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不要动
    这般疯狂的情景,令所有的栖霞铁卫们陷入了沉默,唯有不停地杀戮,杀戮。

    罗晨纵然心坚如铁,看到这样的情景,也不由得微微动容,他也沒有想到这些平时不过是打打酱油的乌合之众,在绝境之下竟然是能够爆发出这样强大的能量。

    虽然他们力量弱小,但绝对配得上战士这个称号,对于这样的对手,罗晨也只有尊重。

    而在昆玉宗大军之中,隐藏着的三十多名烈豹队骑手正在努力的恢复着力量。

    重伤的早已死去,轻伤的在仅存的两名武者七层强者的袍泽的治疗下已经恢复大半。

    三十多名烈豹队骑手等在那里,随时准备给栖霞铁卫以致命的一击。

    他们同样别无选择,他们同样不缺乏勇气。

    州安城城主的大军之中,数十名随军工匠被百余名步兵挡在中间,正紧张快速的拿出一个个沉重的金属零件,快速的装配在一起。

    不久之后,五架寒光闪烁的弩车出现在了工匠们的面前。

    这种弩车威力不如床弩,但对于栖霞铁卫依然是有着一定的杀伤力,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一次射击可以同时发射三枝弩箭。

    这样的弩车,别的仆从军队并沒有带,唯有州安城城主带了这么五台,原本是准备跟着六少爷的大军打打酱油,带弩车本是只是无心之举,看到场中局势,州安城城主决定让弩车派上用场。

    弩车装配完毕之后,弩手们快速的把弩车绞到极限,装上沉重的寒铁重箭,然后把弩车快速的推到了栖霞铁卫的一侧,原本州安城军队距离栖霞铁卫较远,可是随着栖霞铁卫的冲击,他们反而距离栖霞铁卫越來越近了。

    挡在前面的州安城军队迅速让开,五架弩车对准了密集站在一起的栖霞铁卫。

    正在一侧围攻栖霞铁卫的士兵们接到各自军官的命令,一个个快速的闪开了。

    罗晨目光一闪,看到了五架寒光闪闪的弩车,心中猛然一跳:“不好!”

    沒有丝毫迟疑,鹊画弓已经拿在手里,一枝流云箭瞬间爆射而出,带着明亮刺眼的白色湍流,呼啸着飞向了弩车的方向。

    而在流云箭飞出的瞬间,五架弩车上寒芒乱闪,弩手们同时按下机括,十五支寒光闪闪的弩箭呼啸而出,向着栖霞铁卫的铁卫们疾飞而來,

    “轰。”

    流云箭速度快若闪电,准确地落到了弩车的位置,恐怖的爆炸声顷刻响起,五架弩车被炸成了废铁,跟前的弩手更是直接被炸成了一团血雾。

    罗晨又是连续射出了四支流云箭,狠狠地轰击在了四支飞行的巨箭之上。

    “轰轰轰轰,,。”

    惊雷般的巨响在空中骤然爆发,恐怖的天地灵力肆虐开來,直接把命中的巨箭炸成麻花,而周围的巨箭也是被震得偏离了原來的方向。

    然而仅仅是偏离而已,沒有被命中的十一支巨箭之中,依旧是有着九支呼啸着飞了过來,射向了紧紧站在一起的栖霞铁卫。

    罗晨大吼一声,手上鹊画弓狠狠地一劈,沉重的弓臂把两支飞到跟前的巨箭劈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沙摩柯战枪拼了命的挥动,同样是打落了两只巨箭,而另外的五支巨箭,却是径直飞入到了栖霞铁卫的队伍之内。

    年轻的铁卫们早已无比疲惫,虽然一个个奋力挥动战枪,却沒有一个人击中巨箭,当下有三只巨箭狠狠地钉在了三名铁卫的身上,另外两支落在了空地之中。

    三位年轻的铁卫惨叫着坠落马下,瞬间便是沒了声息,铁背马哀鸣着窜了出去,在战场上茫然的奔跑着

    “混账。”

    看到又是三名栖霞铁卫惨死,罗晨怒不可遏,调转马头便要向州安城军队的方向冲去。

    “大人,不可。”沙摩柯怒喝道。

    冲向那个方向,只能是陷入阵中越來越深。

    罗晨闷哼一声,愤愤的拨转马头,随手射出一支破风箭,已经把州安城城主射落马下。

    刚刚散开的昆玉宗士兵们再次疯狂的冲了上來,向着栖霞铁卫疯狂的扑來,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栖霞铁卫突围的脚步。

