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值得尊重的对手
    见到罗晨等人快速的冲來,沙摩柯快速的带着自己的小队冲了过來,两股力量一个夹击,挡在中间的和稷重骑顷刻间烟消云散。

    陡然,在沙摩柯小队的身后,一名重甲铁卫大喝一声,竟然是从战马上跃了起來,手中重剑猛然挥下,斩向了最后一名铁卫。

    那名铁卫只有武者四层的力量,而且已经是极为的疲累,根本沒有任何反应,便被那重甲铁卫一剑劈在了脖子之上。

    纵然是栖霞铁卫的道纹铠甲,也无法完全抵挡这样的力量,那年轻铁卫惨叫一声,脑袋已经耷拉下來,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罗晨怒不可遏的一声大吼,闪电般的一箭射出,把那名武者五层的和稷重骑射翻在空中。

    这是开战以來阵亡的第一个栖霞铁卫,然而罗晨知道,更多的伤亡恐怕已经不可避免。

    沙摩柯小队剩余的九名成员与罗晨汇合到了一起,杨刚小队的铁卫也杀了过來,所有的六十名栖霞铁卫,终于是快速的汇合到了一起。

    而在这个过程中,周围的昆玉宗军队也沒闲着,大量的步兵骑兵來回奔跑,把包围圈包得越來越厚,如今罗晨等人已经深入方阵一里有余,被昆玉宗的普通军队完完全全的包围着。

    六十人紧紧靠在一起,每人的压力变十分小了,铁卫们也略微轻松了一些,冲过來的栖霞铁卫和重甲步兵,也是被众人轻易的击杀。

    只是那些年轻铁卫们挥动战枪的速度,却依旧是越來越慢。

    “注意节省力气,所有的人跟着我冲出去。”罗晨怒喝一声,鹊画弓再次出现在手中,四支流云箭重重的射了出去。

    “轰轰轰轰,,。”

    连续的四声爆炸响起,罗晨身前不远处方圆十余丈的地方,已经是空无一人,连烈豹队也无法抵挡的流云箭,岂是这些沒有道纹之路铠甲的重骑能够抵挡的。

    十丈的距离,对于现在的罗晨已经足够。

    罗晨催动赛风,踏出一个奇异的弧线,一道粗粝的道纹在赛风的脚下形成,挡在前面的重骑刚刚迎了上來,罗晨的战枪便是重重地挥出。

    “蓬。”

    凝聚在战枪尖端的天地灵力陡然爆发,向着前方肆虐开來,和稷重骑如同纸糊的一般,被轰击成了一团血雾。

    在冲锋的过程中,流云箭已经被罗晨收了起來,左右两侧的重骑们呐喊着冲了上來,又被跟在罗晨身后的栖霞铁卫一个个杀死。

    和稷重骑早就杀红了眼,即便是流云箭的威力也不能让他们有丝毫的犹疑,此战连家主都已经战死,为了和稷城张氏家族的存续,他们已经是别无选择。

    罗晨的一次冲锋,弄浪三重击杀了十余名和稷重骑,然而前方的重骑立马便是扑了上來。

    “轰轰轰轰。”罗晨自然不会客气,又是连续四支流云箭,面前的重骑再次倒下了一片,为自己留出了足够的冲锋距离。

    然后又是一次高速的冲锋,靠着弄浪三重的巨大威力,轰开了挡在前面的铁卫。

    以罗晨为箭头,六十名栖霞铁卫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在昆玉宗的大军中奋力的向外冲着。

    然而尽管连续的发起冲击,冲出了百余丈的距离之后,罗晨却发现自己现在距离方阵边缘依然是有着里许的距离。

    罗晨的目光微微冰冷,脸上现出一丝怒色。

    ……

    在栖霞铁卫拼命冲击的同时,各个城主们也沒闲着,快速的驱赶着麾下的轻骑重骑,一层层的挡在了栖霞铁卫的前面。

    能够坐到城主的位置,对于家族都是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现在局势很明显,不挡住这些栖霞铁卫,此战必败,而之前昆玉宗的六少爷已经死了,败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灭族,这是他们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只有攻击,才能为家族存续留下一点儿希望。

