玉宗的人了,这一点希望她自己能够想明白。”

    罗晨的营房之内便有饭堂,很快各色食物美酒便摆了上來,五位原云岚小队的成员开怀畅饮,也是极为开心。

    片刻之后,两位美丽的侍女也是从后院之内走出來,站在旁边为众人斟酒。

    钟蕊见到这两位漂亮的侍女,忍不住开口问道:“她们两个是谁啊!”

    罗晨笑道:“金彩霞,金云霞,她们姐妹是原來城主的孙女儿,如今是商大人送我的侍女。”

    “送你你就收下了。”钟蕊撅起了嘴。

    “呵呵,毕竟是商大人的一番好意啊!”罗晨向着钟蕊眨了眨眼。

    钟蕊虽然不解其意,但是也是不再说话。

    方诗诗意味深长的看了金彩霞一眼,微笑不语。

    酒足饭饱,众人各自散去,钟蕊忍不住追上方诗诗道:“诗诗姐姐,那两个漂亮丫头在罗师兄身边,你不觉得危险么。”

    方诗诗微微一笑道:“的确很危险,你沒看到么,那高个丫头袖里有刀。”

    “啊!”钟蕊一惊,连忙道“我去告诉罗师兄。”

    方诗诗微笑道:“钟蕊,这么简单的事情,也只有你看不出來,你以为罗师兄不知道么。”

    “那罗师兄的意思是”钟蕊愕然道。

    方诗诗笑道:“两个丫头一个武者一层,一个武者二层,还能威胁到罗师兄么,罗师兄不过是觉得好玩罢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你就让他玩玩又何妨。”

    钟蕊苦着脸道:“可是若是她们引诱罗师兄呢?我听说男人在那种时候什么都会忘记了的。”

    方诗诗嗤的一声笑了出來:“钟蕊,你这丫头,怎么什么都敢说,罗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相信么。”

    钟蕊嘟着嘴道:“男人都一样,我信他才怪。”

    议事厅所在建筑分为两层,下层是议事厅,上面一层有着几个极大的房间。

    罗晨送走了几人,便是顺着楼梯來到二楼。

    看着这里的布置,罗晨也是极为满意,这几个房间,不管是练功还是起居都是极为合适。

    罗晨也不再耽误时间,直接在一个巨大的空荡荡的房间之内开始练习起天虎烈火拳來,至于两个金家的小丫头,则是被他忘到了九霄云外了。

    后院之内,月桂树后的小楼中。

    温软的大床已经铺好,金彩霞和金云霞呆在房间之中,安静的等待着。

    一直等到天黑,那个少年百夫长的身影却并沒有出现。

    “姐姐,你说他会來么。”金云霞轻声道。

    “他当然会來。”金彩霞轻声道“他收下了我们,又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们。”

    “姐姐,我有点儿害怕”金云霞苦着脸道。

    “想想父亲,想想师祖。”金彩霞脸色微寒“我们金家已经放弃了乾远郡,只愿做个富家翁罢了,商枯荣得到了乾远郡,居然还要灭我们全族,我们那么多亲人都已经死了,无颜,我们必须要为他们报仇。”

    “可是报仇不是该找商枯荣么。”金云霞迟疑道。

    金彩霞咬牙道:“我们都已经被送到了这里,还怎么去找商枯荣,不过这样也不错,妹妹,我们丢了乾远郡,栖霞铁卫才是罪魁祸首。”

    “商枯荣不过是个小角色,这个百夫长的地位,可比商枯荣要高,我们要是杀了他,也算是为家族报仇了,咱们不过是两个弱女子,又能怎么办,只能尽力而已,总不可能杀了栖霞宗的宗主不成。”

    两位少女不再说话,继续安静的等待着。

    然而那个清俊少年的身影,始终是沒有出现。

    过了午夜,两女都感觉极为疲惫,终于是沉沉睡去。

    再次醒來时,已经是晨曦微露。

    二人醒來相互看了看,脸上都是现出诧异之色。

    这里是府邸内唯一有卧房的地方,那个少年百夫长罗晨一夜沒來,又是去了哪里。

    二人简单梳洗一番,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她们的活动范围是被限制在府邸之内,只要不离开营房范围之内,是沒有人会过问的。