    为了家族,他们已经是不顾一切。

    罗晨带着栖霞铁卫继续向着外围猛冲,数十名栖霞铁卫宛若是绞肉机一般,疯狂的掠夺着昆玉宗士兵的性命,特别是罗晨,流云箭加上弄浪三重,根本无人能够抵挡。

    而昆玉宗的士兵们却如同海浪冲击礁石一般,一次又一次拍击而來,一波撞击在礁石上粉身碎骨,另一波立刻又是涌了上來。

    在这个过程中,年轻铁卫们的力量也在急剧的消耗着,全靠着一口气在勉力支撑。

    罗晨脸色无比沉郁,他知道再这样下去,惨重的伤亡将无可避免,虽然距离方阵边缘已经不到一里的距离,这一里却是那样的漫长。

    数千名榆皮城步兵登上一道山坡,便看到了不远处鏖战的情景。

    “这么多人。”

    下面铺天盖地的烈豹队,也是让几位统领吓了一大跳。

    就在山坡之下的原野之上,密密麻麻的昆玉宗军队來回奔走,拼了命的想要把数十名栖霞铁卫围在其中,而数十名栖霞铁卫紧紧地跟在一起,如同一柄重锤一般在人海之中肆虐着。

    “昆玉宗的烈豹队呢?怎么都是这些虾兵蟹将。”一位统领忽然道。

    “嗯。”其他统领都是相互看了一眼。

    那么多的烈豹队,如今都哪里去了。

    “在那里。”一位统领眼力极佳,瞬间找到了人海中的一位烈豹队骑手。

    烈豹身上的铠甲已经破破烂烂,铁卫身上的铠甲也是如此,哪里还有点儿重甲铁骑的威风,倒是和叫花子差不了多少。

    众统领目光快速的扫过战场,在人群中也是照到三十余个烈豹队,个个焦头烂额,看上去狼狈不堪。

    “哈哈,原來烈豹队已经被栖霞铁卫的大人们给干了。”一位统领大笑起來。

    “上吧,兄弟们,只要把栖霞铁卫的大人们给救出來,这一战咱们必胜,昌永郡只要守住,这榆皮城就还是咱们家族的。”另一位统领豪迈笑道。

    “决死令已经发了,咱们來了就在这里看戏,难道想要害家里被灭族不成。”另一位统领大笑“救下罗晨大人,可是奇功一件,说不定宗门一高兴,家族就又多了一个城邑作为封地,哈哈。”

    “嗯,很有可能,哈哈,若是能再得到一个城邑,死了也值了。”

    见到决死令发出便即刻赶來,几位统领早已抱定了必死之心,相互看了一眼,都是大笑不已。

    为了家族。

    任何一个大家族的军队,都有着这样的觉悟,正是靠着家族内精英的热血奋战,家族才能够在这个乱世之中存续下去,他们身为统领,自然是有着随时为家族牺牲的觉悟。

    命令一道道发布下去,数千名步兵在山坡之上快速的列成方阵,以千人队为单位在统领们的带领下,迈着整齐的步伐快速的冲下山坡,向着乱成一团的战场上疯狂的扑了过去。

    “援兵。”

    罗晨看着这些从山坡上高速冲下的步兵,目光竟然是微微有些湿润。

    身后的栖霞铁卫们看到了援兵的到來,陡然间精神一震,浑身似乎多了不少力气,一个个怒吼连连,手中战枪旋风般的挥动起來。

    顷刻之间,两侧的昆玉宗士兵倒了一大片,栖霞铁卫向前冲的速度也是快了几分。

    榆皮城步兵赶來的方向,恰好就是栖霞铁卫突围的方向,两边的距离不到一里,罗晨连续射出八支流云箭,把身前轰出了一片白地,然后带着栖霞铁卫疯狂的加速,想要与榆皮城的步兵汇合。

    只要与步兵汇合到一起,他们便可在步兵的掩护下溃围而出,而一旦脱离了包围,靠着铁背马的速度,昆玉宗的军队绝对不可能再追到他们。

    “烈豹队的兄弟们,不要等了,上吧。”乱军之中,一位烈豹队骑手看着从山坡下高速冲來的榆皮城步兵,怒喝一声催动烈豹向着栖霞铁卫冲去。

    “上吧兄弟们。”

    “再等都他娘的跑了。”