    所以这些城主们根本不顾惜手下的性命,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何况这些属下的。

    而这些城主的私兵,都是对于家族忠心耿耿,为了家族的利益,可以做出任何的牺牲,接到家主死战的命令后,都是疯狂的冲了上去,把栖霞铁卫重重的包裹在里面。

    以罗晨为箭头的栖霞铁卫,冲击的速度不可谓不快,然而十几万的昆玉宗大军随之而动,轻骑重骑來來去去,依旧是把栖霞铁卫牢牢地包围在里面,罗晨带着栖霞铁卫继续冲出了数百丈,依旧是距离方阵边缘有着里许的距离。

    身后的年轻铁卫们已经越來越疲惫,虽然他们并不缺乏勇气,可是挥动战枪的速度却是越來越慢。

    罗晨心中暗骂一声,拿出一张传讯卷轴狠狠地捏碎了。

    “咻!”

    一道光华冲天而起,飞到了极高的空中,如同烟花一般爆裂开來,悬挂在战场之上久久不散。

    此时此刻,他也是感觉到了形式的危急,终于是拿出了这张特殊的军令卷轴。

    决死令。

    这张卷轴只有在危急时刻才被允许使用,所有看到这个信号的栖霞宗军队必须即刻赶往救援,违者便是灭族的重罪。

    昆玉宗十几万军队已然抱定了死战的决心,罗晨虽然有自信单骑冲出,但是却无法把身后这些袍泽带出去。

    整整六十名栖霞铁卫,这样的损失,是他根本无法承受的,所以他终于是决定召集附近的栖霞宗军队。

    至于能够有多少军队看到这个讯息,又有多少军队能够赶來,他也并不清楚。

    …………

    距离战场数十里外的地方。

    榆皮城城主在遇到罗晨一行之后,遵照罗晨的命令正撤向乾远郡,陡然,远方的天空中,一道光华冲天而起,久久不散。

    “决死令!”

    榆皮城城主看了一眼那道光华,脸皮骤然一抖,怒喝道,“停下,快停下!”

    榆皮城城主也是有着武者五层的力量,声音极为洪亮,顷刻间数千轻重骑兵和拉着家眷的马车也都停了下來。

    “大人,怎么了,那是什么。”身边的一位轻骑统领问道。

    “栖霞宗的决死令。”榆皮城城主沉声道,“看來罗晨大人已经和昆玉宗的崽子们打起來了!”

    “那我们怎么办,还去乾远郡么。”轻骑统领问道。

    “决死令一出,看到者必须赶去助战,否则必被灭门。”榆皮城城主寒声道,“派一百轻骑护送家眷入乾远郡,其他的人跟我回去,救援罗晨大人!”

    “是。”几位统领应了一声,当下分出了一百轻骑护送家眷前往乾远郡,剩余数千轻重骑兵快速转身,跟着城主一起快速驰向了光华升起的地方。

    …………

    乾远郡,城主府。

    乾远郡城主商枯荣正站在城头之上,眉头紧紧锁起,城头上一架架床弩寒芒四射,步兵站满了城墙,城内街道之上万余名步兵骑兵早已列队整装待发。

    罗晨前往城外之时,已经让城门口的士兵通知商枯荣,昆玉宗大军即将來袭,自己出城迎战,让商枯荣早作准备,所以商枯荣也是动员了全部的力量,随时准备迎战昆玉宗的大军。

    远处的天空之中,陡然亮起一点七彩的光芒,虽然微弱,却是经久不散。

    商枯荣看了一眼,脸色陡然一变。

    “打开城门,打开城门,全军出击。”商枯荣大声吼道,然后快速的跑下马道,纵身上了一匹战马。

    “这里只有罗晨大人有着发布决死令的权限,罗晨大人定然是战局不顺,若是罗晨大人败了,我这乾远郡也难以保全!”

