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陷入苦战
    自从先祖拓拔野之后,拓跋家族从來沒人再进入过昆玉宗的长老会,而昆玉宗对待拓跋家族也同样是暴戾恣睢,拓跋翠从小对于昆玉宗便沒有什么好的观感,更谈不上忠诚。

    如今拓跋家族已经归附了栖霞宗,虽然损失了太多精锐战士,可是却又得到了铁新城作为封地,拓跋翠如今对于栖霞宗自然是沒有二心。

    她是一位冰雪聪明的女子,自然知道现在有不少人怀疑她对于栖霞宗的忠诚,罗晨在阜西城派驻栖霞铁卫的目的是为了监视拓跋家族,这个她同样清楚。

    这一切无法辩解,只能用时间來证明。

    现在便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所以拓跋翠出手极为狠辣,绝不留情,手中战枪一次次挥出,疯狂的杀戮着。

    在她的身后,年轻的铁卫们同样是战枪挥动,借着铁背马恐怖的速度,轻松地击杀着一个个重甲步兵。

    铁背马加上上面的铁卫,便如同是一座奔驰的小山一般,这样的攻击,外围的重甲步兵们根本无法阻挡,只能是恐惧的等待着死亡的到來。

    拓跋翠同样是贴着方阵边缘冲出了近百丈,便带着自己的手下快速的离开,在他们的身后,方阵边缘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小小凹陷,鲜血染红冰冷的地面,断肢残躯抛洒得到处都是。

    此时在方阵中心处,柳寺的脸色慢慢地平静下來,现在的他,倒是一点儿都不着急了。

    外围的死伤他根本就毫不在乎,仆从军队全部死了,他也未必会在乎。

    “十余万大军,我让你们杀,看你们又能杀多少,就算把你们累死,也杀不完。”

    柳寺心中冷笑“只要我大军到了乾远郡,便可一鼓而下占据城市,依城而战,你们若不退去,便要给我全部留下。”

    乾远郡乃是郡城,有着大量的防御设施,大军占据城市之后,仅仅那些城防利器,便可以对这几十名栖霞铁卫造成极大的威胁。

    之前小遇挫折,出师不利,后來又被罗晨一番爆射杀了许多低级铁卫,这连续的挫折,让柳寺终于是冷静下來了。

    他能被宗门看做未來宗主的人选,自然不是真的蠢货,之前之所以昏招连连,不过是因为他常年呆在宗门之内,沒有指挥大军作战的经验罢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急于全歼这股栖霞铁卫,而是准备依靠自己强大的军力稳扎稳打了。

    外围的重甲步兵自然不是无主的,见到手下被这般轻易的杀伤,几个城主个个都是心头滴血,目光看向了柳寺,柳寺神色冰冷,一个个的看了过去,城主们都是无奈的低下了头。

    开玩笑,都在昆玉宗的领地上经营,谁敢和昆玉宗未來的宗主对抗。

    “该我了,咯咯。”

    拓跋翠的小队刚冲回來,钟蕊娇笑一声,重重地落下面罩,带着自己的小队高速冲了过去。

    对于战斗,钟蕊从來不会畏惧。

    虽然钟蕊小队的阵型沒有拓跋翠小队那般的齐整,那般的整齐划一,可是所过之处,依旧是如同犁波踏浪一般,步兵们仍然是纷纷的倒了下去。

    钟蕊策马冲了回來,提着染血的战枪,眼中也满是开心的笑意,只是这笑意的深处,也是有着一股凛冽的味道。

    “师兄,你好好看着吧,我会杀很多很多的昆玉宗的人,我一定会替内报仇的。”

    六个小队接连不断的连续冲击,如同一把连绵不绝的利刃,高速的切割着方阵的边缘。

    战枪挥舞,鲜血泼洒,秋日的原野之上,如同是上演着一幕无声的哑剧,很快倒在栖霞铁卫战枪之下的步兵,已经超过了千人。

    可是对于这一支十几万的大军而言,上千步兵的损失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一个个敌人倒在了自己的面前,新晋铁卫们心中的疯狂在这一刻也是被彻底点燃了,敌人抛洒的鲜血刺激着每一个年轻的铁卫,他们一次次的出手,似乎一点不感到疲倦。

