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敌袭
    金云霞也是脸色发白,说不出话來。

    “金彩霞,把你的匕首收好吧,若是你早上真的动手,现在你们姐妹就都已经死了,“罗晨冷笑道,“你们想要报仇,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让你们留在这里,也是可怜你们,想要杀我或者借我的手报仇,那就不用想了。”

    金彩霞身躯一颤,匕首从袖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二女相视一眼,都是心中发苦,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对方的掌握之中。

    “想要报仇,那就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找到报仇的机会,首先不要把自己饿死了,去吃饭吧。”罗晨冷笑一声,又开始练习起天虎烈火拳來。

    金彩霞呆立良久,忽然用力的咬了咬嘴唇,大声道:“大人,你知道我们想要杀你,还愿意留我们在这里。”

    “你们杀不了我的,所以留你们在这里也是无妨,留在这里,总好过被卖到别的什么地方。”罗晨淡淡道。

    金彩霞忽然得意的笑了起來:“大人,若是我们不是女儿身,怕是大人也不会留我们两个性命,大人如此做,还是因为我姐妹二人的容貌,只不过大人心中不愿承认罢了。”

    “”罗晨无语。

    “你说得不错,只有活着,才能报仇,所以我们姐妹会继续留在这里,也会做好侍女的本分。”金彩霞轻笑道“我相信总有一天,大人会主动爬上我们的床的,到时候”

    金云霞抢先道:“到时候我们也不会再对大人动手,我们只求大人帮我们除掉商枯荣那个恶贼。”

    金彩霞瞪了妹妹一眼,点了点头。

    “这里沒有你们的床,所有的床都是我的。”罗晨讥讽笑道。

    “而且,。”想起那个一袭紫衣的美丽少女,罗晨道“你们说的那种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发生。”

    “那就走着瞧吧。”金彩霞微微一笑,轻轻蹲下身去捡起自己的匕首,又塞进了袖子之内,拉起师妹的手道“走吧,妹妹,我们去吃饭。”

    “嗯。”金云霞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罗晨,跟着姐姐轻轻地走了出去。

    罗晨默然良久,嘴角也是路出一丝苦笑:“那样的事情,肯定不会发生,可是,,她们说的也是不错,若是她们不是有着这等容貌,我恐怕也不会留她们的性命吧。”

    “男人果真都是这样的么。”

    “不过留她们的性命,乃是我的本心,我这样做,也是顺应本心而已啊!”

    微微摇了摇头,罗晨继续练习起天虎烈火拳來。

    转眼间,栖霞铁卫进驻乾远郡半个多月了,时间已经到了十月。

    半个月的时间之内,乾远郡城主商枯荣一改之前的温和作风,在乾远郡内挥动屠刀,数千人人头落地。

    那些敢于向城主府军队吐口水的少年,再也沒有了以前的幸运,一个个头颅被高高地挂在了城头之上,敢于在公开场所议论栖霞宗的人,一经发现立马被处决,有时甚至整间酒馆的酒客会被全部处死,而几个世代盘踞在乾远郡的古老家族一个个被灭族,所有的男丁一律处死,女眷发卖为奴。

    城头上挂着密密麻麻的头颅,城内飘荡着血腥的气息,商枯荣用自己的手段告诫乾远郡的人们,不要再怀念昆玉宗,不要再试图与栖霞宗对抗。

    这样的一番杀戮,效果极为明显,现在的乾远郡中,已经沒有了对抗栖霞宗的活动,人们在公开场合甚至不敢提起栖霞宗这三个字。

    一番腥风血雨过后,栖霞宗在乾远郡的统治也是得到了巩固。

    这一切都是在罗晨的支持下进行的,正是由于罗晨的支持,商枯荣才敢这么大杀四方,而在几次灭门的行动中,也有着栖霞铁卫新兵们参与的身影。

    这样的状况,罗晨才是幕后真正的主角。

    罗晨这样做,依然是遵从罗刚师兄的经验,修真界之上古往今來众多宗门,势力范围不断变换,每个势力占据一个新的地区,对于原來的势力残余必然进行一次清洗,虽然暂时会招致更多的仇恨,可是数十年过后,统治早已稳固,人们也不会记起当年的事情。

