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还在怪我
    “姐姐!”金云霞扑了过来,急切道,“姐姐,你不要这样!你快放过姨娘,快放过姨娘!她说的是真的,一定是真的啊!”

    “蠢丫头!这个戏子的话你也相信!”金彩霞用力的拔出匕首,南宫艳捧着小腹,惨笑着缓缓坐回到了秋千之上。

    “以前我们每日都和她在一起,何曾听她说过有了身孕?现在居然用这样的话骗我们,真是可笑!”金彩霞寒声道,“无颜,也就你这心软的丫头才会信她!”

    南宫艳双手捧腹,看着如泉一般喷涌的鲜血惨笑道:“真的是老爷的啊!”说着终于是无力的倒了下去,再无声息。

    殷红的鲜血依旧在流出,瞬间把秋千完全染红。一阵秋风吹过,高数之上木叶簌簌而下,旋转着落在南宫艳美丽的身体之上

    跟着冲进小院的人们也有数十人,看着这惨烈的一幕,一时之间都是沉默了下来。金云霞看着南宫艳软倒在秋千上的身躯,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万樊绥默然良久,轻咳一声道:“大小姐,这件事情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金彩霞咬牙道:“这个下贱的女人,居然敢背叛我金家!把这个贱女人给我吊到城门之上,让乾远郡每个人都看到她的下场!”

    “姐姐!姨娘都已经死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她!”金云霞哭叫道。

    “闭嘴!你这个没用的丫头!”金彩霞狠狠地瞪了师妹一眼,看着万樊绥道,“万叔,照我说的做!”

    万樊绥点头道:“好吧!吊到哪个城门之上?”

    金彩霞问道:“商枯荣是从哪个门出城的?”

    万樊绥道:“西门。”

    “西门!”金彩霞咬牙道,“那好!就把这个贱人的尸体给我吊到西门城楼之上,所有人跟我去西门!”

    万樊绥挥了挥手,几名闲汉从人群中走出,抬起了南宫艳的尸体,转身走了出去。金彩霞小脸上现出一丝快意的笑意,用力的拉住金云霞的手,跟着走了出去。

    万樊绥收拢城主府的众人,跟着金彩霞出了城主府,快速的向着西门走去。

    众人登上西门城头时,几名闲汉已是把南宫艳的尸体吊在了城楼之上,金云霞看着南宫艳双目紧闭的凄惨样子,忍不住又是流下泪来。

    金彩霞此时慢慢地恢复了平静,吩咐道:“万叔,你告诉所有人,会操纵床弩的都到床弩跟前,封闭城门,准备迎战!”

    “迎战?”万樊绥愕然,“迎战谁?”

    金彩霞道:“商枯荣!”

    万樊绥道:“可是商枯荣已经跑了!”

    金彩霞摇头道:“商枯荣若是逃跑,肯定是出东门前往定嘉城。今日他全军而出,出的却是西门,距离昆玉宗的方向是越来越近了。而且他临走之时,怀有身孕的南宫艳也没带走,显然是还准备回来的。他出西门,不是逃跑,而是迎战!”

    “迎战!”万樊绥脸色微变。

    金彩霞道:“若是商枯荣那恶贼败了,必然不会回到这里来,那自然最好。若是他胜了,那他肯定还会回来!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战斗的准备,你跟大家说一下,愿意留的留在城头之上,跟我们一起杀敌。若是不愿意的也不勉强,让他们自己散了吧!”

    “好,我知道了!”万樊绥点头。

    当下万樊绥去传递金彩霞的命令,城门快速封闭,又被沙土牢牢填死。城头上原本上来了三千多人,立刻有着一千多人离开队伍。这些人都是跟着打打酱油的,自然不愿意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不过看到这边的情势,听说商枯荣有可能杀回来之后,城内又有不少人拿着武器赶了过来,加入到了守城的队伍之中。最后城头之上的队伍也是达到了两千余人。

