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没有二心
    罗晨拿出几个传讯卷轴,迅速的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刘语熙还有另外四个十夫长,让他们做好相应的任务,然后便是催动赛风,带着众人向着前方驰去。

    二百烈豹队,他还真的是不放在眼里。

    之所以自信,自然是因为他有着他的底牌。

    “柳下惠还真是够倒霉的,这下他的儿子又要少了一个了,哈哈。”罗晨心中快意的想道。

    黑骑如风,在秋日的原野上疾驰,沉重的马蹄敲打着地面,发出惊雷般的声响,乾远郡的新晋铁卫们还是第一次上战场,一个个都是兴奋异常。

    走了不多久,便是遇到了撤回來的榆皮城城主一行。

    看到榆皮城城主居然是保存下來数千骑兵,罗晨也是十分高兴。

    “大人。”榆皮城城主见到罗晨,连忙躬身行礼。

    “嗯,活着回來就好。”罗晨微笑道“能够保留下來这么多力量,还真难为你了。”

    “我的部下还有一部分步兵也逃出來了,估计一会儿也就到了。”榆皮城城主连连道。

    罗晨点了点头:“你去乾远郡下,联合商枯荣据城而守吧,不用担心,过几天之后,榆皮城就还是你家的。”

    “多谢大人。”榆皮城城主向着罗晨感激一笑,连忙带着自己的部下快速的去了。

    罗晨继续前行,倒沒有碰到榆皮城的步兵,在距离榆皮城数十里外的地方,终于是遇到了柳寺的大军。

    “这么多。”

    看到两百烈豹队的身后,居然是跟了十余万的普通军队,罗晨也是暗自咂舌。

    “看來昆玉宗这一次要流好多血啊!”罗晨心道,伸手一握,鹊画弓便出现在了手里,

    以近两百人的烈豹队为先导,十余万昆玉宗军队踏着秋日的原野,铺天盖地而來,所过之处寒霜消失,大地也是微微的颤抖着。

    这样数量的大军,若是人人皆能悍不畏死的死战的话,即便是罗晨手里有着更多的栖霞铁卫也是无法与之抗衡。

    毕竟人力有限,栖霞铁卫久战之后也会疲累,这些普通军队虽然个体攻击力有限,但这么多人,即便是站在那里让罗晨的栖霞铁卫來全部杀光,也是无法做到的。

    不过罗晨知道,这些军队來自于不同的城市,属于不同的城主,他们跟在烈豹队之后打打酱油还行,若是沒有了烈豹队,便是一盘散沙,哪个城主也不愿意让自己手下的力量消耗太大。

    所以人数虽多,罗晨却并不在乎,这支军队的关键,还是这近二百名烈豹队,只要击败了这两百名烈豹队,其余的仆从军队自然会一哄而散。

    十余万军队盔明甲亮,漫山遍野而來,罗晨身后新晋铁卫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军队,看着那几乎充满视野的密密麻麻的大军,一时间也是有些紧张起來。

    栖霞铁卫发现昆玉宗军队的同时,对面的烈豹队也是发现了这边的栖霞铁卫。

    “截住他们,一个也不要让他们跑了。”柳寺怒喝道。

    随着柳寺的一声令下,烈豹队骑手一分为二,如同剪刀一般向着栖霞铁卫疯狂的冲了过來,想要把栖霞铁卫包围在里面。

    若是被他们围住,栖霞铁卫失去速度,便是损失了大部分的力量,再加上十几万仆从军队的合围,这一战栖霞铁卫自然是必输无疑。

    便在此时,罗晨把鹊画弓用力拉开,然后猛然松手。

    “轰。”

    五棱破风箭撕裂空气呼啸而出,飞向了右侧夹击而來的烈豹队。

    重箭狠狠地轰在了一名烈豹队骑手的胸甲之上,高速旋转的破风箭瞬间撕裂了胸甲,贯穿了铁卫的胸膛,那铁卫惨叫一声,重重地跌下烈豹。

    这一箭,罗晨直接用上了局部强化之力,力量也是达到了武者八层强者的水准,他射出的破风箭,武者七层的强者也不敢正面抵挡,而选择的这名铁卫不过是武者五层的力量而已,如何能挡住罗晨神乎其技的箭术,自然是被一箭射杀了。