    渐渐的冲击的队形开始有些散乱,不少铁卫不再满足于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开始策马跑出队伍,去击杀那些方阵里面的敌人,而每一次冲锋的路程,也从不到百丈快速变化到百丈之外。

    罗晨的眉头微微皱起,握着鹊画弓快速的策马过去,随时准备出手救援。

    不过方阵边缘的敌人似乎已经被杀破了胆,看到栖霞铁卫冲來只会拼了命的向着阵内收缩,根本沒有人敢于拼死而战。

    沙摩柯此时却是真的急了,冲着冲回來的小队连连怒吼道:“保持队形,小兔崽子们,你们想死不成。”

    百战老铁卫的威严,自然沒人敢于无视,被沙摩柯这般训斥,年轻的十夫长们也都不敢辩解,年轻的铁卫们也都是一个个低下头去。

    然而他们再次冲过去之后,队形依旧是开始散乱,越來越多的年轻铁卫开始偏离队列,去追杀方阵深处的敌人。

    五个年轻十夫长带领的小队中,唯有拓跋翠的小队队形还算整齐,而钟蕊的小队则是最为散乱,成了一条歪歪扭扭的曲线。

    这也难怪,连钟蕊本人都杀得兴起,一次次改变方向冲向敌阵深处,更不用说她麾下的年轻铁卫们了。

    罗晨眉头皱得更紧,只是见方阵内的仆从军队沒有反抗的意思,也沒有多说什么。

    方阵中部,和稷城城主张亮坚笔直的坐在战马之上,看着外围呼啸來去的栖霞铁卫,目光微微闪烁。

    在他的身边,是五千盔明甲亮的重甲铁卫,军容严整,散发着一股肃杀之气,这五千重骑的气势,与别的城主军队的气势完全不同。

    张亮坚本身也是一位武者七层的强者,虽然由于身份不是烈豹队的原因,不被允许拥有道纹之路套装,但他的实力也是绝对不弱。

    而他身边这五千和稷重骑,乃是他这一生的心血。

    在他看來,这些在外围肆意杀人的栖霞铁卫无疑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本身沒有实力,靠着道纹之路套装和铁背马的速度击杀步兵,根本算不得什么本事。

    不过他也知道,栖霞铁卫恐怖的冲击力,就算是他策马上去也很难抵挡。

    然而靠着手下的五千铁骑,他自信足以困住一小队栖霞铁卫,甚至可以围杀对手,现在他所考虑的,就是要不要这样做,用自己的本钱做这一笔是否值得。

    “富贵险中求,拼了。”张亮坚用力咬了咬牙,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他的重骑靠近外围,又是接近栖霞铁卫攻击的区域,在他的左侧,步兵们组成的方阵正在快速的变得淡薄。

    终于别的城主的步兵已经死亡殆尽,现在开始丧命的,是他的手下。

    张亮坚脸上恰到好处的现出暴怒之色,猛然回身看向柳寺,传音喝道:“六少爷,栖霞宗欺人太甚,张某愿助少爷斩杀此等恶贼,若是张某身死,还望六少爷日后多多照看张某的家小和我和稷张氏一族。”

    慷慨激昂的传音之后,不待柳寺反应过來,张亮坚立刻回过头來,快速的向着属下发布着命令。

    无声无息间,身侧的步兵方阵出现了数个不起眼的裂隙,为骑兵让开了一条通道……

    拓跋翠的小队刚刚冲了过去,钟蕊的小队又呼啸而來,快速的贴近了和稷城的步兵方阵。

    “杀,,,,,。”

    刚才还胆怯无比的步兵方阵陡然响着一声声怒吼之声,数百名重甲步兵不再躲闪,竟然是手持武器冲了出來,脱离了方阵向着钟蕊的小队疯狂的冲了过來。

    铁卫们一个个战枪挥舞,把冲过來的敌人砸成了肉泥,然而瞬间冲出來这数百人,还是有不少人从战马之间的缝隙冲了过去,直接到了小队的另一侧。

    钟蕊的小队本就队形散乱,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是被对手彻底的分割开來,纵然是铁卫们拼了命的策动铁背马左冲右突,战枪之下一个个敌人快速倒下,然而速度还是无可避免的慢了下來。

    而就在数百名重甲步兵拼死一战的同时,沉雷般的马蹄声中,早已准备好的五千和稷重骑顺着打开的通道如同潮水般的冲了出去,快速的兜了一个弧线,已经几乎把钟蕊小队的铁卫们给围在了里面。