    金彩霞站立在城头之上,也已经抱定了决死之心,静静地等待着。若是有着和商枯荣大战一场的机会,她自然是绝对不会放过。

    通往乾远郡的大道上,旌旗蔽日,战马嘶鸣,烟尘冲天。

    商枯荣意气风发的骑在马上,在他身边跟着的是杜樊南福德两位昆玉宗的城主,还有和稷郡各家势力的头脑人物。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没有武器一袭单衣,惶恐的跟着商枯荣缓缓而行。

    在他们的身后,是近十万同样衣衫单薄的昆玉宗士兵。士兵们的身后,近四万栖霞宗军队盔明甲亮虎视眈眈,来自榆皮城、如征城和乾远郡的军队排着整齐的方阵,押解着超过他们人数两倍的俘虏。

    “哈哈!”想起之前罗晨说过的话,商枯荣无声的笑了起来。

    仅仅几句话,便是令十万大军悉数解甲,这件事情,商枯荣自认为办得非常漂亮。

    不过最令他开心的是,罗晨说要为他请功,这大功价值一个城邑!

    虽然罗晨说不确定宗门会不会同意,可是他商枯荣恰好知道栖霞宗对于罗晨有多么重视,只要罗晨开口,那么一座城邑自然是毫无问题的。也就是说商氏家族再获得一个城邑是毫无问题的了!

    城邑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是最为重要的资源。没有封地的家族,根本称不上是大家族。商枯荣原本在商家并非长子,本来没有成为城主的机会,恰好家族里获得了乾远郡这一块新的封地,他才成了乾远郡的城主。

    成为乾远郡的城主,靠的并非是他自己的功勋。所以这个城主的位置,是属于家族的,只要家主一句话,便可更换城主的人选。

    而若是再获得一个城邑,则是完全不同!

    “若是再为商家获得一块封地,这封地的获得靠的又全是我自己的功劳,那么我这城主就稳如泰山了,而且也一定会获得传承的资格!”商枯荣心中暗自想道。

    “那样的话,从我商枯荣开始,我的子子孙孙,也就不会成为旁支,而是商家的另外一个主干了!哈哈!”

    “我在家族之时,有着几房妻妾,都没有留下后代。没想到来到这乾远郡,随意纳了个小妾,很快便是有了身孕!这乾远郡还真是我商枯荣的福地!”

    “卦师说艳儿怀的是个男丁,若是是真的话,我商枯荣便后继有人了,我这乾远郡商氏一脉便可从此之后永远的传承下去!”

    “艳儿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又为我怀上了子嗣,还真是我的福星!等到孩子生下之后,我便休了家中那个,让芸儿成为我的正室,这样将来继承家业也就名正言顺,别人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商枯荣越想越是开心,催动战马快速的跑了起来。杜樊南福德等人连忙跟上,一行人渐渐脱离队伍,向着乾远郡越行越快。

    轻骑快马,速度极快。想起家里那个温婉体贴的美丽女子,商枯荣的脸上也是满是笑意。

    这么多女人,只有这个最是贴心,大半年的相处,南宫艳已经让他为之心动。现在他急切地想要回到乾远郡,把这个好消息和南宫艳一起分享。

    “艳儿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吧!”

    一群人快马如风,赶到了乾远郡下,距离城头极远处,便是看到了城头上站满了服饰各异的金台百姓,一架架床弩闪烁着明亮的光,正指向了城外。

    “不好!”看到这一幕,商枯荣的脸色猛然一沉!

    城头上的人显然也是看到了商枯荣,发出了一阵微微的骚动。人群之中,一个青稚俏丽的少女走了出来,站在了胸墙之后。

    “金彩霞!”商枯荣脸色陡然变得铁青!

    “城主大人,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城头上的美丽少女冷然一笑,小手指着城楼道,“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

    “嗯?”

    商枯荣眼瞳猛然一缩,看向了少女手指的方向。

    那里吊着一具尸体,双眸紧闭,身上满是血污,在秋风中轻轻晃动着,看上去极为凄惨。

    “芸儿!”商枯荣看清楚了那尸体的样子,心中猛然一阵颤抖,凄厉之极的一声大叫,重重地跌落马下!

