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浑身颤抖
    “商城主住手!”榆皮城城主毫不客气,手中重剑猛然一挥,“蓬”的一声闷响,剑身重重的拍在了商枯荣的身上。商枯荣被拍的后退数步,惨哼一声,嘴角也是现出一丝鲜血。

    “商枯荣!你冷静点儿!你想害死我们三个的家族不成!”如征城城主厉声喝道,“一切事情,等罗晨大人回来再做决断!”

    商枯荣狠狠咬了咬牙,怒声道:“好!我不杀她!等到罗晨大人回来,他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放心吧,大人会给你个交待的,肯定会让你满意!”如征城城主道。

    然后如征城主看着金彩霞道,“我问你们,你们两个和罗晨大人的关系如何?”

    “老头儿,你想知道什么?想知道罗晨有没有爬上过我们的床么?”金彩霞惨笑一声道,“上过我们的床又如何,没上过又如何?”

    “不知所谓!”如征城城主哼道,“小丫头,你最好说实话。你们能不能活下来,这件事情极为重要!”

    “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宁肯死了的好!”金彩霞惨笑道。

    如征城城主哼了一声,看着金云霞道:“丫头,你说,你究竟是不是罗晨大人的侍妾?”

    “我不是。”金云霞默然片刻,轻轻摇了摇头。

    金彩霞看了一眼金云霞,陡然提高了声音道:”师妹,你别害臊,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跟罗晨是没什么关系,可是你和罗晨的事情,以为我不知道么?罗晨好多次半夜进你的房间,难道是去找你聊天?”

    金云霞急道:“姐姐,哪有这样的事!”

    金彩霞瞪了金云霞一眼,寒声道:“死丫头!你虽然暂时没有名分,可毕竟是罗晨的女人!到了这种时候了,你干嘛要替他隐瞒?他想不管你可不行,我绝对不会答应!”

    金云霞毕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瞬间也是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垂首不语。

    因为杀死了南宫艳,金彩霞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所以她对于自己的生死全然不在乎。但是她却是想让她这个师妹活下来。

    金云霞也知道罗晨对她有些不同,想了一下便明白了姐姐这是让罗晨不得不救自己。而且这样也是为罗晨提供了一个救自己的借口,他是一个男人,难道还能不保自己的“女人”么?

    “他会救我么?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一定恨死我了吧!”

    “可是他待我和待姐姐完全不同,他看我的眼神或许他真的会救我的吧!”

    金彩霞暗暗想着,心中一时间也是纷乱如麻。

    商枯荣听了金彩霞的话,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如征城主点了点头,脸色和缓下来,轻声道:“是这样啊!两位丫头,起来说话吧!”

    “不用了。”金彩霞惨笑一声。

    “起来吧!这样坐着对身体也不好。”榆皮城主和颜悦色的道,“年轻么,总是会做错事的,改了便好了!等罗晨大人回来吧,他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有我们两个在,没有人会伤害你们的。”

    如征城城主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两人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让商枯荣气得几乎发疯。可是为了家族,他只能是忍了。

    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思索若是这两个丫头真是成了罗晨的女人,又该怎么办!总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彻底得罪了罗晨,那样的话他便是家族的罪人。得罪罗晨的后果,他根本无法承受。

    可是就这样放过这两个丫头,他又实在是不甘心!

    见到这两位老者这么快变了脸色,金彩霞愕然之余,也是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罗晨的权势竟然如此之大,比她想象的还要大。看样子只要罗晨开口,云霞便可以保住性命。

    至于她自己,做了那样的错事,她已经没有再活下去的理由了。

    乾远郡发生变故的事情,在城外的大军之中已经传播开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着城头上的几个身影。每个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栖霞铁卫的归来。等待着那个手握权势的大人物回来后,对于此事会做什么样的决断。

    过了许久,沉重的马蹄声响了起来,数十黑骑从远方疾驰而来,向着乾远郡的方向快速的接近着

    罗晨带着栖霞铁卫从远方疾驰而来,远远看到城头下密密麻麻的降兵,同时也感觉到了城外的气氛有些怪异。

    “怎么回事?”

