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万樊绥
    “臭小子,老夫快活快活嘴而已,老夫不说了还不成么?”圣老连连道。

    罗晨哼了一声,便独自回去了。

    在罗晨心中,圣老算是他的半个长辈,他自然不会看着他魂飞魄散。而且提升力量的机会,自然是无法放弃的。每提升一个等级,他距离保护刘语熙的目标便近了一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罗晨摆了一个架势,快速的开始练习天虎烈火拳来。

    他的天虎烈火拳已经练到了第七重,每一拳都是带着剧烈的风声,长枪大戟一般极有威势。伴随着一招一式的打出,天地灵力急剧的聚拢而来,冲入到罗晨的身体之内,一半被圣老直接吸收,另外一半则是快速的通过丹田散入四肢百骸之内,强化着罗晨的身体。

    他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疯狂的吸收着能量,力量也是在快速的提升着。而他的灵魂力量,也是高速的增加着。

    金螺空间之内,圣老虚幻的身体在得到了天地灵力的滋润之后,也是逐渐的变得凝实,不再是那样一副衰弱的样子。圣老的脸上也是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圣老自己没有身体,无法修炼也无法从天地间吸收能量,而罗晨如今早已越过武者四层的门槛,平日里练拳也不再能够吸收天地灵力,天地灵力只是在恢复力气和修复伤势的时候发挥作用,这些天地灵力圣老也是无法吸收的。

    唯有罗晨晋级的时候,这时的天地灵力自动进入体内淬炼身体,圣老才有着吸收天地灵力的机会。

    圣老自然不愿一直沉睡下去,那样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对于这一次恢复能量的机会,他也是极为的珍惜。

    时间流逝,罗晨一直在月桂树下演示着天虎烈火拳,每一分每一秒他的力量都在快速的增加着。

    转眼已经到了第二日,晨曦微露之时,几位十夫长都是向着罗晨的营房走去。罗晨在乾远郡有着最大的权力,关于这一战之后如何处置,都是需要罗晨的命令。

    进入到营房之内,进了议事厅,众人便感到一股极为强烈的能量波动,同时后面小院也是传来了拳风呼呼的声音。

    “罗晨大人竟然是又突破了!”陈伟感受了一下那股能量波动的强度,脸色猛然一变,失声道,“天哪!这个家伙他今年才几岁?不是刚刚晋入到武者七层么?怎么这么快就又要晋级?”

    沙摩柯也是神色古怪,摇头道:“武者七层,困了老子多少年了!罗晨大人突破得竟然是如此简单,妖孽,真是妖孽!”

    钟蕊听了,一惊之后,小脸上瞬间现出狂喜之色,雀跃道:“罗师兄又突破了!我就说么,罗师兄是最厉害的!嘻嘻!”

    方诗诗的脸上也是现出微笑,看了钟蕊一眼,心道这丫头还不知道自己和罗师兄的关系已经到了哪一步,否则的话恐怕也不会这么开心了

    杨刚袁绍对视一眼,脸上都是露出开心的笑意。他们和罗晨亲如兄弟,罗晨再次晋级提升力量,他们自然是为他高兴。

    拓跋翠脸色平静,没有任何表情,似乎对于这个消息毫不在意,然而心中却已经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家伙又晋级了!”

    “没有晋级的时候,他的战力便堪比统领了!这次居然再次晋级我和他的差距,再次扩大了!”

    也难怪拓跋翠失望,虽然罗晨昨天刚救了她一次,可是她依然无法忘怀心中的仇恨。南冈城拓跋家族数千战士的鲜血,这样的仇恨怎么可能轻易泯灭?

    她效忠于栖霞宗,可是她依然不愿放过罗晨,若是有着把罗晨踩在脚下的机会,她依然是不会客气。

    可是现在显然这个梦想是越来越远了!