    那被高高挂在城楼上的,正是他最宠爱的侍妾南宫艳,南宫艳的小腹之上,有着一个深深的创口,鲜血早已凝固。

    商枯荣跌坐在地上,嘶声怒吼道:“金彩霞,你这贱人,你竟然杀了她,你竟然杀了我的艳儿,杀了我的孩子,你这个贱人。”

    杜樊和南福德连忙跳下马來,把商枯荣搀扶起來,连连劝慰道:“商大人,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情慢慢再说。”

    城头之上,金彩霞看着商枯荣悲愤至极的样子,小脸微微扭曲,浮现出快意的冷笑:“商枯荣,你这恶贼,你屠杀我金氏一族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有今天的报应,咯咯。”

    万樊绥看着商枯荣寒声道:“商枯荣,你作孽太重,乾远郡人人恨不得食汝之肉,寝汝之皮,如今你兵败至此,就剩下这几个残兵败将,如今乾远郡已经被我等占据,你已经成了孤家寡人,你还不快快自缚双手,跪地请降,我等或许还能赏你一个全尸。”

    残兵败将,孤家寡人,杜樊和南福德等人相互看了看,一个个脸上露出古怪之色,自己这几个人看來是被当成商城主手下的残兵败将了。

    商枯荣闻言也是一怔,旋即狂笑道:“好,好,一群跳梁小丑,居然叫我自缚双手,跪地请降,很好,哈哈,很好。”

    看着那被吊在城楼上的尸体,商枯荣悲愤喝道:“艳儿,你和孩子就在这里看着吧,看我如何为你们报仇,呵呵。”

    听了万樊绥的话,商枯荣也是冷静下來了,商枯荣猛然一跃翻身上马,站在床弩射程之外,双眼死死地盯着城头上的金彩霞,咬紧了牙一言不发。

    万樊绥厉声喝道:“快,打开城门,我们冲出去,杀了这个恶贼。”

    乾远郡西门原本已经被砂石彻底堵死,听了万樊绥的命令,当下众人便去清除堵在门后的砂石。

    “慢。”

    金彩霞看了一眼远处的商枯荣,摇头道:“不可。”

    “为何。”万樊绥道“他们只有那几个人”

    “万叔,感谢你替我金家出头,只是这次恐怕要连累你了。”金彩霞苦笑一声“你看商枯荣那恶贼,哪里是兵败的样子,他身后那些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其中一个我刚好认识,那是和稷郡采思城的城主杜樊,以前曾來乾远郡做客,饮宴时我曾经见过一面。”

    “采思城城主杜樊。”万樊绥脸色微微一变。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昆玉宗军队來是來了,可是结果却是栖霞宗军队大获全胜,连杜樊都已经成了商枯荣的俘虏,万叔,我们只能是战死在这里了。”金彩霞苦笑摇头。

    “大小姐,既然这样,你带二小姐快些从其他城门离开。”万樊绥急道“我和兄弟们來挡住商枯荣的人,金氏家族总是要留下点种子才好,不然就全完了。”

    “咯咯,我和师妹并非男丁,金氏家族已经完了。”金彩霞惨然一笑道“我们是昌永郡金家的后人,就在这里和商枯荣这狗贼决一死战吧。”

    目光看向金云霞,金彩霞脸色柔和下來,轻声道:“云霞,你怕不怕。”

    金云霞默然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被悬挂在城楼高处的南宫艳的尸体,沉默不语。

    “你这丫头,还在怪我,一个戏子的话,也能相信么。”金彩霞苦笑一声,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天空,轻声道“他们已经來了,现在就算是想走,也來不及了。”

    万樊绥看向远处的天空,在那里一股高高的尘烟正在缓缓地向着这边快速的移动。

    烟尘越來越近,地面微微震颤起來,近十万昆玉宗战俘在全副武装的栖霞宗士兵的押解下,终于是來到了乾远郡下。

    “这么多。”

    看到那如潮水一般涌來的人流,万樊绥的心中也是泛出一丝寒意,金彩霞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商枯荣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回头看着杜樊等人咬牙道:“杜城主,南城主,各位,命令你们的人全军进攻,把这些跳梁小丑给我全部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