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杀俘
    商枯荣道:“万樊绥昨天已经战死了,他和昨天城头上死的所有叛匪一样,都已经被我枭首示众!他的匪巢万家拳馆,昨日我已经派人查抄了。万樊绥罪大恶极,万家已经被我灭门,满门良贱,不论男女,一个不留!”说着眼中也是现出一丝狰狞之色。

    “都杀了么?”罗晨点了点头道,“商大人,你做的很好!城头上战死的叛匪,一共有一千五百六十三人,昨天参与其中的恐怕还有更多。这些人你都查了么,他们的家眷你都是如何处置的?”

    罗晨的声音虽轻,众人的心中却都是泛起了一丝寒意。看着罗晨清俊的小脸,也是看出一丝冷厉之色。

    “罗师兄要发疯了!看来那个丫头真的对他很重要。”钟蕊心道。

    “这个家伙疯狂起来,还真是可怕!”拓跋翠心中暗道。

    “这些人应该有三千多人,不过后来大部分都又散去了。具体是那些人,在下还没来得及去清查,不过清查起来也不是难事。如何处理他们,还请大人示下!”商枯荣目光闪动。

    “这些人不能归附我栖霞宗,留他们也是没用。”罗晨语气冰寒,轻声道,“既然没有用,就都杀了吧!三千多人参与,那就该有三千多户了?这三千多户,虽然罪不至灭族,可是也不能在咱们乾远郡里出现了!商大人,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在下明白!”商枯荣咬牙道,“大人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办好的!”

    陈伟和沙摩柯对视一眼,满意的一笑。罗晨这小子现在这个样子,倒是有点儿萧列文大人当年的味道了。

    栖霞铁卫的威名本就是杀出来的,萧列文大人嗜血百夫长的声名更是人血写就。对于新附之地,没有点儿铁血手段怎么成?

    方诗诗站起身来,轻声道:“大人还请三思,三千多户人家可是上万条人命啊!乾远郡的人口已经越来越少了”

    “诗诗不必说了,该如何处置他们,我比你更清楚。”罗晨摆了摆手道,“你坐下吧!!”

    方诗诗无奈的坐了下去,心道若是父亲方伟在此,恐怕也会如此行事。看来世间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子。

    “还有一事,商城主,城外那十万昆玉宗降兵,你准备如何处置?”罗晨轻声问道。

    “暂时由我们三家的军队监视着,至于如何处置,还得是大人拿主意,在下可没有这个权利!”商枯荣目光闪动看着罗晨道。

    “十万降兵,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让他们挖渠开河,营造屯田,都是极好的。就算是卖为奴仆,一个普通士兵也可卖到一百个金元宝,那些有点力量的更贵!”沙摩柯笑道,“按照惯例,这些钱不用上缴宗门,都归咱们所有。这一次兄弟们也要发一笔了,死去的兄弟们的抚恤也可以优厚一点儿。”

    “大人的意思呢?”商枯荣探询的看着罗晨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样的人根本无法为我所用,留下只能是祸患!把他们卖为奴仆,这么多人分散到我栖霞宗领地之内,只怕为祸更大!”罗晨寒声道。

    “那大人准备怎么办!”商枯荣的眼中现出一丝疯狂之色。

    “杀!”罗晨咬牙道,“当着乾远郡全城百姓的面,全部给我杀了!我要让这些人知道,冒犯我栖霞宗是个什么下场!”

    几位少女都是身躯一颤,十万降兵,全部杀了?

    “陈师兄,沙师兄,各位兄弟。”罗晨看着几位十夫长道,“这批战俘价值不菲,这笔钱就算我钱兄弟们的,以后我会还给大家。可是这些人,我必须要杀,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哈哈哈!”

    陈伟大笑:“好!做得好!哈哈!罗晨,这是萧列文大人一直想干而没敢干的事情,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果决!哈哈,老哥我喜欢!操。他娘的,对付昆玉宗的崽子们就得这样!杀了他们才对得起咱们死去的十五个兄弟!”