    三十余名负伤的烈豹队一个个大叫着冲了上來,他们休息了一段时间,已经是恢复了一些力量,普通军队的士兵们快速的让开道路,让他们通过冲向了栖霞铁卫。

    “去死,都去死。”

    罗晨眼中寒芒暴闪,一支支破风箭高速射出,飞向了冲过來的烈豹队骑手,依旧是箭无虚发,所有的目标都是被五棱破风箭命中脖子,重重的跌下了烈豹。

    然而三十余名铁卫冲來的方向各不相同,彼此距离极远,罗晨再也无法使用一弓四箭的神技來一次狙杀多人了,连续射杀了十几名烈豹队骑手之后,剩余的近二十名烈豹队骑手终于是冲到了栖霞铁卫的身边。

    罗晨眼中血芒爆闪,疯狂的大喝一声,手中战枪骤然变得如同火焰一般的明亮。

    连续两枪刺死两名靠近的铁卫之后,罗晨催动赛风快速转弯,向着扑向栖霞铁卫队伍两侧的烈豹队拼命地冲去。

    然而毕竟扑上來的烈豹队太多,到了此刻,伤亡已经是不可避免。

    一名武者七层的烈豹队骑手挥动战枪,狠狠地刺向了一位年轻的栖霞铁卫,那铁卫不过是武者四层而已,奋力的挥动战枪想要抵挡,却已经被一枪轰在了胸膛之上。

    年轻的铁卫大叫一声,胸甲深深地凹陷下去,跌落在地上,显然已经是活不成了。

    罗晨怒喝一声,手中赤红的战枪如长鞭一般一个横扫,狠狠地砸向了这名烈豹队骑手。

    那铁卫挥动战枪奋力抵挡,战枪直接被罗晨的战枪砸成两段,炽热的战枪沒有任何停顿,重重地砸在了那铁卫的脑袋之上,烈豹队骑手头盔瞬间被砸成了一团废铁,脑袋直接消失不见,连同座下的烈豹也被罗晨这暴怒的一枪砸成了两段。

    沙摩柯此时也是狂吼着冲出了队伍之中,迎向了另外的一名武者七层的烈豹队骑手,两人狠狠地拼了一招,沙摩柯手上战枪被轰得高高的抛起,便在此时罗晨已经拍马杀到,炽热的战枪掠过烈豹队骑手的前胸,直接把烈豹队骑手斩成了两截。

    两人怒吼着扑向了剩余的烈豹队骑手,罗晨单臂紧握血色的战枪,如同天神一般疯狂的冲杀,挡在罗晨面前的全部被罗晨一击毙命。

    花费了数息时间,终于是杀死了所有的烈豹队骑手,挡住了这一波疯狂的反击。

    然而在这一波反击之中,栖霞铁卫也是伤亡惨重。

    挡在两侧的年轻铁卫中,足足有着十一人被疯狂的烈豹队骑手杀死,被击中受伤的也有四人,这其中伤势最为严重的,却是十夫长拓跋翠。

    罗晨看了一眼拓跋翠,脸色也是颇为复杂。

    他清楚地看到拓跋翠是为了救护身前的一位疲惫的栖霞铁卫,而主动冲出來应战一位拼命的武者六层烈豹军铁卫的,两人采用的完全是拼命的打法,接过拓跋翠速度更快,一枪刺死了那名敌人,而对方的战枪也是重重地轰在了她的左胸上方。

    如今拓跋翠的胸甲上部已经碎裂,鲜血正疯狂的涌出,染红了大片的铠甲,战枪巨大的创口粗若儿臂,看上触目惊心,肩头上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的骨茬,显然这一枪,已经是轰碎了她的锁骨。

    而她的脸色,也是惨白如纸,身躯在铁背马上微微颤抖,战枪几乎已经提不起來了。

    沙摩柯看了一眼拓跋翠,轻声道:“丫头”

    他的眼中,现出一丝悲哀之色,显然认为拓跋翠已经要死了。

    罗晨快速的催马上前,伸出了手掌。

    拓跋翠看了一眼罗晨,下意识的缩了下身子。

    “不要动。”罗晨沉声道。

    拓跋翠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罗晨,站住了身子。

    罗晨闪电般的伸出手掌,轻轻按在拓跋翠血肉模糊的左肩之上,一股温热的能量涌入拓跋翠的身体,

    “大人,算了吧,沒用的,拓跋丫头已经不成了”沙摩柯哀伤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