    城外的地面之上,有着数百具尸体,一根根粗大的床弩巨箭落在地面之上,看上去,这里不久前刚刚有过一场战斗。

    目光扫过城头上的几个人影,罗晨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跟我来!”罗晨大喝一声,策动赛风猛然加速,向着乾远郡如风而去。身后众栖霞铁卫也都是加快了速度,紧紧跟在了罗晨的身后。

    数十骑如旋风一般掠过城外原野,驰入乾远郡内,跟着罗晨沿着马道冲上了城墙,围拢在金彩霞姐妹的两百轻骑连忙让开了道路。

    “罗晨大人,你终于来了!”如征城城主和榆皮城城主连忙迎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家伙是谁?”罗晨跳下战马,看着城头上密布的衣饰杂乱的尸体,寒声道。

    如征城主摇头叹息道:“大人发出决死令后,商城主带领部下全军出动前往助战,没料想到城内贼人竟然是突然发难,趁机占了这乾远郡,刚才才被我们给夺了回来。”

    “贼人!是谁?是谁干的?”罗晨目光森寒,看了跌坐在血泊中的金彩霞一眼。

    “不用猜了,这件事情是我干的。这乾远郡本就是我家的,我想要夺回来,不是很正常么?”金彩霞看着罗晨惨然一笑。

    “罗晨大人!”商枯荣脸色铁青,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眼中泪水滚滚而下,悲愤道,“大人发出决死令,在下不敢迟疑,立马全军出战,没想到金家姐妹趁机作乱,带领贼人占据了乾远郡。我的侍妾身怀六甲,不久便要临盆,也被他们杀了!可怜我半生无后,好容易有了一个子嗣,却断送在她们二人的手里!罗晨大人,她们两个是大人的人,在下不敢擅自处置,斗胆求大人给我一个交待!”说完跪在血泊中叩头不止,额头瞬间被鲜血染红。

    罗晨目光一扫,也看到了那躺在地上腹部高高隆起的妇人尸体,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阴寒!

    金彩霞看着跪地叩首的商枯荣,却是冷笑不已。

    “商大人,这件事情是我对不住你,你起来吧!”罗晨伸出手来,把商枯荣搀了起来,沉声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说完罗晨转过头来,看着金彩霞喝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竟然杀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

    金彩霞惨笑一声:“你不用瞪我,我也不怕你。芸姨娘是我杀的,杀了她是我的错,我愿意以死谢罪,不过这件事情跟无颜没有任何关系,全部都是我的主意。”

    罗晨怒视着金彩霞,心中也是极为后悔。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他怎么会留这两个女子?在她们想要行刺他的时候,便应该一刀杀了!

    正如金彩霞所言,罗晨留下她们性命,还是与她们二人的容貌出众有关,若是两个样貌寻常的少女,罗晨恐怕也不会生起什么怜悯之心。

    罗晨伸手一抓,抓过马鞍上挂着的重剑,一步步走向了金彩霞二女。

    他的眼中寒芒闪烁,有着凌厉的杀意。

    血债只能用血来还,金彩霞姐妹杀了商枯荣的侍妾,自然必须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金彩霞脸上唯有冷笑,金云霞抬起头来,默然看了一眼罗晨,眼底现出一丝悲哀之色,复又垂下头去。

    “大人三思!”榆皮城城主连忙拉住罗晨的胳膊道,“她们虽然犯了错,可毕竟是大人你的侍妾,如何处置她们,大人还需要慎重,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侍妾?什么侍妾?”罗晨愕然。

    “大人的侍妾啊,这是她们自己说的。”如征城主也劝说道,“大人,商大人的损失,大人可以给他一笔补偿。这两个丫头既然是你的侍妾,又是青春年少,定然颇得大人的喜爱,这样杀了未免太可惜了!大人最好还是带她们回去,好好申斥一番,都是自家人,动刀动剑的倒不用了!”