    而在钟蕊小队的身后,步兵方阵中同时又有数百名重甲步兵嘶吼着向着外围高速的冲出,欲要切断钟蕊小队的后路。

    这一切几乎是在瞬间发生,原本看上去如绵羊般软弱的仆从军队突然发威,事情之突然,谁也沒有想到。

    “不好。”罗晨眼瞳猛然一缩,根本沒有迟疑,早已搭在弦上的破风箭已经爆射而出。

    破风箭呼啸而去,把一位重装铁卫射落马下,而钟蕊的小队却在和稷步兵和骑兵们疯狂的阻击之下,丧失了所有的速度,被迫站在了原地,

    罗晨眼中寒芒暴闪,策动赛风疯狂的向着钟蕊冲了过去,他在钟麟的坟前有过承诺,要替他好好照顾钟蕊,他怎么敢让钟蕊出什么意外。

    “快,全部出动,围住他们。”柳寺见到钟蕊小队即将被围,脸上现出狂喜之色,大声吼道,同时带着赤虎军离开方阵的中心,快速的向着钟蕊小队逼近。

    “大家不要怕,跟我杀出去。”钟蕊眼中现出凛冽的寒芒,娇声喝道,同时手上战枪上下翻飞,疯狂的刺向靠近的敌人,在她的周围,年轻的铁卫们也都是奋力冲杀,想要冲出包围。

    铁背马被逼得降下了速度,一个个都是眼中血芒爆闪,狂性大发,碗口大的铁蹄不时的踹出,靠近的和稷重骑的战马被铁蹄踹中,便是筋断骨折,哀嚎着倒了下去。

    栖霞铁卫的铁卫毕竟全部是强者,疯狂冲杀之下,和稷重骑虽然把他们围在了中间,但是却无法攻击到钟蕊他们,反而是一个个被战枪轰下了战马。

    然而越來越多的重骑围了上來,脸上都是露出悍勇之色,一个个全部是死战不退。

    这五千铁骑,乃是和稷城主张亮坚一生的心血,全部都是死士,沒有家主的命令,除非被杀光,否则绝对不会后退半步。

    便在此时,罗晨催动赛风快速杀到,重重地撞在了包围圈外围的重甲步兵群中。

    “轰。”一声巨响之后,在赛风的身边,重甲步兵倒了一片。

    弄浪三重的威力,岂是这些寻常步兵能够承受的。

    “钟蕊别怕,我來救你。”罗晨手中战枪挥动出漫天寒芒,轻巧而精准的刺入一个个步兵的咽喉,同时大吼道。

    “罗师兄。”

    钟蕊回头看到罗晨,眼中露出一丝喜色,精神也是一震。

    罗晨此时感知能力早已提升至极限,手中战枪每一次挥出,刺入敌人咽喉半分便即退出,绝不肯浪费一点儿力气,在他的周围,很快便是出现了一片空地。

    武者八层的力量,加上无比精准的控制能力,哪里是这些普通步兵能够抵挡的。

    “杀。”

    在罗晨冲出的瞬间,方诗诗根本沒有任何的犹豫,带着麾下的铁卫也是疯狂的冲出,向着钟蕊所在的方向冲了出去。

    方诗诗之后,袁绍、杨刚、沙摩柯也是各自带着自己的小队,疯狂地冲向了庞大的昆玉宗方阵。

    罗晨已经冲了出去,虽然沒有命令给他们,可是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拓跋翠微微有些迟疑,心里骂了一句:“蠢货。”无奈之下也是娇喝一声,带着自己的小队快速的跟上。

    在柳寺的命令下,昆玉宗方阵的士兵们快速的围向了钟蕊的小队,五支栖霞铁卫小队如同五颗巨石砸入大海一般,顷刻间便是浪花四溅,却立刻被淹沒在大海之中。

    虽然五支小队所过之处如同踏波犁浪一般,周围的普通战士纷纷倒下,可是铁背马的速度还是无可避免的降了下來。

    片刻之后,所有的栖霞铁卫都已陷入了重围之中,每一个小队都是陷入了苦战。

    那些普通士兵的攻击落在道纹之路铠甲之上,都是被直接弹开,并沒有什么威胁,可是毕竟人数太多,栖霞铁卫们虽然骁勇,可是力量却是在快速的消耗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