    在见到烈豹队大军的同时,罗晨已经是拨转马头向右跑去,前进的方向与烈豹队冲來的方向形成了一个十字,所有的栖霞铁卫都是跟在他的身后。

    两支烈豹队包夹而來,右侧与栖霞铁卫的距离越來越近,另外一支则是越來越远了。

    “咻,咻,咻,”

    策马飞驰的同时,罗晨手上弓弦的嗡鸣声不断的响起,一支支五棱破风箭呼啸而出,落入栖霞铁卫的队伍之中,一个个铁卫惨叫着坠落地上。

    被射杀的都是武者五层第六重的铁卫,失去了主人的烈豹哀鸣着到处乱窜,冲锋的队伍也是缓了下來。

    柳寺面色沉郁,跟在较远的一支烈豹队的身后,拼命地催促着。

    “快,冲上去,拦住他们。”

    罗晨射速何等之快,一番连珠箭雨,竟然是击杀了十几位低级烈豹队,见到百夫长大人如此神勇,年轻的铁卫们心中大定,连声喝起彩來。

    这时这一部分烈豹队也是冲到了百丈之外,虎背上的铁卫纷纷拿出弓箭,开始向栖霞铁卫射击,罗晨倒也不再射击,拨转马头斜斜的向后冲去,距离这一支烈豹队也是越來越远。

    两支呈夹击之势的烈豹队终于是再次汇合,却什么东西都沒有夹到,见到这种情景,柳寺怒喝连连,却也是无可奈何。

    “看到了吧。”罗晨大声笑道“烈豹队不过如此,大家不用害怕,沒有命令不要随意出手,待会儿需要你们出手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现在你们跟紧我就好。”

    “是,大人。”年轻的铁卫们欢笑着道。

    拓跋翠再一次见识到了罗晨的射术,又想起当日南冈一战那毫不留情的一箭,娇躯也是微微一颤。

    罗晨带着栖霞铁卫绕了个大圈子,几乎跑出了烈豹队的视野,这才再次变向,向着烈豹队斜斜的冲了过去。

    烈豹队再次一分为二,呈钳形之状向着栖霞铁卫高速冲來,罗晨故伎重演,在烈豹队快要靠近的时候又是來了一拨高速的驰射,顷刻之间又是十几名低级烈豹队倒了下去。

    虽然死的都是低级烈豹队,而非是真正的强者,但是这样的死伤对于烈豹队的心理显然打击很大,密集的冲锋队形再次变得散乱起來。

    “该死,该死。”

    柳寺怒吼一声,重重地挥了挥手,所有的烈豹队骑手都停在了原地,等待着后面大军缓缓跟上。

    柳寺的目光牢牢地盯着罗晨,眼眸中几欲喷出火來。

    “这个应该就是柳家老六了吧。”罗晨停了下來,看着那张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的俊美面孔,微微笑道。

    “是,他就是柳下惠的六子柳寺,柳下惠七子二女,他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不过最小的弟弟柳宗元据说已经死了。”沙摩柯笑道。

    “今日我杀了他,她一定会很开心的。”罗晨轻声道,想起了天南山脉中那个目光清澈干净的少女。

    天南山脉之中,楚度提起了很多陌生的名字,虽然和柳如雪彼此敌对,但是若是有机会,罗晨自然也不介意杀死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大人,你说什么。”沙摩柯愕然道。

    “沒什么。”罗晨微微摇头“原地休息一下吧,本來以为烈豹队会不顾一切的扑上來,沒想到这个柳寺吃了亏之后,反倒是谨慎起來,不过今天他不要想着活着回去了,今天他一定要给我死在这里。”

    “哈哈,那就要看大人的手段了。”沙摩柯笑了一声道。

    烈豹队等待着仆从军队的跟上,栖霞铁卫也不再出击,安静的等待着。

    很快密密麻麻的仆从军队跟了上來,柳寺快速的下达了命令,仆从军队瞬间分开,柳寺带着一百多名烈豹军,直接钻进了大军的最中心处。

    罗晨看了愕然,旋即也是苦笑。

    十几万的大军,重甲步兵在前,轻甲步兵、轻骑重骑紧跟在后,形成了一个方圆数里的巨大方阵,罗晨箭术再厉害,也不可能把箭射到那么远的位置。

    柳寺这样布阵,实际上是完全的放弃了进攻,而是采取了稳守推进的策略。

    外围的仆从军队,直接面对着全副武装的栖霞铁卫,根本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若是罗晨带领栖霞铁卫发起冲锋,收割这些仆从军队的生命轻而易举,可是也要冒着被围在里面的风险。

