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巴陵轻骑
    拓跋翠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罗晨,站住了身子。

    罗晨闪电般的伸出手掌,轻轻按在拓跋翠血肉模糊的左肩之上,一股温热的能量涌入拓跋翠的身体,

    “大人,算了吧,沒用的,拓跋丫头已经不成了”沙摩柯哀伤的道。

    罗晨哪里会理会沙摩柯,感知能力瞬间提升至极限,操纵灵力修补着拓跋翠的伤势。

    拓跋翠的伤势的确很重,幸好罗晨有金螺吞海诀,可以精细的操纵灵力來疗伤,才能保住她的性命。

    金螺吞海诀是罗晨的秘密,本不该轻易使用,然而此地是战场,拓跋翠是为了救援袍泽而负伤,使用金螺吞海诀來救她,罗晨根本沒有任何的犹豫。

    温热的灵力涌入体内,快速的修补着拓跋翠的伤势,顷刻之间鲜血不在流出,伤口的血肉也是封闭在了一起,而拓跋翠原本紊乱的呼吸也再次变得平稳起來。

    沙摩柯看着拓跋翠脸色好了一些,讶异的看了罗晨一眼,他乃是百战老铁卫,对于伤情的判断极准,在他看來拓跋翠是肯定无法生存了,沒想到罗晨出手,居然这么快就稳定了伤情。

    罗晨收回手掌,额角也是现出丝丝汗水,刚才盛怒之下直接使用了火属性的力量,再加上为拓跋翠疗伤,让他的力量瞬间消耗极大,对于拓跋翠他也仅仅是草草的治疗一下而已,暂时保住她的性命。

    “退回队里去,不要再出來了,“罗晨命令道。

    拓跋翠小脸惨白,咬牙点了点头,策马回到了队伍中心,被栖霞铁卫团团围住,现在即便是罗晨,也不再怀疑她对于栖霞铁卫和栖霞宗的忠诚了。

    由于烈豹队中已经沒有了真正的强者,而且每个人身上也都有着伤势,再加上有着罗晨的存在,残余的三十余名烈豹队的疯狂反扑,只换得了十一名栖霞铁卫的性命。

    然而这样的伤亡,已经让罗晨心头滴血,这一战中他麾下的年轻铁卫们,已经有十五人再也无法醒來。

    战场上自然沒有伤心的时间,罗晨再次冲到队伍的最前,带着栖霞铁卫拼命的开始冲锋。

    烈豹队拼死一击,然后顷刻间全军覆沒,这并沒有让昆玉宗的士兵们失去斗志,反而让他们变得更加的疯狂,潮水般的人流再次涌了上來,围拢在栖霞铁卫的各个方向。

    而在这个时刻,数千名榆皮城步兵迈着整齐的步伐,排山倒海般的从山坡之上冲下,如同一块巨石一般狠狠地撞进了散乱不堪的昆玉宗军队的阵营。

    外围的昆玉宗军队一直拼了命的跟着栖霞铁卫的线路变换方位,早已是疲惫不堪,数千榆皮城步兵从身后杀來,手中沉重的朴刀飞舞,顷刻间在方阵的外围撕开了一个缺口,顷刻之间,方阵便已深深地突入昆玉宗军队之中。

    “杀。”

    “拦住他们。”

    昆玉宗大军之中,响起声声怒吼之声,外围的军队挥动兵器拼了命的想要阻拦,短兵相接之处鲜血飞溅,血肉横飞,双方战士根本不顾惜自己的性命,拼命地向对方发起攻击。

    为了围困住栖霞铁卫,外围的昆玉宗军队不停的调动,奔波中已经消耗了太多力量,早已是疲惫不堪,再加上阵型极为散乱,根本不是军容整齐体力充沛的榆皮城步兵的对手,榆皮城步兵便如同是一个楔子狠狠地钉在了昆玉宗大军的阵中,拼了命的向着栖霞铁卫的方向靠拢着。

    榆皮城步兵的加入,瞬间让战场变得更加混乱,虽然他们人数不多,可是攻击力却显得极为强悍,昆玉宗大军中一道道命令响起,有的统领命令拼死拖住栖霞铁卫,有的则是命令麾下赶往外围,试图把榆皮城步兵也包裹在内,原本已经群龙无首的昆玉宗军队此时变得更加的混乱,接到不同命令的士兵们在阵中來回移动,彼此之间也是冲撞起來。

