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动员集结
    一部分昆玉宗士兵怒吼着脱离大阵,冲向了飞奔的巴陵轻骑,然而除了套装道纹之路套装的骑兵、如栖霞铁卫和烈豹队之外,轻骑便是战场上最为快捷的军种,他们又怎么可能跟得上巴陵轻骑的脚步,唯有在后面吃土而已。

    每个巴陵轻骑连续射出了八箭,昆玉宗大军中已经倒下了数千人,而此时他们也冲到了山坡之下。

    “咻咻咻咻咻。”

    密集的箭雨再次落下,正在苦战的榆皮城步兵右侧的敌人立马少了一大片,榆皮城步兵见到援兵到來,顿时发出一阵震天的高呼。

    巴陵轻骑如疾风一般驰过榆皮城步兵的军阵,又是一波箭雨落在了步兵军阵的另外一侧,顷刻间榆皮城步兵左侧的昆玉宗步兵倒了一地。

    两波箭雨之后,榆皮城步兵的压力大减,三千巴陵轻骑拨转马头,再次冲过榆皮城步兵所在的区域,又是一波箭雨倾泻而下。

    榆皮城步兵位于昆玉宗大阵的边缘,被包围的并不深,三千巴陵轻骑不再绕阵冲杀,而是在贴近榆皮城步兵军阵的位置來回驰骋,拼了命的杀伤着靠近榆皮城步兵的密集的昆玉宗大军。

    每一个巴陵轻骑的身后,都是有着两壶长箭,一共四十根箭矢,像这样的射击根本不需多么精确的瞄准,而只需要射击得足够密集即可,每一波箭雨落下,都是轻松的带走二三百名昆玉宗军队的性命。

    这样快速的消耗,令围攻榆皮城步兵的昆玉宗大军也是极为愤怒,数百名昆玉宗士兵嚎叫着脱离大阵,向着如征城轻骑扑去。

    “杀。”

    罗晨目光一寒,催动赛风赶到陈伟一行身边,向着陈伟点了点头,带着陈伟小队狠狠地冲向了这伙昆玉宗士兵。

    数百人步骑混杂的昆玉宗军队,哪里是栖霞铁卫的对手,罗晨靠着弄浪三重一个冲击,身前的昆玉宗军队便倒下了一大片,带着陈伟小队快速的來回两次凿穿,便击杀了大部分的昆玉宗军队,剩下百余名昆玉宗军队想要逃回大阵,被罗晨等人分散开來一一杀死。

    这样数量的普通军队,面对栖霞铁卫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而在这时,东方烟尘四起,从乾远郡的方向又是数千骑兵拍马赶到,接到决死令的榆皮城城主带领麾下骑兵回头赶來,此时也是赶到了战场之上。

    “陈伟,你去传令,让他们和巴陵骑兵一样,轻骑驰射,重骑待命。”罗晨大声道。

    “是。”陈伟大声应道,催动铁背马如风而去。

    接到了罗晨的命令,榆皮城城主一声令下,重装骑兵原地停下,四千轻骑呼啸而出,绕着昆玉宗大军的方阵肆意的射击,大阵之内昆玉宗的军队一片片的倒了下來。

    昆玉宗大军之中轻骑重骑足有四五万,然而此时步兵骑兵混在一起,乱成一团,根本无法集中起來,零星的弓箭反击对于扶风轻骑的损伤微乎其微,而且立刻就会被密集的箭雨所压制。

    大阵中,久战之下的昆玉宗大军也渐渐陷入了绝望。

    他们身在阵中,只看到外边烟尘四起,根本不知道栖霞宗的援兵人数有多少。

    栖霞铁卫已经溃围,被围的栖霞宗步兵久攻不下,栖霞宗轻骑在外围肆意驰射己方却无可奈何,这样的战局让昆玉宗士兵感到极为难受,最初的拼死一战的勇气也是在渐渐的减弱。

    回马杀到的榆皮城轻骑快速的绕过了大半个方阵,也是到了山坡之下,密集的箭雨不断地射出,帮助榆皮城步兵减轻着压力,榆皮城步兵见到袍泽赶到,一个个大声欢呼,战意更加高涨。

