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快活嘴
    商枯荣听了这话,气得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这不是黑白不分、是非颠倒么?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在栖霞宗这块土地上,栖霞铁卫就是最高贵的存在,栖霞铁卫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的威名完全是用鲜血堆出来的。

    这一刻商枯荣再一次的体会到了栖霞铁卫的霸道,可是又能如何?难道敢和栖霞铁卫作对不成?

    “小晨,把她们两个带回去吧!”杨刚道,“说起来也是事出有因,商大人灭金家全族在先,她们身为金家之人,岂能不怨恨商大人?今日也是商大人给了她们机会,如今事情已经发生过了,那就算了!以后你好好约束他们两个便是。”

    金彩霞看着商枯荣浑身颤抖、敢怒而不敢言的样子,嘴角又是浮现出快意的冷笑。

    “都别说了!”罗晨低沉的怒吼一声。众人相互看了看,也都是闭上了嘴。

    “金彩霞,我说不过你。可是任你如何狡辩,今日你也必死无疑!”罗晨沉声道。

    金彩霞冷哼道:“错杀了芸姨娘,我早就想死了!只是他们要等你来,连自尽的机会也不给我罢了。罗晨,不用你动手,我自己会死!可是这件事情不关云霞的事,难道你真的忍心要让她死么?你好好想想云霞是怎么对你的!”

    “金彩霞,你这狠毒的丫头!”商枯荣眼眸血红,怒喝道,“艳儿那么好的女子,你竟然对她出手!现在的你也知道错了?”

    金彩霞惨然一笑,不再说话。

    杀了南宫艳,她心里自然后悔。可是已经死了,犯下的错已经是无法挽回。她已经决定用自己的死,来承担这个过错。

    然而她并不远把真相告诉商枯荣,因为那样的话,商枯荣就不再会因为南宫艳的死感到痛苦。

    被杀的是别人的女人和孩子,他怎么会痛苦?只会感到庆幸开心才是!

    虽然不能杀了商枯荣,能够看着他这般痛苦,金彩霞也感到无比的快意。

    至于师妹云霞的性命,她已经尽力了。罗晨杀不杀云霞,全在一念之间。罗晨和云霞远比和她自己关系密切,她希望罗晨能够念及旧情,饶了金云霞一命。

    罗晨哼了一声,手中重剑慢慢地举了起来。

    ”大人,三思啊!”榆皮城城主忙道,伸手去拉罗晨的手。

    “滚开!”罗晨震怒喝道。

    榆皮城城主脸色一滞,不敢再说话。

    “不用你动手!”金彩霞惨笑一声,闪电般的抓起地上的匕首,狠狠地刺向了自己的脖颈!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阻止。金云霞惊叫一声,却是反应不及。

    锋利的匕首刺入雪白的脖颈,鲜血如泉喷涌而出,金彩霞惨然一笑,看着金云霞嘶声道:“妹妹,要好好活着……啊!”说完身躯一软,倒在了血泊之中。

    “姐姐!”金云霞跪在了地上,紧紧拉着金彩霞的手,无助的哭了起来。

    罗晨手提重剑默然不语,看着痛哭失声的金云霞。

    城头之上一片沉寂,所有人都是沉默着,唯有金云霞悲哀的哭声轻轻回荡……

    天色微微阴沉,顷刻间淅淅沥沥的秋雨落了下来,打在城头之上。

    雨越下越大,地上的鲜血被雨水冲刷,快速的顺着砖石的缝隙流了下去,不久之后,城头上的血泊也已消失,唯有反叛者们的尸体留在那里。

    金云霞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打湿,紧紧地贴在娇躯之上,在秋雨中颤抖着低低哭泣,看上去分外可怜。

    良久,金云霞终于是停止了哭泣,缓缓地站了起来。

    明净如秋水的美丽眼眸中满是绝望之色,隐隐有着一丝倔强之意。

    金云霞看着罗晨,用力的咬了咬嘴唇,伸手理了理湿漉漉的发丝,缓缓地向着罗晨走了过来。

    罗晨绷紧了脸,手中重剑举起,指向了浑身湿透的美丽少女。

    金云霞顿住脚步,看着罗晨悲哀道:“姐姐死了!是你逼死她的!你怎么这么狠心!为什么不能放过她!你本可以救她的,你为什么不出手?她是我的亲姐姐啊!”