    “不要留力,拼了。”

    罗晨大喝一声,催动赛风拼命向前冲去,手里的流云箭一根根暴射而出,把面前的昆玉宗军队轰成了血雾,在他身后的栖霞铁卫们护着伤者,拼了命的挥动战枪,杀死一个个靠近的敌人,一番疯狂的冲锋之下,距离榆皮城步兵已经只有百余丈了。

    榆皮城步兵切入阵中疯狂厮杀,很快大部分士兵已经突入阵中,步兵方阵的尾部留在了阵外,随着几位统领的一声声命令,冲击的步兵方阵瞬间停了下來,站在原地与昆玉宗的大军拼命的厮杀。

    这几位步兵统领很清楚,若是继续冲击的话,整个方阵冲入昆玉宗大阵之中,那便又将被昆玉宗大军合围,数千人的步兵落入十余万大军之中,后果可想而知,他们的目的自然不可能是全歼昆玉宗大军,而只能是为栖霞铁卫的突围打开道路。

    昆玉宗的军队俱都是杀红了眼,一的冲向了榆皮城步兵的军阵,榆皮城步兵的数量也开始快速的减少,不过却也是死战不退。

    “轰轰轰轰。”

    流云箭再次发挥了力量,然后紧接着便是一次弄浪三重的冲锋,罗晨终于带着剩余的栖霞铁卫冲到了榆皮城步兵的跟前。

    “杀。”

    手中战枪挥洒出漫天冷冽的寒芒,把挡在面前的一群昆玉宗士兵全部解决,出现在罗晨面前的,便是榆皮城的步兵了。

    “兄弟们,打开道路,让大人们出去。”一位步兵统领大喝道。

    数千名榆皮城步兵同时一声怒吼,向着左右两侧拼命的推挤而去,两侧的昆玉宗士兵急红了眼,拼了命的涌了过來,想要阻止榆皮城步兵为栖霞铁卫让路。

    榆皮城步兵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一个数尺宽的通道终于是出现在罗晨的面前。

    “谢了。”罗晨向着那几位步兵统领点了点头,催动赛风快速的冲入通道之内,所有的栖霞铁卫排成一线,也全部是跟了上去。

    眼见栖霞铁卫即将突围,昆玉宗军队疯狂地向着榆皮城步兵发起了冲击,榆皮城步兵大喝死战,一步不退。

    铁背马速度极快,顷刻间所有的栖霞铁卫便是冲出了昆玉宗的大阵,罗晨沒有任何的迟疑,带着众人冲上了榆皮城步兵冲锋时出发的那个山坡。

    “终于是出來了。”罗晨身躯一颤,几乎坠下马來,此时的他,也是感觉到无比的疲累。

    “所有人下马,原地休息。”罗晨稳住身形,大声命令道。

    年轻的铁卫们疲惫的下了战马,坐在地上拼了命的喘息,刚才血战之时,每个人都是咬牙苦撑,如今都是无比的疲累,反而铁背马有着荒兽血统,大战之后沒有任何的异状。

    罗晨回过头來看向战场,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下來。

    绝望的昆玉宗大军拼了命的围拢过來,已经是把榆皮城步兵完全包围在里面,在四面八方昆玉宗大军的冲击之下,榆皮城步兵的数量也在快速的减少着。

    罗晨有着金螺吞海诀恢复体力,还有着一些力量,沒有任何的迟疑,罗晨策马冲下山坡,再次向着昆玉宗大军的阵中冲去。

    “大人,不可。”一位步兵统领回头看到罗晨冲了下來,怒声吼道“你想让我们的血白流不成。”

    罗晨闷哼一声,在山坡上停了下來。

    “今日一战,谢谢了。”罗晨沉声喝道。

    看着已经陷入重围的榆皮城步兵,罗晨眼中现出一丝泪光,若非是榆皮城步兵的拼命救援,纵然自己能够突围,身后的袍泽恐怕也要全部陷落在里面了,往常罗晨从來不把这些打酱油的城主府军队看在眼里,而如今对于他们,罗晨除了感激,还有深深的敬意。

    “大人,不用管我们了。”那位步兵统领挥刀砍下一颗敌人的头颅,豪迈大笑道“我们今日是出不去了,他日大人若能反攻和稷郡,我等愿以今日之功,为家族再换取一个城邑。”

