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少个儿子
    城头之上,此时也是聚集了大量的战士,看到居然有着一百名烈豹队到此,战士们的脸色都变得极为的难看。

    然而城外的烈豹队依旧沒有动作,只是停留在了床弩的射程之外静静的等待着。

    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先后又是两批烈豹队骑手狂奔而至,聚集到西城墙下。

    “两百名烈豹队。”城头之上,那统领惨笑一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榆皮城而已昆玉宗还真看得起咱们。”

    柳寺冷冷看着城头,大手高高举起,又重重的落了下來。

    “杀。”所有的烈豹队骑手一声怒吼,策动烈豹疯狂的向着城墙疾冲而來。

    那名百夫长高高地举起令旗,用力咬紧牙关,静静地等待着。

    “放。”

    等到烈豹队冲入了二百丈之内,百夫长右手令旗重重地落下,嘶声吼道。

    城头之上寒芒爆闪,一片机括之声,刺耳的尖啸声中,数十根丈许长的寒铁巨箭呼啸而出,向着冲锋而來的烈豹队密集的射去。

    烈豹队高速冲锋,彼此之间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巨箭飞來的瞬间,每个小队的强者们快速而短促的发布着口令,麾下铁卫高速的调整着坐骑的脚步。

    床弩的威力,武者八层的强者也无法正面硬撼,不过强者们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可以有效地做出趋避。

    在众多的强者们号令声中,大部分的烈豹队骑手都是成功的躲过了弩箭的射击,然而由于烈豹队实在太多,每一个小队的队长单独发布命令,结果有几处地方铁卫自己撞到了一起,几支弩箭刚好落在那里,结果五名烈豹队骑手直接被弩箭给钉在了地上。

    而就在第一波弩箭飞出的瞬间,城头上那百夫长左手令旗又是重重的落下。

    “轰。”“轰。”“轰。”“轰。”

    又是数十支巨箭暴射而出,呼啸着落向了队形有些散乱的烈豹队骑手。

    一百多架床弩,被分成了两拨,高速冲锋的烈豹队骑手根本沒有想到这样的状况,强者们的口令略显凌乱,顷刻之间居然又有十余名烈豹队骑手被钉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城头上那百夫长疯狂的笑了起來“值,真他妈值,这些烈豹队是谁在指挥,缺心眼不是,哈哈。”

    在他看來,这些烈豹队的确是很搞笑,小小的榆皮城,栖霞铁卫都已经跑了,一个小队的烈豹队便可攻下,居然是让二百名铁卫一起攻城,而且还是密集冲锋,难道烈豹队骑手的命这么不值钱么。

    再说榆皮城有四面城墙,防御最强的自然是正对昆玉宗方向的西面城墙,为何一定要强攻这一面。

    百余架床弩分成两拨一次射击,居然是带走了超过一个小队的烈豹队的性命,这样的战果,绝对称得上是辉煌了,只是这战果來得也委实有些莫名其妙。

    柳寺看到居然倒下了十几名烈豹队,也是变得脸色铁青,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昆玉宗山门,根本沒有指挥过烈豹队作战,他怎么也沒想到普通军队的床弩居然能够杀死他麾下十几名手下。

    这一波弩箭射击过后,烈豹队骑手已经冲入了弩箭射击的死角,城头上的弩手们紧张的重装着弩箭,那统领挥了挥手道:“不用了,來不及了,毁掉床弩,准备迎战。”说着一剑把面前的一架床弩狠狠地劈断。

    其他战士也纷纷拿起武器,把跟前的床弩砍成了一堆废铁。

    说话间冲在最前面的烈豹队已经到了城下,城上弓箭手倾泻下一波箭雨,被道纹之路铠甲轻松的弹开,到了城下之后,铁卫们从坐骑上一跃而起,战枪在城墙上微一借力,便是轻松地登上城头。

    “给我下去。”那统领也是一名强者,手中重剑猛然挥动,把一名刚好落在他面前的烈豹队骑手狠狠地砸了下去,重剑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那铁卫的头颅之上,那铁卫跌下城头之后,再也沒有起來。