    “侍妾?呵呵!”罗晨冷笑一声,看着二女道,“真是可笑!金彩霞,金云霞,不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从侍女变成侍妾了?”

    “罗晨,你想不承认么?”金彩霞大声道,“你难道真的想杀了云霞不成?你想想她是怎么对你的!你这个负心的男人!”

    罗晨更怒,寒声道:“我问的是你们什么时候成为了我的侍妾,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不是你的侍妾,云霞才是。”金彩霞冷冷笑道,“就算是你不想给云霞一个侍妾的名分,可她毕竟是你的女人!云霞今日并没有做任何事情,一切都是我的主意,难道你不能放过她么?”

    “我的女人!”罗晨怒极而笑,“总要我对她做过什么,她才能算是我的女人吧!金云霞,我问你,我对你做过什么了么?”

    金云霞怯怯的看了罗晨一眼,眼中有着一丝希冀之色,默然片刻,那一丝希冀之色瞬间消失了,微微摇了摇头。

    “罗晨,你这个混蛋!自己做过的事情,还不愿意承认么?”金彩霞冷笑道,“云霞是个女儿家,你让她怎么说得出口?你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还算是什么男人!”

    “哼!”罗晨心中大怒,脸色更加阴沉。金彩霞伶牙俐齿,一时间他倒是百口莫辩了!

    听了金彩霞的话,栖霞铁卫的铁卫们都是一脸古怪之色。

    方诗诗小脸微微沉了下来,沉默不语,而钟蕊更是高高的撅起了嘴。

    “罗晨大人,若是她们两个果真是你的女人这件事情,商某也不敢深究。大人若是说就这么算了,商某也是无可奈何。”商枯荣在旁边惨笑道。

    罗晨回头看着众人,见到众人都是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心中也是气急。

    “小晨!”袁绍忍不住开口道,“我多一句嘴,男人要有所担当。既然是自己的女人,就算是犯了错,也不能这般处置,免得让人心寒。商大人虽说死了一个侍妾,可是毕竟年富力强,再娶几房侍妾生几个子嗣还不容易?一个女人而已,你赔偿商大人一些财富,也就是了!”

    “是啊,小晨!”杨刚也开口道,“今日这是家事,老哥冒昧说一句,哪有杀自己女人的道理?那样也未免太无情了吧!犯了错带回去惩罚也就是了,商大人的侍妾已经死了,你杀了她们两个有什么用?”

    陈伟和沙摩柯对视一眼,陈伟脸色一沉道:“商城主,你好大的胆子!我不知道你凭什么让罗晨大人给你一个交待!你的侍妾的命是命,罗晨大人侍妾的命就不是命么?你真的想要她们死不成?敢要我们栖霞铁卫给个交待的城主,呵呵,我这辈子还没见过!”

    沙摩柯阴沉道:“商城主,这两个女子是你送给罗晨大人的,你若是之前不是想着攀附罗晨大人,一刀把这两女直接杀了,哪里会有今日的事端?说到底这件事情的源头,还是在你自己这里!现在你出言挤兑大人,欲要大人置她们于死地,是何道理?真当我们栖霞铁卫好欺负么?”说完紧紧握住了战枪,冷冷地盯着商枯荣。

    杨刚袁绍也是握紧了战枪,盯着商枯荣,一脸的不善之色。

    商枯荣听了这话,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这不是黑白不分、是非颠倒么?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在栖霞宗这块土地上,栖霞铁卫就是最高贵的存在,栖霞铁卫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的威名完全是用鲜血堆出来的。

    这一刻商枯荣再一次的体会到了栖霞铁卫的霸道,可是又能如何?难道敢和栖霞铁卫作对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