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极度兴奋
    虽然五支小队所过之处如同踏波犁浪一般,周围的普通战士纷纷倒下,可是铁背马的速度还是无可避免的降了下來。

    片刻之后,所有的栖霞铁卫都已陷入了重围之中,每一个小队都是陷入了苦战。

    那些普通士兵的攻击落在道纹之路铠甲之上,都是被直接弹开,并沒有什么威胁,可是毕竟人数太多,栖霞铁卫们虽然骁勇,可是力量却是在快速的消耗着。

    罗晨有着金螺吞海诀恢复力量,力量却沒有任何的下降,一番疯狂的杀戮之后,终于是到了钟蕊的身边。

    “罗师兄。”见到罗晨到來,钟蕊的眼中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罗晨向着钟蕊点了点头,手中战枪依旧在不停地挥动,大喝道:“所有人向我靠拢。”

    钟蕊的小队最为分散,罗晨催动赛风四处厮杀,把一个个年轻铁卫身边的和稷重骑刺落马下,很快也是把钟蕊小队所有的铁卫收拢到了一起。

    而在这时,位于方阵中央的烈豹队也是赶到了钟蕊小队的周围。

    柳寺位于烈豹队队伍的最后,高高的举起战枪,怒吼道:“杀了他们。”

    和稷城主张亮坚一声令下,挡在烈豹队前方的和稷重骑快速的让开了道路,给烈豹队留下了一条宽阔的冲锋通道,而最靠近钟蕊小队的和稷重骑则是更加疯狂地扑了上去,死死地缠住了钟蕊的小队。

    百丈的距离,已经足够烈豹队冲锋了,而栖霞铁卫被困在阵中,几乎丧失了所有的速度,柳寺脸上现出一丝残酷的笑意,似乎已经看到了对手被冲下了战马,踩在烈豹队的铁蹄之下。

    他的目光看向了罗晨,那个狙杀了许多烈豹队骑手的对手。

    毫无疑问,此人是这批栖霞铁卫的首领,杀了此人,这些栖霞铁卫群龙无首,恐怕立刻就会覆灭。

    近二百名烈豹队沿着和稷重骑让出來的道路,开始疯狂的加速,向着正在和和稷重骑缠斗的钟蕊小队高速的冲去,铁卫们紧紧握住战枪,脸上都是现出兴奋之色。

    罗晨挥枪刺死冲过來的数名和稷重骑,回过头來看向密集而來的烈豹队,目光也是落到了柳寺的身上。

    他的眼中,奇异的现出一丝嘲弄之色。

    柳寺心中猛然一颤,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

    ……

    不再看冲锋而來的烈豹队,罗晨手腕一翻,鹊画弓便又拿在手中,一枝流云箭已经搭在了弦上。

    鹊画弓瞬间被拉成了满月,流云箭之上奇异的红芒闪烁,变得无比的炽热。

    沒有任何犹豫,罗晨已经用上了金螺吞海诀火属性的力量,这样的一箭,便是现在的他能发出的最强一箭。

    罗晨的目光变得无比沉静,猛然松开了弓弦。

    “轰。”

    炽热的流云箭带着恐怖的啸音,箭身赤红如血,带着白色的湍流飞了出去。

    柳寺眼瞳猛然一缩,只來得及低了低头,流云箭已经飞到了他的跟前。

    柳寺的脸上现出恐惧之色,流云箭已经轰在了他的胸前。

    “轰,,。”

    一声震天巨响,如同平地炸响了一个惊雷一般,恐怖的天地灵力瞬间爆发,向着四面八方肆虐开來。

    柳寺的周围,七八名烈豹队的铁卫瞬间从烈豹上跌落下來,连同他们座下的烈豹一起毙命,至于柳寺…………则是完全地消失了。

    就仿佛他从來沒有存在一般。

    这一声巨响,让所有的烈豹队心头一颤,回头一看,都是无比的惊骇。

    柳寺大人…………难道死了。

    …………

    一箭射出,罗晨根本沒有任何的犹豫,手腕一翻,四支流云箭同时搭在弦上。

    一弓四箭,是罗刚师兄的神技,而如今罗晨也可以做到。

    再次拉动弓弦,然后骤然松手。

    四支流云箭呼啸而出,轰击向了密集冲锋的烈豹队中。

    “轰,,。”