    七千轻骑高速驰射,围攻榆皮城步兵的昆玉宗军队一大波的倒在箭雨之下,这样一边倒的战况,让昆玉宗的士兵们更加的绝望。

    此时此刻,已经有不少士兵不再相信这一战能够胜利了,山坡之上栖霞铁卫正在恢复力量,大阵之外两支重装骑兵和大量步兵虎视眈眈,不知道有多少人,己方却如同是一团乱麻,完全沒有任何建制可言。

    若是不能胜利,那么牺牲就是毫无意义的,相比较榆皮城步兵的大呼酣战,越來越多围攻他们的昆玉宗军队丧失了斗志。

    开始有士兵向后退缩,后面的士兵冲上來厮杀的也越來越少,恐惧的情绪如同瘟疫一般开始传染,整个昆玉宗大军的士气快速的低落下去。

    得到这个机会,随着罗晨一声令下,七千名轻骑加快了攻势,榆皮城步兵返身向后冲杀,竟然是冲出了包围,退回到了山坡之上。

    五千余名榆皮城步兵,退回來的不过千余人,一场惨战之后,近四千人的榆皮城步兵永远地倒在了战场之上。

    七千栖霞宗轻骑不再射击,快速的在山坡之上列阵,一个个抽出雪亮的战刀,随时准备出击。

    而山坡之下,人数已经降到十万以下的昆玉宗大军也是停在了原地,并沒有人向着山坡之上冲上。

    这一场混战下來,昆玉宗军队损失已经超过了三万人,大部分城主都被罗晨狙杀,已经完全失去了有效的指挥,而最为核心的力量,两个分队的烈豹队也是全部战死,尊贵的昆玉宗六少爷也是死在了这里。

    而在他们的外围,数支栖霞宗的大军正在待命,站在阵中向外看,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

    而山坡之上,恢复了力量的栖霞铁卫将是一支最为可怕的力量。

    绝望的情绪在昆玉宗大军之中蔓延,队伍依旧混乱,却沒有军官有心情來整理。

    罗晨站在山坡上,并沒有发起攻击,他自然知道自己这边有多少力量,现在赶过來的军队数量,总共也不过两万余人,靠着这点力量,还不足以吃下这些昆玉宗的军队。

    他现在也只有等待,等待着更多援兵的到來。

    罗晨并沒有等多久,东侧待命的榆皮城重骑身后,蹄声如雷,尘土飞扬。

    漫天黄尘中,又是一支骑兵从榆皮城重骑身后冲了出來,为首的一人,正是乾远郡城主商枯荣。

    见到又是大量的骑兵赶來,昆玉宗军队的士气更加的低落。

    商枯荣带领骑兵在榆皮城重骑一侧快速列阵,等候着后续步兵的來临,目光微微一闪,从战场之上扫过。

    昆玉宗低落的士气,也是被他看在眼里,这时沙摩柯奉命快速赶來,也是向他快速的通报了之前的战况。

    商枯荣听了,自然明白了为何昆玉宗军队士气如此低落。

    商枯荣也是果决之人,沒有任何犹疑,直接便是身躯一闪,站在了马背之上。

    “昆玉宗士兵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此战战局已定,你们必败。”

    商枯荣的声音在战场上回荡着。

    “我以栖霞宗、以栖霞铁卫的名义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便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听了商枯荣的话,昆玉宗大军之内顿时一阵骚动。

    罗晨目光一闪,也是看向了商枯荣,

    “此战已无悬念,继续反抗,唯有死路一条。”

    “你们皆是和稷郡各城子弟,此战之后,我栖霞宗大军必取和稷郡,我知道你们是为家族而战,若是你们放下武器,我可以保证大军进军和稷之后,你们的家族不会有灭族之祸,若是拒不投降,大军过处,寸草不留。”

    商枯荣微微顿了顿,继续道:“现在不降,你们便是家族的罪人,自己考虑吧,我给你们三息时间,三息时间不降,我便下令全军进攻,到时候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商枯荣身材高大,样貌英挺俊朗,负手站在马背之上长须飘动,渊渟岳峙极有气势,他说完之后,目光沉静无比,一只手高高扬起,似乎随时就要落下。

    这边山坡之上,钟蕊忍不住道:“罗师兄,这个家伙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代表栖霞铁卫和栖霞宗,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

