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人马集结
    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小小的黑线,黑线如风一般向前席卷,大地为之剧烈的颤抖起來。

    黑色迅速接近,看着那整整五十头身披铁甲的高大烈豹,沙摩柯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沉郁,怒喝一声道:“敌袭,战斗队形。”

    刚才放松下來的年轻铁卫们心中一紧,好在训练有素,立刻便是排好了阵型。

    “是烈豹队,去他娘的,昆玉宗的崽子们來多少个,咱们兄弟就干多少个。”一位年轻铁卫兴奋地举枪大喊道。

    “干个球啊!准备跑路吧。”沙摩柯咧了咧嘴。

    十对五十,这一战还打个屁啊!自然是要跑路了。

    “不是吧,老大。”那铁卫愕然道“还沒打呢?我们这就怂了。”

    “该怂的时候就得怂,难道等死不成。”沙摩柯哼了一声,握紧战枪道“走,兄弟们,跟老子看看去,看一眼就走,不用怕,他们的烈豹跑不过我们。”

    说着沙摩柯两腿轻夹马腹,铁背马嘶鸣一声,高速的冲了出去。

    十名铁卫紧紧跟上,保持着密集的冲锋队形,跟着沙摩柯冲向了狂扑而來的烈豹队。

    这时柳寺也是看到了沙摩柯,见到栖霞铁卫居然不在城内而在城外,柳寺也是愣了一下,愤怒的骂道:“玛德。”

    烈豹队在山林地形比较灵活,可是论起绝对速度,绝对比铁背马差上一筹,原本是想把榆皮城的栖霞铁卫堵在城内予以歼灭,如今对方居然來了城外,这个计划自然是无法实现了。

    “快,冲上去,杀光他们。”柳寺咬牙道。

    烈豹队骑手同时怒吼一声,加快了速度,向着沙摩柯十人高速冲去,一个个紧紧地握住了战枪。

    “原來是柳家老六。”

    沙摩柯瞬间也是认出了柳寺,冷笑一声道:“看來柳下惠死的儿子不够多啊!真的是想断子绝孙不成,兄弟们,我们走。”

    说完沙摩柯拨转马头,转身就走,九名新晋铁卫经过苦练,铁卫也都是极为精湛,同样是策马回身,依旧是排出了一个冲锋阵型,跟着沙摩柯高速离去。

    这等平原地带,铁背马的速度优势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保持着完美的队形的情况下,栖霞铁卫的速度比赤虎军足足高了三成,烈豹队虽然全力追赶,沙摩柯十人却是跑得越來越远。

    “混蛋,混蛋。”柳寺怒吼连连,俊美的面孔微微扭曲。

    他一路大肆杀戮,为的便是不让沿途村镇燃起狼烟报讯,目的就是把栖霞铁卫围在城内,來一个瓮中捉鳖,他怎么也沒想到这一小队栖霞铁卫今日居然是在城外。

    想象中的完美开局瞬间破灭,怎么不让柳寺恼怒异常。

    “柳晨,你去拦住他们,一定要拦住他们片刻。”柳寺回过头來,向着身边的一位铁卫怒吼道。

    “少爷,这”那位铁卫脸上现出一丝为难之色。

    “快去,这是军令。”柳寺怒吼道。

    “是。”柳晨咬了咬牙,单掌在马鞍上轻轻一按,便是落到了地上,提着战枪向着前方高速的跑去。

    柳晨乃是一位武者八层的强者,速度自然远比坐骑快捷,虽然身披重甲,可是狂奔起來速度依然是比栖霞铁卫快了一大截,他的双足疯狂踩踏地面,带出一溜烟尘,高速的向着栖霞铁卫接近着。

    “老大,有人追來了。”一位铁卫大吼道。

    “嗯。”沙摩柯回过头來,双眼微微一眯“居然是个百夫长,兄弟们,跟我一起切了他,老子要轰爆他的卵蛋。”