    沙摩柯也是笑道:“钱算个什么东西!对付这些王八蛋就得这样,要杀到他们害怕不可!他娘的,昆玉宗攻打我栖霞宗时,所过之处从来都是寸草不留,逢城便屠!这次咱们也让昆玉宗的人尝一尝滋味,哈哈!”

    杨刚袁绍也都极为兴奋,显然也是极为开心。

    罗晨站起来,紧绷着脸寒声道:“那就这么定了!从此之后我便立个规矩,我们云岚分队大军所过之处,只杀不俘!我们不屠城,可是敢于反抗我们大军的,绝不留情!”

    几位老铁卫都是大吼一声,极为的开心。商枯荣的脸上也满是兴奋之色。

    几位少女对视一眼,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乾远郡外。

    数万栖霞宗军队在城外搭起了营帐,从三面把近十万昆玉宗降兵围在中间,另外一面,则是乾远郡高大的西门。

    从昨日起,秋雨绵绵时断时续,城外的地面也早已变得冷湿不堪,十万昆玉宗降兵身着单衣,被栖霞宗大军限制在一个极为狭小的空间之内。

    在降兵营地的中心,有着寥寥的几座帐篷,这是栖霞宗军队特意提供给各方势力的头面人物的,至于普通的士兵,则是只能呆在绵绵秋雨之中。

    商枯荣送來的食物极为有限,从昨日到现在,十万大军仅仅吃了一顿,早已是饥肠辘辘,饿得头晕眼花,可是谁也沒有办法,被俘之人哪有资格提什么要求。

    降兵们的力气在秋雨中快速的衰弱下去,一个个的目光看向了乾远郡的城头。

    城头之上,密密麻麻挂着的全是头颅,那些都是昨日乾远郡作乱的“叛匪”的人头,大部分都是降兵们杀死的,而从午后不久,大量的新的人头被持续不断的挂了上來,乾远郡内也隐隐传來哭骂怒喝之声。

    采思城城主杜樊站在自己的营帐之外,看着城头上往來如织的乾远郡军队,眉头也是紧紧锁起。

    “杜城主。”另外一个营帐之内,南福德走了出來。

    “这个商枯荣,占据乾远郡后人称屠夫城主,果然是名不虚传。”杜樊指着城头叹息道“这才一个多时辰功夫,已经又挂上去三千多个人头了,看來昨日的事情已经让商枯荣发了狂了。”

    南福德摇头道:“妻儿被杀,自然是要发狂了,这样杀下去,不知道乾远郡内又要有多少人家绝户。”

    杜樊道:“他在城内杀多少人,我都不在乎,我所担心的,是咱们带來的这些兄弟,都过去一天了,这个商枯荣就送來那么一点儿吃的,他会不会是故意的。”

    南福德一怔,看着周围有气无力的士兵,强笑道:“不会吧,商枯荣应该是沒有功夫理会咱们而已,他正在气头上,在城内正大杀四方,想不到咱们也是正常,等等吧,等他杀完了人,总是要给咱们一个说法的,他可是当众承诺过,要咱们家族继续镇守封地的。”

    “他不过是一个城主而已,根本代表不了栖霞宗和栖霞铁卫,他说的话,也能信么。”杜樊摇了摇头。

    南福德脸色一滞,沉默片刻之后,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就算他的承诺做不了数,可是他也未必敢对我们动手,这里地位最高的,还是那位少年百夫长罗晨,怎么处置我们,还轮不到这商枯荣來说话。”

    “那个罗晨恐怕也沒有功夫理会咱们,他自己的侍妾死了,他心里正是郁闷的时候,看來咱们这些兄弟,还得再饿一段时间了,只是再这样饿下去的话,若是对方真的要对咱们动手,也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杜樊脸色阴沉道。

    南福德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杜樊道:“还能怎么办,等吧,不过我们自己要早作准备,要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到时候万一事情有变,至少还有逃命的机会。”