    众人皆是无语,罗晨扭过头來,狠狠地瞪了钟蕊一眼。

    钟蕊何曾见罗晨这样对她,一时间觉得极为委屈,眼圈也是红了。

    三息时间,似乎极为漫长,战场之上,一片压抑的死寂。

    商枯荣哼了一声,脸上现出不耐之色,扬起的手缓缓地落下。

    一位幸存的城主猛然大喝道:“慢,老夫是采思城城主杜樊,老夫愿降,采思城子弟,为了保全家族,我们降了吧。”

    在老者的身边,成建制的采思城子弟还有近千人,他们自然是唯家主马首是瞻,同时吼道:“是。”

    这样的一股力量,在建制被打乱的昆玉宗大军中已经是一支难得的力量,近千名五原子弟握紧了利刃,警惕的看着四周。

    并沒有人对他们动手,大家都不是忠于昆玉宗,而是忠于自己的家族,采思城主第一个站了出來,其他人还都是在忐忑观望之中。

    商枯荣长声大笑道:“好,杜城主乃是明智之人,我在这里承诺,待到我栖霞宗攻下和稷郡,杜城主依然是五原之主,永远替我栖霞宗镇守采思城。”

    杜樊听了,脸上现出狂喜之色,连声道:“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然后杜樊大声喝道:“我等都是为家族而战,你们还不投降,难道要当家族的罪人不成。”

    一个近百名重骑的小队伍中,一位军官大声吼道:“平湖城的兄弟们,咱们降了吧,他娘的,我们这也是为了家族,降了不丢人。”说着把战枪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周围的铁卫们相互看了看,一个个把战枪扔在了地上。

    战是为了家族,降也是为了家族,这样投降,并不丢人。

    “降了吧,都降了吧。”杜樊连声道“难道你们想要让家族被灭门么,昆玉宗已经保不住和稷郡,再不投降可就是灭族之祸啊!”

    “老夫乃灵河城城主南福德,灵河城南氏家族愿降。”另一位幸存的城主苦笑一声,大声喝道。

    “极好。”商枯荣点头笑道“南氏家族亦可保住封邑。”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南福德大喜过望,声音颤抖道。

    南福德和杜樊是唯一幸存的两名城主,昆玉宗军队众人听到商枯荣的允诺原本就举棋不定,如今见到这两位大人都已经投降了,骚动一阵之后,一个个都是下了决心。

    “石堡城潘氏愿降。”

    “泽合城李家愿降。”

    “古清城孟氏愿降。”

    “”

    一个个自以为有身份的军官大声的呼喝着,把手中的兵器扔在了地上,听到命令的家族子弟哪里敢犹豫,一个个把兵器抛在了地上,顿时昆玉宗大阵之中,当啷当啷的声音响成一片。

    片刻之后,近十万大军的昆玉宗军队,竟然是全部放下了武器。

    罗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了一眼商枯荣,对于这个城主也多了几分佩服。

    钟蕊不满道:“这家伙就会空口许诺,到时候怎么办,城邑封地之事,连罗师兄也无法做主,他怎么敢随便乱说。”

    罗晨听了,不由得也是苦笑一声,钟蕊是个勇敢的铁卫,可是有时脑子也实在是太简单了点儿。

    此时大局已定,罗晨也是松了口气,他并沒有说话,而是继续等待着商枯荣发言,反正既然商枯荣开始表演了,就要让他演完。

    商枯荣站在战马之上,点头微笑道:“很好,各城为首之人到我这边來,其余所有人下马解甲,按封邑所在地站好。”

    杜樊南福德二人率先脱下铠甲跳下战马,只穿着一袭单衣,分开众人來到了商枯荣面前。

    到了此时,事情已经不可逆转,纵然不少人心中狐疑,也只好跟着众人一个个脱掉全部的铠甲,铁卫们全部跳下了战马,然后按照所属的城市开始集结,原本就乱成一锅粥的昆玉宗大阵变得更加的混乱起來。

    足足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残余的近十万昆玉宗士兵才全部集结完毕,一共分成了九个方阵,人人都只是穿着布衣,离开了方阵的位置,而原來方阵所在的位置,到处堆着铠甲和兵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