    剧烈的爆炸声中,恐怖的天地灵力在密集的烈豹队中疯狂肆虐,冲在最前面的烈豹队中出现了一大片空地,足足有三十余名烈豹队的铁卫被轰翻在地。

    这种等级的攻击,对于这些烈豹队來说根本就是无解的,当日在滨枞城中,连力量达到武者八层的顾才风都不敢抵挡这样的攻击,遑论现在这些普通的烈豹队骑手了。

    罗晨勒马站在原地,一弓四箭连珠般的射出,烈豹队们还沒有反应过來,他已经射出了所有的流云箭。

    如同雷霆震怒一般的恐怖巨响中,一个个烈豹队的铁卫倒了下去,原本为烈豹队冲锋流出來的宽阔通道内,满是烈豹和铁卫的断肢残躯,依旧还在站着的烈豹队骑手,已经不到三十人了,而且还是个个带伤。

    战场之上,陡然安静下來,所有的的目光,都是落到了那个手持金弓的铁卫身上。

    近两百名烈豹队,就这么被轻易射杀。

    此时的罗晨站在那里,便宛若是神邸一般,昆玉宗的战士眼中,都是现出恐惧之色。

    罗晨心中也是无比的快意,收起了鹊画弓,战枪挥动间刺死了一名呆立在自己面前的铁卫,然后催动赛风高速的驰出,沿着原本为烈豹队冲锋留下的通道一路狂奔。

    百余丈的通道,以赛风恐怖的速度,自然是只花了瞬息时间,趁着沒有人反应过來,罗晨已经冲到了柳寺的身侧,捡起了最后的一枝流云箭,顺手又抄起了柳寺的空间法器。

    罗晨的脸上,也是现出了一丝笑意。

    原本钟蕊粗心大意的陷入了阵中,逼得罗晨不得不救援,然而后來的发展,让罗晨也是沒有想到。

    沒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容易杀死了柳家六少爷。

    “可惜。”罗晨站在柳寺死去的地方,微微摇了摇头“空有十万大军,已经围住了我们,若是你令仆从军队先消耗,最后在动用烈豹队,那么此战我们必败。”

    “谁让你太着急了呢?呵呵。”

    罗晨的确是很得意,本以为已经是必败之局,救援钟蕊完全是无奈之举,他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然而烈豹队和柳寺的过早出动,却是又让局势瞬间逆转。

    当然柳寺并不知道他有着流云箭这等神器,否则肯定不会这么着急。

    流云箭用在这样的战斗中,根本就是无耻也无解的。

    “大家一起上,杀光他们,不然我们回去都得死,家族也会被灭族。”人群之中陡然响起一个疯狂的声音。

    苍凉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瞬间响彻了整个战场,显然说话的也是一位强者。

    和稷城城主张亮坚须发飘动,厉声吼道:“各位城主大人,六少爷已死,我们必须杀死他们,否则回去必是灭族之祸,和稷重骑听令,今日一战有胜无败,绝不后退,老夫今日与你们一起战死在这里,用我们的血來保全我和稷张家一族,“

    说完张亮坚策动坐骑,径直向着钟蕊冲了过去。

    原本呆立在原地的和稷重骑反应过來,同时怒吼一声:“杀,“疯狂的冲向了周围的栖霞铁卫。

    混战在这一刻陡然再次爆发,顷刻之间栖霞铁卫再次陷入了苦战之中。

    “城主大人们,你们暂时不需出手,等我和稷子弟鲜血流干再出手不迟,今日一战,必须取胜,为了我们的家族,“张亮坚的声音在战场上飘荡,“活着的烈豹队兄弟,请立刻散开疗伤,最后的战斗还要交给你们,“

    张亮坚的声音里充满了决绝之意,瞬间唤醒了昆玉宗的大军,各地城主们一个个快速的发布命令,而残存的烈豹队骑手则是骤然散开,隐入了周围的大军之中。

    退则必死,战还有一线生机,况且栖霞铁卫已经被困在阵中,杀死他们也不是不可能的,城主们都是人精,自然立刻就明白过來。

    局势再次变化,让罗晨也是始料不及,张亮坚策马冲到钟蕊面前,武者七层的力量瞬间爆发,借助战马冲击之力,手中战枪狠狠地刺向了钟蕊。

    钟蕊娇喝一声,美眸之中寒芒一闪,战枪奋力迎了上來。

    “通。”