    “若是真的是发生了最坏的事情,至少我们自己要跑出去,把这个消息通告家族,让族人们快速逃离,栖霞宗攻打和稷郡,怕是免不了了,战败的消息族人们都还不知道,不通知他们,恐怕真的要灭族了。”

    “真要是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必须保证自己活着离开,其他的人我们不要管,也沒法管,凌云老哥,到时候咱们可以考虑联手。”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准备。”南福德沉默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一等,足足等了三日时间。

    杜樊和南福德两人的营帐之内,麾下的强者全部聚集,虽然赤手空拳,可也算是一股比较强悍的力量了。

    三日时间内,乾远郡西门城墙上挂满了人头,数量足足有近两万个,那般惨烈的景象,让城外的降兵们也感觉极为压抑。

    而这三日时间之内,降兵们每日只有一餐,且是只能喝稀得透光的薄粥,纵然都是经过天地灵力淬炼身体的汉子,也同样是一个个饿得头晕眼花。

    唯一沒有挨饿的人,便是那些真正的头面人物,还有就是杜樊和南福德帐篷之内聚集的强者。

    三日后,城内一片死寂,再也沒有哭喊的声音发出,城楼之上也不再有士兵來回挂着人头。

    乾远郡的城墙之上,出现了几个身影來,杜樊等人一眼便看出了那正是商枯荣还有栖霞铁卫的那位少年百夫长罗晨。

    在他们身后,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大量的乾远郡百姓在士兵的押解下登上了城头。

    杜樊遥遥喊道:“商大人,兄弟们饿了几天了,再不发点儿粮食,就要饿死了。”

    商枯荣看着杜樊冷冷一笑:“杜城主,乾远郡人丁稀少,粮食鲜薄,沒有那么多粮食喂你手下的这群饿狼,饿两顿怎么了,总比死了的强。”

    杜樊和南福德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有着一丝寒意。

    “罗晨大人,兄弟们真的是要饿死了,我们都已经降了,愿意为大人前驱攻取和稷郡,可是总要兄弟们先吃饱饭再说吧。”南福德大声的道。

    罗晨冷哼一声,向着商枯荣挥了挥手。

    商枯荣回头看着城头上的百姓,指着悬挂在城墙上的人头大声的道:“乾远郡落入我栖霞宗手里,那便是谁也无法抢去的,今后再有胆敢作乱者,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到时候我不会再像这次这般仁慈,不但要抄家,还要灭族。”

    商枯荣的话让城头上的每个金台百姓都是心中泛起寒意,不但抄家,而且灭族,这样的手段,未免也太狠了。

    不过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了商枯荣的手段,自然知晓这个屠夫城主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商枯荣顿了顿,脸色微微缓和,大声道:“不过若是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地当乾远郡的居民,自然无事,当栖霞宗治下居民的好处,你们慢慢就会体会到了,与我栖霞宗相比,昆玉宗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纵然是大军來攻又如何,还不是被我栖霞宗大军一击即溃。”

    指着城下的降兵,商枯荣大声道:“这些家伙都是昆玉宗的人,如今被我栖霞宗大军俘虏,胆敢犯我栖霞宗者,必死无疑,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这些家伙是怎么死的。”说完重重的一挥手。

    城头之上,胸墙之后,一个个弓箭手探出头來,严密的注视着城下。

    而城外的栖霞宗大军,早已悄悄地集结完毕,重甲步兵和重骑兵手中武器闪亮,轻骑在步兵身后也已经集结完毕。

    看到这个情形,降兵们一个个变了脸色。

    “罗晨大人,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们想要杀俘不成,你们可是栖霞宗,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來自古清城的一位军官怒声喝道。

    “呵呵。”罗晨站了起來,脸上满是冰寒之色。

    “杀俘,那又如何,你们昆玉宗的大军,不都是这样的么,见人便杀,遇城就屠,这样的事情,你们跟着烈豹队干的难道少了,你们可以做得,我们为什么做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