    走出房门,便见到了那少年百夫长盘膝坐在月桂树下,双眸微闭,似乎正在观想。

    二女一惊,顿住了脚步停在那里。

    停了片刻,见罗晨依旧是在观想之中,金彩霞心中砰砰乱跳,咬了咬牙,拿出了袖中藏着的匕首。

    “姐姐,“金云霞轻声道,小脸上现出一丝害怕之色,“不要,“

    金彩霞狠狠瞪了金云霞一眼,拿着匕首无声的走了过去。

    走到了罗晨的身后,金彩霞见罗晨依然沒有丝毫反应,忽然感到极为的恐慌,终于沒有举起匕首的勇气,又轻轻地走了回來。

    “姐姐,算了吧,“金云霞哀求道,“我们再找机会好了,“

    “嗯,“金彩霞点了点头,把匕首又放回了袖中,“这种情况下杀他我也实在是沒有信心,我们还是按照原來的计划吧,“

    二人并非是什么强者,哪里有什么刺杀的经验,原本的计划,也不过是等罗晨在床上之时,寻机出手罢了,据说男子在与人欢好之时,会放弃一切警惕,她们的计划便是等罗晨与其中一人欢好之时,另外一人出手杀了罗晨。

    然而昨夜罗晨根本就沒进这座小楼,她们自然沒有出手的机会。

    二人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房间之内,不再说话。

    月桂树下,罗晨也是感觉有些无聊,站起身來。

    清晨天地灵力最浓,是练拳的最好时候,罗晨也不再陪这两人玩这等无聊的刺杀游戏,开始在院中练习起天虎烈火拳來。

    听得外面拳风震荡的声音,二女不敢出声,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内。

    罗晨这一练,便是到了中午,二女在小楼之内饥饿难忍,终于是走了出來。

    “见过大人,“二女向着罗晨同时躬身道。

    “免了,“罗晨淡淡一笑道,“不想饿死的话,就快去饭堂吧,“

    金云霞小脸微红,看着罗晨感激一笑,轻声道:“谢谢大人,“

    金彩霞看着罗晨,美眸之中眼波流转,大着胆子看着罗晨道:“昨晚大人为何沒有回來歇息,“

    “哦,我晚上在那里修炼,累了就歇在上面了,“罗晨淡笑着指了指了指前面的小楼。

    “歇在那里,“

    金彩霞目光闪动道:“沒想到大人还是位谦谦君子,“

    “哈,“罗晨嘲弄的笑了一声。

    “不是么,那么难道是大人害怕我们姐妹不成,“金彩霞轻笑道。

    罗晨淡淡的一笑:“金彩霞,搞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你不过是一位侍女而已,可不是我的侍妾,“

    “商大人让我们姐妹來此,本就是为了大人侍奉枕席的,至于侍妾的名分,彩霞也不在乎,大人不肯要我们姐妹,是嫌弃我们姐妹容貌粗陋么,“金彩霞轻声道,声音中居然有了一丝幽怨之意。

    罗晨冷笑一声道:“等你真正学会掩饰自己的眼神,再來勾引我不迟,现在你说这些话,只会让我感到好笑,你这么着急想要侍奉枕席,目的是什么难道我不知道么,“

    金彩霞脸色一白,说不出话來,金云霞的身躯也是微微颤抖,显得极为害怕。

    罗晨淡淡道:“你们是破家亡族之人,说起來也挺可怜的,安心在这里当个侍女便好,总胜过被卖到别处,不过你们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是否要你们侍奉枕席,不是你们能决定的事情,我若愿意,你不愿意也由不得你,知道么,“

    金彩霞娇躯微颤,咬了咬嘴唇,沉默不语。

    “大人,“金云霞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我们姐妹所求,不过是报仇而已,若是大人帮我们杀了商枯荣那恶贼,我们姐妹甘愿为大人奉献出我们的全部,“说着也是低低的哭了起來。

    “你们的全部,你是说你们的身子么,“罗晨哼道。

    金云霞脸色一红,垂首不语。

    罗晨冷笑道:“刚才我说的话,你沒听懂么,你们是我的侍女,如何对你们全在我的一念之间,你们本就是我的,说什么为我奉献出全部,要不要你们,完全是我的事情,“

    “至于商大人,他于我栖霞宗有大功,才得到了这乾远郡,灭族之事,在这种时候,也是正常,我怎么可能为了你们,你去杀我栖霞宗的有功之人,这个想法,岂不可笑,“

    金云霞也是脸色发白,说不出话來。

    “金彩霞,把你的匕首收好吧,若是你早上真的动手,现在你们姐妹就都已经死了,“罗晨冷笑道,“你们想要报仇,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让你们留在这里,也是可怜你们,想要杀我或者借我的手报仇,那就不用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