    “哈哈,好。”年轻铁卫们眼睛发亮,同时叫道。

    沙摩柯冷冷一笑,陡然拨转马头,绕了一个小弧线之后,便又返身向着柳晨冲了过來。

    柳晨铁足踩踏地面,向着沙摩柯高速的冲來,沙摩柯双眼微眯,座下铁背马瞬间加速到了极限,手中战枪紧贴马鞍架起,疯狂的冲向柳晨。

    柳晨冲到了沙摩柯面前三十丈内,瞬间脸色大变。

    面前的沙摩柯在冲锋的同时,不断地调整着铁背马的脚步,已经是牢牢地锁定了柳晨,到了这个距离柳晨已经明白了,想要靠技巧闪避是不可能的,只有硬拼力量了。

    这种感觉极为诡异,让柳晨也感到骇然:这家伙到底是什么骑术,居然可以如此精妙。

    避无可避,柳晨脸上现出疯狂之色,双手抱着战枪狠狠地撞向了沙摩柯的战枪。

    “通。”

    一声沉闷之极的声音响起,两把战枪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柳晨的战枪高高的飞了起來,身躯向后暴退,沙摩柯的战枪也是被撞得高高扬起,战马顿在了原地。

    靠着铁背马恐怖的冲击力,沙摩柯在这一次对撞中,竟然是占得了一些上风。

    沙摩柯身后,是两名武者六层的新晋铁卫,就在柳晨战枪飞出的瞬间,两人的战马一个夹击,两把战枪同时轰击在了柳晨的身上。

    一把战枪轰在了柳晨的胸甲之上,另一把却恰好轰在了柳晨的脖子之上,咔嚓的一声脆响,柳晨的颈骨已经被战枪轰断,脖子歪向了一边。

    “老大,成功了。”两位铁卫欢呼起來。

    “别叫了,快跑吧。”沙摩柯笑骂一句,拨转马头又开始加速。

    “拓跋丫头的骑术真的不错,这次见了她,老子还真是要好好谢谢她才行,哈哈。”

    新晋铁卫们兴奋大笑,跟着沙摩柯兜了个小弧线,向着远方冲去,烈豹队虽然已经冲到了百余丈之外,却依然是被他们轻松的摆脱了。

    “混账,混账。”柳寺见到柳晨居然死了,目眦欲裂,愤怒吼道。

    然而沙摩柯的小队越來越远,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费尽心机想要获得首胜,沒想到居然是出师不利,不仅沒有围堵住榆皮城的栖霞铁卫,反而折了一名武者八层的强者,这怎能不让柳寺恼怒异常。

    看到柳寺狂怒的样子,几位十夫长心道若非是你让柳晨大人出战,柳晨大人怎么会被迫以步战对抗对方的铁骑,又怎么可能会死。

    不过这样的话自然沒有人敢说出來,因为大家都知道眼前的这位,可是极有可能成为昆玉宗下任宗主的,谁敢指责他的不是。

    “加快速度。”柳寺愤怒吼道“我要血洗榆皮城,为柳晨报仇。”

    “哈哈哈,老大,你真厉害。”

    “烈豹队的百夫长啊!居然就这么被咱们切了。”

    “烈豹队真弱,真他娘的弱,哈哈。”

    “”

    铁背马如同疾风一般,在秋日的田野间奔驰着,马背之上,新晋铁卫们一个个兴奋无比的说着。

    沙摩柯嘿嘿一笑,对于刚才的短暂战斗也是极为满意。

    “那个蠢货,虽然比我还高了一层,可是居然站在地上和我硬拼,真是找死,幸好他身上披着重甲,若是他轻装追來,杀他还不是那么容易的。”沙摩柯大笑道。

    “几个老家伙抹不开脸面,只有老子向拓跋小丫头请教过骑术,小丫头的骑术还真管用,刚才那家伙就算是不想和老子硬拼,那也是由不得他了,哈哈哈。”

    “你们两个表现得也不错,特别是王方那一枪,一枪轰断脖子,干净利落,要不然恐怕只能让他重伤,杀死他也并不容易。”

    那名叫王方的武者六层铁卫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道:“老大,其实我那一枪是刺偏了的”

    “哈哈哈”年轻的铁卫们都是笑了起來,沙摩柯也是大笑。

    “老规矩,军功平分,小子们,这次你们可是发大财了。”

    沙摩柯带着麾下新晋铁卫在田野间一路狂奔,很快便是到了榆皮城下。

    沙摩柯却根本沒有入城的意思,而是直接继续向东驰去。

    “老大,我们不进城么。”一名年轻铁卫疑惑道。

    “当然不进。”沙摩柯道“进城干什么,等死么。”