    原本天南以南千年之前也有许多小的宗门,三大宗门崛起之时,都是采用了同样的血腥手段,才使得统治稳固下來。

    这番血腥镇压的另一个后果,便是造成乾远郡的人口锐减,大量的居民逃离城市,不过罗晨并不在乎,随着时间的推移,乾远郡的人口自然会再次多起來。

    栖霞铁卫并非完全封闭在卫营之内,每天都有一个十人小队在乾远郡内巡逻,在这样的紧张气氛之中,新晋铁卫们也都是得到了一些经验。

    预料中的战斗已经沒有发生,罗晨一边修炼,一边继续等待。

    现在距离上次栖霞铁卫测试已经又过去了四个月的时间,罗晨一直修炼的极为拼命,在天虎烈火拳上的提升较为缓慢,在道纹之路上的提升却是极大。

    现在的他已经能够绘制出一套完整的栖霞铁卫铠甲的道纹,天星弓和重剑上的道纹也早就不在话下,唯有战马的重甲上面的道纹还很生涩,那也是因为他一直在重复前面几种道纹,沒有研究这个道纹的缘故。

    能够打造一层道纹之路套装,便算是一名一层道纹师,罗晨现在也算得上是一位一层道纹师了。

    所有的练习大都是通过虚空勾勒的方式完成的,这种方式最耗精神力,不过对于灵魂提升的作用更大,如今罗晨的精神力强度大大提升,感知能力距离武者九层的强者也不太远了。

    日子平淡无奇的过去,十月下旬,第一场寒霜降下不久,等待已久的战斗终于是开始了

    昌永郡榆皮城外,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平原,时间已是深秋,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完毕,禾茬上挂着白色的霜,村庄里的农人们结束了一年的辛劳,悠闲的等着冬季的到來。

    溪汾镇外数里,农夫赵超河悠闲的在田埂上走着,准备去远处的小山上看一下自己布下的陷阱有沒有收获。

    马上便要到冬天了,田野间一片荒芜,许多小兽沒有了觅食的机会,正是捕捉的最好时候,每年靠着这几个月布设陷阱的收获,也能换回一年的酒钱。

    快要走到山丘跟前,赵超河忽然顿住脚步,脸上现出一丝狐疑之色。

    远处传來闷雷一般的声音,大地微微的颤抖起來,遥远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小小的黑线,如同潮水般向着这边涌了过來。

    片刻之后,黑线已经到了近前,一头头血色的烈豹排成一排,在深秋的田野间高速的疾驰,身上铁甲在秋阳下散发着冷冽的寒芒。

    “烈豹队。”

    赵超河看着那一头头狞恶的铁甲烈豹,连忙避到道旁,脸上现出一丝惊喜之色。

    虽然榆皮城已经归于栖霞宗大半年,而且新任榆皮城主按照栖霞宗的赋税标准,已经把领地内的赋税调低一半,但对于世居溪汾镇的赵超河來说,依然是习惯性的把自己看做是昆玉宗的子民,见到昆玉宗的烈豹军又杀了回來,他也是自心里感到高兴。

    铁甲烈豹高速的冲了过來,从赵超河的身边一掠而过,赵超河开心的笑了起來,伸出手向着马上的铁卫招了招手,大喊道:“大人们,一定要把栖霞宗的狗崽子们赶跑啊!”

    匹练般的剑光一闪,赵超河忽然感觉自己飞了起來,眼前不再是挂着寒霜的田野,而是秋日无尽高远的天空。

    视野瞬间变幻,他又看到了寒霜覆盖的大地,不过距离他却似乎极为遥远,而一具无头的尸体手里拿着张黄杨木硬弓,脖子里鲜血如泉飙飞而出。

    “那张弓似乎是我的”赵超河最后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意识便是永远的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沒有人在意赵超河的死亡,虎背上的铁卫们谁也沒有多看他一眼,整整五十名烈豹队绝尘而去,直扑数里外的溪汾镇。