    罗晨冷冷道:“金云霞,搞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我为什么要救她!你凭什么和我这样说话!莫非你真以为自己是我的女人?你根本没有资格质问我!”

    金云霞呆了一呆,看着罗晨道:“我……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的。”

    罗晨冷漠道:“你想多了!”

    金云霞娇躯微微一颤,轻轻点了点头,美丽的小脸上现出一丝黯然之色,悲哀笑道:“原来是这样。”

    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罗晨,金云霞悲哀道:“你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装出一副喜欢我的样子?戏弄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很有意思是么,罗晨大人?”

    罗晨默然,想起大手掠过少女黑亮如瀑的发丝的美妙触感,想起少女如受惊小鹿般惊叫的可爱样子,看着凄风苦雨中金云霞可怜的样子,眼中也是现出一丝挣扎之色。

    “你为什么要做出喜欢我的样子?为什么要让我误会?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究竟是为什么?”金云霞用力咬紧了嘴唇,悲哀的问道。

    罗晨轻轻吐了一口气,摇头道:“你毕竟是我的侍女,我那样对你也不能说是过分。你真的想得太多了!”

    “呵呵!”

    金云霞凄然一笑,轻声道:“那么现在,你要怎么处置我呢?要杀了我么?罗晨大人!”

    罗晨默然不语。

    金云霞凄艳的笑了,笑意在城头上绽放,如同凄风苦雨下一朵娇弱无助的小花。

    “我明白了!”金云霞轻声道,用力抿了抿润泽的唇,纤足一踏地面,张开双臂猛然向着罗晨的重剑冲了过来。

    她的脸上有着一丝奇异的笑意,决绝的冲向那冰寒的锋刃,宛若是扑向火焰的飞蛾一般。

    “你若真的不喜欢我,就杀了我吧!”金云霞凄然笑着,向着罗晨伸出了双臂。

    只要他收回重剑,她便会扑进他的怀里。

    ……

    所有的目光都看着罗晨,每个人都看出了罗晨和金云霞之间有着一种微妙的关系。所以并没有人出手阻止,只是等待罗晨收回重剑。

    没有人相信罗晨会看着这个少女死在自己的剑下。

    罗晨手腕微微一颤,旋即纹丝不动。

    “通!”的一声轻响,然后是利刃入肉的声音!

    城头之上,响起一片压抑的惊呼。

    金云霞痛哼一声,绝望的看着罗晨,小脸瞬间变得惨白!

    “他没有收剑!他居然没有收剑!”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他根本就不喜欢我!”

    “他以前那样对我,不过是一个主人戏弄一个侍女罢了!”

    最后的一点儿幻想已经破灭,金云霞的心瞬间变得冰凉!

    相比较死亡的降临,这个幻想的破灭显然更加的可怕!

    原来他真的不喜欢自己!他只是偶尔戏弄一下自己而已!他的心中,并没有自己的位置!

    冰冷的剑锋已经刺穿的她的心脏,少女悬挂在重剑之上,娇躯微微的颤抖着。

    “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戏弄我!罗晨,你这个坏人!”金云霞看着罗晨,艰难无比的道。

    罗晨用力绷紧了脸,一言不发。

    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任何人都一样。他本就是个决绝的人,对自己如此,对别人也是一样。

    纵然心情有些复杂,但是罗晨知道,自己今日绝对不会放过金云霞的。

    金家二女的死,是他要给商枯荣做的一个交待。

    毕竟商枯荣遭遇这样的变故,是因他而起的。

    他现在最后悔的,便是当初接受二女作为自己的侍女。若是没有这件事情,以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对于商枯荣,罗晨心中有着愧疚,所以金云霞必须死!

    “你这个坏人!”