    另一位正在大呼酣战的统领闻言笑道:“二哥,你太贪心了,救援大人乃是我等本分,你怎么能这般邀功请赏。”

    那被称为二哥的汉子大笑道:“老子就要死了,还管得了那么多,自然是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罗晨脸上现出庄重之色,大声道:“你等今日之功,索要一个城邑绝不为过,此战过后,我必要拿下和稷郡,报请宗门为你等家族增加一个城邑作为封地。”

    几位步兵统领相互看了看,脸上都是现出狂喜之色,一位统领挥刀大吼道:“兄弟们,都听到了么,咱们今天死在这里,真他娘的值了。”

    正在死战的榆皮城步兵齐声欢呼,一时之间战役高涨,朴刀如雪片般挥舞,把周围的敌人砍倒了一片。

    对于一个大家族來说,封地无疑是最重要的资源,能够为家族增加一个城邑,纵然身死又有何惜。

    罗晨站在山坡之上,一边恢复着力气,同时看着下面混乱不堪的战场,陷入重围中的榆皮城步兵虽然士气高涨,然而人数毕竟太少,在四面被围的情况下,人数也是在快速的减少着。

    而在这时,在昆玉宗大阵的另一侧,沉重如雷的马蹄声响了起來。

    一小队身披重甲的铁卫出现在罗晨的视野之内,在他们身后,是数千盔明甲亮的轻重骑兵。

    陈伟带领的如征城骑兵,终于是赶到了

    铁背马体型高大,陈伟坐在上面,瞬间也是看清楚了战场上的局势。

    原野之上,昆玉宗的大军密密麻麻,乱成了一锅粥,数千明显属于栖霞宗的步兵被围在了大阵的一隅,正承受着昆玉宗大军的全力围攻,而远处的山坡上,有着数十骑的栖霞铁卫,那持枪站在山坡中部的,正是罗晨。

    昆玉宗大军之中,只有普通的军队,却沒有一个烈豹队的身影。

    “停下。”陈伟沉声喝道,轻轻一勒马缰,铁背马的速度慢慢降了下去,跑出数丈之后便即停了下來。

    身后九名年轻的铁卫也跟着停了下來,跟在后面的如征城轻重骑兵的统领们也快速的赶了过來。

    “陈大人,现在怎么办。”一位轻骑统领问道。

    陈伟沉声道:“罗晨大人已经脱困,这一战我们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所有轻骑绕阵驰射,救援被困步兵,重骑原地待命,等候步兵赶來,随时准备听命出击。”

    “是。”所有统领同时应道。

    “跟我來。”陈伟大喝一声,带着麾下铁卫绕着大阵向昆玉宗大军冲去,到了一箭之地之内便即转身,保持着这个距离贴着大阵绕向了对面罗晨所在的山坡。

    三千名巴陵轻骑紧紧跟上,进入一箭之地之内之后,随着统领一声令下,在马上张弓搭箭,整齐划一的射了出去,数千重箭飞上天空,如雨点一般向着大阵之中重重地坠下。

    沉重的箭矢落在大阵之内,犹如是落了一场急雨,不少身穿皮甲的轻甲步兵还有轻骑被箭雨覆盖,顿时被扎得如同刺猬一般,也有不少重甲步兵和重骑兵被箭矢射中盔甲的连接处,一个个也都是倒了下去。

    仅仅是一波齐射,便是带走了超过三百名昆玉宗士兵的性命。

    昆玉宗军阵之内,也开始有零星的箭矢飞出,然而如今大阵之内各种兵种混成了一锅粥,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巴陵轻骑几乎沒有什么损伤。

    射出一箭之后,巴陵轻骑根本沒有任何停顿,跟着陈伟一行绕着大阵飞驰,伴随着统领的一声令下,又是密集的箭雨飞出,覆盖了昆玉宗大军的一个区域,箭雨落下的地方,昆玉宗的士兵立刻变得稀稀落落的,地面瞬间被鲜血染红。

    一部分昆玉宗士兵怒吼着脱离大阵,冲向了飞奔的巴陵轻骑,然而除了套装道纹之路套装的骑兵、如栖霞铁卫和烈豹队之外,轻骑便是战场上最为快捷的军种,他们又怎么可能跟得上巴陵轻骑的脚步,唯有在后面吃土而已。

    每个巴陵轻骑连续射出了八箭,昆玉宗大军中已经倒下了数千人,而此时他们也冲到了山坡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