    “哈哈哈哈。”统领狂笑起來,笑声却是戛然而止,一名攀上城头的烈豹队十夫长战枪一挥,已经是刺穿了他的铠甲,把他挑在了战枪之上。

    数十名烈豹队骑手纷纷攀上城头,这一战瞬间沒有了任何悬念。

    城头上的战士们绝对不缺乏勇气,一个个大吼着冲了上來,然而他们面对着的,是全身道纹之路套装的强者,寻常刀剑落在对方的道纹之路铠甲之上,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而对方手中沉重的战枪随便一个横扫,便是能够带走十几名战士的性命。

    数名烈豹队骑手沿着马道冲下城墙,轻而易举的灭杀了城门后的百余名重装步兵,然后打开了城门,还未登上城墙的烈豹队骑手骑着烈豹呼啸着冲入城内。

    一直在观战的柳寺同样也是高速的冲入城内,挥动战枪愤怒大吼道:“屠城,给我屠城,满城良贱,一个不留。”

    榆皮城内,大部分的居民还是心向昆玉宗的,见到烈豹队杀了回來,心中个个欢喜,然而听到柳寺的这一声怒吼,一个个都感到极为的迷茫。

    屠城。

    烈豹队居然要屠城。

    街道之上,城主府的重装步兵正在拼命地阻挡着烈豹队的攻击,听到柳寺的命令也都是一怔。

    “杀光,把所有人全都杀光,违令者死。”柳寺愤怒吼道,手中战枪挥动,狠狠地砸在了身边一栋木楼的柱子之上,柱子瞬间断裂,木楼垮塌在街道之上。

    其余的烈豹队骑手不敢怠慢,一部分沿着街道继续冲杀,一部分开始冲入两旁的民居,疯狂的屠杀着平民。

    烈豹队屠城的消息,快速的被传到了榆皮城的城主府。

    城主府内,原本已经躲入地下密室的榆皮城城主得到消息,又回到了地面之上。

    “哈哈,烈豹队居然开始屠城,好。”榆皮城城主大笑道“原本还想着逃出去会被烈豹队追上,现在看來,老夫多虑了,等他们杀完榆皮城的平民,老夫早就跑远了。”

    “传令下去,留下两千步兵断后,其余轻重骑兵随同老夫,立刻离开这榆皮城。”

    很快数千名轻重骑兵护着榆皮城城主快速的撤出了榆皮城东门,向着乾远郡的方向高速而去,同时上万名轻重步兵同样是撤出东门,沿着另一条道路逃向了乾远郡。

    至于城内,则留下了两千重装步兵在西城门附近拼命阻拦烈豹队,为大队人马的撤离争取时间。

    西门附近,柳寺早已杀红了眼,一栋栋房屋被烈豹队点燃,大火冲天而起,在城内高速的蔓延开來,烈豹军在城内纵横來去,所到之处所有居民全部被屠戮一空。

    等到把城主府的残余军队完全清理干净之后,又足足花了半个时辰,烈豹队屠城的任务才算完成。

    在巷战之中,又有几名失去了速度优势的普通烈豹队被重甲步兵围杀,这一战柳寺付出了二十多名烈豹队骑手的代价,换得了三千多名城主府私军的性命和一座城市的废墟。

    而这时后续的大队人马也已经到达,聚拢在了榆皮城废墟之外,柳寺的全部人马都已到齐,可谓是兵强马壮,不过突然袭击的目的已经失败,沙摩柯等人早已成功的逃了出去。

    榆皮城内火光冲天,柳寺带着烈豹队早已撤到了城外,看着榆皮城的废墟,柳寺的脸色也是极为沉郁。

    显然这一战,他打得极为郁闷,不仅让栖霞铁卫跑了,而且连城主府的人和城内的军队也跑了个干干净净。

    他自然也明白自己指挥有些问題,不过他自然不会承认。

    “出发,目标乾远郡。”柳寺重重地一挥手道。

    烈豹队不再单独出击,而是跟着大队缓缓而行,十余万大军向着乾远郡的方向碾压过去。

    沙摩柯一行高速离开了榆皮城,沿着大道向着乾远郡的方向驰去,到了距离乾远郡百余里的地方,沙摩柯拿出一张传讯卷轴,快速的写上了几个字,然后用力的捏碎了。

    一道光华冲天而起,消失不见了。

    乾远郡,栖霞铁卫卫营之内。

    正在议事厅二楼练习道纹之路的罗晨跟前光华一闪,出现了几个淡淡的小字。

    “两百烈豹來攻,扶风失守,我已回來”