    安静的溪汾镇瞬间变得混乱不堪,铁甲铁卫手持战枪纵横驰骋,疯狂的追杀着一个个手无寸铁的镇民,很快街道上已经沒有了一个活人,铁卫们战枪挥动间,已经把街道两边的木屋夷为平地,拼命逃出废墟的镇民被全部杀死。

    一刻钟之后,溪汾镇又变得安静下來,小镇之上一片死寂,唯有浓浓的血腥之气弥漫开來。

    为首的铁卫轻轻掀开面罩,露出一张极为俊美的面孔。

    看着到处都是残躯断肢的溪汾镇,铁卫的脸上现出一丝满意之色。

    “很好,就是要这样,这些叛民们才沒有机会点燃烽烟报信。”

    “柳寺少爷,真的要一直这样杀下去么。”一位十夫长脸上现出一丝不忍之色,轻声道“这些人见到我们都很高兴,他们还是心向我们昆玉宗的啊!”

    柳寺冷冷的看了那十夫长一眼,十夫长低垂了头,不敢再说。

    “这里已经成为了栖霞宗的领地,他们依旧留在这里,就是叛民,所有背叛我昆玉宗的人,都该死。”柳钢冷冷的道“继续前进。”

    烈豹队冲出溪汾镇,再次向着榆皮城的方向冲去,挡在路线上的村庄和小镇,毫无例外的被全部屠戮一空。

    像这样的烈豹队队伍,一共有四支,整整两个分队的烈豹队,正在高速的扑向榆皮城。

    站在一个村落的废墟之上,柳寺看着遍地的尸体,嘴角微微翘起。

    “依萱让我在西线佯攻,她去联合破云宗从东线对栖霞宗发起攻击,可是我为什么要佯攻,我要把这里当做主要的攻击点,在这里建立起属于我自己的功勋。”

    “我集结了这么多力量,定要夺回这边界三郡,让长老会的老头子们对我刮目相看。”

    “依萱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一个月一次怎么够呢?”想起柳依萱被自己压在身下时羞怯承受的样子,柳寺下腹瞬间变得无比的燥热。

    “栖霞铁卫速度太快,这一次必须把他们围在城市之内,这样他们一个都跑不掉。”

    “既然栖霞宗划下了规矩,那么我就按他们的规矩玩,我倒要看看,这次他们怎么应对。”

    四支烈豹队小队齐头并进,目标直指榆皮城,而在他们的后面,一支支各地城主的私军正在快速的跟上。

    轻骑來去如风,重骑盔明甲亮,步兵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踏过覆盖寒霜的田野,向着榆皮城的方向而去。

    榆皮城外十几里处。

    十匹铁背马身披重甲,马上铁卫手握战枪,在原野上快速的奔驰着。

    十人以十夫长沙摩柯为中心,摆出了一个箭矢阵型,在田野里纵横來去,仿若是在凿穿敌人的军阵一般。

    练习了一阵之后,沙摩柯挥了挥手,勒住了马缰,身后铁卫同时策动战马慢了下來,动作极为连贯。

    “哈哈,好。”沙摩柯脸上满是笑意,大声夸赞道“兄弟们,做得不错,现在就算是再次见到拓跋翠那小娘皮,老子也敢拿你们和她比一比长短了,哈哈。”

    年轻的铁卫们听了,都是笑了起來。

    “在校场上练不出什么真本事,我们小队驻扎这榆皮城,这榆皮城外就是我们的战场,只要我们还在这里,昆玉宗的崽子们來多少个,咱们兄弟就干他多少个。”沙摩柯豪迈笑道。

    “好。”九名新晋铁卫齐齐高呼起來。

    沙摩柯挥了挥手,还要说话,忽然脸色变得无比凝重。

    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小小的黑线,黑线如风一般向前席卷,大地为之剧烈的颤抖起來。

    黑色迅速接近,看着那整整五十头身披铁甲的高大烈豹,沙摩柯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沉郁,怒喝一声道:“敌袭,战斗队形。”

    刚才放松下來的年轻铁卫们心中一紧,好在训练有素,立刻便是排好了阵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