    “我去看看罗师兄!”钟蕊开心道,向着议事厅后门的方向跑去。出了后门便是后面的小院,她的罗师兄显然正是在那里晋级了。

    “回来!”方诗诗低喝一声,一把把钟蕊拉了回来。

    “怎么了,诗诗姐姐?”钟蕊撅嘴不满道。

    “你这丫头!这个时刻,还能去打扰罗师兄么?”方诗诗皱眉道,“晋级也是有着一定危险性的,这个时候绝对不可被打扰!”

    “对于别人有危险性,罗师兄他那么厉害,怎么会有危险性?”钟蕊撇了撇嘴,不过终于是没有再往后去。

    “好了,诗诗说的有道理。晋级的时候的确是不能打扰,我们现在还是在这里等着,等待罗晨大人晋级结束吧!”陈伟说着,走到一把椅子跟前坐了下来,挥手道,“大家都坐吧!我们在这里,也权当为罗晨大人护法。”

    众人皆是点头,各自到两边椅子上坐了,等待着罗晨晋级的结束。

    小院之内,罗晨继续的演示着天虎烈火拳,他的力量,依旧在一刻不停的增长。

    武者七层到第八重,也是一个巨大的门槛。到了武者八层的强者,除了力量更加强横之外,还有一个好处便是可以隔空疗伤。

    像罗晨当初在卧龙山脉上被熊虎等人打伤,那栖霞铁卫队长张叔一挥手,便令罗晨伤势痊愈大半,便是这样的本事。罗晨晋级之后,自然也是有着这样的本事。

    不过不同的是,他隔空疗伤时可以包含一点金螺吞海诀的力量,疗伤的效果自然更好。可是若是要做的精确的不留痕迹的修复伤势,还是需要接触对方的身体才行。隔空疗伤是无法精细的控制天地灵力的。

    罗晨感受着体内力量的快速增长,也是感觉到这对自己而言又是一次蜕变。

    这种提升不仅是身体上的,还包括了他的灵魂强度。

    他的灵魂强度每时每刻都在增长,感知能力再次飞速的提升。

    由于经过了灵魔之血的再次固本培元,罗晨的资质更好,吸收天地灵力的速度也是更快。不过有着圣老的存在,这个晋级的过程自然不会太快。

    原本黎明就该结束的晋级过程,由于圣老的存在,一直拖到了午后。

    小院之内,罗晨重重的挥出一拳,拳风震荡之间,一股强大的气息毫不掩饰的从他的身体之上散发而出。

    议事厅内,七名十夫长等在那里。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息,自然知道罗晨的晋级已经完成了!

    “罗师兄!”钟蕊欢呼一声,当先站了起来,轻盈的向着议事厅后门冲去。

    罗晨收回了拳头,对于自己力量的提升也是极为满意。

    金螺空间之内,圣老的身体变得极为凝实,看上去充满了生机,笑着传音道:“臭小子,你这么快达到武者八层,连我也没想到。现在距离成为武师,保护你那小情人的目标,可是不远了!等你成为了武师,你才会发现老夫的金螺吞海诀是多么的强大!掌握了金螺吞海诀真正的妙处,你就将真正踏上强者的道路!”

    “我倒是宁愿晋级慢一点,换金云霞昨日没有死去。”罗晨苦涩传音道,“人死不能复生,我现在心中后悔,可是也是晚了!”

    “人死不能复生这话不错,可是也不一定。我当年在家乡都已经死了,可是却又是莫名其妙的活了过来”圣老想起当年之事,轻叹一声道。

    “你说什么?”罗晨愕然,“圣老,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难道人死了,还能活过来么?“

    圣老苦笑道:“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离奇,我直到今日,依然是如同在梦里一般。不过这件事情就不说了,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罗晨见圣老不说,也就不再追问。圣老显然是个有秘密的人,罗晨把他当做尊长,自然不会去打听他的事情。

    “死而复生”看了看金云霞美丽的墓碑,罗晨叹息一声。

    死了就是死了,人死如灯灭,怎么可能再活过来呢?

    这个老是害羞的可爱丫头,永远是不会再见到了!