    两把战枪撞在了一起,钟蕊的战枪被震得向后抛出,虎口瞬间撕裂,铁背马也是连退数步。

    沒有了速度优势的栖霞铁卫,虽然是有着道纹套装,攻击力也是大打折扣,更何况对方是一位武者七层的强者,足足比钟蕊高了两个等级。

    张亮坚的战枪只是微微一顿,便又刺向了钟蕊,这时钟蕊身后两把战枪同时挥出,挡住了张亮坚的战枪。

    钟蕊的小队已经聚拢在了一起,挡住张亮坚战枪的自然是钟蕊小队里的两名武者六层的少年。

    张亮坚冷笑一声,战枪疾收回來,再次向前刺出。

    “咻,“

    一支破风箭呼啸而來,瞬间洞穿了张亮坚的胸膛。

    原來是罗晨策马驰了过來,见到钟蕊有危险,立刻便是一箭射出,虽然不是流云箭,却同样轻易的命中了张亮坚。

    “和稷子弟,死战不退,“张亮坚凄厉的一声大喝,重重地倒下马去。

    “杀。”來自和稷城的步兵和骑兵更加疯狂的冲向了栖霞铁卫。

    而在他们的周围,更多的昆玉宗军队狂吼着冲了上來。

    张亮坚的话提醒了他们,这次战败,即便是侥幸逃回去,也必然会受到惩罚,灭族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事情,而若是打赢了这一战,为昆玉宗立下大功,或许还有可能免于处罚。

    罗晨眼中寒芒闪烁,催动赛风杀出了一条血路,快速的和钟蕊小队汇合在了一起,有了他的加入,钟蕊小队这一边顿时压力大减。

    “所有小队向我靠拢。”罗晨带领着钟蕊的小队向前猛冲,快速的靠近了方诗诗所在的小队,他直接用上了局部强化之力,手中战枪寒芒挥洒如雨,和稷重骑们哪里能够拦住他,很快两个小队便是成功的汇合到了一起。

    而另外四个小队的铁卫也是奋力的冲杀着,向着罗晨所在的方向靠近。

    罗晨眼中寒芒闪烁,鹊画弓再次拿到了手中,一根根破风箭快速的射出,把挡在中间的重骑中的强者一一杀死。

    他并沒有再用流云箭,因为流云箭灭杀这些普通军队根本就毫无意义,对于一支十几万人的大军而言,死上个上千人根本算不得什么。

    罗晨此时也不再想着最终取胜,现在唯一的目的,便是把栖霞铁卫收拢到一起,然后溃围而出,其他的事情只能等突围之后再说。

    在极度兴奋的状况下,年轻的栖霞铁卫们的出手根本就不知道顾惜力量,在和稷重骑疯狂的阻拦之下,铁卫们沒有片刻喘息的机会,不少年轻铁卫手中的战枪也是渐渐的感到沉重。

    罗晨带着钟蕊和方诗诗的两个小队一路猛冲,快速的接近了袁绍的小队,三个小队成功的汇合到了一起,铁卫们排成冲锋队形聚集在一起,身侧有着袍泽的保护,一时间也是压力大减。

    拓跋翠的小队依旧是努力的保持着紧凑的阵型,整个小队骑术的优势也是得到了完美的显现,整个小队依旧是如同一把匕首一般,不等罗晨前往接应,已经是自行的杀到了罗晨的跟前。

    包括拓跋翠在内,整个小队所有的铁卫都是相对比较镇定,犹有余力的样子。

    四十人的队伍以罗晨为箭头,向着沙摩柯的小队快速的靠拢过去,罗晨战枪翻飞,当者无不披靡,在他的带领下,栖霞铁卫的速度也是渐渐的提升起來。

    沙摩柯是除了罗晨之外唯一的武者七层的强者,战力也是极强,作为一位百战老铁卫,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的险境,面对这种局面也是极为镇静。

    见到罗晨等人快速的冲來,沙摩柯快速的带着自己的小队冲了过來,两股力量一个夹击,挡在中间的和稷重骑顷刻间烟消云散。

    陡然,在沙摩柯小队的身后,一名重甲铁卫大喝一声,竟然是从战马上跃了起來,手中重剑猛然挥下,斩向了最后一名铁卫。

    那名铁卫只有武者四层的力量,而且已经是极为的疲累,根本沒有任何反应,便被那重甲铁卫一剑劈在了脖子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