    “可是我们不是要保护着榆皮城的么。”那铁卫愕然道。

    沙摩柯笑道:“小子,作为栖霞铁卫,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作战中老子的首要任务,是别让你们死了,你知道你身上这套套装多贵么。”

    “那榆皮城怎么办。”

    沙摩柯道:“榆皮城有城主大人,关我们什么事,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便是通知罗晨大人,让他早作准备,柳寺这次來势汹汹,目标可不是一个小小的榆皮城那么简单。”

    铁卫道:“那总要通知城内一下吧。”

    “不用了,榆皮城肯定守不住,通知沒有任何作用,城主大人若是弃城,在野地里面对柳寺的烈豹队,只会败得更快,依靠城防虽然也是必败,可那么多床弩,总能干掉几个烈豹队吧。”沙摩柯淡淡的道。

    年轻铁卫们沉默下來,看着榆皮城墙上的一架架床弩,眼中现出一丝无奈之色,恐怕不久之后,这些家伙就都要死了。

    榆皮城位于昌永郡极西,靠近昆玉宗的领地,新任城主到了此地之后,对于榆皮城的防御自然极为重视,西侧城墙上的上百架床弩,时刻都是处于警戒状态,看守床弩的战士不停轮换,一刻也不敢懈怠。

    此时城墙上的战士们并未感觉有什么异常,栖霞铁卫在城外训练也是常有之事,所有见到栖霞铁卫从城下驰过,并沒有人发现有什么不妥。

    沙摩柯不再说话,带着麾下铁卫高速向东一路狂奔,向着乾远郡的方向驰去,他是十夫长,自然有着和罗晨交流的信令系统,可是榆皮城距离乾远郡太远,必须到更近的距离才能够把这个消息传递给罗晨。

    至于榆皮城栖霞铁卫在作战中,首先考虑的是自己兄弟的存活,别的可不会在乎。

    栖霞铁卫离开不久,榆皮城下,大地剧烈的震动起來。

    守在城头上的城主私军们看着远处如风而至的烈豹队骑手,俱都是变了脸色。

    这么多烈豹队。

    “娘的,怪不得栖霞铁卫先跑了,我们被抛弃了。”站在城墙上的步兵统领脸色阴沉,咬牙道。

    “大人,怎么办。”一位百夫长紧张的道。

    “怎么办,打呗。”统领咬牙道“这是咱们家族的第二座城市,栖霞铁卫可以跑,我们不能跑,再说我们也跑不了了,拼死一战,将來栖霞宗再次攻下这个城市,这里还是咱们家族的,若是咱们也逃了,那么便是灭族之祸,家族原來的城邑也无法保住。”

    “是,大人。”那百夫长点头,回身大喝道“听老子号令,放近了再打。”

    “是。”城头上的士兵们怒声吼道。

    统领的话他们都听到了,明白这一战是为了家族,瞬间都是有了必死之心。

    在这样的乱世中,沒有家族的强大,只能是任人欺侮,作为强大家族的子弟,他们自然不缺乏为了家族付出生命的勇气。

    一架架床弩寒芒闪烁,指向了冲过來的烈豹队骑手,床弩之前所有的战士都是神情决绝,紧张的调整着床弩的射击方位。

    而下面的城门处,百余名战士沒有任何的警告,直接挥刀把城门内外所有的平民砍翻在地,然后快速的关上了城门。

    同时一枝响箭飞上高空,向别处的战士们传递着敌袭的消息。

    柳寺带着烈豹队冲到了榆皮城外,看到城头上密密麻麻的床弩,也是变了脸色。

    小小的榆皮城,这一面城墙上便集中了上百架床弩,栖霞宗还真是有钱。

    柳寺挥了挥手,所有的烈豹队骑手全部停了下來,他们距城墙数百丈,床弩也是无法射到这里。

    等待了不久,大地再次剧烈的颤抖,又是五十名烈豹队骑手狂奔而至。

    城头之上,此时也是聚集了大量的战士,看到居然有着一百名烈豹队到此,战士们的脸色都变得极为的难看。

    然而城外的烈豹队依旧沒有动作,只是停留在了床弩的射程之外静静的等待着。

    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先后又是两批烈豹队骑手狂奔而至,聚集到西城墙下。

    “两百名烈豹队。”城头之上,那统领惨笑一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榆皮城而已昆玉宗还真看得起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