    神识传音是极为快捷的,罗晨和圣老的对话也是瞬间完成。罗晨转过身来,便看到钟蕊已经开心地跑了进来。

    “罗师兄!你又晋级了!你真厉害!”钟蕊看着罗晨,美眸中满是星星。

    “嗯。”罗晨轻轻点头,脸上却是没有什么笑意,“走吧,我们出去说。”

    罗晨直接向着议事厅走去。钟蕊也是跟了进去。

    议事厅内,另外六位十夫长都等在那里。见到罗晨走进来,除了拓跋翠外,都是露出喜悦之色。

    “罗晨大人,恭喜了!”陈伟笑道,“这次再次晋级,大人力量更上层楼,这对于我们云岚分队,也是一件大好事啊,呵呵!”

    “谢谢陈师兄夸奖。”罗晨勉强一笑,挥手道,“不提这件事情了!”

    几位十夫长相互看了看,都是把话放在了肚子里。很明显罗晨虽然晋级,却并不开心。看来那位叫金云霞的侍女的死,对于他的影响也是极大。

    “大人,和稷郡来犯之敌已经全军覆没,下一步我们怎么做,还请大人拿个主意。还有那十万降兵如何处理,也要请大人示下!”方诗诗看着罗晨轻声道。

    罗晨听了,心中陡然现出森森怒火,咬牙道:“若非是柳寺这次来犯,怎么会有这些事情!这一次哼!商枯荣呢?叫商枯荣来这里见我!”

    方诗诗轻声道:“商城主一早便来到这里,在卫营外等你多时了!”

    “让他进来!”罗晨寒声道。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这商枯荣怕是要倒大霉了。

    栖霞铁卫的卫营之内,城主府已经从军中紧急选了一拨人,作为新的侍从。方诗诗走到议事厅外,吩咐一位侍从道:“快去请商大人来这里议事!”

    “是,大人!”那位侍从连忙道,快步走了出去。

    商枯荣等在卫营大门之外,早就等得头晕眼花,却也不敢离开。接到了罗晨的传召,连忙一路小跑来到了议事厅。

    一夜不见,商枯荣的脸色极为憔悴,看着罗晨嘶哑道:“大人,在下昨日虑事不周,冒犯了大人,今日特来向大人请罪!大人如何处置我都可以,还请大人不要迁怒我的家族!”

    罗晨看着商枯荣轻声道:“商城主不要说这样的话,昨天的事情你没有任何错处。你几句话让昆玉宗十万大军尽皆解甲,对于宗门乃是大功。若非是你,我们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才能获胜。你既然没有错,为何请罪?我今日找你来,并非是要怪罪你,而是为着别的事情。”

    “大人真的不怪我么?”商枯荣看着罗晨狐疑道。

    “是非恩怨,我还是分得清的。商大人的功绩,我依旧会向宗门禀报。”罗晨沉声道,“商大人,我想知道,昨天乾远郡的事情,你查清楚了么?金彩霞不过是武者二层的力量,金云霞才武者一层的力量,她们根本就跑不出这卫营。昨天的事情是谁组织的,又是谁指使的?”

    商枯荣见罗晨的确没有迁怒于他的意思,也是松了一口气,躬身禀报道:“这个自然是查清楚了。应该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主使,为首的那人叫万樊绥,乃是城内万家拳馆的馆主,当初曾经在乾远郡金家的私军中当过统领。他应该是心念旧主,所以才做的这件事情。金家姐妹二人都是他带人来救走的,卫营里的侍从也都被他们杀了!”

    “万樊绥!”罗晨脸色一寒,沉声道,“对于这个万樊绥,你是如何处置的?”

    商枯荣道:“万樊绥昨天已经战死了,他和昨天城头上死的所有叛匪一样,都已经被我枭首示众!他的匪巢万家拳馆,昨日我已经派人查抄了。万樊绥罪大恶极,万家已经被我灭门,满门良贱,不论男女,一个不留!”说着眼中也是现出一丝狰狞之色。

    “都杀了么?”罗晨点了点头道,“商大人,你做的很好!城头上战死的叛匪,一共有一千五百六十三人,昨天参与其中的恐怕还有更多。这些人你都查了么,他们的家眷你都是如何处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