    少女惨白的脸上忽然现出一丝红晕,奇异的笑了:“你是个坏人,可是,罗晨……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金云霞说完,美眸中的光芒渐渐散去,臻首一歪,瞬间失去了所有生机……

    城头之上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即便是钟蕊方诗诗拓跋翠几位女子,对于金云霞也没有多少同情。

    今日一战,险死还生,若非几路人马及时赶到,恐怕大家都死在那里了。

    商枯荣靠着三寸不烂之色,令十万昆玉宗大军解甲投降,也是有着大功。全军而出去营救栖霞铁卫,也绝对算是忠心耿耿。

    而商枯荣去救自己这些人的时候,金家姐妹却在后面作乱,杀死了商枯荣的妻儿!

    方诗诗几人加入栖霞铁卫没多久,自然不会像陈伟等人那般的霸道。她们几人也同样认为罗晨需要给商枯荣一个交待,金家姐妹必须血债血偿。

    “你这傻小子!你都干了些什么!”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在罗晨的心中响了起来。

    罗晨微微摇了摇头,苦涩道,“圣老,听你话里的意思,你也是说我不该杀她么?我自己也是有一点儿后悔了!”

    “不该,当然不该!”圣老叹息一声,有些心疼的道,“多水灵的两个小丫头啊,嫩得都能掐出水来。难得的是小小年纪,都是发育得极好,,啧啧……这样的好床伴,你小子居然不要,真是暴敛天物!小子,这样的小尤物可不是能够随处碰到的,这都是要放在床上好好疼惜的,怎么能够看着她们死呢?小子,你还真是浪费啊!”

    “…………”罗晨看着金螺空间内圣老虚幻的身影,脸色也是一滞。

    这个老不修,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嘿嘿,老夫不逗你了!”圣老邪邪一笑,虚弱道,“小子,你心里明明不想杀她,那就不要杀她。男子汉大丈夫,做事要顺应本心,随心所欲才是。别人如何看你,管他作甚?”

    罗晨苦笑一声道:“可是我总得给那商枯荣一个交待,毕竟”

    “交待什么交待!这是你小子宅心仁厚,他这样的小角色,居然敢于要你给他一个交待,根本就是不知死活!”圣老哼道,“不说大陆上真正的强者,就算是一个寻常的武师,他要是敢在人家面前这样说话,早就死了!没有力量不知所谓,根本就是取死之道!”

    “那样未免太霸道了些!”罗晨苦笑道。

    圣老肃容道:“小子,你还是没明白这个世界!栖霞铁卫为什么在天南以南威名赫赫,难道是因为你们是一支仁义之师么?靠的还不是足够强的实力!强者们拼命提升自己力量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能够不被别人束缚,能够横行无忌!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了力量,凭什么不能霸道?像你这样束手束脚,只会搞得自己不痛快,又是何必?”

    罗晨默然不语。

    “你还是太小了,这些事情慢慢你就会明白的。”圣老摇头道,“只是可惜了这两个小丫头了,这种层级的小美人儿,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么?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找到一个好的容易么?更何况是一下两个,更为难得的是居然是一对水灵鲜嫩的姐妹花!要是一起放到床上,一起服侍你小子,那滋味儿,啧啧!……他娘的,竟然就这么死了,真是浪费,浪费啊!”说着也是连连叹气。

    罗晨的思考被瞬间打断,无语的看了一眼圣老。这个老家伙,说着说着就又说到下三路了!

    “小子,你快些开始晋级吧!”圣老连道,“老夫说了这几句话,马上就要撑不住了!你再不赶快开始吸收天地灵力,老夫可就真的要魂飞魄散了啊!”

    “老家伙,你活该!”罗晨哼了一声,“金云霞……我不许你那样说她!你再说那样的话,我便不在晋级,等着看你魂飞魄散!”

    “臭小子,老夫快活快活嘴而已,老夫不说了还不成么?”圣老连连道。

    罗晨哼了一声,便独自回去了。

    在罗晨心中,圣老算是他的半个长辈,他自然不会看着他魂飞魄散。而且提升力量的机会,自然是无法放弃的。每提升一个等级,他距离保护刘语熙的目标便近了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