    而这样的一个大阵,根本就是无法被凿穿的。

    至于用弓箭对付他们,就算是让所有铁卫把所有的箭全部射光,又能杀了多少仆从军队呢?这毕竟是一支足有十几万人的庞大军队,杀死上千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意义。

    烈豹队缩入大军之内后,昆玉宗的军队不再追击罗晨等人,而是按照原來的路线,向着乾远郡的方向快速的前进。

    罗晨眉头微锁,带着栖霞铁卫缓缓地跟在昆玉宗大军的一侧。

    如今随着力量的提升,他已经可以像当初罗刚师兄那样,一弓四箭了。

    原本是想把柳寺引到跟前,然后以流云箭快速的予以击杀,为了达到突然的目的,他甚至都沒有一弓四箭的技巧。

    沒想到柳寺吃亏之后,居然不是疯狂冲上,而是直接缩了回去。

    这样的话,根本无法冲到他们的跟前,因为他绝对不能容许自己陷入仆从军队的重围之中,一旦被仆从军队包围,再加上烈豹队,自己手下的这些铁卫们定然会死伤惨重,那样的代价,是罗晨绝对不愿意承受的。

    这样十几万军队到达乾远郡下,乾远郡易手便会成为定居,虽然并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但这样的局面无疑是罗晨不愿意看到的。

    “大人不用担心。”沙摩柯见罗晨脸上现出忧虑之色,宽慰道“他们怂了,说明他们怕了,咱们这么点儿人,压制了这样的一支大军不敢來攻,也不错了。”

    “柳家老六怕了咱们,那些外围的城主们更怕,虽然这些人我们杀不完,但多杀一点儿就少一点儿,杀得越多,那些城主们就越怕,对柳家老六的怨言就越大,咱们边打边走,其他的等到了乾远郡下再说,正好兄弟们许多还沒见过血,正好让他们练练手。”

    罗晨思索了一下,也是点了点头道:“好吧。”

    “一队一队來,我们先來,你们跟着,记住,不要深入太远。”沙摩柯吩咐道,然后挥了挥手,催动铁背马冲了出去。

    九名年轻的铁卫与沙摩柯保持着完美的冲锋队形,如同箭矢一般擦着昆玉宗的大军高速的掠过,一把把战枪挥舞着,把防御在外围的重甲步兵砸成肉泥。

    昆玉宗的大军足有数里,沙摩柯的小队贴着大军冲了数十丈,然后便高速的撤了回來,所过之处,百余名重甲步兵倒了下來,地上满是残肢和鲜血。

    罗晨满意的一笑:“就像这样,割一块肉就走,拓跋翠,该你了。”

    “是。”拓跋翠沒有任何一丝犹疑,策动战马高速的冲了出去,在她身后九名栖霞铁卫紧紧跟随,十人隐隐然有着一种合而为一的感觉。

    昆玉宗十余万大军结成方阵,向着乾远郡的方向前进,行进的速度自然只能达到重甲步兵速度的极限,跟栖霞铁卫相比,便如同是蜗牛一般的缓慢。

    拓跋翠催动铁背马轻巧的兜了一个弧线,快速的贴近了方阵的边缘。

    在她的身后,九位年轻的铁卫紧紧跟随,虽然只有十位铁卫,却自有一种极为强悍的气势,整个小队宛若是一柄锋利无匹的长矛一般。

    见到这些恐怖的杀神冲了过來,方阵外围的重甲步兵拼命的向后退去,却被方阵里面的步兵挡住,拓跋翠金属面罩下的眼神极为平静,沉重的战枪一个横扫,便是带起了几颗头颅。

    自从先祖拓拔野之后,拓跋家族从來沒人再进入过昆玉宗的长老会,而昆玉宗对待拓跋家族也同样是暴戾恣睢,拓跋翠从小对于昆玉宗便沒有什么好的观感,更谈不上忠诚。

    如今拓跋家族已经归附了栖霞宗,虽然损失了太多精锐战士,可是却又得到了铁新城作为封地,拓跋翠如今对于栖霞宗自然是沒有二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