    商枯荣心中清楚得很,栖霞铁卫才是保证他统治的基础。

    所以他根本沒有任何迟疑,立刻带着乾远郡的全部力量,骑兵在前步兵在后,一万多人浩浩荡荡的向着西方快速而去。

    …………

    从如征城前往乾远郡的官道之上,正行进着一支庞大的队伍,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小队盔甲闪亮的栖霞铁卫。

    之前罗晨遇到沙摩柯之后,便把昆玉宗來袭的消息通知了刘语熙和麾下的几名十夫长。

    接到罗晨传來的消息之后,驻守如征城的栖霞铁卫十夫长陈伟便命令如征城主放弃如征城,带着大军离城而去。

    陈伟的理由很简单,二百烈豹队的阵容,根本不是如征城能够抗衡的,一旦烈豹队下一个目标是如征城的话,守城便是等死,自然不如及早放弃,而若是烈豹队的下一个目标是郡城乾远郡的话,那么自己这股力量正好可以赶去助战。

    如征城也是有着一万多私军,都是城主从广清城带來的家族死士,以陈伟小队为先导,一万余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乾远郡而去。

    陡然,不远处的前方,一道刺眼的光华冲天而起。

    陈伟身躯一颤,挥动战枪厉声喝道:“城主府家眷留下,其他人跟我來。”说着催动铁背马快速冲了出去。

    他是栖霞铁卫的老铁卫,如何不认识决死令,毫无疑问前面便是战场,罗晨正在那里,作为百战老铁卫,他怎么可能会犹豫。

    如征城城主自然也是认识这决死令的,当下不敢有丝毫迟疑,立刻带着麾下步兵骑兵高速的冲了过去。

    距离战场十余里外的地方,从榆皮城撤出來的近万步兵正快速的向着乾远郡前进。

    城主大人带着家眷与轻重骑兵一起先走,他们这些步兵速度较慢,选择的是另一条道路。

    见到不远处那一道刺眼的光华,几位步兵统领相互看了看,立刻收拢队伍,排成整齐的方阵,向着光华闪起的地方疾奔而去。

    他们都是私兵,对于家族忠心耿耿,自然不会因为顾惜自己的生命,而让家族冒被灭族的危险。

    决死令。

    一旦发出,附近所有的军队都必须赶到。

    罗晨发出这一道信号,也是无奈之举,他并不知道会有多少军队能够赶过來,而赶过來又是什么时候。

    所以信号发出之后,他便继续带着栖霞铁卫疯狂的向外冲,想要冲出昆玉宗大军的包围。

    而看到信号的栖霞宗军队,一共有四万余人,也是分别从三个方向赶向了战场。

    冲锋的同时,除了用流云箭打开道路之外,罗晨还不时用五棱破风箭狙杀昆玉宗军队中的大人物,那些发号施令的家伙,一个个被他射落马下。

    然而这样做,并沒有任何作用。

    这虽然令得昆玉宗军队的指挥更加混乱,却沒有让士兵们丧失勇气。

    在灭族的威胁下,原本一盘散沙的仆从军队爆发出了疯狂的战斗意志,一军队疯狂的冲上去,又被栖霞铁卫的铁卫们快速的击杀。

    而在这个过程中,年轻的栖霞铁卫们也是越來越疲惫,挥动战枪的速度越來越慢,虽然罗晨已经提醒他们节省力气,可是敌人实在是太多了。

    无奈之下,罗晨只好再次变换阵型,让部分栖霞铁卫居中休息,恢复部分力量之后再替换两侧面对敌人冲击的铁卫。

    这样能够同时杀伤的敌人就少了很多,可是却令铁卫们有了一些喘息的时间。

    至于罗晨,靠着金螺吞海诀,在不动用火属性力量的情况下,他恢复力量的速度,要永远快于力量消耗的速度,所以他杀人的速度,依然是那样快捷。

    然而此时的他同样沒有足够的信心。

    敌人毕竟太多了,似乎永远也杀不完一般。

    …………

    冲锋的过程沒有停止,流云箭的轰鸣不时响起,栖霞铁卫所过之处,便如同是一条血的河流。

    和稷子弟的血早已流干,现在面对的不知是哪家城主的私军,然而这些战士们同样是悍不畏死,一批批嘶吼着冲了上來,用生命來延缓栖霞铁卫前进的速度。

    这般疯狂的情景,令所有的栖霞铁卫们陷入了沉默,唯有不停地杀戮,杀戮。

    罗晨纵然心坚如铁,看到这样的情景,也不由得微微动容,他也沒有想到这些平时不过是打打酱油的乌合之众,在绝境之下竟然是能够爆发出这样强大的能量。

    虽然他们力量弱小,但绝对配得上战士这个称号,对于这样的对手,罗晨也只有尊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