    罗晨收起道纹仙笔,用力的捏了捏拳头:“终于是开始了么。”

    心意微微一动,栖霞铁卫百夫长的制式铠甲已经出现在身上,罗晨大步走下楼梯,罗晨快速的出了营房,來到了校场之上。

    “发布集合命令。”罗晨向着当值的铁卫说道。

    “是,大人。”那年轻铁卫点了点头,拿出一个哨子拼命地吹了起來。

    正在校场上训练的铁卫们快速整队站好,而沒有在训练的铁卫们也都是高速的冲出营房,从侍从手里接过战马,跳上马背跑了过來。

    十几息之后,一百名全身披挂的栖霞铁卫便站在了罗晨的面前。

    侍从此时也把赛风牵了过來,罗晨跳上马背,目光沉稳的扫过众人,微笑道:“终于要上战场了,兄弟们,怕不怕。”

    “不怕。”新晋铁卫们同时吼道。

    罗晨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们的优势乃是在城外野战,自然不能据城而守,烈豹队攻下了榆皮城,估计马上就要來这里了,我们到城外等他们去。”

    说着罗晨策动坐骑,向着卫营外高速驰去,五名十夫长带着自己的手下紧紧地跟上,栖霞铁卫如风一般冲出了卫营,向着西门高速驰去。

    罗晨带着五十名栖霞铁卫出了乾远郡,向着榆皮城的方向高速驰去,不久之后,便遇到了撤回來的沙摩柯十人。

    “罗晨大人,一共有二百名烈豹队,为首的是柳下惠的六子柳寺,敌人太多,我只好撤了回來。”沙摩柯在马上向着罗晨躬了躬身,开口道。

    “兄弟们沒有损伤,沙摩柯,你做的很好。”罗晨赞许的点了点头。

    “二百名烈豹队。”钟蕊忍不住惊呼一声。

    “撤回來之前,我和弟兄们还杀了他们一个百夫长,是一个武者八层的强者。”沙摩柯笑道。

    “是么。”

    罗晨大笑起來:“好啊!虎口拔牙,厉害厉害,放心好了,军功少不了你们的。”

    沙摩柯看着拓跋翠笑道:“拓跋丫头,这次我能干掉那个家伙,还多亏了向你请教的骑术,你那骑术还真是有用,我代兄弟们在这里谢谢你了。”

    拓跋翠淡淡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钟蕊见众人都是极为淡定,脸红了一下,也就不再说话。

    “走吧,沙摩柯,带我们去看看现在如何了,反正烈豹队那些崽子们也追不上咱们。”罗晨微笑道。

    “大人,毕竟是有二百名烈豹队啊!这一仗你准备如何打。”拓跋翠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开口道。

    “栖霞铁卫的优势,只有遇到了烈豹队你才会明白。”罗晨淡淡一笑“不过是二百名烈豹队而已,算得了什么,咱们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柳寺能拿我们怎么样。”

    拓跋翠迟疑道:“可是这乾远郡”

    罗晨淡笑道:“我们在前面挡住了烈豹队,这乾远郡就安然无恙,我们若是挡不住,把乾远郡让给他们就是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新附之地,丢了大不了再夺回來罢了。”

    拓跋翠默然。

    罗晨随意的挥了挥手战枪,自信道:“若是更多一点儿的烈豹队,还是有点麻烦,不过这二百人说少不少,说多也不算多,靠着这点力量就像拿下我镇守的昌永郡,岂不可笑。”

    新晋铁卫们听说有二百名烈豹队到來,心中也是震惊不已,可是看到罗晨这么淡定的样子,也都是安下心來。

    罗晨拿出几个传讯卷轴,迅速的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刘语熙还有另外四个十夫长,让他们做好相应的任务,然后便是催动赛风,带着众人向着前方驰去。

    二百烈豹队,他还真的是不放在眼里。

    之所以自信,自然是因为他有着他的底牌。

    “柳下惠还真是够倒霉的,这下他的儿子又要少了一个了,哈哈。”罗晨心中快意的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